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除草劑作早餐?新報告揭食品草甘膦含量驚人

新近檢測發現,一些非轉基因甚至是有機食品中都含大量草甘膦。(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新近檢測發現,一些非轉基因甚至是有機食品中都含大量草甘膦。(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人氣: 17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gyphosate-factoid

【大紀元2016年12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Conan Milner報導,陳潔雲編譯綜合)是否想過,「除草劑」可能隱藏在你的早餐中?迄今被大量使用的除草劑——草甘膦,已混入自來水、雨水、河流,在尿液、母乳中也有發現。一份新報告公布了對29種常見食品進行檢測的驚人結果:草甘膦在非轉基因作物中含量也很高,而收穫前噴施草甘膦的慣常做法就是旁證;有機食品草甘膦含量也不是最低的。

如果確如一些研究指出的,食品中少量的草甘膦也可能引發癌症等多種疾病,我們還能放心吃嗎?

 

草甘膦風暴席捲全球

草甘膦(嘉磷賽)在孟山都種子公司的商品名為農達(RoundUp,又譯抗農達、年年春等),很多公司也有生產。據孟山都官網,中國是草甘膦生產第一大國,總產量中約90%用於出口。有數據顯示,2015年中國草甘膦出口量為53萬噸。

指標性期刊《歐洲環境科學》(Environmental Sciences Europe)今年2月刊文指出,2014年全球草甘膦用量達74萬噸,到該年度為止的全球使用總量則超860萬噸。從使用趨勢上看,以美國為例,1995年用量為0.56萬噸,2014年已達11.3萬噸。

 

迫在眉睫的草甘膦檢測

「現在需要食品民主」(Food Democracy Now,下簡稱食品民主)與「排毒項目」(Detox Project)兩家組織聯手發布的一份新報告,羅列了美國29種常見加工食品中草甘膦的驚人含量,其中包括穀類早餐、克力架、曲奇和玉米脆片等。

報告更指,收穫前噴灑草甘膦的慣常做法,就是很多食品中草甘膦含量過高的一個證據。

這份報告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到目前為止,還很少有人關注人們究竟吃進了多少草甘膦。

2014年,一家美國國會監督機構「政府問責辦公室」(GAO)曾呼籲食品監管機構監測草甘膦含量。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多年來一直在監管各種農藥殘留物的含量,但從未檢測過草甘膦,大概是因為未質疑其安全性。2016年2月,FDA宣布將開始檢測穀類食品、蔬菜、牛奶和雞蛋中的草甘膦含量,但因對檢測方法意見不一,11月又決定無限期擱置。FDA還表示,迄今都沒發現令人擔心的跡象。

關於食品中草甘膦含量的一些數據,來自FDA東南地區實驗室化學專家錢卡瑟姆(Narong Chamkasem)。新近經過獨立檢測,他宣布10種蜂蜜樣品中都含草甘膦,一些樣品的濃度比歐盟許可量的50 ppb高出兩倍——美國環保署未對蜂蜜中的草甘膦含量定出標準。(註:1公斤含1毫克,濃度則為1 ppb。)

「食品民主」請舊金山一家FDA註冊機構——有70多年歷史的Anresco實驗室進行了專業分析。新報告顯示,其檢測的29種食品,草甘膦含量從8 ppb到1125 ppb不等。

(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按美國環保署發布的標準,飲用水的草甘膦最大污染物指標為700 ppb。但一些研究表明,即便含量低於標準,仍會危及健康。例如,一項為期兩年的研究發現,僅0.05 ppb的草甘膦,就使小白鼠的4,000多個基因功能發生變異。

 

非轉基因作物「富含」草甘膦

通常人們認為,有機食品的草甘膦含量應該最少,因為不允許使用它。其次是用傳統種植的非轉基因作物生產的食品,而含有轉基因作物(特別是轉基因玉米或大豆)的食品則被認為草甘膦含量最高,因為這種作物正是藉助大量使用除草劑來發揮生長「優勢」。

不過,「食品民主」報告中的數據描繪的卻是不同的景象。

為響應公眾對食品標註轉基因成分的呼籲,通用磨坊公司的Cheerios穀類早餐於2014年全部改用非轉基因作物,除了玉米澱粉外,也用蔗糖取代了轉基因甜菜糖。

而新報告中,Cheerios原味穀物麥圈(Original Cheerios)的草甘膦含量卻拿了冠軍:高達1125.3 ppb。第三位也是該公司產品——蜂蜜堅果麥圈(Honey Nut Cheerios),含670.2 ppb;第二位是經非轉基因認證的菲多利(Frito-Lay)產品——皮塔餅脆片(Stacy’s Simply Naked Pita),含量為812.53 ppb。

報告分析,農民在收穫前噴灑草甘膦的慣常做法,就是Cheerios穀類早餐中草甘膦含量過高的旁證。這類早餐的主要成分是非轉基因燕麥,收穫前可能噴過草甘膦,這是這種除草劑一個取得專利的用途。

還不只是燕麥。小麥、亞麻和其它非轉基因作物,都可能在收穫前幾天被施以草甘膦。這種做法可以控制下一季雜草,還能防霉,讓穀物在短時間內均勻地脫水。

特別是較冷地帶的作物生長週期短,收割前噴草甘膦,能使產量最大化。然而,如果以食品中殘留過多為結果,這種豐收就是一場噩夢。

「當我向歐洲科學家談到我們發現的含量時,他們大為震驚。」「食品民主」創始人和執行董事戴夫墨菲(Dave Murphy)說,「他們不相信美國政府能允許、民眾能忍受。」

 

有機食品的草甘膦含量非最低

草甘膦在美國農業中的用量從1987年到2007年翻了16倍,今天已無處不在。這要歸因於耐除草劑的轉基因作物的普及。據美國農業部數據,美國農民種植的93%的大豆和89%的玉米都是這種轉基因作物,多數棉花、油菜和甜菜也是。這方便了農民一再使用除草劑,不用擔心傷害莊稼。

由於美國沒有強制規定食品標註轉基因成分,有理由猜測,只要是沒有「有機」或「非轉基因」標誌的玉米或大豆類零食,就是以抗草甘膦的作物為原料。

glyphosate-factbox
如果少量草甘膦也有害健康,還能放心吃什麼?(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新報告中排在第四位的多樂多滋農場玉米片(Cool Ranch Doritos)可能就屬於這一類,其草甘膦含量達481.27 ppb。不過,同類的食品樣本都沒有含這麼多,如家樂氏玉米片(Kellogg’s Corn Flakes)含量為78.9 ppb,同品牌裹糖霜的玉米片(Frosted Flakes)含量為72.8 ppb。

報告評估的兩種有機食品雖然排在後面,但均未進入含量最低食品的前五名:

Kashi 有機承諾麥片(Organic Promise Cereal)含24.9 ppb,而全食365有機金色圓餅乾(Whole Foods 365 Organic Golden Round Crackers)竟含119.12 ppb。

29種檢測食品中草甘膦含量最低的5種依次為:

1. 五彩金魚餅乾(Goldfish Crackers Colors),金寶湯公司生產:8 ppb。
2. Trix穀片,通用磨坊公司生產:9.9 ppb。
3. 原味金魚餅乾(Goldfish Crackers Orginal),金寶湯公司生產:18.4 ppb。
4. 全穀物金魚餅乾(Goldfish Crackers Whole Grains),金寶湯公司生產:24.58 ppb。
5. Cheez-It 原味餅乾(Cheez-It Original),家樂氏生產,24.6 ppb。

 

我們還能放心吃早餐嗎?

2015年,世界衛生組織屬下的癌症研究機構IARC宣布,草甘膦「可能」致癌:「有限證據」表明草甘膦或導致非霍奇金淋巴瘤;還有「令人信服的證據」表明除草劑讓實驗室動物患上癌症。

美國環保局在30年前就得出過類似結論,因證據不足,1991年又收回了這一說法,那時正值轉基因莊稼在美國開始推廣之際。

而世衛組織今年早些時候也曾做過「退後表態」:5月間的會議上,聯合國和世衛組織專家小組討論了農藥殘留的影響,結論是「人類通過膳食接觸草甘膦不太可能致癌」。

不過,美國環保署還在努力回答這個問題。本月13日至16日,該機構召開了一次向媒體開放的網絡會議,各界專家聚在一起,希望能認識草甘膦的致癌風險。環保署一位發言人表示,對草甘膦的最新風險評估將於2017年春公布。

農藥巨頭孟山都公司和監管機構認為,草甘膦對人類是安全的。在一份聲明中,孟山都指責IARC忽視了「世界各地監管機構幾十年來基於科學的透徹分析」,並稱「世界上沒有哪家管制機構認為草甘膦是致癌物」。

該公司的理由是,草甘膦的化學機制不同於常規除草劑,其殺草能力是通過抑制莽草酸合成而起效。鑑於莽草酸只存在於植物細胞而非人體細胞中,理論上人類沒有擔心的必要。

但這一官方說法的致命缺陷在於,莽草酸也存在於細菌中。人體健康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菌群的適度平衡。一些研究人員已指出,即便是含少量草甘膦的食物,長期食用也會產生顯著危害。

墨菲說,草甘膦是一種抗生素,這不僅僅是推測,而是其取得專利的用途之一。「這意味著它也殺死人類微生物。它改變了腸胃菌群,讓你容易得病。」

 

除草劑是一種抗生素

據悉,草甘膦的抗菌專利於2010年獲得批准,業界已提議將其作為治療微生物感染的備選藥物,但長期攝入可能有副作用。2013年的一項研究發現,濃度為0.075 ppb的草甘膦就可完全殺滅雞隻的腸道益生菌群。

同年,麻省理工學院研究員塞內夫(Stephanie Seneff)與退休科學顧問沙姆索(Anthony Samsel)在科學期刊《熵》(Entropy)聯名發文,指草甘膦對酵素家族「細胞色素P450」(簡稱CYP酶)的抑制,對哺乳動物而言是一種被嚴重低估的毒性。

由於CYP酶發揮著對有害異物進行解毒的關鍵作用,故而草甘膦強化了人體攝入的其它殘留化學品及環境毒素的損害。這種影響會隨著炎症損傷細胞系統慢慢顯現。

研究還指,草甘膦也會破壞腸道菌群芳香族氨基酸生物的合成,干擾血清硫酸鹽的輸送,引發胃腸失調、肥胖、糖尿病、心臟病、抑鬱與自閉症、不孕、癌症,及阿爾茨海默氏病等眾多當代流行病。

責任編輯:茉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