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顧子明:保利俱樂部被查封背後的故事(上)

人氣: 815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12月28日訊】日前,號稱自天上人間之後,北京第一的保利俱樂部被查,引爆了全國人民的朋友圈。

其實,保利俱樂部的台前人物,屬於半公開的:

公司名稱:北京保合利佳文化俱樂部有限公司
註冊資本:1800萬
大股東:李學鋒
二股東:趙詩敏
執行董事:李浩
經理:姚寶劍
監事:齊銘偉
工商註冊號:110101012538024

註冊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直門南大街14號保利大廈三層。

大股東李學鋒,是北京一位有點名氣的賽車手,JR-M車隊的合伙人,參加過一些所謂的國際賽事。

二股東趙詩敏,比李學鋒還隱秘,是「京城第一鏢行」的實際控制人,控制了北京眾多銀行押運以及保利等央企的安保工作,同時也是北京公安輔警的最重要的提供單位。

熟悉公安系統的朋友應該知道,我們平時巡邏的警察,大都是類似趙詩敏麾下的,沒有編制的勞務派遣。而一個在北京涉嫌賣淫KTV的股東,竟然也是北京公安主要警力的老闆……

額……其實…..各地都是如此……轄區內的娛樂場所,能不占點乾股麼?

所以呢,如果不是有更高的領導下決心,都是自家生意,怎麼會來突襲呢。那麼,政事堂來梳理一下,在本次掃黃之前,北京公安系統發生的事情。

一、2015年3月,在福州給老大幹了十來年公安局領導的王,調任北京擔任公安局長,在入京之前,王在河南幹了一年多,直接通過異地調警,打掉了中原第一大夜總會,河南「皇家一號」。

二、2016年8月,原北京市公安局局長、政法委傅書記,在公安部常務副部長任上,卸任了中央政法委委員。

三、2016年10月,原北京王市長、前政法委書記卸任。左遷國發院黨組書記。

四、2016年11月,曾任浙江省委組織部長,給老大當國安辦常務副主任的蔡,出任北京市長。

懂了嗎?

保利俱樂部這個傳說中的北京第一高端的夜總會能夠被打掉,是因為這一年以來,北京公安系統進行了大換血。二股東趙詩敏的後台都沒了,怎麼去罩人呢…..?

不過,話說回來,京城第一夜總會又豈是這倆台前人物能搞起來的?二股東趙詩敏顯然是代持,大股東難道會是自己持有?保利俱樂部自14年以來,頻繁更換股東和法人代表。很顯然,與中央抓四風的時間,是一致的,做這麼大的買賣,背後老闆怎能不受黨紀約束呢?

所以呢,政事堂發現,股東和法人換了十來次,但是有一個人一直沒有換,他就是俱樂部經理,姚寶劍。這麼棒的名字,怎麼能不干娛樂公司呢!

很顯然,這些年,換了那麼多輪老闆,直接掌控俱樂部運營的經理卻沒有換人,這意味著,後台真正的控制人其實一直都沒有換,台前的李學鋒等人不過是個幌子參與分紅罷了。人家大老闆埋得那麼深,你要是能挖出來,人家這些年白折騰了。

那麼,我們再看一下保利俱樂部在哪。

北京的朋友應該熟悉,東二環路東四十條立交橋旁,保利大廈,鄰近工體。如下圖所示,左邊是中國保利集團,中間是保利劇院,右邊是保利大酒店。保利俱樂部就在這裡面……

以至於,保利俱樂部出事之後,保利集團緊急出來闢謠:

【重要聲明】關於社會機構盜用「保利」商標的聲明

中國保利集團公司是馳名商標「保利」的商標持有人,北京保合利佳文化俱樂部有限公司盜用此馳名商標以「保利俱樂部」名義向社會公眾進行服務宣傳與推介,其行為已經構成對馳名商標專用權的侵犯。

商標持有人特別聲明如下:中國保利集團公司未授權其他機構使用「保利俱樂部」名號,其他機構盜用「保利俱樂部」名號所引發的責任與後果與本單位無關,本單位保留追究侵權責任的權利,特此聲明。

中國保利集團公司

2016年12月25日

尼瑪,保利可是中國最牛逼的軍方公司,歷史上的負責人包括:賀平、鄧蓉、葉選廉……等等(其他的網上都能搜到),一個民企敢盜用這個公司的牌子……是不是不認識「死」字怎麼寫啊!

要知道,幾年前,27軍的一個小軍長秦衛江,因為砸了一個茶碗,服務員跟他收他50塊錢,秦衛江就敢直接帶部隊砸了石家莊最大的洗浴中心。如今,一個KTV敢在首都,直接盜用中國背景最深厚的軍企的牌子,是不是不想活了?

真是嚇死寶寶了……

不過仔細一看,保利對於保利俱樂部擅自使用保利的名頭,僅表示「保持追究侵權的權利」,保持追究的意思不就是不追究嘛……其實,仔細想一想,一個北京最高端的千元台費的夜場,開在保利的總部大樓裡面那麼多年,每天你下班的時候,就是人家上班的時候……這波濤洶湧啊……這個時候說和自己無關……..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

不過,嗯 ,這也算繼承了我軍一貫的死不認賬作風。

就像今年8月,新華社報道,中國軍事代表團出訪敘利亞,四個月過後,之前被胖揍的敘利亞政府軍,以中國解放軍的經典戰術解放了阿勒頗,贏得了決定性的勝利……回過頭,咱解放軍還是死了不認賬,就說咱們沒有派軍隊,是啊,軍事代表團能算軍隊麼?

其實這都是一脈相承的,保利的英文源自PLA,PLA就是People’s Liberation Army of China,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英文縮寫……從名字就知道保利PLA的背景之深厚,所以,政事堂扒著扒著,還得順道拍兩下馬屁….

寫到這裡,大家是不是有點明白了?

2015年11月26日,老大在新聞聯播公布:下決心全面停止軍隊有償服務,所以呢,2015年12月21日,保利俱樂部的股東又再一次變更為了李學鋒的湛瀘投資。

其實,這個俱樂部,李學鋒作為股東,才接手沒多久,只不過是掩人耳目罷了。

最後呢,政事堂再推測一下,為啥現在要針對保利俱樂部掃黃

第一條線,就在這一個多月內,民政部的部長和常務副部長、紀檢組組長,一口氣被免了三個;殘疾人基金會的前秘書長,也落馬了。

第二條線,這幾年來,萬慶良、李佳、潘逸陽,一口氣掛掉三個梅州籍的中央候補委員,廣東3年落馬200廳官,東莞趕在兩會召開前被中央大掃黃,身體健康的二爺稀里糊塗就死了……

理順完這兩條線之後,請自行對比前文中,保利的幾個歷史負責人。

嗯,政事堂的老讀者們,你懂的。

當然,也不用過度解讀,這事兒形式重於實質,也不是什麼大生意,更像是一系列動作中的一記耳光。

接著來,眾所周知,作為京城的一個千元場,在保利俱樂部的消費群體,主要是網際網路+金融投資家,也是賈躍亭的中國好同學「長江商學院」一個固定點,沒了這個溝通感情的聯絡點,恐怕不少人要麻煩了。

再聯繫一下最近的新聞,民生銀行的民營股東們,打了安邦一個措手不及,提前召開董事會。

嗯,還記得1949年6月,陳雲和陳毅對民營資本家打贏的那一場經濟戰嗎?

(以下摘自經濟觀察報)

當時,儘管全國性戰事已經平息,但是物價上漲勢頭仍未遏制。民間企業家對實業毫無信心,資本大多用於投機。上海24個商品交易市場和30多個茶會市場,也都被利用來大搞投機活動,全市200多家私營銀行、錢莊全部在從事金銀外幣、證券股票等投機買賣,加上金號、證券號、銀樓、錢兌業,以及地下錢莊和職業性的金鈔販子、銀元販子等,全市的金融性投機活動者竟達30萬人之眾。

10日上午8 點,200多名便衣警察按預定部署進入證券大樓,隨後分五個組控制了各活動場所和所有進出通道。同時,分布在樓內各場所的公安人員亮出身份,命令所有人員立刻停止交易活動,就地接受檢查。當時在大樓內的人員共2100多人,從上午到午夜12點,公安人員分頭搜查了每一個字號,並登記了所有封堵在大樓內的人員名單及財物。然後,命令全部人員到底層大廳集中,聽政府代表訓話。會後,當場扣押234人,移送人民法院審判,其餘1800多人被陸續放出。

嘿嘿,想一想當時在保利俱樂部的人都是誰,當年和本次的抓捕像不像?

歷史就是這麼的有意思,67年之後,二陳的兒子,又一次聯手,將保利俱樂部里的私營銀行、證券股票等搞投機買賣又來了個一窩端……

至於這次主要目標是誰,這就要看朝陽群眾在盯著誰了……

文章轉自顧子明微信公眾號 「政事堂」

责任编辑:朱颖

評論
2016-12-29 12: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