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蓮仙史(7)道果成真

杜若

王重陽與北七真。 中間端坐者為王重陽。丘處機居其左首第一。(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人氣: 1241
【字號】    
   標籤: tags: , ,

道果成真

詩云:「會聚金蓮返故鄉,方方接引眾賢良。教行大地千秋仰,功著丹天萬古揚。」

王重陽見二師頃刻便沒了蹤影,心中不免一陣茫然。他回到咸陽後,將夫人改名和玉蟾。他與道友李靈陽結庵同修三載。王重陽斷絕人間煙火,居於地穴之中,養神一十二載,時人皆稱「活死人墓」。待他出穴之後,他和妻子和玉蟾俱以道果成真。

成道宮活死人墓(李伯大夢/維基百科)

時至金世宗駕崩後,其孫完顏璟即位,即金章宗。

此時,王重陽四行度化,既得丘處機、劉處玄、譚處端、馬鈺、郝大通、王處一、孫不二七位真人,已俱足二仙點化的七朵金蓮之數。

因世緣將盡,一日,王重陽召集諸弟子說:「昔日,祖師授我偈言,說人呀,應當生於忠孝之世。而今國主不行孝道,我世緣將盡,就要奔赴蓬萊。」重陽子的門人,男女弟子共有一千多人,但是真正得道者就是這七朵金蓮。

王重陽離世前,對丹陽子馬鈺說:「你們都親自聽我講道,修行也都是各有所得。惟獨我沒有向丘處機講一字。由於丘處機宿世根深,將來必成大器,我輩都不如他,所以有意讓他吃苦,盡意磨煉他。」他叮囑丹陽子,日後一定要傳給丘處機丹旨。

重陽子轉而對丘處機說:「你入我門下已有二十多年,讓你遭受不少磨難,還沒有為你傳下一言道法。待我離世後,你一定要向馬丹陽求取玄旨,日後積功累德,來日道果必成。」

宋光宗紹熙元年、金章宗明昌元年孟春望日,重陽真人準備離世。臨行前,他的眾弟子悲痛不已,懇乞再留世語,王重陽說:「地肺重陽子,強呼王害風。來時隨日月,去後任西東。作伴雲和月,為鄰虛與空。一靈真性在,不逐世人同。」

雲_鶴_和風
(fotolia)

眾人急取筆硯抓緊記述。當時,天空湧現白鶴青鸞、仙儀隊仗,冉冉高騰碧漢,遐邇士庶共瞻盛景。重陽子又吟詠一首詩,他唱道:

「自從領旨下凡來,寄跡塵埃得自栽。幾度仙風催夢覺,數聲魚鼓喚心顏。三三行滿神胎結,九九功成道眼開。七朵金蓮今已會,特留雲路到蓬萊。」

可謂是:仙傳已遠,道心永留。一念歸真,亙古瀟詠。@*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重陽已過不惑之年,回首昔日曾在官場多年,也曾在戰場驍勇殺伐。如今趁著機緣,一心訪仙求道。沒想到,半路會出現這等荒誕之事,故友的妻子想依他做夫妻。王重陽一心修道,因此面對女色,惟恐避之不及。
  • 然而世事如麻,光陰飛逝,一口氣上不來,命就非我所有。現在想效仿張良、范蠡、葛洪、賈耽,他們都是功成名就之後尋仙訪道。倘若真能與天地齊壽,與日月合明;或者能跨鶴遊三島,能騎龍上九霄,豈不快哉!當然,話雖如此,但不知是否會天隨人願。
  • 金兀朮得知岳飛撤軍的消息後,率領兵馬席捲而來,剛被岳家軍收復的河南失地,又全被金軍侵占了。岳飛在班師途中獲悉戰報,仰天悲歎:「所得諸郡,一夕之間全部被侵。大宋的社稷江山日後難以中興呀!看著乾坤世界,無法復原呀!」字字啼血,聲聲悲痛。
  • 由於鄉民貧困,多以盜匪劫財掠物為生。岳飛的母親就在他的背上刺下「盡忠報國」(後世演繹為「精忠報國」),以此教誡作為人生格訓。劉始宣撫真定,召募軍士,岳飛前去應選。經過選拔後,岳飛被任命為「敢戰士」中的一名主力隊長。因岳飛累次生擒大盜大賊,康王授職岳飛為承信郎。
  • 鍾離權、呂洞賓仙遊終南山,於虛空看到王家車馬盈門、良朋滿座。鐘師說:「這是王升真人下凡之處,今日正是滿月之期。我和你同去點化他一回,以免他忘了前因。」二仙遂即搖身一變,變成二個遊方的道侶。
  • 自有聰明達人能在世風下滑、道德衰微的時日,不爭蝸角之名,不奪蠅頭之利,不在酒色財氣中取樂,而是立身於道、立命於德,從這營營百般的苦海中超脫。本文就「王重陽度化七朵金蓮」之事,為聰慧達人留一席靜思方寸之地。
  • 近日,網爆山西省太原市一肯德基樓頂驚現丘處機弟子石棺。據陸媒報導,該石棺是元代道教全真派丘處機的弟子披雲真人宋德芳的墓穴,放在太原純陽宮的假山上。
  • 乾隆帝以「一言止殺,始知濟世有奇功」表示他對丘處機的敬仰;成吉思汗以「天賜仙翁,以悟朕志」表達他對丘處機的尊崇。這位譽滿宋、金、蒙元朝野的道家高人丘處機,在他七十三歲時,循天意而行,跋山涉水兩年,西行三萬五千餘里與成吉思汗相會,在史上留下「一言止殺」的傳奇。
  • 在將星如雲的蒙古汗國,有顆極其璀璨的明珠「監國公主」。700多年的風沙,吹散了汗國的大帳、臣民,也塵封了明珠的光華。面對風雲的歷史大事,歷朝歷代的風流人物,歷史那只巨大的神筆,似乎也分身乏術,忙到無暇顧及。趁他打個盹兒時,蒙古帝國的公主,就在青史中隱去,從此不見蹤影。
  • 丘處機得道法後,一路雲遊乞討來到了陝西寶雞磻溪。他在那兒開掘一洞穴作為居所,名為長春洞。他在此洞內清修,日夜打坐,幾乎沒有一點日用品,餓了便出去討口飯吃,冬天常常饑寒交迫。他在磻溪苦修六年,沒添過一件新衣服,不管春夏秋冬,常披一件破蓑衣,人稱「蓑衣先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