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方凡:川普會選擇羅姆尼作為國務卿嗎?

人氣: 14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12月05日訊】美國國務卿不會是羅姆尼,因為選擇了他,那麼首當其衝將是那些眾多在困難與幾乎不可能、看不到希望的時刻中卻選擇堅持與支持了川普一票的那些草根選民,如果這些真正的核心民眾大失所望,那麼信心受挫、備受打擊的自然將是川普本人。為什麼?正如川普本人在競選中反擊時所講的,羅姆尼代表了那些失敗的華盛頓精英(old loser Washington elite)。川普為什麼能當選?一個重要原因正是民眾對華盛頓精英政客們的厭惡。的確如此!

羅姆尼能夠做為一個被考慮的備胎,是因為癒合裂痕不僅是兩黨之間的,同時川普也需要融合共和黨的內部力量,然而有了這個考慮,就已經足夠顯示了川普能夠容忍不同聲音的度量了。這個姿態已經足夠了,而真正的這個人選的最後決定,我認為,作為一個務實的商人本性,川普決不會愚蠢到去選擇一個他根本就從來沒有看上過的人。

在競選期間,羅姆尼曾經有許多攻擊川普的言論,現在那些我們暫且可以忽略不計,然而,正如川普在黨內初選物色副總統人選時,他也列舉了幾個備用人選,其中包括他的競爭對手,俄亥俄州長、威斯康星州長沃卡,等等。據說沃卡在聽說川普對自己有意時,吃驚的不知說什麼好,只說自己沒有想去做副總統。其實川普這招是很高,但那只不過就是川普化解敵意,融合黨內資源的一手高招而已,雖然見效,然而最後結果大家知道了,川普卻選擇了彭斯。而彭斯的這個正確選擇,給日後的川普帶來了巨大的收益。我們應該記住一點,川普是務實的。我們應該牢牢記住川普最打動人心的其中一句話是:我不是政客(I am not a politian)。民眾厭煩了政客,討厭圓滑折衷(compromise),把華盛頓精英(Washington Elite)當成一個負面詞彙。拿出清新的面孔,帶來新鮮的空氣,才是川普應該去做的。如果主動去把羅姆尼這個人放回國務卿這個重要崗位,川普不是政治自殺麼?

奧巴馬那樣把國務卿一任分給希拉里,一任分給克里,其實是在做不碰錢的政治交易。而川普不欠那些黨內競爭對手的,考慮那些人已經是在顯示自己的高姿態了,川普不同於奧巴馬,所以羅姆尼的可能性為零。而同樣,朱利安尼最終應選的可能性也不大,雖然朱利安尼給了川普巨大的支持,表現力巨大的忠誠(loyalty),這是因為川普在這個問題上也不會任人唯親的,如果那樣做,他就和奧巴馬一樣沒有區別了。

也許有人可能想到,當年里根總統不是也選擇了自己的最大對手老布什做自己的副總統嗎?那完全不能相提並論。首先,里根總統是個偉人。大小布什和里根總統相比,那是難以望其項背的。他的成就,現在這麼說也許還有點早,但是有些人也已經能夠認識到了里根總統的成就,是可以和建國之父,可以位列諸如林肯總統那樣的偉人了,偉人做的事情,讓一個凡人去簡單模仿,模仿出來是會不像樣子的。比如,老布什借了里根總統的光,連任了一屆總統,表面上好像還在延續那時的政策,可是做的事情跟那時能比嗎?民眾對老布什有向對里根總統那麼買帳嗎?其次,羅姆尼也沒法跟老布什比,他這樣的官二代富二代,最多只能跟小布什比,而老布什做為第一代的人物還多少有點朝氣,像小布什、羅姆尼這樣的人,不是失敗的華盛頓精英(Washington elite loser)是什麼呢?短短不到這二十年來,共和黨已經把里根總統打下的江山丟的差不多了。里根總統,一個曾經鮮活的面孔,現在已經被今天的共和黨拿來當作了一個口號,一個招牌,用來掛羊頭賣狗肉,而這一切,正是始自大小兩個布什。看一看傑布‧布什競選時的情況,就知道民眾對布什家族的表現是否滿意了。

所以,川普如果再走了華盛頓精英政客們的老路,那麼等於還沒上路就已經失敗了。他要想真正的把自己區別於大小布什,走出一條自己的路來,其實,的確是會非常的艱難。正如當年里根總統也一樣,從國會到黨內,從國務院到自己的副總統,並沒有幾個人支持他,而只有當他在困難中堅持,完成了自己要做的事之後,人們才發現他是偉人。

川普不是里根,然而所有的共和黨人都離不開里根這個招牌,從開始到川普被「眾叛親離」時,彭斯都多次用里根來支持川普,說川普會如何如何……這一點,當然讚揚過高,但的確也凝聚了許多草根民眾對川普的希望與盼望。川普的口號――「讓美國再度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什麼是美國最偉大之時?不就是里根任期之內嗎?不得是羅斯福、甘迺迪總統那樣的時期嗎?

大小布什的最大的失敗,在於他們沒有里根總統那樣的大氣。假如川普也像兩布什那樣的話,那將很難想像川普有連任的可能。在競選期間,為了拉到選票,為了拉同盟人,川普講了很多不同的話,在很多問題上反覆搖擺,比如對於墨西哥圍牆態度的弱化,對於很多態度上的搖擺,這些其實都可以理解,但有一點,是川普不能改變與丟棄的(cannot afford to change),那就是他對美國人民的承諾:「讓美國再度偉大」的承諾。這將是他所不能動搖的一個基點,整個競選與總統任期的需要時刻牢記的最大的不能忘記的基調,在看似不可能的情況下川普一路殺出,為什麼民眾能夠支持你,那不是因為這個期望嗎?那麼在這一點上看,羅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才是最合適的國務卿人選。羅拉巴克從來就不是那些失敗的華盛頓精英政客中的一員,而是一個真正的里根思想的幕後人。他如果被成功任命為國務卿的話,不僅對川普這四年能否走出自己的里根之路至關重要,同時也將是最大的一個影響川普四年後能夠連任的指標(Indicator)。

里根時代的格局當然和今天的美國已經截然不同了,里根是一位世界的領袖,而川普則要做的是一個務實的美國總統,不去多管那些外部的事務,這本身看起來好像是有些矛盾,但是這本身倒不是錯,因為,像大小布什那樣,沒有那樣的本事和魄力,卻力不從心的去模仿偉人,結果也是不行,反倒把美國脫落至此,而川普在一個不同的時期,提出了一個更務實的目標,這本身不是錯,但是,如果他哪怕能夠學到一點點里根的人格魅力,至少,希望他不要讓美國人民幾年後對共和黨再一次失望吧。從這一點上看,如果他真的有魄力敢於任用羅巴拉克作為國務卿,至少,我看,他是讓我又看到了一絲希望,對美國,對世界都將是希望。

我希望川普能記住自己競選時說過的話:「我不是政客,我是看到這個國家有問題,才不得不來選……」#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12-05 5: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