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漣:中國經濟堡壘戰 保衛外匯儲備

人氣: 225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12月06日訊】最近幾個月,中國經濟可能驚現動搖世界經濟的「黑天鵝」,成為國際投行界的熱議話題。中國政府也絲毫不敢懈怠,對於金融長堤上最薄弱的外匯市場,盡全力守望。但控制人民幣匯率易為,至少目前已經成功將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阻擊在破七大關。而防止資本外流卻難,幾乎演變成政府為一方,無數資本擁有者與金融機構及「地下錢莊」為另一方的三角攻防戰。

央行關緊「帝國紅利」套現之門

資本外流的主力之一是在華外資。外資銀行得行業近水樓台之便,競相套現清場,陸續成功撤資。中國外匯儲備連續四個月下降,10月份外匯儲備為3.12萬億美元,較9月份下降457.27億美元。儘管央行負責人今年內數度出面聲稱「人民幣無(長期、持續)貶值基礎」,無奈國內人不相信,並創造出「人無貶基」,將官媒在發生重大國際事件,例如英國退歐、川普當選美國總統、OPEC石油限產、美國將廢除TPP等常用的一句話「中國或成最大贏家」,縮減成「中或最贏」,組合成一對2016中國最牛新「成語」嘲諷當局。

中國媒體幾個月前就開始用「誓死保衛外匯儲備」、「一定要打贏外匯儲備保衛戰」來表達政府決心,先後祭出的法寶有限制個人利用一年5萬美元額度套匯、限制外資企業換匯數額等,但卻無法扼止外匯儲備劇減之勢。11月28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出台新規定,意在抑制資本流出,對沖貶值壓力。除了規定各種10億美元的大額海外投資必須送央行備案審查之外,還規定凡資本賬戶下超過500萬美元的海外支付,包括組合投資或海外併購等直接投資,必須上報市外管局批准;之前已經獲批的大型投資項目尚未轉帳的外匯部分也適用此規。新規出台之前的報批限額是5000萬美元。

這種嚴格限制之下,除了有特別門路的資金持有者之外,大多數還未套現的「帝國紅利」就困在中國境內無法轉移。《華爾街日報》(12月1日)在《外資公司跨境轉移資金面臨新箝制》裡,提到中國加強資本管控,外企可匯出資金急降9成,例如美國大選塵埃落定後,一些美國公司預計候任總統川普政府將宣佈對美國公司存放在海外的資金給予稅收赦免,想從中國匯出更多資金,但這個計劃目前受阻。

近幾年中國人紛紛將套現的「帝國紅利」轉移至海外搶購豪宅,作為資產保值計劃。但如今這一美夢也難以實現。新浪網日前登載一消息,奧斯卡影后、澳大利亞演員凱特·布蘭切特將她在悉尼海濱的一套住宅出售給一位來自中國的買家,房產價格為2000萬澳元(1490萬美元),遠遠超過了中國民眾每年5萬美元的購匯上限。買家沒法付款,導致交易流產。據澳洲幾家房產交易經紀商稱,華人在澳洲購房因同樣原因導致交易失敗的案例多達幾十起。

人民幣匯率管控獲IMF默認

人民幣匯率管控,在國際社會只有兩道壓力,一道來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另一道來自美國每年評估「匯率操縱國」。

第一道壓力在現階段幾乎沒有,因為中國政府管控人民幣匯率是IMF默認的。人民幣躋身IMF的五大儲備貨幣行列,卻享有其他四大幣種沒有的特權,是匯率由政府管制、不能自由兌換的唯一貨幣。這一特權是IMF當初批准人民幣入籃之時審時度勢,專為中國修改了IMF相關規則而賦予的。這相關規則是:一國貨幣要納入IMF儲備貨幣行列需要滿足兩個條件,一是出口位於IMF成員國前列,中國是世界最大出口國,符合這一條件。二是貨幣可自由兌換。為了中國,IMF特別修改了遊戲規則,改成「可自由使用」。中國政府甚至都未承諾觀察期滿就實行自由兌換。當時的外管局局長易綱專門就此發表講話,稱中國將在條件成熟之後,實行清潔浮動。在過渡期間,仍然實行政府管控下的匯率浮動(即骯髒浮動)。何時條件成熟,由中國政府自行判斷。今年一年觀察期屆滿,人民幣正式加入SDR時,IMF並未提出要中國將可自由使用提升至可自由兌換。

另一道壓力則來自美國。美國財政部每年都評估與其有經貿往來的國家,確定何者是匯率操縱國。儘管美國當選總統川普聲明就任後要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但恐怕實施起來有點難度。因為美國財政部規定,匯率操縱國必須滿足三個條件:該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 該國的經常項目盈餘相當於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3%以上;該國必須通過反覆淨買入外國貨幣持續壓低本幣,一年內購買外幣總量超過其GDP的2%。

中國顯然只夠得上第一個條件。2015年,中國對美貿易順差高達3657億美元,比中韓貿易總額還多(韓國是中國的第二大貿易國)。但其他兩個條件就不能「達標」。因此,美國財政部今年10月14日再次宣佈中國為「非匯率操縱國」,並特別強調,儘管人民幣在過去一年持續貶值緣於市場壓力,中國並沒有通過操縱匯率貶值獲得貿易優勢。並表揚了中國干預外匯市場,是「為了防止人民幣過快貶值對中國以及全球經濟帶來負面衝擊。」估計川普正式就任之後,會發現將中國定成「匯率操縱國」,必須先全盤考慮,後修改規則。而修改規則最大的難題是必須公平,不能專為中國量身訂做一套規則。

世界都擔心中國的「黑天鵝」振翅起飛

2016年,中國經濟並無起色,製造業還在去產能與債務泥潭中掙扎,央行貨幣放水仍然在房市債市來回折騰。唯一聊以自慰的,就是全世界居然沒多少國家日子好過,與中國同列「金磚五國」的南非、巴西、俄羅斯、印度,目前都陷入通脹急劇上漲,國家經濟停滯的困境,全露出鍍金下的土坯原色,而歐盟的困難更甚,德銀不得不發出警告,明年歐盟金融可能陷入崩潰。因此,有海外專家安慰中國:「其實,99%的國家,經濟比中國更糟糕!」

世界各國其實非常擔心中國經濟出現大麻煩。北京最痛恨的「中國崩潰論」,今年又以各種預言形式相繼出現。美國《國家利益》3月2日發表《世界末日:為中國的崩潰做好準備》(Doomsday: Preparing for China’s Collapse),文章羅列了美國政府為應對中國崩潰應當採取的種種措施。緊接著,美國總統奧巴馬接受《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4月號)記者傑弗里·戈德堡的採訪,表述了他的看法,「衰落的中國比崛起的中國更可怕」,理由是「如果中國失敗,如果未來中國的發展無法滿足其人口需求進而滋生民族主義,……那麼我們將不僅要考慮未來與中國發生衝突的可能性;我們自身也將面臨更多的困難與挑戰。」

法國興業銀行在最新的季度研究報告中用「五隻黑天鵝」表述了全球經濟增長前景面臨的風險,指出中國是 G5 國家中「純經濟」風險較大的一隻「黑天鵝」:房屋大量過剩,高債務水平和不斷出現的不良貸款問題,使中國存在 20%的「硬著陸」風險;另外,「經濟結構改革不足」使中國經濟存在「失去十年」的重大風險,這一概率高達 40%。

這種擔心非常普遍。11月17日,2008年諾貝爾經濟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在華盛頓的一場研討會期間接受了美國之音記者的採訪,他對兩個關鍵問題的回答很有代表性。一是記者問「一旦中國經濟出現更為嚴重的狀況」,世界其他經濟體會不會前去救市?」克魯格曼的回答是:「不會。即便是其他國家具有最良好的願望,也不可能;中國的社會和經濟規模太大了——不會因為規模如此之大而不可能垮掉,但是規模大到拯救起來很難(not too big to fail,but too big to save)。」在回答記者引述他人的看法,即中國經濟一旦出現嚴重狀況,必將帶來政治領域的改革時,克魯格曼的看法是,經濟領域一旦出現狀況,中共政權有可能會再次依賴高壓手段來控制形勢。中國在政治開放領域已經向後退,到那時可能會退得更多。

中國是一個與全世界180多個國家有經貿往來的第二大經濟體,如果真成了國際投行界預測的「黑天鵝」,影響之大難以估量。正因如此,國際社會對中國意在控制匯率與資本流出的「外匯保衛戰」,不僅不做任何干預,反而給予讚揚。

--轉自美國之音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6-12-06 8: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