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從聶樹斌案看中國的司法改革

人氣: 9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2月06日訊】各界民眾關注的聶樹斌案終於平反了,21年沉冤昭雪,是眾望所盼。對本案人們期待有更多的案情細節、深層真相披露,要求徹查嚴懲責任人,讓冤案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聶樹斌案雖然是個案,但作為中共司法腐敗案件,比較典型,具有代表性。案發在1995年「嚴打」期間;是錯殺人的命案;明顯冤案,卻久拖不決;涉及高層政法委幹預辦案;涉嫌強摘器官。聶樹斌案曝光出中國司法之黑、之惡、之醜。

聶案改判,誰是推手?首先功歸於良心媒體人的真相披露,隨後法律界人士奔走呼喚,家屬民間不屈的抗爭,和社會公眾的持續關注。中國民意形成的合力,像一隻推動的巨手。同時也得益於十八大以來,習近平推進依法治國,大力反腐的大環境。當局能衝破重重阻力,以糾正聶樹斌案開啟整治司法腐敗,表明習近平想推進司法改革的決心。所以不能否認,這是中國司法的進步。

冤案怎麼發生的? 這是很多網民的問題。給聶樹斌翻案的警察鄭成月說,「嚴打」那會兒命案必破,薪水、獎金、榮譽都和破案量有關。有人只管個人業績,案子破了,被上頭獎賞了,就行了。公開資料顯示,「嚴打」期間的案子,從重從快。公檢法三家聯合辦案,相互配合,沒有制約。那時到底產生了多少冤假錯案?多少人被草菅人命?都很難說清。

聶案這樣一起明顯的冤案,為什麼啟動再審經歷多年?這幾乎是所有人的疑問。酿成冤案涉及人多,起碼有石家莊市和河北省兩級公、檢、法,政法委、黨委和政府一批人,「一案兩凶」被媒體曝光後,他們怕聶案平反要被問責,合夥「聯合阻撓」,這可想而知。

而真正的阻力,是來自河北省「政法王」張越。張為包庇當年指示「快殺」的省政法委書記許永躍,他令證人王書的二審拖延六年不能開庭。為獲假口供,他組成一個班子,親自坐鎮,刑訊逼供。最高法在2013年已收納了聶母的申訴材料,但河北高法頂住不辦,自然也是因為他們背後有一股權勢很大的黑惡勢力。最高法只得指令山東高院異地再查。之後再審仍啟動不了,故四次延期。直到2016年4月官方宣佈張越落馬,6月6日,最高法決定提審聶樹斌案,啟動再審程式。清除了干擾,再審在審限期內審結。

不是現當局「死磕」聶案,下了決心非翻不可,中國高檢、高法,甚至最高檢、最高法都奈何不得張越們。张越代表的这股黑恶势力有多么嚣张,无法无天。中國的司法還有什麼尊嚴可言!「中國無司法」絕非聳人聽聞。

在聶案中,製造冤案的,和阻擋冤案平反的主要責任人,是河北省前後二任政法委書記。政法委干預具體案件不僅是常態,他們帶頭違法違紀,疑罪從有,有罪推定、私設公堂,濫施酷刑,刑訊逼供、徇私枉法,草菅人命。一群禍害民眾,攪亂社會的流氓惡棍,更是司法隊伍的害群之馬。而這樣的惡人都是江派馬仔。許永躍曾是前國安部部長,張越調來河北前,做了四年公安部「610」辦公室主任。民眾質疑快殺聶樹斌是為了要他的器官,恐怕不是空穴來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就是他們這些血債幫幹的。

中國司法由這樣的不法分子把持,可謂壞人當道。中國司法公信還不岌岌可危?如果說黨委必須在憲法範圍內活動,決不能干預司法,那麼政法委的權力是不是更該關進籠子裡?民主國家的法制中,沒有政法委這個怪物。公檢法司各行其是,各負其責,相互制約,有機運作。冒出一個政法委往哪擺?如果由它來協調,豈不凌駕於法律之上?政法委的存在是違憲的。所以,對政法委,不是權力被约束的問題,而是政法委本身该不該存在的問題。而政法委近二十年做大濫權,也是因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造成的。

其實,中國的司法改革應該從這裡開始。離開政治體制改革,不停止迫害法輪功,司法改革、司法獨立就是句空話。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12-06 1: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