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生前愛幫難民 歐盟高官女兒被難民姦殺

德國命案頻出 難民問題愈發尖銳 歐盟前途未卜

人氣: 20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2月07日訊】(大紀元德國記者站報導)風景如畫的德國大學城弗萊堡市,一向只是在旅遊手冊和大學介紹信息中出現,而現在,卻因為女大學生被難民姦殺案而頻頻在全德國的、甚至是國際媒體上現身。揭露的案件細節一次次讓人們震驚,而默克爾的難民政策和「政治正確」的媒體也再一次被推到了聚光燈下,歐盟這艘大船的走向也被難民問題拖向了未知的方向。

愛幫難民的大學生被難民所殺

受害者瑪麗亞(Maria Ladenburger)是一位19歲的醫科大學生,她被一名17歲的阿富汗難民申請者姦殺。讓所有人震驚的是,死者生前熱心幫助難民,她的父親是歐盟高級官員,在法律事務部門工作,歐盟出台的一些有利於難民的政策中有他父親的一份功勞。

10月16日,瑪麗亞被人發現陳屍於德萊薩姆河(Dreisam)河畔。警方根據現場證據推測,受害人生前遭受性侵,再被拖入河內溺亡。此前一日,瑪利亞參加本專業同學的聚會後,於午夜獨自一人騎自行車返回,悲劇就發生在她回家的路上。

瑪麗亞離開人世10天後,她的親人在《法蘭克福匯報》上刊登了訃告,並表示希望人們不要用鮮花,而是通過捐款做慈善來紀念瑪麗亞。訃告上給出了兩個需要幫助的組織和項目,一個是弗萊堡的大學生組織「遠見」協會(Weitblick Freiburg),該組織給難民提供幫助;另外一個是通過教會為孟加拉國的教育事業捐款。

因為瑪利亞生前熱心於幫助難民的工作,不禁讓人想到:受害者是否與凶手認識?

受害者父親在歐盟推動幫助難民的工作

在德國選項黨(AfD)的新聞通告中也提到,瑪利亞的父親在歐盟委員會擔任重要職務,從事有關法律方面的工作,同時他也是德國天主教徒中央委員會(Zentralkomitee der deutschen Katholiken)的代表人之一。今年2月他在荷蘭說過:「我們一致認為,歐洲只能通過共同協作才能完成對這些人的人道主義責任,而且必須對抗民粹主義訴求。」

英國《每日快報》也報導了此案。在400多條讀者評論中,大部分人認為歐盟政策對移民犯罪負有責任,其中一條寫道:「這種感覺是多麼可怕啊,(父親)對自己孩子的死亡也負有部分責任。」

Youtube調查記者Oliver Janich表示,據他的信息來源,甚至歐洲議會議長Martin Schulz也參加了葬禮。這位歐盟政治家曾經說過:「難民帶給我們的,比金子更有價值。」

一根頭髮加一個錄像 鎖定嫌犯

警察懸賞6000歐元追捕凶手,幾個沒有具名的人將其追加到3.5萬歐元。警察一共調查了1000多條線索,問詢了1400人。

最重要的線索之一是在現場發現的一根18.5厘米長的頭髮,一開始警察無法將從中提取的DNA和警方資料庫中的DNA匹配。

另外一個重要線索——S1城鐵列車裡的錄像讓警方將目標鎖定在一個男性年輕人上。案發當夜1:57分,一個梳著奇怪髮式的年輕人在案發地點附近的車站下車。事後,正是這個奇怪的髮式引起了一名警察的注意,將嫌犯逮捕。此人的DNA和那根頭髮的DNA是一致的。

被害者和凶犯認識嗎?

據報導,該嫌犯來自阿富汗,目前被拘押。他一直保持沉默,所以案件很多問題還不清楚,比如他是否認識瑪麗亞。

嫌犯可能是在河邊的自行車路上有目的的等待受害者,也有可能只是隨機作案。如果嫌犯和被害者認識,那很可能就不是偶然。

有網民在臉書上的弗萊堡難民幫助小組發現了瑪利亞的名字,瑪麗亞是有可能和嫌犯相識的。

與另外一位女性慢跑者被害案有關?

警方正在調查,落網的嫌犯是否還與其它案件有關係。到目前為止,調查員還沒有發現這起案件與Carolin G.女士被害案有關。11月初,Carolin G.在弗萊堡附近的恩丁根鎮(Endingen)慢跑時被姦殺,案件發生在白天。

據《法蘭克福匯報》報導,兩案的犯案過程有很大不同,女性慢跑被害案目前還沒有有價值的DNA線索。在網上還有一些傳聞說可能是連環殺手做的,但沒有證據證明這一點。

民眾不安 女士不敢單獨出去

在弗萊堡和周圍地區,這兩個案件引起了很多女士的不安,一位女士在接受《巴登報》採訪時表示,現在即使是白天,也不敢一個人出去了,尤其是晚上外出時,更是要結伴而行。一位先生和太太一起接受採訪,他表示「非常擔憂」。

弗萊堡市長Dieter Salomon表示,對罪犯的出身來源不應以偏概全,而是每個個體單獨對待。《法蘭克福匯報》也報導,2015年雖然有100萬難民湧入德國,但與前一年相比,其實2015年發生的謀殺和強姦案數量是降低的。謀殺、故意殺人降低了2.9%,強姦類案件減少了4.4%。

但據弗萊堡所在的巴符州內政部統計,該州的難民街頭犯罪案在2012年至2015年增加了7倍,而且還呈增加趨勢。

讀者批評默克爾和沉默的媒體

《斯圖加特新聞報》發表了一位評論員Rainer Wehaus 的文章,用詞激烈地批評了總理默克爾。上週默克爾在海德堡的基民盟(CDU)地區會議上抱了一位阿富汗難民男孩。Wehaus寫道,這是動人的一幕,表現的是德國難民政策的美好一面。但人們有這樣的感覺:對難民湧入帶來的陰暗面的關注被轉移了。弗萊堡女生被殺案就屬於負面的。

Wehaus還表示,大部分公民不是煽動、仇恨什麼,也不是仇視外國人,他們只是擔心安全狀況,這種擔憂不是沒有理由的。

Wehaus認為,德國社會因默克爾的難民政策而產生分裂。默克爾長期忽視了增長的難民潮,對於一個想四度成為總理的人而言,應該從這個錯誤中學到點什麼。

德國電視一台緘默 挨公眾批

12月3日,警察公布嫌犯身份的當天,所有主流媒體都報導了這一消息,但收視率很高的德國電視一台ARD晚間8點新聞卻對此隻字未提。幾小時之後,電視一台編輯在臉書上表示,瑪麗亞被難民姦殺案件只是「地方性事件」。

電視一台的做法在社交媒體上引來不少「板磚」,有人將此事和今年新年之際在科隆發生的難民大規模進行性騷擾的事件相提並論,當時德國媒體反應慢,雖然事情在除夕之夜就已發生,但1月1日只有幾個當地小媒體報導,直到4日,才有全國性媒體開始報導。

一個名為「政治不正確」(Politically Incorrect)的網站發表評論文章,認為電視一台編輯部的「政治正確」思想已經蓋過了記者所要承擔的責任。

難民問題和歐盟命運緊密相連

難民問題和歐洲政治走向息息相關,6月份英國脫歐公投中最重要的一個話題就是難民。跟著歐盟走,就要接收大量難民;和歐盟一刀兩斷,就可以自己決定少接收難民:這成為當時很多英國人決定支持或反對脫歐的重要衡量標準。

英國人投票離開歐盟這條大船後,歐盟內部多個國家中極右翼黨派的反歐元或歐盟的聲音也大了不少。

奧地利上週日的總統大選也給歐洲極右翼反歐盟思潮打了一針強心針,只是劑量不太夠。反移民極右派敗選,但卻創下了二戰後的歷史最高紀錄:得票率將近50%,也就是贏得了將近一半的投票人的贊同。

而同一天意大利憲法改革公投失敗,這個結果雖然不能直接與脫歐掛鉤,不過很明顯的一點是,意大利民眾不買現任總理倫齊的賬,給了正在不斷崛起的「五星運動黨」一個發展的好機會,而這個黨派的主旨就是反歐洲一體化、反移民。今年早些時候,五星運動黨已經在地方選舉中拿下羅馬、都靈兩大重鎮,成為意大利最大的反對黨。

2017年,歐盟兩大國德國和法國將面臨大選,2018年歐元區重要國家意大利進行總統大選。難民、恐襲、經濟……幾乎所有問題都是不確定因素,幾乎所有問題都能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最頂尖的專家也不敢下斷言歐盟的路在何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了解德國社會的最佳途徑——大紀元歐洲生活網。

責任編輯:文婧

評論
2016-12-07 10: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