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透視】低調回應川蔡通話 習主導外交新局

作者:夏小強

美國當選總統川普與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通電話,是打破外交慣例再次挑戰「政治正確」之舉。更值得關注的是,美國部分體制內人士和主流媒體,對此表現出惱怒、不安和驚慌,與北京方面的低調形成反差。(TIMOTHY A. CLARY / AFP)
人氣: 648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大紀元2016年12月08日訊】美國當選總統川普與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通電話,是打破外交慣例再次挑戰「政治正確」之舉。更值得關注的是,美國部分體制內人士和主流媒體,對此表現出惱怒、不安和驚慌,與北京方面的低調形成反差。

這種「皇帝不急太監急」的反差在習近平成為核心,進一步掌控和調整外交策略後,顯得尤為明顯。它折射出過去20年江澤民對國際正常秩序的破壞,以及自由社會部分精英被中共誘騙收買後的醜態。

江澤民破壞國際政治秩序

江澤民1989年上台之後,制定和實施的對美國外交政策,其惡劣影響一直持續至今。江澤民在與美國外交上,採取兩手抓,一手抓經濟,一手抓意識形態。

在經濟方面,江澤民在國內採用的手法是放手腐敗,以權益去收買中共官員。在國際上,特別是對美國,江澤民同樣是以權益去收買國際社會,使之對中共綏靖。

從江澤民時期開始,中共在外交上使用最廣泛的招數就是「訂單外交」,又稱「經貿外交」或「採購外交」。訂單外交是通過大筆購買對象國商品,通過訂單表現的經濟上好處,使對象國政府採取對中共有利的政策;或與對象國的特定利益集團建立緊密聯繫,並藉助其對本國政府進行遊說,從而影響該政府的對華政策。

由於中共對美國的大規模採購使美國企業受惠,美國商會、美中企業家理事會、美中貿易企業聯合會等握有經濟實力的財團組織參與的企業聯盟積極為中共奔走。它們的遊說努力確保了整個20世紀90年代美國每年都延長其對華「正常貿易關係」。

中共把「用經濟利益換取政治利益」的訂單外交招數使用得爐火純青,誘使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的政治家、企業家、商會、遊說客等為經濟利益在很大程度上放棄了人權原則、普世價值、社會道義、國際公益。

在意識形態方面,江澤民上台後,在多次講話中,把美國當作「敵對勢力」和「反華勢力」,中共發表的《中國的和平發展》白皮書明確把美國界定為中國的敵人。

中共把防範美國為首的西方「敵對勢力」對中國的和平演變當作一項長期的國策。從實質意義上講,中美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本質上不存在利害衝突,而且歷史上美國還多次幫助過中國。但對中共而言,要把一個虛擬的敵人真實化,中共必須不斷地樹立美國是中國頭號敵人的概念,利用一切機會強行灌輸給中國民眾。

中共慣用的手法是把美國「敵對勢力」與其國內的敵人從概念上綁在一起,無論是「台獨勢力」、「西藏謀反」、「新疆叛亂」等區域性的問題,還是倡導民主的個人,甚至百姓因為遭到不公正待遇而自發的示威抗議,一律扣上與海外「敵對勢力」相勾結的帽子。

江澤民的外交遺禍

為了不錯過中共在經濟利益上所讓之利,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就在政治利益向中共讓利,放棄自己的價值觀。這就是過去20多年來,自由世界與中共打交道的本質。

與中共的經濟利益捆綁關係主導了美國的對華政策,這就是克林頓國務卿之前訪問中國時,居然公開宣稱人權問題不應該妨礙美國與中共在「更重要」問題上的合作的原因,當然,「更重要」的問題就是經濟。

美國公司把製造業轉移到中國,中國依賴低價勞工優勢製造的廉價產品卻衝擊了美國經濟,造成美國失業大增、正面臨製造業空心化、產業鏈斷裂的危機。這也是為什麼此次美國民眾用選票選擇了政治素人川普當總統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江澤民主導的中美外交政策下,中共不僅重金僱用外國政要、機構、公司、財團等為其利益遊說各國政府。更有甚者,選擇性的給外國政、商界主要人物提供個人的或集團的商業機會,給學術界人物提供訊息、資金和接觸中國的條件,把他們捲入利益的循環圈中,成為「中國崛起」的真正受惠者,使他們為中共國擔任積極說客、主動推手。這些人中不乏很有份量的名字,如,基辛格、亨利·鮑爾森、卡特、比爾·克林頓……甚至是一個世界範圍的趨勢,由各國政府首領帶頭,爭先恐後潮水般的湧入中國,占得經濟利益的先機,作為當朝者的政治建樹,以及下野後的個人商機。

美國媒體也不甘落後,從美國《時代》(Time)週刊的大篇幅封面報導,到《新聞週刊》(Newsweek)的「中國世紀」;從《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的「中國挑戰」到《經濟學人》連篇累牘的「中國深度報導」;媒體提及「中國」的頻率不下於提及「白宮」。

在不知不覺中,中共為中美外交政策定下了遊戲規則,並用利益驅使美國政府中的部分政客遵守遊戲規則。這就是為什麼,川普打破規則與蔡英文通話後,美國政府和部分體制內人士、主流媒體驚慌失措、比中共還要著急的主要原因。

奧巴馬政府中的許多官員,都與中共江澤民集團有著多年的經濟政治利益的聯繫與糾葛。習近平上任後,這些美國政府官員與其背後的大財團,仍然為了利益與江澤民集團暗通款曲,給習近平執政施政和反腐打虎製造障礙,客觀上在幫助江澤民集團延續罪惡。這也就是為什麼美國政府至今仍然不敢面對中共迫害人權的本質問題,特別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

習近平開啟中美外交新局

在習近平執政之前,中共政權一向就對領土不感興趣,從毛澤東到江澤民,中共出賣了大量的國土。中共在國內與國際上的所有動作,可以說大都是圍繞著維持政權穩定而運作。在外交上,美國是中共樹立的一個理想的假想敵,是中共在統治遇到重大危機時,轉移視線與轉嫁危機的對象。中共媒體幾十年來不遺餘力地反美宣傳和對美國的妖魔化也都是如此。

前幾年中共軍方鷹派拋出影片《較量無聲》,該片時長100分鐘,充斥著美國陰謀論及冷戰思維。一直以來中共都用「中美終有一戰」來對國內民眾進行恐嚇、洗腦。早在2005年7月14日,中共少將朱成虎就曾放言,美國如果介入台海衝突,中共將不惜犧牲西安以東所有城市而使用核武器。

由於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破產,沒有道統和執政合法性的中共政權,利用領土爭端和民眾的愛國熱情,把挑動民眾的民族情緒當成了最後的救命稻草。這種長期對美國的敵對宣傳和對美國的經濟利誘,這樣的流氓外交必會遭到反彈,如今川普當選總統後已經開始對中共連續釋放強硬的信號,就是證明。

從根本上講,習近平在外交和領土爭端等諸多方面,都繼承江澤民時代留下的種種遺禍。在中共的現行體制下,習近平當局正在承擔著江時代的苦果,但是習近平也正在試圖改變。

在外交方面,習近平上任之後,在國際上展開的外交活動,使用柔性外交手段,向世界展示和平意願,使得中國與周邊國家,及歐美在內的世界多個國家關係走向友善,發起「一帶一路」、建立亞投行、會見具有國際民主人權象徵的昂山素姬等等,對亞太地區和世界局勢的穩定起到了正面作用;習近平打破中共慣例,與台灣總統馬英九會面,此前中共以鬥爭為主的對台外交政策被打破,改變了中國的外交格局,顯示出習近平正在突破中共框架走出自己的路。

習近平在外交方面的種種舉措,與此前外界普遍認為中共對世界和平造成威脅大為不同。但是,在維護中華主權方面,習近平並沒有軟弱,上任三年多時間,特別是在領土問題上不妥協,比如在南海問題上不輕易退讓等等作為,但也沒有採取中共此前那種狂熱的排外和擴張做法,讓人看到了他想要讓中華民族立於世界頂峰的願望。

在習近平政治生涯的三十年中,已經七次出訪美國。習近平在美國人眼中,不同於一般的中共官員。

1985年春,時任河北省正定縣縣委書記的習近平率團訪問了美國農業大州愛荷華州,一行人在小城馬斯卡廷待了兩天,這是習近平第一次訪美。他借宿的美國農場居民埃莉諾·德沃夏克說「他是個彬彬有禮、熱情但又不乏嚴謹的人。」在以後習近平的多次訪美中,一些美國官員、學者和媒體大都給予習近平正面的肯定評價。

中美兩國應如何交往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創造了美國歷史上的政治奇蹟,打破了美國的政治潛規則,並將對中美外交和中美關係走向產生重要影響,此次與蔡英文的通話只是小試牛刀。

從目前川普公開言論以及對未來政府組閣的情況來看,川普對中國的外交政策顯示出剛柔相濟的特點。一方面,川普公開嗆聲中共操縱匯率和南海擴建軍事設施,川普選定的國務卿候選人羅拉巴克在採訪中稱「若任國務卿,首先促中共停止活摘」等,顯示出川普在意識形態和人權方面對中共的強硬態度;另一方面,川普在外交上將推出非干預型軍事政策,同時任命習近平的「老朋友」、愛荷華州州長特里·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出任美國駐華大使,這展示出川普柔性外交的一面,釋放出與習近平當局開展良性溝通的願望。

習近平當局對川普與蔡英文通話的低調反應,其實質是習近平開啟中美外交新局之舉。習近平將會改變此前中共以鬥爭為主的外交策略,以更加務實柔和的風格,在寬闊的視野和格局下,與美國展開外交事務。

中國的執政者要想贏得世界的尊重,融入這個世界並扮演更大的角色,就必須尊重世界的主流自由人權普世價值、尊重民眾的基本權利、秉承中國的傳統價值、拋棄中共黨文化的思維與行事方式。

川普和習近平,作為全球最大的兩個國家的領導人,在世界處於大變局的背景下,都在打破原有的政治規則和框架,走出自己的路。同時,在中美兩國之間大國博弈的背景下,未來川普和習近平兩人之間的互動,將會對中國、美國和世界的局勢發展產生重要作用。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12-08 8: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