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內幕】「習核心」正式登場(完整版)

人氣: 1472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27日訊】編者按: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10月27日在北京閉幕,會議公報首次以「核心」形容習近平的領導,意味著習核心正式確立、習核心時代來臨。下文是大紀元2016年2月16日發表的,關於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的「核心」之爭以及「習核心」出台的內幕。此文並預測「習核心」在六中全會正式登場,現在果如其言。

(大紀元記者郭惠報導)繼鄧小平、江澤民後,近期,中共黨報上再次密集出現「核心」一詞。目前,大陸已有十多個省市委書記表態提到「習核心」,其中包括天津、四川、廣西、安徽、湖北、內蒙古、河北、遼寧、重慶、山東、江蘇、海南、河南、貴州、西藏等省市委書記。

有關「核心論」的說法於1989年春夏之交在中共內部一定範圍內出現,最早由鄧小平提出。

「核心」在中共語境中,意味著個人最高權力的確認。

「胡核心」在過去十多年間不存在的原因,一直隱藏著一個大秘密。 (Getty Images)
「胡核心」在過去十多年間不存在的原因,一直隱藏著一個大秘密。 (Getty Images)

江澤民在「六四」後掌權,一開始「核心」的提法並不常見,但在其快退下前的2、3年間,中共突然開始大幅宣傳「江核心」;而到了胡錦濤掌權時期,江澤民禁止媒體提「胡核心」;到了今天,「習核心」的提法再次密集出現。

一、胡錦濤未獲「核心」稱號 隱藏巨大秘密

「胡核心」在過去十多年間不存在的原因,一直隱藏著一個大秘密,這也牽涉到中共多年來繞不過去的法輪功問題。

鄧小平借軍權與陳雲攤牌「核心」說法

文革後,從鄧小平到江澤民,從「十三大」到「十七大」,中共內部一直有一個「秘密決議」,即從最初的中共內部「重大問題最終由鄧小平掌舵」,到後繼的「重大問題要向江澤民請示」。據說,這些都是在當事人鄧、江退下時,在政治局內秘密通過的。這個「秘密決議」在中共內部流傳了30多年。

當年鄧小平復出後,依靠絕對的軍權,向與其唱反調的中共八老之一的陳雲攤牌。鄧正式向陳提出「核心論」,即中共只能有一個「核心」,對於若干重大政治問題只能有一個聲音。

1987年十三屆一中全會上,趙紫陽是總書記,鄧小平留任軍委主席。在鄧的授意下,五大常委趙紫陽、李鵬、喬石、胡啟立、姚依林,一致舉手通過中共內部「重大問題最終由鄧小平掌舵」的秘密決議。

鄧小平提出「核心」論 江很長時間無大權

1989年6月16日,即「六四」事件發生後的第12天,鄧小平和楊尚昆、萬里、江澤民、李鵬、喬石、姚依林、宋平、李瑞環等中共新領導人會見時說:「任何一個領導集體都要有一個『核心』,沒有『核心』的領導是靠不住的。」(《鄧小平文選》第三卷,1993年11月2日在中國公開發行)。

在那次會談中,鄧小平正式提出了「核心」的概念,並稱,第一代「核心」是毛,第二代是他自己,第三代是江。

那年的「六四」事件讓鄧小平無奈下接受了江澤民接替趙紫陽。但鄧對江一直不放心,看出江的機會主義本質。為防範江日後獨攬大權,鄧小平雖然在當年11月卸任了軍委主席,但是仍用了「秘密決議」的特權,在中共「十四大」上買了個「雙重保險」:一是隔代指定胡錦濤為第四代接班人,廢掉了江的立儲權;二是將超齡軍頭劉華清推上常委的位置,配合同為軍委副主席的張震,一路「持槍」監軍,直到胡錦濤順利上台。

最初的那些年,沒有站穩腳跟的江澤民一直不敢妄動。直到1992年,鄧以中共普通黨員身份南巡時,展示的卻還是「核心」的影響力。

鄧小平死後 江迅速拋「核心論」

1993年12月,鄧小平在上海楊浦大橋上露面,接著在中國新年除夕時出現在電視上,這是鄧去世前的最後一次公開露面,當時鄧小平已顯衰老的神情。

1997年2月19日,鄧小平病逝。鄧死後,江澤民的人馬迅即以「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和中央軍事委員會」的名義發表了《告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書》,提出了以「江澤民為核心的黨中央」。

鎮壓法輪功後 江反覆強調「核心」

江澤民真正大提特提「核心論」是在1999年7月後。當年11月,江澤民在和軍方高層談話時,突然強調他的「核心」作用,並在講話中稱,中共「必須有一個核心,這是一條歷史規律」。

江還特別強調,他的「核心」是鄧小平決定的;2000年1月,他又向中央政治局解釋:「我從來認為,領導『核心』不是自封的,需要在鬥爭實踐中來形成、考驗和鍛練。」

江澤民為何突然在1999年11月以後大張旗鼓地宣傳其「核心」地位?

這要從同一年,中國發生的一件震驚中外的大事說起。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一意孤行發起對法輪功的鎮壓,但當時很不得人心。江澤民的「軍師」曾慶紅在3個月後曾對江澤民說:「現在從常委、政治局委員到各級黨組織,對鎮壓都很消極。我建議,第一、各地實行『一把手』負責制,各地如有上訪的法輪功超過一定數量的,『一把手』撤職;第二、上訪人員中山東來的幾乎最多,告訴吳官正,如果再有上訪人員就撤銷他省委書記和政治局委員的職務,如果鎮壓得力,可以考慮他在『十六大』上當政治局常委;第三、胡錦濤的態度很曖昧,原來我們選定的第五代領導人李長春在廣東的鎮壓,也很不得力。我們必須採取措施。」

也有說法指,1999年,當時政治局常委在開會時,胡錦濤、朱鎔基等都對江鎮壓法輪功的提議投了反對票。江對此很惱火。

隨後,江澤民一方面開始用利益誘惑想要陞官發財的各地官員跟隨其迫害法輪功;另一方面開始大幅推出「核心論」的說法,旨在威脅各方「諸侯」在重大政治問題上只能聽一個聲音。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分析說,1999年,江澤民不餘遺力地鎮壓法輪功,致使中共內部分裂、危機四伏。為了保住權力,江開始花大力氣拋出「核心論」,目的也是要所有高層官員聽從他發號施令,行動一致參與迫害法輪功。

此後,在中共官方表述裡,很多用的是「以江澤民為核心的黨中央」。

到了「十六大」胡錦濤接替江掌權後,「胡核心」的說法至今沒有在中共內部正式見諸。中共官方統一的說法是「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黨中央」。

喬石透露鄧小平內部指定胡錦濤為第四代「核心」

由於1989年以後江澤民和鄧小平存在一些中共內部的恩怨,而胡錦濤是鄧小平指定的江之後的中共總書記,再加上法輪功問題上雙方看法不同,使得江根本容不下胡錦濤。

中共「十五大」人事安排上,薄一波以70歲為死線勸退喬石,而71歲的江澤民卻仍留在了「核心」的位置上。

喬石臨退前,公開透露了一個消息:胡錦濤為第四代「核心」,是鄧小平和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等所作的安排,並形成了中共內部的決議。喬石、李瑞環和萬里等人,在不同場合不約而同地公開了這些內容。

有評論認為,他們爆出這一內幕的目的,就是向中共黨內昭示這一合法性,並說明任何企圖推翻這個決議的做法,都是非法的。如果江要廢黜胡錦濤,就等於是背叛鄧小平的旨意。江也不敢隨便違背。因此喬、李、萬等於把鄧小平當成規定江下台的定時炸彈。

喬石、李瑞環等在退休之前的一系列動作,使江只能在鄧小平所建立的規則下運轉。江雖然最後不得不讓胡錦濤掌權,卻架空了胡。這其中,「核心」的稱號就是雙方爭鬥的焦點之一。

「十七大」沒有「胡核心」 的內幕

自胡錦濤2002年執政以來,因為江澤民、曾慶紅的直接干政,使得胡、溫處於「令不出中南海」的狀態。在江澤民2004年從中共軍委主席最終退下後,曾慶紅仍然運用其國家副主席權力和以前在中央書記處的關係,公開牽制胡、溫執政。

胡錦濤幾次險遭江澤民的暗殺。胡在2006年對江澤民的隔代接班人、時任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動手,拿下了陳。此後,江澤民力保曾慶紅留任「十七大」,但那時胡錦濤已下定決心,要將曾在「十七大」趕下台。

胡錦濤在「十七大」前,掌握了不少曾慶紅家族貪腐的證據,最後在政治局用「七上八下」的中共黨內潛規則逼退了曾慶紅。

日媒報導說,當時的情況是江派屬意的接班人薄熙來在黨內投票中幾乎位列最末,江和曾只能同意暫時讓習近平「頂上去」。習近平是能讓各派系都接受的人。

曾慶紅在退下前還開出了條件。

曾慶紅提出的其中一個條件是江派人馬在政治局常委中占據大多數。大紀元獲悉,其離任時還有一個苛刻的條件,那就是胡錦濤不得被稱為「核心」。

江禁止媒體上出現「胡核心」的提法

報導說,當江澤民從總書記職務退下來之後,江禁止國內媒體上出現有關「以胡錦濤為核心的黨中央」的提法。

到了胡錦濤掌權時,雖然地方官員偶爾喊出過「胡核心」,但大陸的官方報導中不再把最高領導人稱作「核心」。而央級媒體也只有央視在「十七大」後提到過一次「胡核心」,此後便沒有再出現過。

「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黨中央」成了中共標準提法。

據海外中文媒體報導,中共「十七大」後,港台媒體曾對「胡核心」有過一些報導和議論。如2008年初,香港《明報》一篇文章《「胡核心」已在正式場合被首次提出》 ,其中說到「胡錦濤的核心地位已在黨內形成共識」。

不過,此說很快被否定。據稱來自「中共高層」的看法是,中共「現在沒有個人核心,只有集體領導」。當時還有評論指,「核心」的提法並不科學,違背了中共黨內民主的原則,如果說提出的當時是受到歷史條件的侷限,那麼現在這種侷限已經不存在了。

與此同時,黨媒卻在胡掌權期間繼續沿用「江核心」的說法。

瞭解中南海政情的消息來源表示,其實道理很簡單,未確定「胡核心」,那是江澤民根本沒有把權力真正交給胡錦濤。

分析:江澤民為何不把「核心」交給胡錦濤?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當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胡錦濤一直不願為其揹黑鍋,在法輪功的問題上不願意被其捆綁,而且江對胡錦濤一直都不信任,更怕把「核心」的地位交給他後,會受到清算。所以江處心積慮架空胡錦濤,使得當時的九個常委各管一攤,儘量分散胡的權力。這事實上也造成了周永康的政法委能獨大,成為「第二權力中央」。

李林一說,很多報導都說到了薄熙來、周永康兩人在江澤民和曾慶紅授意下,試圖政變,在「十八大」後奪取習近平的權力。江為甚麼要這麼安排?薄熙來和習近平都是太子黨,但區別在於薄手上有法輪功血債,而習沒有。江就是為了在法輪功問題上不致於受到清算才這麼做。

李林一表示,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胡錦濤沒有「核心」稱號,背後隱藏兩個巨大秘密。一個是法輪功問題,另一個是政變問題。

二、各方拋棄江澤民 習近平試水「習核心」

2012年「十八大」,習近平上台後掀起反腐風暴。2013年下半年,抓捕「大老虎」周永康的呼聲越來越強烈,江澤民也切身感受到了危機。隨著曾慶紅、江澤民及其家族的腐敗醜聞和不利消息不斷傳出,江澤民不得不再想對策以求自保。

2013年底,江澤民通過海外媒體提出想給習近平「核心」的稱號,交換條件是要保護江家的利益。不過,現在回頭看,習近平不但沒買他的帳,還抓捕了多名江的親信,現在對江澤民家族成員的收網也正在進行之中。

江澤民放風 習近平不理

2013年底,海外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媒體說,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已打算確定習近平第五代領導的核心地位。

該報導當時引述北京消息源透露說,「江已跟數位元老打過招呼」,「想盡早確定習的核心地位」。不過,江澤民是有附加條件的,那就是要換取習近平對自己家族利益和江派人馬的保護。

報導最後還稱,習當然會照單全收,同時也會滿足江澤民提出的附加條件。

果真如此嗎?

在此後的日子裡,習近平不但沒買帳,而且不斷加速清洗江派人馬,一百多隻省部級以上「大老虎」已入籠,大多是江派的人。而且江澤民集團的核心人物,包括周永康、徐才厚和郭伯雄等均已落馬,其中,徐才厚已死亡。現在習近平、王岐山的反腐軍團兵臨城下,江澤民家族成員已岌岌可危。

去年傳軍方教授踢江澤民下「核心」

去年7月有一條消息引起外界關注。

海外有報導說,2015年5月22日,中共國防大學教授馬駿在一個講座中語出驚人。據悉,馬駿在一個為時3小時的講座中說:「現在習近平出來,可謂恰逢其時,他是真正的第三代領導核心。」

據知,國防大學是中共培養高級將領的高校。馬駿現為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教授、大校軍銜、中國二戰史研究會副會長。

一位資深新聞界人士表示,馬駿的這個講話,不僅加冕了習近平「核心」之位,更把江澤民直接踢下了第三代中共領導「核心」的位置。

多維:江澤民不是真正的「核心」

近日,多維網刊發名為「習核心確立 中國新強人的領袖之路」的文章,在提到江澤民時表示,在「六四」事件後上台的江澤民,可以說是制度因素下的產物,所以這也就決定了其即便有強有力的元老支持,充其量也只能成為過渡性人物,很難真正夠得上核心之名。

多維的編輯總部在北京。而這種說法直接否定了「江核心」的地位。

更耐人尋味的是,多維在2月3日發表名為「再談習近平核心地位的時代必然」的文章。文章特別提到,「習近平和這一屆領導集體顯然不是任何政治強人欽點的」,習近平在中共「內部選舉」中成為最高「領導者」。

1月25日,官方微信公眾號「學習小組」重發一篇曾發表於2015年1月29日的文章《習近平成為最高領導人絕非偶然》,作者趙德潤。文章舉例說明了習身上的一些特點,然後得出結論習近平成為「國家最高領導人,應該說不是偶然的」。

令外界關注的是,此文最早發表於2015年1月底,而就在此前後,與江澤民派系有密切聯繫的一些海外中文媒體,曾不斷放風稱習近平是江澤民「隔代立儲」的。

港媒早前的評論表示,當年是中共政治老人們集體選擇了習近平,而並不是江澤民。習對江反貪「打虎」,公事公辦!

大陸和尚政治敏感性強? 講話跳過江澤民

網上近日流傳一段視頻,山西省太原市慈航淨苑住持印廣,在向數百弟子講話時,提及了毛澤東、鄧小平、胡錦濤和習近平,唯獨缺少了江澤民。

東網的評論認為,印廣對中共建政以來第一代的「毛核心」、第二代的「鄧核心」、第四代的領導人胡錦濤,甚至連呼之欲出的「準核心」習近平都稱讚了,唯獨片言不提「江核心」。

評論還說,印廣似與較早前全國約二十名地方諸侯,以「勸進」或「黃袍加身」的方式,希望中央確認習近平為領導「核心」的做法遙相呼應,隱隱造成一種「習核心」即將形成的風潮。

習近平試水「習核心」早有徵兆

去年提出「習核心」論的馬駿並非第一人。早在2014年9月,中辦主任栗戰書便開始重提鄧小平的「核心論」,並不斷抬高習近平。習近平試水「習核心」那時已現徵兆。

中辦的《祕書工作》雜誌2014年第9期刊發了栗戰書的一篇提及上述內容的文章,該文摘自栗戰書7月1日對中辦所有處級以上幹部的講話。9月29日,官媒人民網轉載了這篇文章。

在講話中,栗戰書重提鄧小平曾講過的:「任何一個領導集體都要有一個核心,沒有核心的領導是靠不住的。」同時,栗戰書在文中多次提到習近平。

當時的分析認為,栗戰書重提「核心論」,並在講話中多次提及習近平,顯得相當罕見。「核心」一詞在習近平上台後還沒有出現過,很可能是中共政治局主流的看法;習近平在中共內部的「核心」權威,顯然是在清算江派的過程中樹立的。

對於栗戰書重提鄧的「核心論」,《動向》雜誌援引中共全國人大的高層判斷說,此為「試水習核心」之舉。

「習馬會」栗戰書罕見被授權通報

栗戰書的講話是否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從一個側面也可看出。

2015年11月7日,習近平和馬英九以「兩岸領導人」身份舉行了歷史性會面。當時台媒披露,「習馬會」由北京方面主動提出,洽談數週成行;習近平的三大幕僚王滬寧、栗戰書及王毅出力不少。

據港媒報導,舉世矚目的「習馬會」在中共高層系統內曾經被加密通報,當時是中辦主任栗戰書被習近平罕見授權,代表中共中央、中共國務院以及中共中央軍委,向中共省部軍一級通報。

多維網的分析認為,以「習馬會」如此重大的事務,習近平直接授權栗戰書出面通報,一方面顯示了習對栗戰書的充分信任;另一方面則顯示習近平在中共內或在涉外領域已獲得權威。

習拉開與其他常委「政治位差」

從習近平與其他政治局常委在地位上逐漸拉開距離,也可看出「習核心」之勢漸成。

2016年1月7日,習近平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聽取人大、國務院、政協、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工作匯報,聽取中央書記處工作報告。除了副國級的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正國級的張德江、李克強、俞正聲,以及作為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的劉雲山,這四名常委也要向習近平匯報工作。

由「國級」的常委們集中匯報工作的報導近年來只出現過兩次。類似的常委會在2015年1月16日首次召開。去年會議時,中央書記處並不在匯報之列。

自由亞洲電台發表胡少江的評論文章稱,這兩次看似尋常的政治局常委會實際上是中共最高政治格局變化的一個晴雨表。它表明習近平正在有意識地拉開他與其他政治局常委們的「政治位差」,更加突出他與其他常委之間的領導與被領導關係。

香港東網評論稱,習近平的權力會進一步加強,與其他常委的距離會進一步拉開,有可能變成真正的「核心」。

分析:王岐山維護「習核心」

今年1月12日至14日,中紀委六次全會召開。1月15日,中紀委首次就紀委全會召開新聞發布會。有媒體提問,中紀委六次全會上把原來的程序改了,由習近平首先講話,原來中紀委全會都是先由中紀委書記講話。今年把順序改了,安排和以前不一樣,這個不同有甚麼信息可以透露嗎?

中紀委副書記吳玉良回答時透露,這次全會調整了議程,先請習近平發表講話,之後王岐山再做報告,這是中紀委常委會研究後請示高層決定的。吳玉良還表示,這看似是一個程序上的調整,實質上是反映了中紀委同習中央保持一致的政治態度。

時政評論員謝天奇表示,中紀委六次全會調整議程,隨後新聞發布會公開強調此舉是反映了中紀委同習中央保持一致的政治態度,表明王岐山正用實際行動維護習近平的「核心」地位,凸顯王岐山與習近平的政治聯盟。

發表「訓詞」「習核心」呼之欲出

2015年12月31日,習近平當局在八一大樓舉行中共陸軍領導機構、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成立大會。當時,習近平向三支部隊授軍旗還罕見發表「訓詞」。

習是中共建政後第二位致「訓詞」的領導人,毛曾在1952到1953年期間就軍隊建設發表五次「訓詞」。

除了毛以外,再有致訓詞的就是蔣介石。1927年7月7日,蔣介石在首任特別市市長黃郛地就職大會上發表「訓詞」。作為國民黨軍隊的最高領導人和締造者,曾多次訓詞。

發表「訓詞」的場合,一般是在新機構成立之初進行,顯示領導人對這項工作的重視。

毛澤東後,中共第二代「核心」鄧小平和第三代「核心」江澤民在任期間,都有新機構成立,比如1998年總裝備部成立,但他們都沒有致「訓詞」。「十六大」以後,新成立了總參戰略規劃部,胡錦濤也未致訓詞。

有消息人士對大紀元透露,總體而言,致訓詞體現的是領導人對軍隊的絕對權威。習近平發表「訓詞」,可見「習核心」已經呼之欲出。

分析:習近平跳過江澤民成「核心」釋信號

中國問題專家李天笑博士說:「江澤民的這個核心,從形式來講是鄧小平當初定的,不是靠他自己的能力。」

「習近平的『習核心』不是自封的、也不是人家欽定的,他是在打『虎』、打江的反腐過程中所形成的,這跟原來形式上是不同的。這兩個不是延續性的概念。」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習近平試水「習核心」,其實釋放了一個很大的信號。「習核心」的說法根本是跳過了江澤民,第一次不是由此前的元老所指定,而是在現任高層內部形成的共識。

石久天說,「習核心」確立,「江核心」稱號就必須被剝奪。因為中共不能有兩個核心。現在,江澤民可能會有一種「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感覺。

中共的五中全會召開之際,大陸國防部拋出國防部大學教授的文章,為在五中全會通報的軍改方案進行吹風。圖為在天安門廣場巡邏的軍人。(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中共的五中全會召開之際,大陸國防部拋出國防部大學教授的文章,為在五中全會通報的軍改方案進行吹風。圖為在天安門廣場巡邏的軍人。(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三、習核心六中全會出場?

1月31日,親習近平陣營的消息人士牛淚在海外發表評論文章《習近平核心》。文章說,習近平核心地位已經在中共黨內高層形成共識。如果不出意外,應該在今年兩會,最遲不超「十九大」,當局就會正式確立「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領導地位。而總部設在北京的多維網發文稱江澤民不是真正的「核心」,充其量也只能成為過渡性人物。

習近平或很快獲得「核心」稱號

大紀元獲悉,習近平可能在今年下半年的六中全會前後正式擁有「核心」稱號。

另一個消息源告訴大紀元說,中共政治局已經通過習近平為領導「核心」的決議。

牛淚認為,在過去十年,因為眾所周知的非常特殊的原因,出現了「雙核」運轉機制,造成了高層內部以業務分工為基礎的多核心化,形成了九常委制的分崩離析局面和幾個各自為是的政治山頭。其言外之意是,習近平有了「核心」稱號後,這種局面將被打破。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分析認為,「習核心」的出現,必然標誌「江核心」的下台,可能是當局為清算江澤民做準備。

十多省市書記提出「習核心」的說法

近期,大陸有十幾個省、市書記先後公開提出「習核心」。有外媒報導,「習核心」的提出預示將有大事發生。

上個月11日,中共天津市代書記黃興國、四川省委書記王東明率先喊出「習核心」。隨後,廣西、安徽、湖北、內蒙古、河北、遼寧、重慶、山東、江蘇、海南、河南、貴州、西藏等省、市委書記紛紛表態,維護習近平「核心」。中國銀行董事長田國立在中行的高層會議上,也兩次喊出「習核心」。

此外,新成立的軍方五大戰區,海、陸、空、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五大軍種,都喊出增強「核心意識」、要維護習近平的「權威」、聽習的指揮等。

1月27日,中辦主任、中央直屬機關工委書記栗戰書在中央直屬機關會議上強調,要「增強核心意識」、「看齊意識」,與習近平保持「高度一致」。

中共中央直屬機關是直接隸屬於中共中央的部門,共有20多個,其中包括中辦、中組部、中宣部、中央政法委、中央統戰部、中聯部、人民日報社、求是雜誌社等。

繼多名地方官員喊出「習核心」後,1月29日,習近平召開政治局會議,審議政治局常委會聽取和研究人大、國務院、政協、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黨組工作匯報和中央書記處工作報告的綜合情況報告。會議中強調要增強「核心意識」。同時,官媒高調報導習近平具有四大「核心能力」。

外界觀察注意到,中共黨報《人民日報》1月18日的頭版文章中,「堅強領導核心」一詞已經出現在標題裡,被認為釋放出明確的政治信號。

1月28日,海外網站的文章標題直指「中共官媒信號很明確 習近平拿走江澤民核心地位」。文中說,連續出現擁戴習接過「核心」地位的言論和文章,例如北京國防大學一教授公開宣稱,習近平已成為中共事實上的「第三代核心」,近期又有「核心絕不可以缺位」,和「習近平已成為事實上的核心」的長篇文章。

各方解讀「習核心」出現的意義

現居海外的學者、政治評論員章立凡表示,「習核心」這種提法,是採用地方諸侯勸進的方式,「目前政治生態很詭異,很明顯是有人在看體制內外對『習核心』的反應如何,有些地方大員表示擁戴,但也未必是真心的。」

「核心」在中共語境中,意味著個人最高權力的確認。章立凡認為,最近提出的「習核心」的說法,就是要加強他「一票否決」的地位,將來有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大陸教授張鳴分析認為:核心就是「沒有第二個人可以跟他抗衡」。

港媒《明報》2月4日報導稱,習近平自「十八大」掌權後,權力覆蓋各方。2月1日,習近平向新成立的五大戰區授旗並發布訓令,更體現其對軍隊的領導。

美國彭博社2月3日的報導認為,「習核心」的提出,暗示中共政治正在發生轉變,中共近些年高級官員提拔的慣例或將被打破,中共「十九大」可能會有大事發生。

截至發稿,還有多省市沒有出聲提及「習核心」。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黑龍江、江蘇省委書記很早就喊出來了,很可能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很危險,有被拿下或退下的可能;在1月份有些沒有出聲的,反而是習信任的人,比如浙江夏寶龍、遼寧李希。因此,有些地方大員喊出「習核心」,但並不表示其是真心或值得信任。

時政評論員石久天分析認為,現在各個地方大員,連央企高層也先後喊出「習核心」,顯示習近平成為「核心」指日可待,而江澤民將在未來失去「核心」的稱號。所以當地方喊出「習核心」的時候,實際已經成為習江鬥的一個分水嶺。

習近平不斷釋放信號針對江澤民

2016年伊始,習近平在中紀委全會上宣布「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正在形成」,顯示在與江澤民的決戰中已占據優勢,有足夠自信。

此前的報導指,江澤民已經被習近平軟禁。

同時,習近平新書出版,其批「太上皇」言論首度曝光,定性周永康、薄熙來等人「搞政治陰謀活動」等內部講話也被公開。

此外,中紀委連發重磅文章,痛批有人「老子天下第一」,並稱「有些政治上不能做的,做了就要付出代價」,反覆強調反腐沒有「丹書鐵券」和「鐵帽子王」,矛頭都指向了江澤民政治集團。

時事評論員丁律開認為,從2015年初開始,習近平當局就不斷地在釋放信號,圍剿江澤民家族和曾慶紅家族,同時為中國大變局進行鋪墊。 #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6-10-27 11: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