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文學:鳳凰涅槃(下)

撰文:俞曉薇

2015年10月15日,在美國洛杉磯市潘興廣場,高薇薇講述妹妹高蓉蓉被迫害致死經歷。(明慧網)

  人氣: 1333
【字號】    
   標籤: tags: ,

驗傷

高蓉蓉轉院到醫大之後,兩個姐姐和母親三人一直輪流24小時陪護。開始,龍山教養院不同意,但是家屬堅持不妥協,一定要守護在側。看到蓉蓉受到如此殘酷的迫害,躺在床上不能自由行動,全家人的心裡每一分每一秒都備受煎熬。

高薇薇和高莉莉決定向上級申訴。她們倆多次到瀋陽市司法局找領導上告,述說龍山教養院唐玉寶、姜兆華等惡警的犯罪行為。而龍山教養院一直對外稱高蓉蓉的臉是摔傷的。高薇薇和高莉莉曾當面質問管理科的王學濤,為甚麼公然撒謊,他回答說,龍山教養院給瀋陽市司法局的報告中就是這麼寫的,這是「領導班子一起決定的。」

* * *

在瀋陽司法局大樓的辦公室內,局長張憲生坐在沙發裡,笑望著高薇薇和高莉莉,聽二人講述高蓉蓉被電擊毀容的事情。高薇薇講得眼含熱淚,最後補充說,目前在醫院裡,龍山的警察還持續對高蓉蓉進行監控騷擾。

張憲生知道,最近,這高家兩姐妹多次來司法局告狀,要求處理龍山教養院的唐玉寶和姜兆華。之前都是處長劉波出面敷衍,不和她們談實質性問題。而且劉波也同樣堅決否認高蓉蓉是被電擊毀容的。當然不能承認,怎麼能順著法輪功學員的說法呢?今天,高薇薇和高莉莉非要見局長不可,別人實在擋不住了,只好由他親自出馬,陪她們聊聊。兜圈子,是張憲生十分拿手的。

高薇薇問:「龍山警察撒謊,到處散布說蓉蓉的傷是摔的。我們多次反映情況,你們是怎麼處理的?」

張憲生說:「這個嘛,還在調查。」

高莉莉忽然開口問:「我好像見過你?」

張憲生一愣,「不可能。」

高莉莉說:「那天你去醫院看我妹妹了,穿一身黑衣戴了墨鏡。」

張憲生的臉僵下來,笑容也消失了,他匆匆結束談話,把姐妹倆打發出辦公室。

* * *

高薇薇和高莉莉意識到,不能指望司法局有所作為。那張憲生明明已經在病房內見過高蓉蓉被電擊毀容的臉,卻還佯裝不知。與此同時,姐妹倆接觸專家,進行諮詢,準備為高蓉蓉做電擊驗傷。

這一天,她們二人帶著蓉蓉的照片,找到一位國內權威的專家,表明來意:「我們希望通過驗傷能夠準確鑑定出,妹妹臉上的傷到底是電擊傷還是摔傷。」她們一再說明:「我們是修煉『真、善、忍』的,不會說假話,我們的妹妹被電擊了好多個小時,法輪功學員這麼多年一直在遭受各種酷刑的迫害。」

專家看著手裡的照片,沒有說話。他接過高薇薇遞過來的電腦軟盤,插入電腦硬盤,把電子版的高蓉蓉臉部的照片調出來,不斷放大、觀看。看了好一會兒,專家招手示意,讓高薇薇和高莉莉也過去一起看。他指著電腦屏幕解釋說:「你們看,你們妹妹的臉上、手上和腳上糊焦處的外圍,皮膚上都是大米粒大的一對對白點,這個就是電棍電擊的痕跡了。只有電棍電擊時放電的兩極,才能造成這種均勻的一對對白點,這是世界上的驗傷專家都知道的。」

專家一面說,一面把照片上高蓉蓉的額頭、臉頰和脖子的傷處放大。果真,那裡都是一對對的大米粒大的橢圓形白點。專家又說:「如果是摔傷的,是在哪兒摔的呢?除非摔在一個跟你們妹妹臉型一樣的模子裡,否則,如果她的眼窩、鼻窩、下頜和脖子都摔成這樣了,那顴骨還不摔塌摔碎了?而且,為甚麼顴骨、眉骨等高出來的地方的傷和臉上低窪處的傷是一樣輕重,因為那是外力在外面施加的傷害。」

有了驗傷專家的結論,高薇薇和高莉莉又走進了遼寧省檢察院,直接遞交申訴報告。起初,檢察院登記處看見是煉法輪功遭迫害的案子,就拖延著不給登記。高薇薇和高莉莉堅持不走,最後,有一位好心的工作人員幫忙打電話,把遼寧省檢察院監所檢察處的一位工作人員找了下來。這位工作人員也很有同情心,他說:「你們法輪功這案子,我們部門是不會接的,我幫你們想想辦法吧。」

之後,這位工作人員幫助兩姐妹聯絡瀋陽市檢察院監所檢察處,那裡的人答應給高蓉蓉驗傷,但是提出,瀋陽市檢察院和司法局同屬市級機構,他們出示的驗傷報告,司法局是不會當一回事的。在這樣的情況下,高薇薇和高莉莉在瀋陽市檢察院登記的驗傷申請,由市檢察院出面,邀請遼寧省檢察院的專家驗傷並出具報告。

2004年7月1日,四名瀋陽市檢察院和瀋陽城郊檢察院的工作人員來到醫大,對高氏姐妹的申訴情況進行核實調查。他們做了筆錄,並且給高蓉蓉拍了照。幾名拍照的年輕人都非常同情高蓉蓉的遭遇。其中一個女孩子輕輕地撩起蓉蓉的頭髮,細聲問:「我不會碰疼你吧?我要給你拍清楚點。」說著,她把自己頭上的髮夾摘下來,仔細地夾住高蓉蓉的頭髮。一旁打聚光燈的男孩子,則費力地避開高蓉蓉受傷的腿和腳,同時儘量把燈靠得更近一些。

7月8日,瀋陽市檢察院請來遼寧省檢察院的法醫給蓉蓉進行驗傷和取證。專家們一進病房,首先看見了蓉蓉的腳脖和手背上因電擊留下的白點,就非常生氣。當他們看到高蓉蓉被電爛了的臉和脖子時,一位主要負責人立刻氣憤地衝到外面的走廊,大聲斥責當時值班的龍山警察:「你們就是法西斯,文化大革命時害過人,現在甚麼年代了還這麼害人!」

高蓉蓉在龍山教養院遭長時間電擊毀容。(明慧網)
高蓉蓉在龍山教養院遭長時間電擊毀容。(明慧網)

高蓉蓉被電擊毀容的臉,令檢察機關的人無比震驚。在當今社會發生如此殘酷的迫害事實,若非親眼所見,誰都不敢相信。同情和憤怒,寫在善良人們的眼睛裡。

檢察官告訴高家親人:驗傷結果出來後,高蓉蓉是要回家的。因為,受害人不能在犯罪者的手裡,必須要處在安全的條件下,然後,再來判定犯罪者的罪行。毀容和強姦罪最重是可以判處死刑的。還有一位檢察官這樣說:「要想把高蓉蓉(遭電擊毀容)的事實抹掉,除非把檢察院的人都殺光了。」

離去

2004年10月5日,高蓉蓉被法輪功救走了!在嚴加防範下,居然讓一個受了重傷的女子被人救出醫院!政法委書記羅干一聽匯報,頓時氣炸了。國際影響如此之大,一定要處理好!這是大案,要案!

公安部將高蓉蓉走脫事件定為「26號大案」。羅干親自批示,從省市到縣區為此層層開會傳達布置搜尋。在羅干授意下,遼寧省政法委、「610辦公室」、檢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門聯手封鎖高蓉蓉的消息。

與此同時,瀋陽周邊各市、地區的公安局和鐵路、民航、油田的公安部門先後接到抓捕高蓉蓉的指令,並收到一份落款為瀋陽市司法局的「協查通報」。這份「協查通報」還下發到市區的街道辦事處、社區、居委會、各個信息站、房產中介、家政服務公司等處。該「協查通報」描述高蓉蓉「左側面部有明顯疤痕,不能獨立行走」,但卻附上一張高蓉蓉被毀容前、沒有任何疤痕的照片。瀋陽市司法局還通過交通廣播電台連續播放「一位弱女子被人劫持,市司法局熱心幫助家屬尋找弱女子的下落」 的虛假消息,意欲通過出租汽車司機追查高蓉蓉的下落。

此後,遼寧省、瀋陽市「610辦公室」、瀋陽市公安局和公安局國保大隊按照羅干的批示嚴密部署,派出大批公安、特務等人員秘密深入到車站碼頭及其它所有公共場所,不分晝夜,展開網絡式搜索,利用一切手段,監聽、偵查、跟蹤、綁架當地法輪功學員。

* * *

2005年6月16日,在醫大一院的急診室裡,高蓉蓉靜靜地躺著。她帶著呼吸器,骨瘦如柴。醫生和護士不時進來察看,望著昏迷不醒的她,搖頭,嘆氣。高蓉蓉雖然不能睜開眼睛,無法說話,但事實上,對於周圍發生的一切,她非常清楚。她的思維和意識一直沒有停擺。

三個月前,在3月6日,他們再次綁架了高蓉蓉,將她投入馬三家教養院。高蓉蓉立即絕食,抵制迫害。後來,她先是被送到瀋陽大北監管醫院,6月6日又被送到醫大急救。6月10日,她的父母去馬三家教養院要人,姓王的院長並沒有告訴兩位老人高蓉蓉已經被送去醫大,反而搪塞說:「一開始我們就不想收高蓉蓉,是『上邊』壓的。現在『上邊』甚麼時候讓見讓放,我們聽『上邊』的。」

6月12日,高蓉蓉的情況危急,她父母終於得到通知,火速趕到醫院。醫生反映,通過醫療儀器顯示,高蓉蓉的頭內有異樣。醫生懷疑腦部異樣是因為曾被注射過破壞性藥物所致。還有知情人透露:高蓉蓉從馬三家被送到瀋陽醫大急診室時,神智清醒,瘦得只剩皮包骨,還能夠坐起來。當時有七八個便衣輪流看守她,不許她講話,不給她飯吃,但卻在記錄時記上她吃了這個那個。便衣說,不讓她吃飯,是因為她煉法輪功,而記錄上寫著吃過飯呢,是「領導讓這麼幹的,回去好交差。」

眼看女兒危在旦夕,而馬三家教養院不肯用好藥,在高蓉蓉父母的強烈要求下,營養藥的用量才稍有增加。另外,他們要求索取高蓉蓉從馬三家到醫大的相關病歷以及診斷資料,均被無理拒絕。高蓉蓉在「醫大」的十天裡,醫院所有的門口都被來歷不明的人嚴加把守,還有穿保安服和便裝的人每天在急診室高聲問:「甚麼時候死?」同時,在高蓉蓉家的大門口也有人蹲坑,向周圍的鄰居說:「高蓉蓉絕食,快死了。」

她知道,他們要她死。「死」,意味著甚麼?那只不過是人世間肉體的消亡。而在另外的空間,她的生命會不斷延伸,精神會繼續閃光。歷經了巨大磨難的洗禮,她將走向永恆。

同修們,感謝你們的支持和鼓勵,後會有期。親愛的爸爸、媽媽、哥哥、姐姐,不要難過。許多故事的結局,並不如預期的那樣美好,但是,我願用自身的苦難,點亮希望的光。

忽然,一陣輕風掠過床頭。高蓉蓉發現,自己從床上飄了起來。她感到身體是那樣柔軟輕盈,整個人向上浮起。她隨著風兒上升,上升,喔,她是多麼的自由自在啊!她向下看去,大地離她越來越遠,越來越遠。她不再回頭,一直向雲端飛去,飛向光明。

後記

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被迫害致死,終年37歲。家屬未能了解到任何關於她被迫害致死的情況,忍痛拒絕火化其遺體。高蓉蓉死後,遼寧省政法委責令遼寧省檢察院把高蓉蓉的驗傷報告及照片等材料全部上交。此外,高蓉蓉在原工作單位瀋陽魯迅美術學院的檔案被「610」取走。

2010年,高蓉蓉之母張素坤含悲離世。

2014年5月,高薇薇、高莉莉和父親三人到達美國。

2015年,八十五歲的高父用顫抖的手寫下了:「起訴江澤民,為我小女兒申冤。」

2015年7月,高蓉蓉的親屬向中共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了對迫害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

2015年10月15日,在美國洛杉磯市潘興廣場,來自世界三十六個國家和地區的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舉行了「制止迫害、制止活摘、法辦元凶江澤民」的集會。秋日的陽光溫暖明媚,映照著高蓉蓉的大幅照片。高薇薇走上講台,講述妹妹的故事。

「我希望我們獲得自由。」多少年後,人們或許仍會記得她那句催人淚下的話。那是一億法輪功學員的心聲,也是十幾億生活在紅色高壓下的中國人的渴望。那些為了自由而獻身的人,將被永遠銘記。

參考資料:
(1)高薇薇、高莉莉(2014年),《我們的妹妹高蓉蓉》,發表於法輪大法明慧網,美國。
(2)高蓉蓉(2005年),《高蓉蓉的申訴:嚴懲迫害法輪功者 還公義於天下》,發表於法輪大法明慧網,美國。
(3)黃雲(2015年),《高蓉蓉在國際關注下遭虐殺 親人控告江澤民》,發表於大紀元新聞網,美國。
(4)謝東延(2015年),《高蓉蓉被毀容虐殺 親姐:系為中華未來犧牲》,發表於大紀元新聞網,美國。

(全文完)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忽然陰下來。高薇薇和高莉莉站在龍山勞動教養院外,晃動拍打著鐵門。今天,姐妹倆心裡都沉甸甸的,有種奇怪的感覺。她們聽說,十幾天前,曾被關押在這裡的法輪功學員王秀媛去世了。她肯定是被迫害死的。那麼妹妹呢?她們實在不放心。
  • 在遙遠的東方,她說:「我希望我們獲得自由。」
  • 二零零五年六月,在中國的北方,一位美麗善良的女士,因堅守對「真善忍」的信仰,慘遭中共當局迫害電擊毀容、虐殺滅口,震驚了海內外,她就是瀋陽魯迅美術學院的職工高蓉蓉,家人當時投訴無門,伸冤無果。十年後,也就是二零一五年七月,高蓉蓉的父親與兩個姐姐,才終於向中國最高檢察院郵寄了對迫害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但此時,高蓉蓉的父親與兩個姐姐,已經站在了自由的大洋彼岸,這使他們發出的訴江狀跨越了時空,具有了特定的歷史見證。
  • 「我妹妹高蓉蓉和成千上萬被殺害的法輪功學員,可以說是為了這個中華民族的未來而犧牲的。」高女士含淚向大紀元記者表示。10月15日,美國洛杉磯潘興廣場舉行的「制止迫害制止活摘法辦元凶江澤民」集會上,高女士向在場的數千名法輪功學員及各界支持者講述妹妹因為堅持信仰被迫害致死和家人倍受打擊的痛苦經歷。
  • 自今年5月以來,全球法輪功學員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訴江大潮風起雲湧,7月3日下午,兩百多名紐約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對面集會,聲援聲勢浩大的訴江大潮,打出「全球公審江澤民」、「人類群體滅絕 江澤民罪責難逃」的橫幅。13位發言者表示,全面清算江澤民罪行的天象已經到來。
  • 十年前的6月16日,法輪功學員高蓉蓉在中共迫害中離世。高蓉蓉遭電擊毀容的照片,曾經震驚了國際社會。10年來,當局急於銷毀證據,而家人忍痛、始終沒有火化高蓉蓉的遺體。如今,他們正準備控告迫害元兇江澤民,呼籲當局要還給「千萬個」高蓉蓉一個公道。
  • 面對鐵證,中共依然是選擇了繼續做惡,中共的邪惡是無底線的,江澤民、羅干之流不惜再下毒手,虐殺了我們的妹妹高蓉蓉。
  • 一位主要的專家,氣憤地衝到病房外的走廊,大聲斥責當時在場值班的龍山惡警:「你們就是法西斯,文化大革命時害過人,現在甚麼年代了還這麼害人!」
  • ……這人就是瀋陽市司法局局長張憲生,江澤民黑幫中的一個打手成員,他早已喬裝親自見過蓉蓉被電擊的臉,卻還故作不知地坐在那裏笑……
  • 高蓉蓉被毀容的照片在國際上曝光後在全世界引起震動,中共當局極度恐慌,2005年6月16日,在當時的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授意下,公安部部長周永康來到瀋陽督導,高蓉蓉被遼寧馬三家勞教所迫害致死,年僅37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