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看守期重大國安議題 台學者:應向新任總統匯報

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教授郝培芝。(陳柏州/大紀元)

人氣: 4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6年02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江禹嬋台灣台北報導)大選過後,新民意產生,首先面臨的除4個月空窗期,以及各項交接事宜,不只涉及總統、副總統交接,而是整個政府的移轉。台北大學公行系教授郝培芝提到,可組織「政權交接辦公室」,新任總統進駐,重大國防外交事宜,應派員向新總統匯報,以利國政後續順利交接。

所謂政權交接,事實上包含兩大部分,包含總統、副總統、行政政院長,以及行政院轄下各部會等兩大部分。原總統之團隊,即以進入看守狀態,除日常行政推行外,應全力準備交接事宜,不得推出前一次選舉所提出的任何政策,以及人員調動、安插、晉升。

新總統一經選舉結果揭曉後,受當選宣告起,可組織「政權交接辦公室」,原編制可做最低規模編列,新任總統依需要而增加或彈性運用,政權交接辦公室的預算與維安,則由國家編列預算,因為即將成為國家領導人,國家安全單位也需編派人員協助維安事宜。

新總統提前了解國政運作 有利政權交接

國防外交與兩岸為總統的「保留領域權限」,關於看守政府的任務,總統應責成國安、外交、兩岸事務單位,派員同步匯報給即將擔任總統之當選人。平時國安會報告是一式兩份,郝培芝提出,在這交接期間,應該列出4份,新舊任總統、副總統各有一份,如此國安、外交、兩岸事務才能有效無縫接軌。

因國家安全非常重要,為國政運作順暢,她建議,國安單位應於看守期間,就向新任總統當選人進行重大業務匯報,新任總統有權得知。例如進行馬習會、馬習會外會、王張會、夏張會等重大兩岸事務,讓總統當選人有權提前了解,現任總統的種種作為與承諾,以便於國政後續順利交接。

另外,若看守期間國家發生重大變故,例如受原總統宣告、立法院通過進入緊急狀況,甚至國會通過宣戰等進入戰爭狀態,原總統發布任何命令,必須及時匯報總統當選人,期間所召開的會議,總統當選人可親自或是派員列席參與。

若是交接過程中產生爭議,該如何解決,找誰仲裁?郝培芝建議,應由原總統或新任總統當選人申請大法官組織憲法法庭,在限定期間內以簡單多數決,詳列理由予以截斷,若是交接期間,發生隱匿、假造、毀損各項資料,應交由法院審理其刑責。

不過透過大法官會議組憲法法庭解決,政治大學公行系教授莊國榮認為,這與政治現實有所出入,因司法院大法官都由總統任命,這些有固定任期的大法官將繼續捍衛總統利益,是否能公正仲裁,有很大的問號。他認為,由立法院各黨團按政黨比例,組織委員會進行監督,較能切合台灣政治現實。◇

責任編輯:宇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