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敘事性非虛構文學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二

水晶心——一位青年教師的生命之歌(上)

撰文:俞曉薇

北京工商大學青年女教師趙昕(明慧網)

人氣: 397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2月19日訊】

公元2000年,黃曆庚辰龍年。人類進入了第二個千禧年。當迎新的鐘聲響起,世界各地的人們歡呼雀躍,欣喜地慶祝人類跨過了「1999」這個預言中的大坎兒。有關傳說中的世紀末大劫難的惶恐,似乎就這樣隨風而去。

歲末,12月10日,聯合國世界人權日。當天,有三十個亞太區民間團體舉行慶祝活動。然而,號稱正處在人權最好狀況的中國大陸,卻不見任何官方的動作或姿態。相反,民間的維權抗爭依然受到毫不留情的暴力鎮壓。

一片肅殺,籠罩著冬日的京城。這一天,有數十名法輪功學員來到天安門廣場,展開自製的橫幅,或是做出煉功動作,抗議中共的迫害。非常迅速地,這些人被埋伏在廣場的公安人員或便衣踢倒,踩在腳下,再被帶走。

自1999年7月開始,中共江澤民集團傾舉國之力鎮壓精神信仰團體——法輪功。廣播、電視、報紙,鋪天蓋地地充滿了誹謗法輪功的宣傳。在誹謗的後面,是難以掩蓋的瘋狂和血腥。罪惡就在那片歷經滄桑的土地上發生著。

每一天,都記載了正邪交戰的驚心動魄;每一天,都見證了高貴心靈的堅忍不屈。

送行

2000年12月11日晚上6時50分,趙昕走了。32個春秋的樂章驟然停止,唯有錚錚餘音,迴響在茫茫塵世。

2000年12月13日,北京海濱區阜城路11號,工商大學。

趙昕躺在金黃的被褥裡。她身穿紅色衣服,頭戴紅絨線帽。她的面龐安祥,皮膚細膩,嘴唇鮮紅,好像化了妝一樣美麗。她的嘴沒有合攏,似乎在訴說著甚麼。她靜靜地停留在那兒,一如往日,真實、親切。床上床下,擺滿了各色鮮花。床頭,燃著文香。

[[3]]

人們向趙昕獻上鮮花(明慧網)
人們向趙昕獻上鮮花(明慧網)

趙昕的宿舍早已處在日夜監控之下,但這並不能阻擋前去告別的人流。前往弔唁的除了法輪功學員以外,還有許多趙昕生前的同事、同學和學生,也有曾經教導過她的大學師長。有個學生哭著說,他從沒見過像趙昕這樣的好老師。人們進進出出,都想再多看趙昕一眼,都願在她的房裡多待一下。趙昕的母親忙著招待客人,還不時起身去房間裡看看女兒,摸摸她的臉。趙母喃喃地說:趙昕上天堂了。看看,趙昕的臉多好看⋯⋯

一切準備就緒。趙昕的生平簡介,包括修煉事跡都製作好了,預備發給來賓,希望讓人們瞭解趙昕被迫害致死的事實。許多輓聯也送到了;趙昕的妹妹撰寫了悼詞,要在追悼會上進一步說明真相。趙昕的家屬認為,只有這樣做才能對得起承受巨大痛苦、最終無聲離去的趙昕。學員們特意用黃布紅字製作了一塊大布,上寫「承受無名苦難,呼喚正義良知」。這塊布覆蓋在趙昕的身上,表達了同修們的敬意和不捨。

不料,突發變故。上午,北京市公安局的人來到工商學院,找趙昕的妹妹和母親出去「談話」。公安局的人說,不能在會場播放大法音樂,不能散發有法輪功字樣的生平簡介,不能在輓聯中出現與大法有關的字樣,不准在悼詞中提到法輪功,甚至不可以提趙昕是修煉大法的。總之,大法的一個字都不准說。同時,他們還威脅趙昕的家人,如果誰做了,就會當場被抓,出了事自己負責等等。趙紅氣憤至極,不等他們說完就憤然而回。她說:「我們太天真了,我沒想到他們會這樣做!當時答應的好好的⋯⋯」

本來,按原定計劃,學校表示儘可能按照家屬的意思協助籌辦後事,校方還會致悼詞。然而這些大多未能兌現。據悉,當學校把擬定的悼詞和趙昕家人的輓聯內容向北京市公安局匯報時,便引來了麻煩。學校的悼詞裡有這樣一句評價:「趙昕為學校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公安局對此大為光火,藉此勒令學校不准致悼詞。校方急了,說:「我們已經答應人家致悼詞了,不念怎麼行?如果你們看哪句話不合適,我們改就可以了,不念悼詞怎麼行!」但是,無論怎樣力爭,公安局就是不准,還勒令學校把輓聯的內容全部改掉。開始,學校的條幅上寫著:「沉痛悼念大法弟子趙昕同志」,公安局惱羞成怒:「不准提趙昕是大法弟子!」而且居然還要求學校把「沉痛」二字也去掉。校方非常氣憤,當場予以回絕。

[[5]]

趙昕的親屬前來弔唁(明慧網)
趙昕的親屬前來弔唁(明慧網)

後來,學校教師得知事情原委後也都非常憤慨。此外,有關部門還讓學校通知所有學生不能參加追悼會。學生們對此無法理解,趙昕的學生說:「我們是趙老師的學生,她是一個好老師,為甚麼不讓我們去?」學生們都想知道,是甚麼原因讓趙老師為了法輪功寧死不屈。

下午兩點左右,靈車緩緩地駛入院內,來到宿舍樓下。那塊「承受無名苦難,呼喚正義良知」的大布被強行撤走。親人和同修們小心地把趙昕從床上抬起,放入靈柩,再把靈柩抬下樓,置入車內。趙昕的堂兄和妹妹坐在靈車裡,趙昕的父母和學校有關人員乘坐一輛中巴出發。

從宿舍樓到學校大門的路上,到處都是為趙昕送行的人。有的手拿鮮花,有的抬著花圈,有人跟著靈車往外跑,還有的人剛剛趕到,正從大門外往裡來。在校門口,有一位西人男子看到擺放的花圈,就上前詢問簇擁在那裡的人們:誰死了?多大年紀?怎麼回事兒? 人們回答:趙昕,32歲,煉法輪功,被打死的。這時,一個便衣上來,二話不說,一伸手就把這個老外扯到旁邊,他差點摔倒在地。

靈車駛出學校,有三輛裝滿便衣的公安車緊隨其後。車子進入石景山區,在那條通往八寶山的筆直大馬路上,可以看到道路兩邊的警車和探頭探腦的警察,看來他們早就守候在那裡了。

八寶山殯儀館,裡裡外外都是游動的便衣,大概有幾十人。在路口的入口處,有六七名便衣和五六輛車子把守。便衣不時攔截進入的群眾,強行盤問和檢查身份證。從大院到告別廳的空地上也布滿了便衣,他們或站或走,或木然觀望,或表情猙獰。眼前的這幅場景,既像天安門廣場,又似永定門信訪局。

[[8]]

等候在弔唁廳外的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等候在弔唁廳外的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在第三告別廳的門前,早已排起了三百多人的雙行長隊。隊列中的每個人手裡都拿著一束黃色的菊花,胸前別著一朵白花,秩序井然。一位上了年紀的人回頭向身後的人自我介紹:「我在商學院工作了三十七年了,唉!我是打聽著來的,上午才聽說是在這兒。」八寶山的工作人員看到這個場面,詢問:這是甚麼人?這麼隆重,是哪個大幹部?

趙昕的母親被攙扶著向隊伍走來。她滿臉是淚,雙手合十,頻頻向人群致意:「謝謝,謝謝,謝謝大家!」

忽然,人們聽到趙紅心急的喊聲:「你們要幹甚麼!」「不給,你們幹甚麼!」「放開!你們放開!」,又聽見另一個聲音:「你得拿出來呀,不拿出來怎麼念。」只見幾個身材高大的便衣模樣的男子忙來忙去,原來他們要動手搶悼詞去檢查!趙紅拚死保護悼詞,一定要念,並且用原稿。她大聲地向便衣說:「你們便衣都過來,我就是要念。」

趙昕的母親又從告別廳出來,用顫抖的聲音對排隊的群眾說:「進去,都進去呀,我知道你們是來送趙昕的,都進去。」原來警察不打算讓群眾進去,真可悲!隊伍前面的人也喊道:「為甚麼不讓進,你們想幹甚麼?」後來,只有很少的人被允許進入,說是大廳小,人多裝不下,其實無非是害怕更多的人聽到趙紅的悼詞。他們就是怕,怕人知道趙昕屈死的真相,怕人知道大法的真相。

將近三點鐘,告別儀式開始。部份群眾緩緩步入告別室。趙昕平躺在中央,身邊擺滿了大法弟子和生前學生敬獻的鮮花。趙昕的遺像掛在牆上,相片裡,她笑得很甜。房間的四周擺著花圈。沒有哀樂,耳邊傳來趙昕母親的哭泣聲。人們靠牆站好,肅立靜默。

趙昕的妹妹在追悼會上致悼詞(明慧網)
趙昕的妹妹在追悼會上致悼詞(明慧網)

趙紅念起了悼詞:「首先,我代表我的父母及親人,向今天來參加趙昕葬禮的各位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謝!親愛的朋友們,是你們在趙昕最後的日子,陪伴她共同走過艱難的路程,正是因為你們的鼓勵和幫助,她才能走得這樣從容與安祥。

「公元2000年12月11日下午6時50分,年僅32歲的姐姐走了,苦苦掙扎了六個月,無聲無息地離我們而去。姐姐,妹妹在這裡祝你一路走好,回到你永遠的家中。我知道,你一定在天上的某個地方,注視著我,注視著我們在這裡的每一個人,注視這多災多難的世界。

「姐姐,妹妹明白你的心,你耗盡最後一絲心血,只為告訴我們,告訴世人,你選擇的路是對的。滄桑盡顯豈能湮滅風流,韶華雖逝正乃寫盡追求。你那未閉的雙眼,你那開啟的嘴唇,是在無聲地吶喊,想喚醒麻木的世人,你用你寶貴的生命去告訴他們,你至死無怨無悔。你付出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他們,為了他們的生命得到永遠。

「姐姐呀,雖然你現在匆匆地離去了,可你懂得了生命的真正意義。修煉法輪大法後,你說你明白了許多以前困惑自己的問題,知道了人為甚麼活著,知道了人要為別人而活著。我們看到的是你在性格和為人處事上的巨大改變:工作努力肯幹,不再計較得失,家庭中不再任性,懂事而謙和,這也是家人和同事有目共睹的啊。為求『真、善、忍』,你六次試圖喚起人民對法輪大法事實真相的認識,不管面對的是甚麼,哪怕是死亡。

「姐姐呀,我們知道,你難以合攏的嘴唇是在向我們說,你是一個好人,因為懂得了生命的真諦自然就會做一個好人。

「姐姐呀,我們知道,你難以合攏的嘴唇是在向我們說,你明白了生命的意義已是死而無悔,因為你也希望更多的人不會白白地來到世間。

「姐姐呀,你難以合攏的嘴唇是不是想向我們訴說你在人間所受的苦難?

「姐姐呀,你難以合攏的嘴唇是不是想向世人訴說你所看到的天堂的美好?但邪惡決不會得以逃脫恢恢天網!

「姐姐,妹妹和爸媽理解你,是你的信仰給了你第二次的生命,奪走你生命的是那不可饒恕的邪惡之徒!

「姐姐呀,我想告訴你,你一直是我們全家的驕傲,你是偉大的,是值得我們永遠尊敬與懷念的!

「姐姐,請你合上嘴唇吧。你未盡的話語,我們都明白;姐姐,惡人遭報的那一天就要來到!

「安息吧,姐姐!願你一路走好!」

趙紅激憤的聲音迴響在廳裡廳外。人們都靜靜地聽著。這聲音,使人想起了趙昕遭受的毒打,還有六個月的肉體煎熬。優秀教師,英年早逝,多少冤屈,多少不平!趙昕的父母嗚嗚地哭著,許多人也淚流滿面。在場的每個人都明白真相,無論是親人、朋友,還是同事,無論相識或陌生,無論是否修煉,甚至包括便衣和警察,他們都心知肚明。

人們按順序走向趙昕,把手裡的菊花輕輕放在趙昕的身體上,然後向她致敬。有的人鞠躬,有的人雙手合十,有人俯下身去看一看,還有人回身向家屬致意。

一個十幾歲的小男孩走進來,向趙昕獻花,合十。趙昕的父親拉著小孩兒的手,痛哭失聲,不住地拍打他的肩膀。漸漸地,覆在趙昕身上的花越來越多,多得放不下了。外面的人還在陸續進來,他們就把花放在趙昕的遺像前。最後家屬和同修們向趙昕三鞠躬,工作人員小心地把趙昕推走。

別離,在悲慟肅穆中。大陸法輪功學員獻詩一首,告慰英靈:「善自正念始,威令群惡寒;拋身濁世中,無悔隨師還。」#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6-02-20 1: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