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子秀之死見證人魏得會控告江澤民

人氣: 51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2月24日訊】山東省濰坊市濰城區農婦魏得會,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開除工作,多次被綁架、關押,遭非法勞教,她曾被惡徒們殘忍毆打、電擊、雪地罰站……她是法輪功學員陳子秀被迫害致死的見證人。

山東省濰坊市法輪功學員陳子秀是首個被國際媒體《華爾街日報》曝光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該報導使外界了解到被中共媒體刻意封鎖的迫害真相,並獲得了美國新聞最高獎──普利策大獎。

據明慧網2月24日報導,現年55歲的魏得會於2015年7月19日向最高檢察院控告凶江澤民,要求追究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迫害的刑事罪責。

以下是魏得會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遭迫害事實:

我是個右手殘疾的殘疾人,還曾患有心臟病、慢性腸炎、頭暈噁心、嘔吐、失眠、血壓低等疾病。1996年5月,我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後不長時間,我過去所有的頑疾都痊癒了,我不但得到了一個健康的身體,還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義,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使自己道德回升,我感受到法輪大法的無比美好。

為大法討公道 多次遭綁架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公開迫害法輪功。當天凌晨3點半,我像往常一樣出去煉功,小區的大院鐵門被鎖,而且還有居委會人員看守,目的是不讓我們出去煉功。我去單位上班,又看到單位大門口停著警車,從我家到單位處處都在他們的監控下。

1999年7月20日晚,我騎自行車獨自去北京上訪,因為我右手殘疾沒出過門,不知道往北京的路怎麼走,轉到濟南、過來黃河,經過千辛萬苦風雨酷暑,於7月28日終於到了北京。當我被警察綁架時,我對他說:我是一個殘疾人,從濰坊騎自行車來的,為了就說句公道話,法輪大法是正法。他聽到後感動地說:你快走吧,別讓我們再看到你。

我沒有回濰坊。1999年7月29日又去信訪辦上訪,被警察綁架到濰坊駐京辦,後由濰城區公安局「六一零」(中共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和街邊居委會的把我押送到南關派出所,於1999年10月1日被非法關押在濰城區行政拘留所15天。1999年10月16日,我又被濰城區「六一零」和街辦非法拘禁在城區一家新世紀旅館內,大約兩個半月,直到1999年12月20日才回家。

毆打、電擊、光腳單衣雪地罰站

2000年1月1日,為給法輪大法討回公道,我在濰坊中百大廈西側廣場煉功、打橫幅,被濰城區「六一零」和城關派出所人員綁架、非法拘留,15天後,又被南關街辦和西市場居委會非法拘禁在一間小屋內,冷凍了三天三夜,沒吃沒喝。

1月20日,我又被關押在一座舊樓樓底,被打手們摁在地上,用高壓電棍沒頭沒尾的電,那個難受的滋味無法形容,非常痛苦。電完後問我還煉不煉,我堅定的回答「煉」。他們把我的鞋扒下來電我的腳心,又把我摁在地上趴著用警棍打臀部,整個臀部被打成紫黑色,他們還不罷休,強行扒下我的棉衣,把我拖到院子裡。當時院子裡的雪很厚,他們又往院子裡倒髒水,那冰結得很厚,讓我光著腳站在冰地上,還要來回打耳光,因冰地太滑站不住,我摔倒他們就打,再倒再打,我被凍得沒知覺了,暈倒在地。這樣他們才把我拖進屋裡,直到臘月二十九才放我回家過年。

被開除、勞教 見證陳子秀被迫害致死

大年初六,我又被濰城區「六一零」南關街辦和西市場居委會弄回去,繼續對我迫害,初八那天,他們又綁架大法弟子陳子秀大姐。陳子秀大姐被迫害致死後,他們害怕我說出去,就又把我換了個地方關押,我抗議他們的暴行,進行絕食,他們仍不放我。

編者加註:

(2000年4月20日,《華爾街日報》以「直到她生命的最後一天,陳女士說,修煉法輪功是一種權利」(Practicing Falun Gong Was a Right,Ms. Chen Said,up to Her Last Day)為題,頭版長篇報導了陳子秀被中共折磨致死的遭遇。

報導說:「暴怒的地方官讓陳女士赤腳在雪地裡跑。據其他目擊這一事件的監獄中的人說,兩天的折磨使她的腿嚴重淤傷,她的短短的黑髮上粘著膿和血。她在外面爬,嘔吐並因虛脫而昏倒。她再也沒有恢復知覺,於2000年2月21日去世。」

一天,居委會書記惡狠狠地說:有市委決定,你被開除了,以後不用上班了。就這樣,我幹了30多年,只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他們一句話開除了。我於2000年4月30日才回到家中,但仍被監控。

2000年10月1日,我設法避開了監控我的人,步行到壽光,從壽光坐汽車再次上北京上訪,在天安門打橫幅,被廣場警察抓去,又被濰城區「六一零」、南關街辦人員押回,劫持到濟南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3年。

2012年2月17日,我在街上發神韻光盤,被南關派出所便衣非法抓捕,他們強行搜身,從中搜去鑰匙和手機。在我家中無人的情況下,闖入我家非法查抄,抄走了所有的大法書、交流資料、DVD、MP3,家中僅有的2800元左右也被搶走,強行對我照相、印手印、逼口供,我被他們非法關押了32天,在看守所強迫勞動,每天十幾個小時,完不成不讓睡覺,罰站。

3月21日由國保大隊警察吳雪峰領著四個人又強行要把我送到濟南勞教所,因查體出現心臟不好,勞教所拒絕,這樣被放回家由居委會監控我,回家後發現家裡被非法抄家了。

我父母已90高齡,經常遭到公安局、國保、「六一零」及街道人員上門騷擾、威脅、勒索;與我相依為命的兒子結婚時,我被迫害關押,兒媳生孩子時,我被非法勞教;16年來,我的親人和家屬都遭受了極大的傷害。#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02-24 10: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