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重甲機神6人團隊 開創台灣動畫新頁

《重甲機神》宣傳照。(陳懿勝/大紀元)

人氣: 3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2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陳懿勝台北報導)「我也想要在台灣駕駛機器人」、「教練啊!、我真的好想要做動畫」,抱著這樣的想法,6位平均年齡不到25歲的年輕人,在2014年7月組成「乾坤一擊創意公司」(One Punch Creative),就是為了做出符合自己心中的動畫作品,面對著製作資金、台灣市場、技術能力不足等種種的考驗,他們選擇揮出滿滿熱血的重甲鐵拳,就是要創造屬於他們的時代。

ONE PUNCH團隊在2014年公開了1部26集的《重甲機神 Baryon》原創動畫的製作計畫,歷經了1年多的努力,從故事的發想、籌備,所有的一切都是自行處理,但是在動畫製作費用很高的現實面上,團隊在現實的考量之下,決定透過募資平台尋求支持,原本的目標是募款60萬元,但在短短的2星期之內就募得111萬元,遠遠超過當初的目標。

從零到有 為夢想建立ONE PUNCH

談到創立ONE PUNCH團隊的過程,同時擔任作品導演、機械設定、3D和2D世界觀、特效作畫、分鏡、背景的毛怪(紀敦智)表示,一開始的時候,他們每次的開會都是在速食店的桌上討論,後來因為朋友公司的會議室有空間可以出借,團隊終於有一個類似工作室的地方可以工作,大家將自己的電腦帶過去,就在那邊寄居了3個月,直到後來在淡水租了11坪大小的地方,才算正式有一個屬於大家的「工作室」。

毛怪說,在淡水待了1年後,團隊搬到了圓山,工作室算是穩定的,但是大家的壓力還是很大,這段時間,有人出走,也有人進來,團隊最少的時候只有4個人,但是最多也沒超過6個人,大家就是在這樣的困境下走過來的。

兼任3D、特效、機械設定、AE後製、背景以及一切非人物件製作的麵線(曾右任)表示,在那種大壓力下,團隊幾乎已經到了臨界點,常常起衝突,甚至吵架到彼此之間不說話,要走到外面冷靜一下,才有辦法繼續走下去。

「在這整個漫長過程中,團隊一直都在燒錢」,毛怪說,到目前為止,可能燒了4、5百萬以上,資金嚴重不足,這就是新創產業的一個最大問題。動畫業近年來真的很難找到人投資,過去失敗的案例太多了,沒有人相信會成功。

毛怪解釋,投顧、創投公司、企業並不會看團隊提供的樣本,而是要求一個完整的動畫(22分鐘),但對於製作團隊來說,這是一個很困難的問題,因為要做出一個22分鐘的動畫其實要花很多時間跟金錢,這對於剛成立的新創公司,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毛怪表示,舉例來說,郭台銘的兒子郭守正之前就創立了首映創意動畫公司,做出了3D動畫《姆姆抱抱》,如今也因為市場的關係,沒辦法繼續做下去。動畫製作費用真的很高,在這樣的困境下,團隊選擇上募資平台尋求支持,希望能夠完成大家的夢想。

1人身兼多職 少個成員都不行

談到團隊的成員,毛怪指出,他跟麵線還有另外2個人都是台南藝術大學的畢業生,但是整個團隊的人都不是動畫系出身,純粹因為喜歡動畫,才去摸索與了解。動畫是一種創作,就是因為太熱衷了,所以在同一個理念與不斷地磨合之下,組成了這個團隊。

毛怪說,剛成立公司的時候,團隊釋出了前導片,得到的迴響很不錯,所以大家憑著熱血往下做,想試試看大家的夢想能不能做到。ONE PUNCH是一個人很少的團隊,因此必須要結合數位的東西來因應人手不足的問題,所以大家決定後就開始訓練畫技、技術,甚至動畫製作流程,都在不斷地提升。

麵線表示,現在作品有20%~30%是手繪,有30%是電腦動畫,30%是電繪,不過一開始的時候全部都是電子繪圖,後來改成手繪後,很多東西沒有辦法銜接上,只能打掉重做。

「為了提升團隊的能力,之前還有到日本的動畫公司參訪」,麵線指出,那時候去日本,去拜訪製作鋼彈的公司,團隊研究了對方製作動畫的流程,決定要將日本的做法拿回來台灣用,因此重整所有的製作流程,正式導入2D手繪。

麵線說,日本的動畫產業深耕多年,很多步驟、流程已經是一種習慣,但對於剛導入日本動畫製作流程的團隊來說,無疑是一種挑戰,並不是透過參觀跟溝通就能夠學會的,那時候剛導入的時候,掃描的過程中,就發生黑色的線變成紅色、綠色,還會有雜訊出現的狀況。

毛怪則說,以現在的日本動畫趨勢,2D手繪已經慢慢減少,相對的CG就增加很多,從過去只有路人,增加到現在連主角都用CG來做;那ONE PUNCH的部分,人物用手繪,人以外的部分都是CG,所以CG部分非常吃重,「這部分是我跟麵線在做,所以我們兩個常常會住在辦公室裡!」

麵線跟著說,跟其他公司相比,對方的CG分工很細,有人專司打光、貼圖、建模等工作,但是在這個團隊,所有跟CG相關的工作就只有他們2個人輪流在做,所以他們不能夠吵架離開,只要有一個人沒做,重擔就會落在另一個人的身上,這是絕對不能發生的事情。

「說實在的,如果有人一聽到進來團隊要做這麼多的事情,大部分的人應該都會打退堂鼓,除非那個人有覺悟,能夠像他們一樣!」毛怪笑著回應。

為了夢想 挑戰日本、美國動畫

聊到台灣原創動畫,毛怪表示,或許多數人的記憶還停留在魔法阿嬤跟春水堂阿貴,台灣的動畫似乎遠遠落後日本、美國。台灣長久以來不斷地接受外來文化,在貿易的便利下,動畫、漫畫等文創產業很容易從美國、日本過來,再加上消費者的胃口被養大,沒有達到美、日的程度大家都看不上眼,在這麼強大的巨人面前,台灣要發展其實是有相當的難度。

毛怪說,在這樣的環境下,台灣夾在美國、日本的動畫、漫畫之間,如今又有中國的競爭,更是困難重重。

麵線接著說,中國過去是接日本的動畫案子,協助日本動畫公司製作動畫,現在已經變成中國直接去日本買動畫公司,做出他們想要的動畫。除此之外,中國也有公司提供概念跟構想,然後整個包給好萊塢的動畫公司製作,錢已經多到這種地步。

麵線表示,《重甲機神 Baryon》原本只是在書角上的塗鴉,如今在影片中動起來的角色,對團隊來說已經不再是夢想,而是可以實現的目標。雖然在過程中需要一個人當好幾個人使用,對於不懂的地方,團隊都是選擇自己鑽研、學習,自己去研究技術與開發。

「這段時間,大家沒有收入!」毛怪尷尬地說,相較於其他廣告公司,他們所找的人大多在學校階段就有相當的技能,當進去公司之後,可以接案子也就有經費,然後就可以「養」公司的員工與原創的動畫;至於OP團隊,一開始技術就不足,所以需要時間來訓練團隊的能力,也就沒時間來接案子,更何況能力也還不夠去接案子。就在這樣的尷尬情況下,只能不斷地燒錢。

「其實團隊也有想要與學校合作。」麵線說,在學校,學生做的比較屬於藝術動畫,當進入職場,公司要他們做的則是商業動畫,這就會變成是一個門檻,在理念不合的情況下,往往都是不歡而散。團隊也有找過學生跟其他公司的人才,但是他們是屬於「一人全包」的工作,沒有人願意加入。所以未來希望可以跟學校合作,學生可以進入公司實習,學習動畫製作的各種階段,讓學生一畢業就可以直接進入職場公司。

談到未來,毛怪則表示,打造《重甲機神 Baryon》的世界,就是團隊的目標。或許團隊就是先天不良,很多的技術都要自己摸索、學習,但是在大家的支持與鼓勵下,他們會完成首集,然後是第2集,再發展為26集製作,長遠推出系列作品,「也許,ONE PUNCH就是為了與重甲機神相遇而誕生的團隊吧!」◇

[[2]]

這裡是麵線的工作台。(陳懿勝/大紀元)
這裡是麵線的工作台。(陳懿勝/大紀元)

[[4]]
原畫線稿的複製畫。(陳懿勝/大紀元)
原畫線稿的複製畫。(陳懿勝/大紀元)

[[6]]
用心工作的團員。(陳懿勝/大紀元)
用心工作的團員。(陳懿勝/大紀元)

2D的人物搭配3D背景,這就是ONE PUNCH團隊對於動畫的堅持。(乾坤一擊創意公司提供)
2D的人物搭配3D背景,這就是ONE PUNCH團隊對於動畫的堅持。(乾坤一擊創意公司提供)

責任編輯:芸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