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故事:蟬與麻雀

作者:沙山懷若

(大紀元)

  人氣: 4632
【字號】    
   標籤: tags:

你,知足嗎?

一隻麻雀飛到樹枝上,落在一隻蟬的背後,伸長了脖子,正當啄食之際,聽著蟬鳴依舊清脆,忍不住縮回了喙子,喚著那隻蟬,轉過身來,那蟬兒竟然不識天敵,天真地問著麻雀啥事。

麻雀吃過的蟲類無數,還沒見過如此膽大的。

「喂!我要吃你,你不怕嗎?」

「要吃我」,蟬兒嚅嚅地問,「為什麼要吃我,我做錯了什麼嗎?」

「不是你做錯事」,麻雀按耐著性子解釋道,「是因為天生的,我就要吃你。」

「天生的?」蟬兒還是一團疑惑。

「好啦,不說吃的事」,麻雀好奇的問,「你怎麼整天不停地鳴叫,不會累嗎?」

「不會呀!還很高興呢」,蟬兒有點歡喜地說:「我們在黑暗的土地裡,藏了數年光陰,好不容易蟬蛻,可以在樹枝上鳴叫,所以一點也不覺得累。」

「光叫,不吃東西嗎?」麻雀懷疑著。

「為什麼要吃東西,我們又不餓,渴了就飲點露水。」蟬兒說得欣喜了,「你不會覺得這翠綠的大地,溫和的陽光,柔和的微風,非常美麗嗎?所以我們要用盡一生去歌頌它,怎麼還會覺得餓呢?還會覺得累呢?」

「那你們不用撫育後代嗎?」麻雀問著。

「喔!我們的後代在土中,大地會撫育牠們。」

「那你們不用準備食物過冬嗎?」麻雀又問著。

「過什麼冬呀?」蟬兒雙眼圓圓地。

「就是天氣很冷,有時還會結冰」,麻雀忍不住搖著翅膀解釋道,「要縮在自己的巢穴,無法外出覓食,所以要準備食物過冬呀!」

「結冰!」蟬兒非常訝異,「我們大都在夏天蟬蛻,一隻蟬的生命也不超過10天,我們所看到的世間,是這等溫暖美好,怎麼會有結冰這景象呢?」

麻雀聽著蟬兒如此說著,僅有幾天生命,又聽過了牠那讚頌天地的悅鳴,便不打算吃牠,拍了拍翅膀,飛往別處覓食去了。◇#

責任編輯:黎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個愛花成痴的國王,不惜耗費國產,千方百計地蒐購各種名貴的奇花異草......
  • 前在某個動物園裡,有一群被困的獅子,牠們來自廣闊的非洲平原,習慣了自由自在的野外生活,籠子裡的生活,經常使牠們抑鬱抓狂,只有每次在疲憊後的睡夢中,牠們才能看到那個久違的家園。
  • 鼴鼠聞到一股又一股的食物香味,整個腦子都昏了,口水流了一地......
  • 公雞與大黃狗是農場裡的一對好朋友,每天司晨的公雞負責叫醒大家......
  • 夜色黑得像墨汁一樣,把四周渲染得黑漆漆,螢火蟲提著閃爍的小燈籠,在黑幕的籠罩下顯得微不足道,正好停在一條鄉道的盡頭,最後一盞的路燈下。
  • 平靜的湖面上,綴滿許多綠色植物,就像一顆顆綠寶石鑲嵌在透明的水晶上,在豔陽下發出閃閃綠光。
  • 青青草原上擁有一大片翠綠色的草地,草地上羊兒成群,幾行杜鵑,幾棵大樹,在高海拔的艱困環境裡,依舊欣欣向榮。
  • 春風吹過公園的小草皮,小草們正享受著暖風的輕撫,一波波彎腰、挺立、彎腰、挺立,大家玩得開心極了,突然有人提議「比高」。
  • 有一天,橡皮擦不平衡地說:「同樣是服務人類,為什麼你每天穿得漂漂亮亮的,流的淚叫『蠟淚』,燒的火叫『光明』;而我的身體每天只會愈來愈髒,脫掉的皮還被當成垃圾丟掉,這太不公平了!」
  • 相傳,在很久遠時期,造物主造出的蝸牛本沒有殼。蝸牛剛生下來沒多久,就可以自由的走動爬行,行動起來也很迅速。但是,一遇到棘草,蝸牛馬上就緩慢下來,小心翼翼地害怕被棘草的刺,扎傷自己的身體。在遇到狂風雷雨,蝸牛也會很自覺的停止下來,害怕被劇烈的大風吹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