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英雄傳記之十四】駙馬將軍——柴紹

作者:柳笛

風流無儔的駙馬將軍——柴紹(公共領域)

  人氣: 1123
【字號】    
   標籤: tags: ,

正史記柴紹,起筆便是他顯赫的身世。祖父柴烈是周朝驃騎大將軍兼刺史,父親柴慎乃隋太子近身侍衛,至柴紹一輩,更是從隋太子禁衛武官一路成長為初唐的大將軍。祖孫三代,在三個不同的朝代,皆是位列公侯的權貴重臣。晉州柴氏一族,是名副其實的將門世家,更因出了柴紹這位凌煙閣功臣而享譽千載。

隋末,自負王氣的唐國公李淵,重天下大義,重萬民福祉,對待子女同樣愛重,特別是他們的終身大事。李家的兒媳皆是名門望族的窈窕淑女,嫡長子李建成迎娶滎陽的鄭觀音,次子李世民迎娶洛陽的長孫氏,三子李元吉迎娶華陰的楊氏女。為愛女李娘子擇婿,他獨青睞柴紹。他看中柴紹的,不僅僅是將軍後代,還有他本人行俠仗義的品行與不可限量的光明前程。

柴紹於祖輩尚武的家族中成長,秉承了柴家忠烈的品格和精湛的武藝,自幼「趫捷有勇力」,任俠之氣聞於關中。大業年間,他年紀輕輕就任職太子身邊的高級禁衛武官,深得皇室信任。

柴李聯姻,不止是一樁郎才女貌、門當戶對的貴族婚姻,對於柴紹來說,不僅遇到了摯愛的伴侶,他的命運更和未來的大唐緊密相連。他與妻子久居京城,看盡前朝腐朽、後庭花落,而城外四起的義軍,正迅速瓦解著隋朝的根基。柴紹內心,亦或預感到天下將變;而坊間流傳的《桃李歌》更讓他不斷尋覓著,那位扭轉乾坤的李姓英雄。

將門虎子青勝藍

大業十二年,他的岳父李淵遷任晉陽留守,第二年便傳來起事的消息。柴紹夫婦接到唐國公的密召,請他出馬接應義軍。柴紹俠肝義膽,聽說唐國公舉大事以靖國難,早已摩拳擦掌,心嚮往之。但他是極具責任感的丈夫,怎可隨意去留,不顧妻子的安危?他執愛妻之手,誠懇地徵詢意見:「唐國公將起兵掃平亂世,我有意參加他的義軍。我們一起出發,太過招搖;自己獨行,又擔心你會遇到危險,如何是好?」

平陽公主是真正的巾幗英雄,她的見識與決斷卻不輸於隋唐任何一位男子。她心中自有一番計策,不做父兄和夫君的牽絆,而是華麗轉身,變成推助起事的另一股強大力量。她催促丈夫動身,默默籌備一支「娘子軍」,與她的親人併肩作戰。

另一邊,則是柴紹潛行趕路的身影。途中,他遇到了李家兄弟——李建成和李元吉。此二人亦得起事密報,一路逃命而來。建成語柴紹:「晉陽路途遙遠,恐隋兵追擊難以保命,我們打算落草為寇,投靠附近的強盜。」柴紹極力勸阻,曉以大義:「既有追兵,我們就應該速速趕路。如果投靠小賊,發現你們是唐國公的公子,定被他們捉去向朝廷邀功,白白喪命而已。」建成這才醒悟,與元吉跟著柴紹向晉陽的方向趕去,終於順利和李淵相會。柴紹苦心勸誡的一句話,雖不似千軍萬馬,卻扭轉了大唐兩位皇子的人生軌跡。

李淵見柴紹星夜兼程,又將愛子護送至身邊,大為讚賞。七月初五,李淵率三萬甲士誓師發兵,柴紹作為行軍總管分統義軍。至霍邑,唐軍遇宋老生相拒,一時滯留不前。柴紹藝高人膽大,先潛至城下,勘察其布防,發現宋老生不過有匹夫之勇,唐軍攻城略地勢在必得。他向大將軍李淵預言:「我師若到,宋老生必定出戰,戰則必擒。」他的想法與主戰宋老生的二公子李世民不謀而合,攻城大計遂定。八月,唐軍先使計引宋老生出戰,繼而兩路夾擊,大敗隋軍。攻取霍邑後,大軍沿汾水南下,殺出一條進京之路。這一路上,柴紹每戰必當先登城破陣,軍功纍纍。

武德改元,歷史上又一個輝煌的朝代誕生了,柴紹亦擁有大唐開國將領的無上榮耀。此後,他隨秦王李世民征戰中原,先後平薛舉、宋金剛、王世充、竇建德等,功勳卓著,仕途上更是加官進爵,位列公侯。

美人帳下猶歌舞

柴紹雖是朝廷大將,骨子裡仍是人世間的風流俠者,行事不拘一格,就連運用兵法都流露出超越世俗的意氣。

武德六年四月,隋唐時期曇花一現的異族王朝吐谷渾為患邊疆,侵擾大唐西北一帶,與唐軍互有勝負。五月,柴紹奉命率兵馳援。六月底,唐軍在岷州被吐谷渾圍困在一座山谷中。吐谷渾之軍占據地利,居高臨下萬箭齊發,箭矢如驟雨而下。這幾乎是勝敗已分的定局,唐軍已經無路可走,士卒們料定自己必死,準備拼盡最後的力氣與蠻賊決戰到底。

即使在無望的情形下,主將柴紹依舊面不改色。他一反常態,並不忙於指揮作戰,卻命隨軍的樂工彈起了胡琵琶。喊殺聲、馬蹄聲、箭雨聲,還有山谷內的風聲,交織錯雜難以入耳,而那錚錚絃樂猶如神兵破空而出,遮蔽了所有的聲音。唐軍大惑,他們的主帥難道全無鬥志,在這緊要關頭還要再聽一闋敗亡的哀樂?大唐的駙馬仍不盡興,更請出兩位廣袖羅衣的絕色佳人,在陣前和著塞外的琵琶聲,跳起優雅的舞蹈。若手中再添一杯葡萄美酒,這一定是太平盛世最常見的歌舞宴會。但此時,唐軍無心聽樂觀舞,死亡的危機卻繃緊了每一位將士的心弦。

塞外苦寒地,偏驚仙姝來。高處的吐谷渾之兵,皆是尚未漢化的野蠻民族,何曾見識過中原激越的弦音、柔美的舞姿?從將軍到士卒,仿佛被施了魔咒,紛紛停止進攻,駐足爭相觀看柴紹陣中的樂舞,如癡如醉,不覺亂了軍陣。

翩翩起舞的美人長袖飛揚,嘴角劃過一抹不經意的淺笑,柴紹豁然起身,密遣精騎潛行出山谷,攻敵之背。唐軍這才恍然大悟,一鼓作氣奔出山谷,給予吐谷渾兵致命一擊。

此戰,唐軍置之死地而後生,斬首五百餘,大敗胡虜。柴紹的一齣「美人計」,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堪稱驚豔無雙!高適有詩曰:「戰士君前半死生,美人帳下猶歌舞。」柴紹克吐谷渾,或可作為這句詩歌的別樣解讀。

大唐,是詩的國度,亦是俠的時代。唐朝的才子們,多被冠以「任俠使氣」「慷慨倜儻」的名聲,在歷史上留下無數灑脫不羈的言行。這或許源自於大唐開國的風氣。隋唐之交縱橫海內的功臣名將,大多激盪著豪氣干雲、仗劍祛敵的剛健精神。比如仗義疏財、重情重義的李勣,少懷大志、風塵結緣的李靖,來去隨心、英勇殺敵的秦瓊,即使謀臣文士亦長期隨軍征戰,堅毅不遜武士。這群以俠骨壯心名垂青史的英雄中,有一位大將,出身名門,屢立戰功,一生更是尊貴顯達;在他壯懷激烈的俠義之中,更有一縷浪漫驚豔的情懷,令他的功臣之路如此與眾不同。他,就是柴紹。@#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七月流火,戰事未央。歷史的筆鋒轉至武德六年的夏秋之交,時隔三年,秦淮河畔的野心家再次掀起南國的動盪。反唐之將名為輔公祏,曾是追隨杜伏威起義的隋末雄豪,後歸大唐,鎮守丹陽。因不滿杜公猜忌,輔公祏於是殺副將,詐稱杜公之命,起兵造反,更於同年八月初九自稱帝,修宮殿、置百官,一切仿照帝制,為患江南。
  • 李靖,字藥師。靖乃安定靜默之意,藥師為佛國世界之覺者。這般謙謙祥和的名字加諸一人之身,無怪乎歷代傳奇、演藝作品都愛反覆流傳他的故事。他與紅拂女的風塵奇緣,代龍王興雲布雨的神蹟,至今仍是婦孺皆知、口耳相傳的美談。李靖早已化身為後人心中的風流神將,而真正被歷史銘記的,是他在人世間、在風雲際會的隋唐之交,創造的一個個軍事奇談。
  • 一位學士,見證三朝興亡,看盡花落雲舒。他走過每一座都城,親歷每一段時空,都留下了韻致深厚的傳說。他的面容看似瘦懦,似不勝衣,但性情剛烈,每論必及先王得失,必存規誡助益,憑藉刀筆之才、博聞之識躋身初唐功臣,被太宗讚為德行、忠直、博學、文詞、書翰「五絕」。他曾得三朝君王的眷顧——陳文帝的庇佑、隋煬帝的累征、唐太宗的恩遇。木秀於林,這無限尊崇風光的人生,卻是風口浪尖的險途。或許有人欣羨,有人懷妒,但這位學士總是懷著清淡玄遠的心態,不為所動,並寫下史上第一首詠蟬詩:「垂緌飲清露,流響出疏桐。居高聲自遠,非是藉秋風。」他就是虞世南,名入十八學士榜,位列凌煙廿四公。
  • 一柄八卦宣花斧,夢遇神人授藝,臨陣對敵只曉三招絕技;出身草莽,販私鹽、劫皇綱,荒唐事無所不為,人送諢名「混世魔王」。演義小說勾勒的隋唐世界,壯懷激烈,群英中的程咬金,卻以一副粗豪而詼諧的形象出現,為這段恢宏的歷史增添一絲活潑歡喜的氣氛。他行事乖張莽撞,偏能遇難呈祥,多福多壽,是凌煙功臣中最幸運的福將。而「半路殺出程咬金」「程咬金三板斧」等傳統故事,更是作為經典俗諺深入人心。
  • 「滄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千里,其枝間東北曰鬼門,萬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神人,一曰神荼,一曰鬱壘,主閱領萬鬼。」
  • 美人歌歇,鐵騎揚塵,問天下誰是王者?隋末唐初是一個尚武的時代,在區區二十載的光陰裡,呈現了一部英雄輩出的戰爭史詩。數支裝備精良的軍隊沙場相逢,各為其主,生死相見,給這段歷史塗抹上鐵與血的主色調。有一支王者之師,皆皂衣玄甲,每戰便似烏雲蓋雪衝鋒陷陣,似一桿金剛不破的巨筆,在中原大地鐵畫銀鉤,勾勒出一個力透山河的「唐」字。
  • 亂世烽火路,是百姓的苦難,也是英雄猛將書寫傳說的畫卷。那出生入死、橫刀躍馬的壯懷歲月,那替天行道、濟世安民的英發雄姿,創造了千古風流人物,譜寫了萬世正氣長歌。李唐起於隋末天下大亂之機,創三百年繁華盛世,開國武將功不可沒。這些功績如山的將領中,有一位特殊的將軍,他三次解救秦王於危難,在凌煙閣功臣中排名第七,為初唐武將第一人。
  • 皇開國,天下歸心,終結了魏晉以來持續百年的板蕩格局。然統一治世不過曇花一現,隋煬帝修運河,溝通南北,為千秋後世創造福祉的同時,卻因不恤民力帶來現世的政治危機。大業七年,河南、山東的一場洪水,更沖蝕了隋朝的國祚天命,致使官民思變,揭竿而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