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位空軍少校穿越生死之旅(上)

採訪/撰寫:呂琴兒

胡志明近照(大紀元)

胡志明近照(大紀元)

人氣: 85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2月04日訊】10月份的上海剛剛送走了酷暑,人們已經換下了短打的夏裝,穿上了長袖的秋裝。中午時分,位於長陽路147號的「上海提籃橋監獄」的黑色大鐵門悄然打開,一個年輕人手扶著牆,慢慢地走了出來。他身穿著白色襯衫和藍色的運動褲。說是「走」,實際上是「蹭」,蹭兩步,就得停下來歇一歇。走到大門口的時候,他的頭上已經滲出了汗珠,微微氣喘了。

他終於挪到了城堡一樣的圍牆的盡頭,站了下來,抬頭看見了來接他的兩個人。這時,他蒼白消瘦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虛弱的笑容,對著其中一個人叫了聲「三哥」。

從監獄走出的這個年輕人叫胡志明,以前是中國空軍司令部軍訓器材研究所的一名科技人員,少校軍銜。2004年10月3日的這一天,他從提籃橋監獄被「刑滿」釋放。四年前,上海浦東新區法院以「教人登錄明慧網」的「罪名」給他判了刑。那時候,中國的互聯網剛剛興起,中共政府花費數十億人民幣建立了網上防火牆。海外法輪功明慧網是中共重點圍堵的網站。胡志明是搞計算機的,所以他經常翻牆從明慧網上下載資料給身邊的同修,其中包括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案例。

硬吞收據

2000年10月初,胡志明帶著明慧網上的資料來到上海,準備和這裡的法輪功同修交流修煉心得。他在浦東的錦江飯店訂了幾個房間。胡志明和一個老年同修住一個屋子,另外幾個同修住隔壁房間裡。凌晨4點多鐘,睡夢中的胡志明被「砰砰砰」的敲門聲驚醒,還沒有意識到發生了甚麼事情。房門就從外面打開了,闖進來一大幫人。

「我們是上海國安,懷疑這裡有間諜活動,你把兜裡的東西都掏出來。」當進屋的人對他說這話的時候,胡志明注意到這幾個人中的一人肩上扛著攝像機,那個攝像的紅燈也亮著。

胡志明下意識地把手伸進襯衫胸前的兜裡,碰到一張紙,他突然想起來那是他訂房的收據。收據要是落到這些人的手裡,那他們一定會到隔壁去抓其他的同修的。電光火石之間,仿佛配合國安的「抓間諜」藉口一樣,胡志明做了一個間諜片裡的標準動作——他一把把收據條塞進了嘴裡,使勁嚼了起來。

國安的人見勢颼地竄上來,幾個人先把他按在地上不能動。一個人雙手用力擠住他的臉阻止他咀嚼,另外一個人上來捏住他的鼻子不讓他呼吸。胡志明憋得喘不上來氣,一張嘴,一個人就把手伸到他的嘴裡要掏出收據。胡志明本能地一邊掙扎一邊閉嘴,一下子咬到了那個人的手。「啊!」隨著一聲慘叫,這個人抽出了手。就在這當兒,胡志明一口吞下了收據。雙方搏鬥的過程只持續了不到3分鐘,胡志明的兩頰和嘴裡面就都出了血。國安們氣急敗壞,用手銬銬住了胡志明的雙手,把他踢倒在地上。

在以後的三個星期裡,上海國安把胡志明關在浦東新區安全局看守所裡,後又轉到上海市第一看守所。他們每天下午5、6點鐘把胡志明帶出來,一直審問到凌晨5、6點。但國安甚麼都沒問出來,胡志明只跟他們說明慧網上的內容。他從國安口中得知,國安是通過監聽同修的電話找到他們的。由於胡志明吞下了收據,隔壁的同修沒有被抓。

中共黨魁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本來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明慧網一直是個教人向善的地方,迫害開始後增加了國內學員受迫害的冤屈案例。最後,上海浦東新區法院竟以「教人上明慧網」這樣荒唐的「罪名」判了胡志明四年徒刑,把他塞進了監獄。

遠東第一大監獄

上海提籃橋監獄坐落在上海的鬧市虹口區,前身是「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警務處監獄」,因其處於租界東區的提籃橋地區,故俗稱西牢、外國牢監,或提籃橋監獄,當時號稱「遠東第一大監獄」。共產黨執政後,這裡關押過很多政治犯和刑事犯重犯。

胡志明是2002年12月被關進提籃橋監獄的。之前的兩年裡他被關在上海市第一看守所。被關押期間,他從來不承認自己是罪犯,所以他不背監規、不穿號服。看守所為了懲罰他,給他戴過一種手銬,像寬大的皮帶一樣纏在腰上,中間有兩個窟窿,把人的手放進去。整日整夜銬著,連睡覺上廁所的時候也不解開,一銬就是一個多月。

提籃橋監獄有5000個監室,每個監室3平米大小。胡志明的監室裡住三個人,除了他以外,還有兩個殺人犯,是專門負責「包夾」他的。所謂「包夾」就是24小時貼身看守,不讓你有一點自由。監室裡沒有窗戶,只有一個帶欄杆的鐵門,走廊裡的光線從鐵欄杆處漏進來,讓狹小的監室更顯得陰森可怕。可是,就是這點光他們也不讓胡志明看見。兩個包夾他的犯人讓胡志明背朝門,對著水泥牆,坐在一個小板凳上,要挺直腰板。一天坐上十幾個小時,除了睡覺時間,以及在用室內的馬桶大小便的時候,或者到了飯口,有人從鐵門遞進來飯菜讓他吃飯,其餘的時間就一動不動坐在小板凳上,一動就挨打。

包夾胡志明的犯人中有一個叫焦志成的,是故意殺人罪進來的。焦志成1米60多的個頭,180斤重,眼睛不大,滿臉橫肉。打罵胡志明是他每日必做的事情。監獄長就像精神病人一樣,間歇性犯病。有時候突然把胡志明叫出去,逼他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找人和他談話,讓他放棄法輪功;有時候又消停下來,幾個月也沒有一點動靜,把胡志明交給兩個殺人犯看著。

絕食明志

時間轉眼到了2004年的8月份,離胡志明服刑期滿只有兩個月的時間了。監獄突然不許胡志明睡覺了,告訴他,必須寫保證「不再煉法輪功」才能釋放他。要求胡志明一天24小時坐在小板凳上,一閉眼睛焦志成就踹他捅他,胡志明睡覺了他就要倒楣,管教在後面看著呢。胡志明想,自己本來就是無辜受迫害,他已經容忍快四年了,他們還是不放過自己,逼迫他放棄修煉法輪功,這可是他最後的底線。於是,他橫下一條心,決心用生命來捍衛自己的信仰——他從那天起就絕食不吃飯了。

監獄把胡志明轉到獄內的醫院繼續關押。他們把他的手腳用繩子固定在醫院的鐵床上,胸前也緊繃著一條繩索,每天24小時就這一個姿勢,大小便都不離開床,一天灌食三次。在那些日子裡,胡志明視線裡出現最多的就是白色的天花板。8月的上海悶熱無比,白天的平均氣溫一直在30多度。仰面朝天躺在床上,胡志明的眼窩中總是積著汗水。他要是想睜開眼睛,汗水就會流到眼睛裡,刺得眼睛睜不開,又癢又痛。可是沒有人給他擦掉。他的身體被抻成大字形,渾身浸在汗水裡一動不能動。他能做的只是轉轉頭,讓汗水像眼淚一樣流淌下來。

這還不是最痛苦的。更讓人難以忍受的是,監獄給他點滴注射一種不知名的藥物,每次兩三個小時。一點上這種藥,胡志明就頭痛欲裂,感覺頭像要爆炸了一樣。點滴一結束,疼痛就慢慢消失了。有半個月的時間,胡志明每天都是在擔心腦袋爆炸的恐懼中度過的。後來他就開始嘔吐。把他們灌進來的東西都吐了出去,因為平躺在床上,吐的時候會噴到鼻腔裡;沒有甚麼可吐的了,就吐一些綠色的膽汁一樣的東西。到最後,甚麼也吐不出來了,他就在那乾嘔。

醫生護士們都看不下去了,那個給胡志明灌食的護士長問他:「你這是何苦呢?你腦袋裡到底想甚麼呢?認個錯不就行了?」聽到這話,胡志明緩緩地轉過頭來,看著護士長,用微弱的聲音慢慢地回答她:「我們煉法輪功沒有錯。法輪功對國家對社會都是有益的,並沒有違反國家的法律。他們抓我們是不對的,我所受的這些痛苦都是共產黨迫害我們造成的。」

胡志明平時不怎麼說話,說起話來一板一眼,字斟句酌的,讓人不由得不相信他。聽了他的話,醫生護士都說不出甚麼了,越發地同情他。胡志明雖然甚麼都不掛在臉上,就是在最難受的時候,別人從表面也看不出來他的痛苦。越是這樣,他的堅韌和平靜越是打動病房裡的其他人。有一天,一個犯人走過來跟他說:「綁在這個床上的人,沒有挺過三天的。像你這麼長時間的,我還沒見過。看樣子法輪功是真有道理,能讓人這麼堅信。我出去以後也學。」這個人後來天天過來幫胡志明擦身擦汗,一直到他被調走。

在床上綁了40多天,胡志明已經不會動了。10月3日中午,監獄來人把他解開了,扶著他坐了起來。他的身體像篩糠一樣抖個不停。他們把他放到了輪椅上,收拾了他的東西,然後推著他辦理了出獄手續。快到監獄門口的時候,有人對他說:「行了,就到這兒了。」胡志明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扶著牆,一步一喘地走出了上海提籃橋監獄。#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6-02-04 9: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