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有話說:「女性之美」之我見

人氣: 22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3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何伊國華盛頓DC報導) 三月份是全美婦女歷史月,本週也迎來了婦女節(三月八日)。從古到今無論在哪個國家,女性以其特有的身份對家庭、社會乃至整個國家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您心目中的理想女性是甚麼樣子的?您認為甚麼才是「女性之」呢?

馬州白氏生物科技諮詢公司總裁白越珠女士在台灣出生長大,她也是四個孩子的母親,不僅兼顧事業與家庭,還常年堅持回饋社區,積極支持社區活動。對白越珠女士來說,「女性之美的定義是:孝順父母、獨立自主,與丈夫在事業、經濟以及教育子女上相輔相成。」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馬州居民蘇菲小姐認為,散發著古典韻味的女性尤其美,同時有女性應該具備的美德和品質——沉靜、平和、為人淡泊、無私包容、心地仁慈。她說:「當今的女性應該多讀一讀中國古代女性的歷史故事,這對歸正女性的角色很有啟發意義。」在中國歷史上,大唐王朝母儀天下的長孫皇后被後世尊崇為女性至善至美的典範。長孫皇后飽讀詩書,賢良謙遜,知書達理,溫婉智慧。她既是一個恪盡婦道的賢慧妻子,也是一位端方雅量、具有博大胸懷與氣度的皇后,堪稱唐太宗的佳偶和良佐。

從事科研工作的高美霞博士表示,自己心中的「女性之美」是知書達理、善解人意而又溫婉優雅的女性。她長得可能並不是多麼明艷動人,但讓你感覺特別舒服,回味無窮。這種美,是深層的知性美,猶如繁華散盡後的一縷清香;是來自精神和靈魂的共鳴,經久彌香,隨著歲月的沉澱更讓人覺得賞心悅目;是有才又有德的一種綜合表現,可以給家庭一個溫馨的港灣,蕩滌身心疲憊後的混濁。比如元朝的管道升,管道升是位才藝傑出的賢妻良母。她既能妥善處理家庭瑣事、化解危機,又能發揮才華、瀟灑浪漫地「詩意棲居」; 既能超脫凡塵世俗之外,又能被眾人交口稱譽,不愧是兼顧平衡、德才兼備的美麗女性典範。

崔愛東從事銷售工作,她認為傳統的女性是真正美麗的女性,她們的美不僅是外在的,而且有內在的陰柔之美,非常值得今天的女性學習。她說: 「就像著名女低音歌唱家楊建生在《中土情懷》那首歌中所唱的:日出而起日落息,春賞桃花秋看菊; 男耕女織童子樂,積德行善曉因果。窗明几淨裙妝素,教子相夫案齊眉; 閒來琴棋又書畫,亭畔水影白雲飛。」崔女士表示,「現在很多人都是職業女性,無論你有多顯赫或賺多少錢,女人就是女人,應該遵守女人的本份。」 她認為男尊女卑的傳統價值觀很有道理:男尊,是指男人要想合乎「道」,必須像天一樣,高亢公正,自強不息,即所謂「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女卑,是指女人要想合乎「道」,必須像大地一樣謙卑、包容,厚德載物,無私無怨,即所謂「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Fotolia)
(Fotolia)

文學專欄作家宋紫風先生對於美麗的女性有著深刻且獨到的見地。「說起美人,人類正統的審美標準,其實是差不多的——美,不是一個表面的東西,而是以「善」為內涵的。除去了這一內涵,皮相之美有時不過是紅粉骷髏,談不上美。所以我們看到希臘文字中Kalokagathia(美且善的),表示美的Kalo與表示善的agathos以非常直觀的方式對『美』做出解釋。」

去年的加拿大「世界小姐」華裔女孩林耶凡以她的大善大勇和道德感所做出的一系列非凡之舉受到世人矚目,令宋紫風先生備加欣賞,視她為當今世界一位難得的美麗女性。「不只是因為她受上帝之眷顧而集美貌、才華、智慧於一身,還因為她讓我看到,在反傳統潮流的衝擊下,在各種偽美事物如野蒿雜在香草中瘋長時,在人們對美的界定已然模糊而漸趨不守時,在甚至對為何要宣揚美也越發偏離初衷時,林耶凡的出現,在扭轉這一切。而此中之意義將是無論再為輝煌的個人成功都無法比擬的。她讓我們看到美與善的力量如此之大,可以重塑自我,可以改變世界。這也讓我理解到,為何古老的中華傳統文化中,美人被做為是一類文明之象徵與道德之化身。文字草創之時,「美」與「善」即是同源同意。又,美人者,女子也。「女」「子」為字,「好」也。好者,善哉。善者,美也!這是造物的智慧與美意。」

責任編輯:夏實

評論
2016-03-12 5: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