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未必高難問 君王無道亦懲之

【文史】西漢海昏侯劉賀廢立秘聞

柳笛

海昏侯墓出土的「大劉記印」玉印 (三獵/維基百科)

  人氣: 27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漢元平元年,他以藩王之子被擁立為帝,卻在二十七日後風雲突變,降位王侯,做了煌煌西漢在位時間最短的廢帝。他夾在兩位明君之間,又成為「孝宣中興」時期最尷尬的存在。史書說他淫亂,後人道他荒唐,兩千年前那個壯美的時代、那個大一統的帝國,誰曾對這位無用帝王投以剎那的關注?他不如煙火絢爛,更不似曇花靜美,武帝之孫、一代海昏侯只是如流星一般劃過史冊的某一行,從此寂靜無聲。

而在沉睡兩千多年之後,他又以一種特殊的方式重現人世——海昏侯墓驚世出土。那滿目琳瑯的陪葬器物,那事死如生的列侯威儀,無不將今人拉回那個以壯美磅礡著稱的漢初古國,那一段君臣交鋒的神秘時代。

從來只聽說天子對臣下或拜遷或罷免,生殺予奪亦在一道詔令之中。若臣子對皇帝,似乎只有進諫、請命一路,倘若涉及絲毫廢立之事,便成了大逆不道的叛臣。而在西漢,偏有一樁以臣廢君、改寫歷史的奇聞,而且臣子名垂千古,天子身受筆伐,在正史中毫無諱飾地保留至今。

昭宣誰繼

元平元年(前74年)四月十七,年僅二十一歲的昭帝劉弗陵驟然崩於長安未央宮。昭帝無子,年紀輕輕的皇后上官氏無力主持大局,劉氏辛苦開創的漢家天下一時飄颻不安。此時能夠站出來主持國政的唯有大將軍霍光一人。

這霍光,是武帝之後三朝帝王的第一重臣。他是霍祛病同父異母的弟弟,十多歲入京,在兄長的嚴格教導下,幾年後已是漢庭內後起之秀。他在宮中歷任郎官、侍中、奉車都尉,侍奉君側二十餘年未有過失,甚受親信。《漢書》載霍光疏眉目,美鬚髯,性情沉靜詳審,這般儒雅含蓄的姿容讓他更受群臣敬服。武帝病重之際,欽點霍光為託孤大臣之首,連同金日磾、上官桀、桑弘羊三人共同輔助昭帝治國,保社稷安穩。

漢昭帝劉弗陵畫像(公共領域)
漢昭帝劉弗陵畫像(公共領域)

弗陵是漢武帝最年幼的皇子,眉眼與儀態極似武帝年輕的模樣,從小被寄予承擔帝業的厚望,年僅八歲便被立為太子。少主登基後,四大輔臣雖承遺詔,卻無法同心輔君,在官場中漸行漸遠。霍光獨善其身,不欲與其他三人勾結謀私,成為眾矢之的。金日磾等人連同漢朝宗室暗中結成反對霍光的聯盟,更欲謀篡漢室。彼時,十四歲的昭帝一眼看透幾位權臣的野心,親自安撫霍光,對心懷不軌之人更是厲言警告。霍光感念少主深恩,助昭帝盡誅居功自傲的三位重臣及其宗族,一戰成名。昭帝加冠,將軍政大任全權交付霍光,給予他最大的信任。

當年四大臣受命扶持幼帝的興盛之像不可複現,但霍光憑一己之力輔國十三年,盡忠職守,助漢室延續武帝的輝煌鴻業,邁入百姓充實、四夷賓服的盛景,「昭宣中興」自此而始。

昭帝英年早逝,大漢國運卻不能因此衰頹,霍光身為兩朝老臣,唯有繼續揹負漢皇託孤的重任,扶持新君,死而後已。就在昭帝駕崩的當天,他與群臣商議,從德行、長幼諸方面考量,決議以太后詔令,立武帝之孫、昌邑王劉賀繼承大統。讓霍光始料未及的是,倉促之下選出的劉賀並不是皇帝的最佳人選。

天子無道

夜漏未盡一刻,大約是今時的凌晨一時,這封來自長安的迎立詔書送至昌邑王手中,劉賀匆匆忙忙收拾行裝,中午時分便啟程趕路。在回京的路上,這位昌邑王就發生諸多荒誕之事。許是太過急進,劉賀一路疾行一百三十五里,於黃昏前便至定陶,隨侍車馬難以支撐,一匹接一匹累死在途中,只得令部分官員返回昌邑。到了濟陽,劉賀派人四處尋求長鳴雞、合竹杖之類的奇巧事物;經過弘農,他又派一個身形高大的奴僕「善」,強虜民女置於裝載衣物的馬車中。

在《漢書》的記錄中,劉賀略無悲慼之態,更未把國喪與登基之事放在心上,一路貪圖享樂。離京城越發近了,劉賀作為未來的天子,行徑卻讓人不齒,使者忍無可忍,私下在湖縣責備昌邑臣屬。臣子進諫時,劉賀還極力否認強搶民女一事,讓一眾官員苦惱不已。

劉賀行至霸上,掌管諸侯、異族外交事務的大鴻臚早已在郊外恭候。換乘天子鑾駕,劉賀很快抵達廣明東都門。郎中令龔遂提醒他:「這裡是長安的東郭門,按禮制,奔喪時望國都應當哭。」劉賀卻推脫:「我喉嚨痛,不能哭。」馬車駛入城門,龔遂再次催促,換來同樣的說辭。劉賀來到未央宮的東門,龔遂第三次提醒:「大王您應下車,對著宮門面向西匍匐前進,極盡哀傷之情為先帝哭喪。」他這才同意,終於表現出一絲對昭帝逝去的悲痛。

劉賀自東而來,六月初一於未央宮中如儀哭喪,正式接受皇帝璽印和綬帶,繼承帝位。此時霍光多半已聽聞昌邑王近日來的言行,為國操勞的他更加憂心忡忡,這位新皇能否承擔起光大漢室的使命?

稱帝的劉賀,並無勤政愛民的抱負,直把九重宮閣當作任他胡鬧的昌邑國。《漢書》說他即位二十七日,便與昌邑樂人不分尊卑,在宮闈中喧囂嬉戲;遣使者在四方往來,持旄節赴各官署強行徵調財務,共計一千一百二十次。朝中大臣紛紛規勸過失,劉賀不思悔改,反將逆耳忠言視作忤逆,將進諫大臣一一責問、監禁,朝中典制一片混亂。這些舉動讓霍光憂懣,大漢社稷難長久矣!

漢之伊尹

殷商時有一位元老級的名相,世稱伊尹。伊尹助商湯滅夏,拜為卿士,輔佐商王處理朝政。商湯去世後,伊尹按長幼之序,先後立三位商王,然而三王相繼去世,商朝一度陷入政治危機。
伊尹難忘商湯重托,繼而更立湯之長孫太甲,更將振興王朝的殷切希望寄託在這位新王身上。誰知,太甲不修德政,性情暴虐,對伊尹的規勸置若罔聞。伊尹為將太甲培養成有為君王,在商湯墓室旁修築一座桐宮,把太甲送入宮中自省。太甲隱居三年,緬懷祖父功績,攻讀伊尹為他撰寫的訓文,幡然悔悟。宮外,伊尹代其攝政,當看到太甲悔過自新,立刻復其王位,退居臣下,一心輔佐新王。伊尹此舉,不僅為商朝培養出一位傑出的繼承人,他本人忠於商朝、淡泊權位的德行更是世代傳頌。

當霍光苦思無解時,位列九卿的田延年以「伊尹放太甲」的舊事勸他選賢更立。霍光不忍漢室前路斷送在劉賀手中,冒著謀逆的危險,攜群臣拜見已位尊太后的上官氏,具陳昌邑王種種劣行,請她下詔廢帝。趁劉賀下朝之際,一場以正義為名的「政變」悄然展開。劉賀回宮後,往日陪侍的昌邑群臣不在身邊,只有霍光一人。他心中疑惑,霍光即下跪稟報是太后旨意傳召。劉賀尚不知遭逢巨變,太后已盛服嚴妝,由數百名持兵器的禁軍守衛浩蕩而來。接著,百官魚貫而入,按品階侍立,劉賀驚惶無措,只得伏身聽詔。

這是一封由霍光與群臣聯名上書的詔令,以天子使命與責任開篇,歷數昌邑王劉賀荒淫之舉,太后下令廢劉賀帝位,返回昌邑繼續稱王,而那些與劉賀一同揮霍享樂的兩百餘昌邑舊臣,以「亡輔導之誼,陷王於惡」的罪名一併誅殺。

大漢平穩度過昌邑王之危,霍光又面臨新君抉擇的難題。這次他更為慎重,聽聞武帝尚有曾孫劉病已流落民間,時人皆稱頌其賢,決議迎立這位體驗過民間疾苦的皇子為帝,即宣帝。宣帝是衛太子之後,出生數月即逢巫蠱之禍,是史上唯一在登基前受過牢獄之劫的皇帝。他即位後,政教明,法令行,天下殷富,萬民康樂。霍光盡心輔政,更讚天子為人「操行節儉,慈仁愛人」。宣帝繼位六年後,霍光安然離世,宣帝臨朝,大漢臣民無憂,而他,也終不負武帝囑託。

海昏之鑑

劉賀於被廢的第二年,改立海昏侯,遷往豫章。他是沒落的貴族,也是世人遺忘的角落,偶然被人提及時,總是以負面的形象出現在史籍之中。朝中臣子更認為劉賀是上天拋棄的廢人,是宣帝仁慈才得以封為列侯。昌邑國因劉賀譴謫而被廢,降為山陽縣。山陽太守張敞曾向宣帝秉奏海昏侯平日形態,說他二十六七歲的年紀,雖然身材高大,卻是一副患病的頹廢姿態。他與劉賀交談試探其心境,更得出其人「喜亂亡、無仁義」的論斷。

那麼劉賀果真是被上天遺忘的棄兒嗎?起初他在封國時,曾屢見異象,比如犬頸人身的怪物、只有他自己能看見的熊、停留在宮中的大鳥。劉賀視其為凶禍之徵,十分厭惡,向龔遂請教原由。龔遂不敢隱忠,雖曾數次勸諫無果,這次劉賀主動求問,他便趁此機會叩頭極諫:「請您反思,您曾讀備述人事、王道法則的《詩經》,您的行為又符合《詩經》的哪一篇呢?大王作為諸侯王,言行甚至不如百姓,是以存難亡易,請您三思啊。」後劉賀擺宴,忽見血污坐席,再問龔遂。龔遂幾乎是嚎叫著請昌邑王醒悟:「宮室不久將空,凶相幾度示警。血是陰憂之像,請您一定要反省自身。」

劉賀即位後,還夢到宮殿西階有大塊瓦片覆蓋甚麼物事,他揭開一看,竟然是五六石重的蒼蠅穢物。《詩經》有言:「營營青蠅,止於樊;豈弟君子,無信讒言。」這是上天在夢中點化他遠離那些終日阿諛奉承的昌邑臣屬。這是史書中龔遂最後一次勸誡,他道:「陛下身邊的小人,像蒼蠅一樣可惡啊!如果您不遠離昌邑舊人,一定會有災禍降臨,請您全部放逐他們!」然而劉賀枉顧神明與忠臣的苦心,依舊我行我素。終於在位不滿一月,他就被大臣罷免,最終連封國也無法保住。其實,上天從沒有拋棄過劉賀,是他一次次錯失被救贖的機會,走向敗落。他不僅是昌邑最後一個諸侯王,更在三十三歲的大好年華寂然離世。

海昏侯墓出土的寫有「昌邑九年」的漆器(公共領域)
海昏侯墓出土的寫有「昌邑九年」的漆器(公共領域)

一座列侯陵墓,牽引出一段塵封千載的深宮秘聞。劉賀的帝王之路與漢族歷史相比短如一瞬,而如今他選擇以這種方式重回人們的視野,可是上天給世人的又一個預示?@#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唐太宗貞觀年間,文治武功蓋世,盛世文明垂範天下,唐朝文化、禮儀、律典、文物制度皆被四夷爭相效仿採納,以沐中土華風為榮。大唐都城長安也成為各國使臣、留學生、僧侶彙集的國際都市。
  • 「韓流」(Hallyu)來襲風靡亞洲,觀眾也通過韓語影視劇,領略到其中的中國元素,比如漢字、建築、服飾、禮儀等等。在韓國古裝劇中,常會看到大幅的漢字書法高掛在宮廷、貴族、士族家中,劇中出現的古代書籍、書信和密旨等也多是用漢字寫成。
  • 明太祖朱元璋登基後,於洪武二年(西元1369年)下令編修《元史》,要求史官「直述其事,毋溢美,毋隱惡,庶合公論,以垂鑒戒」。並由明朝翰林學士、「開國文臣之首」的宋濂領銜主修。
  • 中國古人所使用的印信並非像現在大多影視劇中所表現的那樣,大的像磚頭,印紐不分用意均是一隻臥獅或麒麟。相反,它們大多體積較小,並且隨主人的社會地位,有著嚴格的品級限定。精緻的印信訴說著主人的生命際遇、性格特點,有時從一方印、一道刻痕,便可引申出一個故事,一段歷史。
  • 今天我們介紹的這枚印章,材質非金非玉,形狀不方不圓,用途亦公亦私,它究竟是甚麼樣的呢,它的主人又是誰呢?
  • 11月21日上午10點,中國江西南昌西漢海昏侯墓內又提取出馬蹄金、韘形佩、博山爐、連枝燈、銅壺等珍貴文物,這些出土文物,可進一步了解古代漢朝的文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