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詩中 易被後人忽略的真機

文:陳彥玲

人氣: 20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3月14日訊】集律詩大成的唐代,在留傳的許多詩作中,不論是七言詩還是五言詩,都很精練的記載了豐富奇妙的神傳事跡。

例如,唐朝崔顥留下的傳頌千古的名篇,《黃鶴樓》,詩仙李白留下的《登敬亭山南望懷古,贈竇主簿》等詩作,都提及仙人蹤跡。

《黃鶴樓》中,詩句起句,「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在《登敬亭山南望懷古,贈竇主簿》中,更是通篇皆是道家故事和對仙家生活的嚮往。李白寫道:「敬亭一回首,目盡天南端。仙者五六人,常聞此游盤。溪流琴高水,石聳麻姑壇。白龍降陵陽,黃鶴呼子安。羽化騎日月,雲行翼鴛鸞。下視宇宙間,四溟皆波瀾。汰絕目下事,從之復何難。百歲落半途,前期浩漫漫。強食不成味,清晨起長嘆。願隨子明去,煉火燒金丹。」

仔細的看看這首詩,就能察覺到其中描繪了一些道家修煉的方法與境界所見,子安也是傳說中的道家仙人。

李白還有一首《與史郎中欽聽黃鶴樓上吹笛》寫道:「一為遷客去長沙, 西望長安不見家。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這首詩雖然是寫於流放夜郎、路過黃鶴樓途中,但「五歲誦六甲、十歲通詩書、觀百家、十五好劍術、十八歲在戴天山讀書」的李白,哪可能會為了紅塵朝中區區的官位或權謀的爭鬥而灰心喪志呢?因此,如果從道家修煉的高度來解讀李白的這詩作,就會知道謫仙筆下講的不是人間悲情幽怨,而是看破假象:世間繁盛的長安最終也不是生命歸處。

再聽聽那玉笛在黃鶴樓中的仙音,難怪清代的沈德潛在其著作《唐詩別裁》書中說:「七言絕句以「語近情遙、含吐不露」為貴,隻眼前景、口頭語,而有弦外音,使人神遠,太白有焉。」所以,要能從李白詩作得到如其超凡的智慧,倘若只用凡世悲歡離合的角度來看,那肯定是無法體會出修道人的弦外之音,想理解詩中真意更如緣木求魚。

李白還有詩作《感興》(八首之五)為證,詩云:「十五遊神仙,仙遊未曾歇。吹笙坐松風,泛瑟窺海月。西山玉童子,使我煉金骨。欲逐黃鶴飛,相呼向蓬闕。」

《廣仙列傳》中也描述了白居易之孫白龜年與李白的穿越奇遇。李白去世後十年,白居易才出生,他的孫子白龜年與李白在世的年代相差更遠。但有一天,白龜年登嵩山,「遙望東巖古木,簾幕窣地,往觀之,一人至前,曰:「李翰林相招。」龜年一看此人「褒衣博帶,風姿秀髮」,並向其說自己與龜年祖父白居易的現況:「吾李白也!向水解(道家的屍解之法),今為仙矣!上帝令吾掌箋奏,於此已將百年。汝祖樂天亦已為仙,現在五台掌功德所。」並給龜年一卷素書說:「讀之,可辨九天禽語,九地獸言。」元代的《歷世真仙體道通鑑》裡更指,李白已然成為東華上清監清逸真人,送龜年的書「讀之可辨九天禽語,大地獸言,更修功行,可得仙也。」。

還不只是白龜年遇到過成仙後的李白,宋代的蘇東坡在《蘇軾文集》裡也寫下了他與李白的奇遇:余頃在京師,有道人相訪,風骨甚異,語論不凡。自云:「常與物外諸公往還。」並口誦上清寶鼎詩二首,稱「東華上清監清逸真人李太白作也。」這二首中有「人生燭上花,光滅巧妍盡」,又云:「燕服十二環,想見仙人房。暮跨紫鱗去,海氣侵肌涼……」

詩中盡顯神仙世界的奇妙。今人素來多說唐詩乃文人墨客不得志的愁話,但如果我們能夠翻開修煉的史實,重新看待這些士人筆墨,則當有一番新天地可供神遊了。果若自修當如此,教子亦可得了,也不枉前人積奠了如此錦繡的神傳文明。

責任編輯:馬天祥

評論
2016-03-14 2: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