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貴成:中國人為什麼要到日本爆買感冒藥

人氣: 183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3月15日訊】中國人藉著到日本旅遊的機會,會毫不吝嗇地在日本掃貨,爆買日本的一些產品,比如馬桶蓋什麼的,這已經成了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我怎麼也不願相信,我們中國人還要千里迢迢地跑到日本去爆買感冒藥。「到日本買感冒藥,是中國製藥企業的恥辱。」2016年1月30日,在湖北省「兩會」的新聞發佈會上,湖北省政協委員王學海說了這番話。看了刊登在2016年2月4日《文摘報》上的這則新聞,白紙黑字,我又不得不信。

隨即一種鬱悶湧上心頭,馬桶蓋什麼的高科技產品只是屁股下面的東西,我等無緣也無錢去日本的屁民不用也罷,吃喝拉撒照樣還能解決。可我們屁民總不能不生病吧,這最流行的感冒總是要得的,感冒藥還是要吃的,難道我們中國製造的感冒藥也不能吃了?否則為什麼要不遠萬里跑到日本爆買感冒藥呢?鬱悶之餘,我上網搜索了一下這種情況,搜索結果讓我大吃一驚。

我的上帝啊!不僅是感冒藥,這兩年來,不少調查顯示,日本的醫藥品和保健品一直是中國遊客最愛。2014年的十一黃金週,日本諮詢公司hotto link與上海普千商務諮詢公司通過分析新浪微博,公佈了中國人在日購物排行榜,其中,醫藥品消費999件,位居榜首,眼藥水和降溫貼單獨排在第四和第九位。而在醫藥品中,遊客購買最多的則為感冒藥、胃藥等。而在2015年春節假期,醫藥產品的消費量已經飆升到3982件,熱度還在持續上升。很多產品中國遊客貢獻的營業額已經超過本土的銷售額。

還是讓我們看看中國人爆買的具體藥品吧。日本醫藥品分為三種:第一類必須有醫生的處方才能購買,第二類則需要和藥店專駐藥劑師商量,第三類則可以任意購買。中國遊客購買的多為第三類醫藥品。 根據日媒統計以及國內一些論壇上的推薦,武田製藥鼻塞退熱感冒片、池田模範堂兒童感冒藥、第一三共製藥AG NOSE鼻炎噴劑、エスエス製藥感冒藥、龍角散、大正製藥的一系列感冒藥產品、協和藥品兒童感冒藥等均是遊客感冒藥「購物清單」首選。

難道日本製造的感冒藥真的有什麼過人之處嗎?據專業人士介紹,感冒藥根據針對症狀的偏重,在含量和組合上會略有不同,但有效成分和組合並不會有太大差別。因此,影響藥品療效的主要是輔料的質量。輔料會影響藥物生物利用度、溶解度、血藥濃度達峰時間、崩解時間等藥理指標,從而影響藥物的穩定性和在體內的吸收情況。如果輔料的質量不好,藥品放置時間較長,或者存儲條件發生變化時,就可能導致製劑發生變化,從而影響最終療效。

而令人沮喪的是,相比於日本,目前我們國內還沒有完整的輔料認證體系,在生產過程中,相關指標要求也沒有國外要求嚴格。因此,很多輔料在質量上跟國外有很大差距。對此,國內藥企也並不避諱,康美藥業OTC總監李從選就感到國內的輔料質量跟國外相比差距很大,重視度也不足。「國內在進行藥品質量和安全性檢測時,更關注有效成分的含量是否達標,對於跟輔料相關的一些藥理性質的檢測沒有足夠的重視。這就可能會對製劑的最終療效產生影響。」同時,他指出,很多藥品在生產工藝、原料純度方面也很難達到國外水準,這同樣會對藥品療效產生影響。而且由於在藥物針對的適應證方面劃分的更為精細,日本藥品的類型相對比較豐富,中國遊客就可以買到一些在國內買不到的品種。

原來中國製造的感冒藥確實不如日本製造的,看來說外國的月亮比中國的圓,並不見得就是崇洋媚外,倒是一種難能可貴的實事求是,這就難怪聰明的中國人要到日本爆買感冒藥了。

普通感冒藥如此,兒童用藥就更不用說了,它更是中國人赴日購藥的一大熱門。在很多網上推薦「必購神藥」的帖子中,都佔有不小的比重。由於兒童是特殊人群,比較難以開展臨床試驗,故而兒童用藥在世界範圍內都比較受到關注。在國內,兒童用藥一直是成人劑量縮小規格,日本在這方面也是對成人劑量進行減量,並進行口味改良。中日在兒童感冒藥方面主要的差異在於,中國的品種和劑型更為缺乏。據快克OTC總監石永林介紹,國內的兒童感冒藥市場,以氨酚黃那敏類為主,比較常見的大概有三四種。日本的兒童感冒藥品種相對多一些,僅在札幌一家藥妝店中,就共有12種兒童感冒藥產品。

這就難怪網友要用「人性、細節、效用」來形容日本感冒藥品了。雖然說在藥品的療效差異上還需要更多科學證據去驗證,但日本一些藥品在包裝設計、使用方式人性化這些印象分上已經高出國內藥品一截則是毫無疑問的。

日本藥企是把病人真正當做了上帝,能夠設身處地地為病人著想,在藥品設計上考慮到更多的患者需求,因而給病人提供了更多選擇空間。以第一三共一款治療過敏性鼻炎的噴鼻劑AG Nose為例,根據個人需求的不同,這款產品設計出溫和型、清爽型以及防滴漏緊貼患部滋潤型這3種類型。而兒童使用的面包超人止咳糖漿也改良成草莓和桃子口味,讓兒童服藥更為容易。另外,在藥品劑型上的考慮和創新也更多。據介紹,日本一種膠囊型的一次性滴眼液,使用方便,杜絕了反覆使用污染的可能。現在國內也有企業在從日本引進這種技術。

即使是在藥品說明書上,日本也會關注到細節。從2004年開始,日本24家製藥會社組成了「藥的合理使用協會」,針對那些因日語不通而在日本藥鋪買藥的外國人,製成了說明服藥方法和注意事項的「圖形文字」,表示的注意點共計51種。如今,還將日語服藥插圖說明翻譯成簡繁體中文、英語、韓語、葡萄牙語、西班牙語等五種語言。

把創新做到了細節上,日本人的精明不得不讓人歎服。如果進一步追問,日本藥為什麼能做到這一點呢?以日本的OTC產品為例,雖然種類比較多樣,但是品牌比較集中,主要由幾家著名企業生產;而我們中國則是品牌繁多,同一個品種竟然有幾百個廠家在生產,銷售前十名的成人感冒藥一共也只佔市場份額20%左右。由此導致市場競爭無序,各家藥企多是在價格戰上下功夫,也就很少去關注細節創新了。

說起中國的有些藥企,不禁讓人心生憤懣之情。從2015年6月開始,國家取消了絕大部分藥品的政府定價,希望通過提升藥企生產低價藥的積極性,減輕患者使用高價藥的負擔。這本來是全心全意為患者服務的好政策,卻被一些無良藥企鑽了空子,以致一些低價藥屢屢斷貨,藥企「哭窮」說生產不起,背地裡卻「抱團」協議漲價,導致患者用藥成本增加。2016年1月28日,國家發改委價格監督檢查與反壟斷局調查處對5家國內公司因在藥品別嘌醇片上達成並實施壟斷協議開出2016年首張罰單,合計罰款399.54萬元。

「別嘌醇片」是治療因尿酸過高引起的高尿酸血症、痛風的常用藥物。全國獲得批准文號的「別嘌醇片」生產廠家原來有15家,2012年至2013年實際有7家企業生產別嘌醇片,2014年以來實際只有重慶青陽、江蘇世貿天階、上海信誼聯合三家企業生產別嘌醇片。 

而這三家,此次都在發改委的罰單範圍內,說起來真是可恨。2014年4月至2015年9月,重慶青陽及其關聯銷售公司重慶大同、江蘇世貿天階、上海信誼聯合別嘌醇片獨家經銷企業商丘華傑,先後四次召開會議,達成並實施壟斷協議,統一上漲別嘌醇片價格,同時協議分割銷售市場。2014年4月,當事人經過協商,決定將當時售價為10元的別嘌醇片銷售價格提高到不低於18元,後來又提高至23.8元,到2015年4月又決定在被列為低價藥的省份,提高售價至不低於50元。

這就是我們中國的藥企,沒有本事創新,卻鑽進錢眼裡不可自拔,妄圖靠壟斷市場一手遮天而大發昧心財,逼得有錢有閒的國人去日本爆買日本藥,剩下無錢無閒出不了國的我等屁民們,要麼成為刀俎之下的魚肉,要麼就只能呼告無門——本人每天吃一片優甲樂,誰知幾個月之前這種藥突然斷貨了,目前在各大藥店都買不到,眼看就要斷藥了,萬能的上帝啊,你能告訴我去哪裡買這種藥嗎?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6-03-15 10: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