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道》生意經(9)田園中空靈的心境

作者:孟欣

(圖/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5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集財富卻退隱田園

雖然林尚沃擁有超過全國上至君王下至百姓所有人的財富總合,訣別松伊後,林尚沃退居山林,甘當一名田園詩人,平靜安和地度過了自己的餘生。並在臨終前將自己的全部財產都回饋給社會和國家。

訣別了松伊,林尚沃開始安排他未來的生活。如唐朝詩人王維的詩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他要挖一個荷塘,在裡面種上荷花,旁邊蓋一個小屋,在這裡看書、吟詩,自由自在地生活。並自號「稼圃」,意為「在菜地種菜的人」。

下人們不解,林尚沃提到魏晉時代有個人名叫王然,他是竹林七賢之一王融的堂弟。王然厭惡世俗,有一天他的妻子想試驗他一下,他睡著之後就要女傭將錢放在他睡覺的床前。王然醒來驚訝地大喊道:「快將『阿堵物』拿走!」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把這東西拿走』。因此,人們知道王然甚至連說話也厭惡提到『錢』字。林尚沃指著「常平通寶」說道:「我一生都在為了這個東西而奔走,因為我相信有了這個可以生活得很幸福。為了聚斂這東西,我使出了渾身解數。但是現在再回過頭來看,這也只不過是『一件東西』而已。現在我明白了,原來我一直以為這是我所擁有的東西,可這東西其實是不為任何人所擁有的。它就像流水、藍天和大氣一樣,不能帶走。它只是暫時由我來保管,不知何時就會離開我而成為別人的東西。漢武帝時期南王劉安在《淮南子》中有這樣一句話,「逐鹿子不見山,攫金子不見人。」

之後,林尚沃變成種菜人,不再出入商界。他熱衷於創造謳歌大自然的詩歌,按照自己的願望成了一名歌客。林尚沃走完了他所感悟的第三條「無路之路」。他在自著的《稼圃集》序言中寫道:「……遷新居,百鳥築巢林池花石之間,足為晚年讀書寫詩休息之所。老來以歌客賦詩自娛,凡事順遂平安。」

從大自然中得到點悟

一段平靜的生活後,突然又有了變故。75歲林尚沃將自己所吟唱的詩單獨挑選出來編輯成自詠詩集,詩集的名稱便叫《寂中日記》。其中一首《燕子曲》,描述的是春日的下午。「新春簾幕爭來燕,拘約江湖恐負鷗。」林尚沃正在欣賞新春孵出的一群小雞,突然天上衝下來一隻老鷹把母雞抓走了。對林尚沃來說是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以前,林尚沃種的糧食,過路的牛在壟溝裡拉屎,卻從來沒有踩過莊稼。種南瓜,一個蒂上結兩個瓜,卻從來沒有掉過或爛過。養牲口,小崽子從來沒有死過,孵小雞放了十個蛋,最後小雞孵出來一看還多了,原來是母雞又產蛋。這次他第一次親眼目睹鳶把一隻母雞從自家院子叼走了。

這讓林尚沃想起《莊子》裡的故事《山木》。栗林中知了鳴叫,一隻螳螂藏在葉子下面,全神貫注地準備捕捉知了。有隻怪鳥卻在注視著螳螂。而這隻鳥為了眼前的利益,沒有察覺到莊周正拎著弓箭準備射它。而莊周因為捉鳥走神,護林人進了栗樹林都全然不知。護林人以為莊周是來偷栗子的,大罵他……。莊周自嘆:「原來物種相害的根源,是因為利害將它們都牽扯在一起了。」

石崇大師曾預言過林尚沃的最終命運:「最後我要告誡你,如果你在生意場上出現完全出乎預料又非你所願的虧損,哪怕這種虧損只是一分半文,那麼你必需明白,你的商運已經到頭,必需散盡所有,激流勇退。」母雞被抓正是對其最終命運的昭示。

散財是明哲保身

如何才能克服那些危機呢?在這個時候,拋棄便是最明智的抉擇。對於一個修煉到一定高度的人,要想昇華到更高的境界,指導他修煉的理又與以前完全不同,這時一切成就都已屬於過往,往高層次修煉,提高就是放棄。

林尚沃想到文天祥,忽必烈下令對文天祥施以車裂之刑。臨死之前,文天祥從容面對監斬官說「吾事畢矣」。自此以後,選擇從容地面對死神的很多人都將「吾事畢矣」作為最終遺言。他馬上讓下人找來所有借債的人,當著他們的面,將賬簿上所記人名一筆勾銷。朴鍾一不解,認為欠債還錢是商家固有的做法,林尚沃正色道:「朴公,從前孔子這樣說過『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就如孔子的教誨,富貴不是因為人們想要得到就能得到的,只有上蒼想讓你得到,你才會得到。我這個老頭子幸運的是老天的憐憫,頗有了一些錢財。我能夠成為富人,雖然與我的勤勞、節儉分不開,但要想成為天下第一富商,如果沒有天祐神助,也是不可能的。」

證悟商道——財上平如水,人中直似衡

林尚沃拿出自己寫的「財上平如水,人中直似衡」。林尚沃說:「老子曾這樣說過:『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我現在明白了,財物跟水是一樣的。水只是隨著地勢的高低而流淌,流水不腐,如果想擁有它而把它固定,水就失去了生命力,就成了死水一潭。財物也是這樣的。財物原本沒有屬於你、屬於我之別,就如水沒有歸屬一樣。我所擁有的財物只不過是暫時停留在這裡,但人卻總想把原本沒有歸屬的財物據為己有。如果想把流水用手握住,也只能暫時將水握在手中,水終究會從手中流失,復成空拳。人也一樣,人生來並無貴賤、貧富、美醜和高低之分。一個人無論如何高貴,也只不過是在短暫的人世間藉助於高貴的名譽,穿著綢緞衣服罷了,脫去了綢緞衣服,即與平凡的人沒甚麼兩樣。所以,人,無論是誰都應像秤一樣正直。無論對多麼高貴的人,秤都會不多不少地正確地稱出他的重量。所謂『債』不過是水罷了。給口渴之人以水喝,能說還債和欠債嗎?」

西方人把流通貨幣成為currency,錢和流動是一個意思,其實與中國古人的說法異曲同工。只是現在的很多富商已經忘卻了原意,把擁有不停流動的財富當作自己追求的目標而勞心費力。

林尚沃又要求把他所有的金子都拿出來曬,說金子不曬就要生銹,被蟲蛀,還要把金子都送給想要經商的人們。下人們更加不解,金子怎麼會生銹呢?其實林尚沃是在說這個道理:「流水不腐,戶樞不蠹,動也。」(《呂氏春秋•盡數》)林尚沃解釋:「如果沒有這些金子,作為一個商人,也不能說我沒有取得成功。我只不過是將本不屬於我的東西重新交還給他們,怎麼能說他們得到的是意外的橫財呢?」

為國家奉獻,不遺禍子孫

平時,林尚沃教育他的子孫「財物是招禍之門,遺產是斬身之刀」。他死後沒給子孫們留下遺產,只留下二十元。林尚沃能看穿「權無十年盛,花無百日紅」,知道「富貴不過三代」的道理。事實上,古今中外保持富過三代以上的門戶少之又少,這就是天道。財富和利益不但不會被個人永遠佔有,也不會被某個家庭永遠佔有,這就是潮流。如果給子孫們留下財產,他們反而將變得懶惰、無能,對他們造成傷害,更快的使他們貧困。臨終前,他把土地全部充公。從《稼圃集》的有關記載中可以看出,林尚沃的大片土地並不屬於他的後世子孫,而是與屬於驛站或駐軍的驛屯田一樣為國家所有。

在為紀念林尚沃所建的「如水博物館」裡,陳列著結束流放生涯不久的秋史金正喜所作的一幅《商業之道》,時間是在林尚沃去世前兩年。畫面意境高雅,有遠山、流水和田園,還有一位駝背的老人在菜田裡勞作。作者手法簡約,通過神來之筆讓人物與自然完美地結合在一起,是一幅僅憑寥寥數筆、幾根簡單的線條一蹴而就的寫意畫。畫的右上角題寫了畫旨。秋史概括了林尚沃的一生:《史記》太史公云:『淵深而魚生之,山深而獸往之,人富而仁義附焉。』此言有理,然非僅富而仁義附焉也,與其曰人富,莫若言循人道方使仁義附之,蓋可謂商業之道。稼圃平生積富,終富甲朝鮮八道。所謂稼圃經商,如孔子云『非逐利而求義也』,故其乃平生重道之君。經識『財上平如水,人中直似衡』之利理,故優於人而非優於財。雖終生積財,而不拘一物;竭生平勞作,實無為之人;盡終身蓄金,仍侍蔬不輟,可謂一老菜農也,故稱其商佛,於此何樂而不為,乃幸事。」文章結尾的落款是「老果老人書」。在菜田裡種菜的老人就是喻指林尚沃。說林尚沃在菜地裡刨出金佛像,就是暗示林尚沃在最後的隱居生活後得道成佛了。

修得正果,明瞭生死

林尚沃之死據說是在初秋季節。一天在夢裡,他看到曾親密愛戀後又狠心分手的松伊架鸛飛昇。之後林尚沃的身體便開始衰弱。一日,他洗漱完畢,看著鏡子,對著自己借用一生、行將蟬脫而去的軀殼自言自語:「喂,稼圃,這一生,你真是受苦了。」然後,他揮毫寫道:

死死生生生復死,
積金候死愚何甚。
幾為閒名誤一身,
脫人傀儡上蒼蒼。

林尚沃像做了一輩子修道士的高僧們一樣做了臨終偈。作為商人,林尚沃雖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成為朝鮮甲富,但他懂得「積金候死」的愚昧,懂得取得巨大成就卻搞垮身體的幼稚,懂得物質財富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道理,懂得只有精神境界昇華後的成功才是伴隨自己的元神——真正的生命而來而去的。他最終完成了石崇大師對他的期望,修成商佛。

那天夜裡,林尚沃停止了呼吸,手中握著一把折扇,彷彿告訴人們他兩袖清風。林尚沃安葬在「用幾個椽木紮成的、每天早晚可以仰望先親墓穴的祠堂」前面的空地上。佛教要求人們達到一種「空手而來,空手而去」的境界,林尚沃拋棄了人間的世俗,赤手昇天。

林尚沃,生於1779年即正祖3年,卒於1855已卯年,享年77歲,堪稱長壽。一個人的成功,不僅在於賺了多少錢,還在於他如何賺到這些錢,以及用這些錢去做甚麼。如果一個人靠坑矇拐騙去賺錢,把錢用來吃喝嫖賭,這樣的人再有錢,也會被人遺忘,要是為實現自己的政治野心不惜搞亂社會,更會遺臭萬年。林尚沃至今還被人們稱道,也不是因為他是富可敵國的天下第一商,而是因為他靠自己高尚的人格成功,成功之後又回報社會,散盡千金,退隱田園。財富於他如浮雲,他要做的是事業,而不是斂財。錢只是他成功的象徵。成功了,有錢了,又證悟了佛家的空理,散盡錢財,使財富流向所需要的地方,這又符合道家的自然法則,結果卻正好是使國家和百姓受益,正好符合了儒家思想「為天下蒼生謀」,「民為貴」的最高境界,這些是林尚沃證悟了圓容的商業之道後的成果。@*#

原文標題:《商道》裡中華傳統文化中的生意經(9)——田園中空靈的心境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既然林尚沃要成就商道,而不是做一個敢於殉情的凡人,就要在商界有發展,要能夠統領灣商團隊,另外作為深諳儒家文化的人不能違逆母命,林尚沃放棄了與多寧的關係,卻把這份感情埋在了心底。
  • 石崇大師外出雲遊。留下一只喝茶用的杯子給他。這只杯子只能倒七分滿的水,如果全滿,一杯水都會消失。林尚沃帶著石崇法師送他的禮物——戒盈杯上路。戒盈杯上有八個字:戒盈祈願,與爾同死。
  • 「鼎」字是仿照中國古代常用的鍋的形象造出來的漢字。上古時大禹主持鑄造而流傳下來的九只大鼎稱九鼎,象徵著天子的仁德,是國家的神器,作為天子代代相傳的鎮國之寶。
  • 一個商人的容量體現在兩方面,一方面要把握商機,有城府才能目光遠大;一方面是能容下有才能的人的缺點,使人才為己所用。
  • 能不能放下生死是每一種正道修煉中都必須經歷的考驗,這是人和神的區別。神能坦然放下生死,而人卻不能。對於立志修成商佛的林尚沃,這是必須面對的。
  • 現在的商業活動中,官商勾結、權錢交易等不正當行為非常盛行。在商業界,用金錢換取權力或驅使權力似乎是有錢的商人為了擴大生意而必須要做的事情。越是這樣的時代,越需要「商道」來引領人們走出各種影響商業健康發展的桎梏…
  • 石崇大師教誨林尚沃「握住救人的刀」。救人往往與犧牲自我分不開。放不下個人利益的人擔心那樣會使自己遭受損失,但恰恰相反,這種犧牲的結果卻非常奇妙,敢於犧牲自己救助他人的商人反而是收益者,因為別忘了,冥冥之中有天理在平衡著一切。林尚沃商業上的起色就源於他的一次救人經歷…
  • (shown)這三種商人的道路不完全相同,但都是在中華儒家文化的背景之下成長起來的。儒家文化的核心是做人的倫理道德規範。成功的人生——無論是從政、從文,還是從商,都要首先從作一個好人開始,經商就是做人。
  • (大紀元記者黃美儀、蔡月霞/柔佛新山報導)目前,社會問題層出不窮,人人都活在壓力當中。那麼,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呢?「歸根究底,是因為我們忘了祖宗的教誨。我們應該『認祖歸宗』,學習五千年中華傳統文化。」拿督斯里侯建仲博士如是說。他認為只有個人、家庭以及國家都處於和平安寧,我們才能超越各種災難。
  • (大紀元記者歐文奕馬來西亞吉隆坡報導)幸福地產——顧名思義就是創造幸福美滿生活的意思。創辦人楊思益在中華傳統文化的熏陶下,把「修身為齊家之本」的理念注入了自己的經營管理,並以此培訓員工。他孜孜不倦地教育員工以家為本,做事要考慮家人,如父母、孩子、伴侶等。並鼓勵員工要努力進取,以家為動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