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緒(十一)前行

作者:梅花一點

金世宗重視農桑,史稱「小堯舜」。(Fotolia)

  人氣: 226
【字號】    
   標籤: tags: , ,

輕輕的邁一步,不是跑步,也能前行。雖然在某瞬間裡的某人的一小步,是全人類的一大步。然而,流浪的前行沒有任何語言,更無法在我們知道史書裡記載。

步履的搖擺不是飛翔的翅膀呼嘯而過,自在行空。腳踏實地,是因為可能有你需要給繫鞋帶的對方,或許是你家的小孩,也許是某人的未來。配不配繫鞋帶的預言,總是留到答案的最後,因為前行的路需要時間才能把鞋帶鬆脫了。一般情況下都是我們自己繫好自己的鞋帶,無需他人幫忙。或許那是屬於神祕光彩的預言的前行。

腳踏實地,必然留下腳印,印跡的殘留,在部落時代如同鳥獸的足跡,紋路的清晰如同文字的表達,不僅說明是甚麼動物,還說明了停留的時間長短多少。歷史的印記就從這最簡單的事物之像感應出來,直到去演繹那些意義能夠對應的叢林,並在後來建立的意義裡也設立了空虛的意義,結果卻迷失於意義叢林裡。前行的目的本來是循路而行,然而路是人走出來的,走的人多了就是路,直到迷路的蹤跡在前方無法臆測,流浪的前行就繼續著。

步履快慢似乎由心來決定的嗎?是看客,那就隨意逛逛;是散心,那就踢踢腿;是急事,那就跑加跳。如果神行太保的日行八百里,穿的是棉鞋也不需要繫鞋帶,那也就如同呂洞賓的飛劍飄忽無蹤,閃乎無影了。可是,即是如此再快或許也未必快過張果老的倒騎驢。

所以,流浪的心前行的是流浪,行者的心前行的是正道。@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匆匆而過的面龐們的打過照面,沒有任何言語,卻步伐不停,前視而無左右顧盼,那會是心思在追尋或者走向的喧鬧麼?可惜,沒有一字言語就恍然而去。這不是安靜的沉默無語,而是心思的延續流淌。
  • 安靜的代價,是能夠細細聆聽到草叢裡的蟋蟀的叫聲,還有草兒撫摸搖擺著微風的經過。微微的聲音代替了自以為的安靜與迴避般沉默的結局,耳朵們繼續歡樂自己擁有的福氣。
  • 有些所謂的現象,那不需要推理,花開花落,吃飯睡覺,行走坐臥,人們在面對的反應都很正常,如何需要推理呢?就如同風雲莫測的天氣,難道預報了陰晴那定是陰晴麼?如
  • 似乎很偶然,一連串的雨滴打落幾片樹葉,夾著細細的寒意,確立了我們頭腦裡偶然的異象。偶然是真正不知道的無法解釋的原因麼?偶然發生在哪兒?為何雨點選擇那片被打落的葉子?
  • 流浪者的足跡或許在尋找可以棲息的家園。若是黑暗崛起,夜黑風高,被驅逐的和自願離開的,必然流散四海,直到覓得新生之地開闢荒涼的土壤。
  • 流浪的心緒,往往來自無所謂的胡思亂想,不息不止,川流不停,宛如河流,苦惱無休。人人都說,如果不思考了,那不就是死了嗎?看似他們都認識到,死去萬事皆空了,一了百了,死亡如同成為無止境的空寂。沒有了如果,生死就走不到輪迴裡來,意識之中永遠也止不住流淌的滴滴淚水和鮮血。
  • 各種帶著各類風格和詩情的意義叢林裡,流浪著一群孜孜不倦的探索者。有些耗子在捉弄花貓,有些瞎子在探摸大象,有些小蝦嬉戲鯨魚嘴,有些老虎陷落野豬洞。可惜可嘆的是,這些奇怪的發現至少都屬於被遺失的記憶,而不屬於我們想像到的遺忘。
  • 時而,穿牆而來,笑語連連;時而,翱翔花叢,細細品味;時而,揮手而過,光艷四溢;時而,聳立肩頭,撲之無影。若是前世的福分,積累今生的遇見,會是時間之神賜予的造化嗎?
  • 夢想者在設計著一個來自可有可無的願望嗎?隨手的拋擲,遠遠的入海無聲,浪花四溢,潮水無情。祈禱開始了,剛剛的啟程沒有任何可靠的依據。
  • 很快,上了岸,最先到達的不是你,也不是我,更不是他們,而是一無所有的無所不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