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瓌因材施教 家訓字字如金

慧勉

蘇瓌因為兒子的天賦甚高,所以對兒子蘇頲的要求也很高,經常以自己為人處世的經驗教誡蘇頲。(Shirley/大紀元)

  人氣: 311
【字號】    
   標籤: tags:

蘇瓌字昌容,台州刺史蘇直之子,京兆武功(今屬陝西)人。他二十歲考中進士,曾任參軍、長史等。唐中宗神龍年間,入朝為尚書右丞。景龍三年(709年),遷尚書右僕射,同中書門下三品(實際上就是朝廷宰相)。蘇瓌對典章制度尤其熟悉,又明曉法令,故一朝典儀、文書格式等,均由他刪訂。他任職期間,革除弊政,惠民利國,多有政績。他有兒子蘇頲、蘇詵,其中尤以蘇頲最有名。

蘇頲是唐代一位著名的文學家,他字廷碩,自幼就聰明過人,讀書一覽千言,過目成誦,有著驚人的天賦。他也於弱冠時中進士,神龍年間擔任給事中,加修文館學士。過了不久,又被任為中書舍人。後來,又和父親蘇瓌同任同中書門下三品,父子兩個同時掌樞密,時人都認為極其榮耀。唐開元四年(716年)遷紫微侍郎,同紫微黃門平章事,與宋璟兩人同為宰相,共理國政。蘇頲十分有才,工於為文,受父親教導,朝廷的許多文誥,都是他負責制定。唐玄宗時代,朝廷因遇安史之亂,文書極多,獨蘇頲在朝中負責起草制定。他在太極後閣中,忙於口授各種文書,由書吏記錄抄寫,各種文書,交錯口授(同時口授數人),無一差錯。而書吏們都趕不上,央求蘇頲放慢速度口授,說道:「不然的話,我們的手腕都要脫臼了!」中書令李嶠,十分讚賞他的文思,歎道:「舍人思如湧泉,嶠所不及也!」可見蘇頲的文才著實驚人。與蘇頲同時的張說(封燕國公)兩人,被時人稱頌為「燕許大手筆」(蘇頲被朝廷進封為許國公)。

因為兒子的天賦甚高,所以,蘇瓌對兒子蘇頲的要求也就很高,經常以自己為人處世的經驗教誡蘇頲。他主張教育人要量才施訓,因為認為兒子有宰相之才,所以平時也常以當宰相的準則,來嚴格要求兒子。為了很好地教育兒子,蘇瓌據自己為相的經驗和體會,特意撰成家訓一篇,訓導兒子如何做好朝廷之相。宋璟見到蘇瓌的這篇家訓,因其所說是為相之道,並且內容實切要道,故為其取名為《中樞龜鏡》(「中樞」指權要部門,即指宰相,「龜鏡」指可作借鑒之物)。這篇《中樞龜鏡》,從大事到小事,都說得具體而微。

在這篇家訓中,蘇瓌要求兒子:「臨大事,斷大義,正道以當之。…平心以應物,無生妄慮。似覺非正,則速回之,使久而不失正也。」而對於同事,應「隨器以應之」,「賢者親而狎之,無過狎而失敬,則事無不舉矣。」對於用人之道,則說道:「舉一官一職,一將一帥,須其材德者,聽眾議以命公之,是非既無爽矣。人不可盡賢盡愚,汝惟器之。」他教導兒子蘇頲:「與正人言,則其道堅實而不渝。…見小人也,抑之。」「毋太剛以臨人,…勤思慮,不以小事而忽機。管財無多蓄,計有三年之用外,散之親族中之貧者。多蓄甚害義,令人心不寧,不寧則理事不當矣。清身檢下,無使邪隙微開,而貨流於外矣。」蘇瓌要求兒子:「遠妻族,無使揚私於外,仍須先自戒,謹檢子弟,無令開戶牖,毋以親屬撓有司。一挾私,則無以提綱在上矣。子弟、婿居官,隨器自任,調之勿過其器而居人之右。子弟車馬服用,無令越眾,則保家,則能治國。居第在乎潔,不在華。無令稍過,以荒厥心。」

蘇瓌為官,確實也能照自己要求兒子的去做。他對自己的兒子十分瞭解,故為官時向朝廷薦舉兒子,並不避親嫌,這恐怕也就是他所說的「子弟、婿居官,隨器自任」吧。唐玄宗當時需要一位才學之士,草擬朝廷文誥等,問蘇瓌道:「你為朕想一想,誰能當此重任?」蘇瓌認為自己的兒子才思敏捷,可以當此重任,推薦了自己的兒子。唐玄宗任用了蘇頲,蘇頲果然極為勝任此職,他制誥往往援筆立成,而且詞理典雅,才藻縱橫。連唐玄宗也感歎地拍著蘇頲的背,稱讚道:「真是知子莫若父啊!」

蘇頲為官很受父教。曾經發生一件很有意思的事。蘇頲的弟弟蘇詵,是以「賢良方正」而被朝廷任用的,官至秘書詳正學士。後來,朝廷想任命蘇詵為給事中。這時候,蘇頲在朝任紫微侍郎,得知此事後,向朝廷提出不同意此事。唐玄宗問他道:「古時候有沒有過內舉不避親的人?」蘇頲答道:「有,春秋時晉國的祁奚,就曾舉薦過自己的兒子。」唐玄宗笑著說:「如果是這樣,那麼我任用我的蘇詵,愛卿的話,也並不公道啊!」蘇詵還是得到了任用。

蘇頲謹受父親「管財無多蓄」、「多蓄甚害義」的教誨,為官廉潔而儉樸,有了財物,均散給親族中之貧者,真可說是「儲無長貲」(《新唐書•蘇頲傳》中語)。蘇瓌在世時,自己也生活儉樸,清廉自持。臨終前,他還特意留下遺命,囑咐親屬薄葬自己。到了他死後喪葬的那一天,除了官府給的儀仗以外,僅有布車一乘。見到的人,都嘖嘖稱道其清素。

蘇氏父子的儉樸之風,真是一脈相承。

(《新唐書‧蘇瓌傳》、《新唐書‧蘇頲傳》、《新唐書‧蘇詵傳》)@*

責任編輯:梁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國明朝英宗時期,石亨、曹吉祥誣陷徐有貞,為了給徐有貞定罪,酷刑拷打其友人馬士權,逼取口供。觸怒上天,導致了兩次天災。這兩次天災在正史中都有記載。
  • 《左傳·僖公十五年》記載:秦國和晉國之間,發生了戰爭。在反擊戰中,晉惠公要使用鄭國贈送的馬,騎用它去作戰。
  • 由於黨文化的污染,長期以來,國產片中很難看到具有普世價值的正義的實現、人道主義的終極關懷和理想主義的堅守,在嚴格的政治審查下,國產片如果不被槍斃,無非就是四種生存現狀:主動獻媚、極力討好、跪著掙錢;忍氣吞聲、艱難掙扎、哭著掙錢;嬉皮笑臉、玩世不恭、罵著掙錢;搔首弄姿、製造激情、睡著掙錢;其反抗的最大程度,也不過是在劇情中隱藏幾句對現實的諷喻,發洩幾句對現實的不滿,僅此而已。從來沒有一部影片像《讓子彈飛》一樣能站得這麼直的掙錢,笑得這麼開心的掙錢,而且是舉著槍直指幕後的邪惡勢力,在正義的子彈漫天橫飛的理想主義熱忱中打的這麼痛快淋漓的掙著錢,影片中自始至終都貫穿著對苦難現實的人文關懷,對中國人民悲慘命運的終極思考,對正義理念和正義目標的堅持不懈,並在結尾時特別點明主題,道出了中國人民最迫切的需求——「沒有你(中共),對我很重要。」這樣的影片誕生在這個新舊交替的時代,用了這樣一個戰鬥標語式的名字,套用劇中的一句話,真可謂是「要驚天、要動地、還要泣鬼神。」
  • 唐朝時,有牛生從河東去長安參加科舉考試,過華州時,在一個鄉村小店裡投宿。那天下大雪,牛生讓店主人燒湯、烙餅,一會兒有一個人衣衫襤褸,也來投店。牛生憐憫他,要和他一起分吃,那人說:「我窮的弄不到錢,今天空著肚子走了一百多里路了。」連著吃了四、五碗,之後躺在牛生床前的地上睡著了,鼾聲象牛叫。到五更天時,那人搖醒牛生,連連催促說:「請相公到門外來一會兒,我有重要的事要說。」
  • 古人十分注重仁義道德,答應別人的事情,就會信守諾言,所以有「一諾千金」的成語。而且古人常說﹕「受人點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就是說受到他人的恩惠,應該想著回報,不能忘恩負義。《太平廣記》中就有這麼一則歷史故事,講述了在唐朝末年,鄭畋和西門思恭之間注重仁義的事跡。
  • 在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中國曾傳唱過一首名為《蘇武牧羊詞》的歌曲, 此曲約產生于辛亥革命后三、四年。傳說作者是北京一位中學教師。其中“歷盡難中難,心如鐵石堅”這句歌詞尤其激勵人心。此歌內容采自古代歷史故事:漢武帝時,中郎將蘇武奉命出使匈奴,被匈奴單于囚禁冰窟逼降,他飲雪吞氈,堅決不從。后來又把他遣送到北海邊上牧放公羊,說要等公羊產奶之后才能放他回朝。蘇武不顧威脅利誘,不怕艱苦折磨,堅持十九年而終不屈服。今天我就講一講“蘇武留胡節不辱,雪地又冰天,窮愁十九年,渴飲雪,飢吞氈,牧羊北海邊”的故事。
  • 康熙帝嘗言:“讀書一卷,即有一卷之益;讀書一日,即有一日之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