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山東問題疫苗再曝隱情 30多律師挺身援助

近日,山東公布龐某等非法經營疫苗案,問題疫苗波及全國24省市,涉案金額5.7億元。圖為北京民眾正在接種疫苗。(AFP PHOTO)

人氣: 341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6年03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近日,大陸問題疫苗案不斷發酵,引起海內外的關注。由於十年前山西疫苗事件涉事公司,被曝更改名稱後再涉山東問題疫苗案,引發眾怒。而食藥監管局官員聲稱中國疫苗監管體系已達到世界水平,更是火上澆油,激起更大民憤。

目前,大陸律師界有30多名律師挺身而出,志願為受害者家庭提供法律援助。其中有律師向大紀元表示,大陸真相都被厚重「霧霾包圍」,恐引起社會的恐慌,而中共的「穩控」思維將導致問題越積越多,最後有可能演變成一場空前的人權災難。

十年前山西疫苗事件涉事公司更名後再涉山東疫苗案

最近曝光的山東黑心疫苗案,官方公布已擴散至中國24個省市、涉案金額高達5.7億元的問題疫苗,大多流向偏遠的農村鄉鎮接種點,而且大部分已經被使用。

近日陸媒再曝光十年前在山西疫苗事件中涉事的企業華衛時代公司,於2010年2月9日改為現名的華夏德眾公司。改名後的該公司再次出現在山東疫苗案中,令外界震怒。

據中青報報導,在當年的山西疫苗事件中,當時的華衛時代公司被山西省疾控中心成立生物製品配送中心選中作為託管。華衛時代公司負責山西全省疾控工作所需的疫苗配送和二類疫苗的供應和管理,打出「山西疾控專用」標籤。而很多疫苗標籤是在悶熱的環境中粘貼的,這些長時間脫離冷鏈系統的「高溫疫苗」被廣泛接種。

據該報2007年的調查,從2006年1月1日華衛時代公司壟斷山西疫苗市場,到2007年10月華衛時代撤離山西,短短22個月,華衛時代攫取利潤近億元。

2010年3月,《中國經濟時報》調查報導揭露,接種這些「高溫疫苗」後,山西出現百名兒童不明病因致死、致殘或引發各種後遺症,並轟動全國。

中青報報導還披露,「當年4月,衛生部、國家食藥監總局宣布調查結果,稱2006~2008年期間山西疫苗是安全的。不過,華衛時代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田建國的處理情況,一度未向社會公布。」

該報近日(3月25日)才獲得當年衛生部未向外公布的文件(2010年11月22日原衛生部辦公廳《關於全國衛生產業企業管理協會有關問題處理情況的通報》),通報責令清算、註銷華衛時代公司的原股東北京華衛產業開發公司,並且該公司的主管部門全國衛生產業企業協會2010年年檢初審不合格,被限期整頓半年,進行通報批評。華衛時代公司負責人田建國也被撤銷了該協會職務,解除聘用關係。但通報沒有提及衛生系統官員受處理的情況。

報導還稱,「事實上,原衛生部發布前述通報的時候,華衛時代公司已經完成了多次工商資料變更,公司名稱徹底更改,還接受了來自河北疾控領域的兩名新股東。」該公司辦公地址房屋所有權為衛生部。更改名字後的華夏德眾公司,現在的法定代表人是曹曉剛,他擁有多家生物公司,也是北京賽諾凡客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北京華夏科力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另外,在疫苗出現巨大問題之際,中共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藥化監督司司長李國慶堅稱,中國疫苗監管體系總體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該言論在網上再度掀起軒然大波。新浪認證的投資專家占豪回應,「官員在當前輿論環境下應對輿論真是無語,面對如此大漏洞談監管領先,這不是適得其反嗎?」大陸一家企業的執行董事表示,沒見過這樣自吹的。

中共國家衛生計生委疾病預防與控制局局長於競進也稱,疫苗的異常反應報告數量這兩年基本持平,沒有發現因接種疫苗導致的問題。還稱,「這個數量與世衛組織公布的數據基本持平,沒有超出世衛組織的範圍。」

但中共不敢承認的是當年因揭露山西疫苗問題的《中國經濟時報》,卻遭到山西省、衛生部及新華社三大集團的打壓,撰寫疫苗調查報導的大陸著名調查記者王克勤也被強制失業,從此沒有任何一家媒體敢聘用他。

因擔憂演變一場空前的人權災難 一批律師介入疫苗維權

近日,大陸十多省市的30多名律師向社會推出了一份《問題疫苗索賠指南》和組建律師服務團的公告,義務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引起社會關注。

參與此聯合公告之一的文東海律師,向大紀元記者介紹:「對於問題疫苗的爭論,即使在律師群體中也是針鋒相對的。反對的人認為現在一切都還不明朗,尤其過期疫苗的副作用只有相關專業人士才能做出判斷,由律師出面呼籲集體聯名幫助維權會給社會造成恐慌。

「而支持律師幫助維權的律師認為,不管問題疫苗是否會給接種小孩造成傷害,律師的關注、聲援,甚至是直接介入維權,有助於真相的進一步釐清,律師介入維權非但不會擴散恐怖,反而會利用他們所掌握的專業知識,正確的分析那些受害家長所遇到的各種情況,從而防止一些不確切的消息流傳擴散。」

他本人認為,「當局的『維穩』思維導致一切是非都變得模糊,一切真相都被厚重的『霧霾所包圍』,這才是製造恐慌的根源。指責律師的集體介入會擴散恐怖,那不是別有用心的對集體維權行動的嚇阻,就是坐井觀天的短視行為,律師集體介入維權僅只是表明一種對任何人權利受損害的支持態度,並不代表律師們就對問題疫苗事件作出了自己的判斷,事實上,在疑點重重的問題疫苗事件中,沒有哪一個人敢自大到(認為)他就掌握了全部真相,正因為沒有掌握,所以需要以一種積極的態度介入。」

他也坦率表示,關於問題疫苗,自己此前接觸的不多,但從現已曝光的問題來看,集中在幾個方面的爭論是值得重視的:1、問題疫苗是否就等於過期疫苗?很顯然,過期疫苗僅只是問題疫苗的一種,對於國人來說,不限於只關注過期疫苗,一切可能導致自己孩子安全處於一種不確定性狀態中的疫苗都是應該杜絕的,也是大家共同關注的;

2、過期疫苗是否會導致明顯的副作用?據有關權威發布,過期疫苗只是疫苗失效,不會直接導致其它副作用,但失效疫苗的注射有可能延誤小孩接種有效的疫苗,且過期疫苗至少是一種偽劣產品,它收穫和有效疫苗同樣的對價顯然是不合適的,因而同樣具有法律上維權的價值;

3、大量的問題疫苗事件所展示出來的問題可能並不是反對幫助問題疫苗受害者想像的那麼簡單,而它的後果也可能會逐漸呈現出來,並在當局的維穩思維操控下,問題越積越多,最後有可能演變成一場空前的人權災難。#

責任編輯:李曉清

評論
2016-03-27 1: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