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問題疫苗事件中 一個被忽視的社會危機

問題疫苗主要流向農村偏遠地區並已使用,中共試圖平息網民的憤怒,而那些無法發聲的農民卻再次被推到危機之中。(Fotolia)

人氣: 155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3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慧心綜合報導)最近中國大陸出現問題疫苗事件,引發民意沸騰,3月24日中共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計生委和公安部通報非法經營疫苗案調查和處置情況。期間中共藥監局藥化監管司司長李國慶稱,問題疫苗主要流向農村偏遠地區並已使用。民衆質疑:「農村偏遠地區」是社會底層的最底層,難道流向農村就可以不去跟蹤受害兒童的健康?農村醫療危機再次受到關注。

近日,山東龐某等非法經營的問題疫苗案曝光,問題疫苗波及中國24省市,引發各界高度關注。據報,在山西疫苗事件、康泰疫苗風波後,這一案件再次刺激民間憤怒的情緒。

許多網民除了在網絡上要求中共政府徹底調查,並給民眾一個交代之外,更有網民準備到香港注射疫苗,此事引起香港民間對「疫苗荒」的恐慌。

目前,大陸律師界有30多名律師挺身而出,志願為受害者家庭提供法律援助。其中有律師向大紀元表示,大陸真相都被厚重「霧霾包圍」,恐引起社會的恐慌,而中共的「穩控」思維將導致問題越積越多,最後有可能演變成一場空前的人權災難。

3月4日中共公安部等三部委聯合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稱,涉案問題疫苗大部分流向了偏遠農村,而且大部分都已經被使用。有網民質疑中共此通告的意圖是「維穩」。

疫苗流向偏遠農村 問題解決了?

針對官方對問題疫苗流向農村之稱,有網民怒問:「難道流向農村就是一個最好的去向?流向農村就是給大眾的交代?流向農村就可以不去跟蹤受害兒童的健康?」

他說:「不是北京的就沒事了是吧?還真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啊,我的心拔涼拔涼的,地溝油,毒大米,高房價,高物價,這些我認了,只要我的孩子能健康的成長,以後送他出國,不在這樣的環境裡生活,可現在我最後的希望也破滅了。我的祖國啊!你還讓我活嗎?」

網絡媒體人詹臏在其博客上發表文章,質疑官方的企圖:根據官方的這個說法,只要它屬於「農村偏遠地區」的問題,就不再是互聯網的問題,也不再是互聯網上的白領媽媽們的問題,不再是「利益關聯者」的問題了,它只是「農村偏遠地區」的問題?

詹臏在文章中說,「世界清淨了,因為中國『農村偏遠地區』,不但處於社會底層,而且是社會底層的最底層。在人們眼中,也許它天生就應該是被踩踏和傷害的,或者它原本就不存在。沒有人會為他們發聲音、憤怒和討伐,這是我們每個人心知肚明的,當然,上面的人也心知肚明。」

網絡上大家都在追問問題疫苗到底去了哪裡,現在政府算是給出了答案。人們還會繼續追問嗎?疫苗到哪個農村偏遠地區了嗎?

詹臏寫道:「其實你知道的,我們有能力抵達祖國大地任何一個小角落。但是你永遠得不到真實,尤其是你並不想為『農村偏遠地區』尋求真實。」

而媒體人張豐在其評論文章中也擔心農村孩子受到傷害。他表示,疫苗流向農村更讓人擔憂,大量的留守兒童與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一老一少,往往對生命的感知更遲鈍。爺爺奶奶們,既不會去香港,也不可能購買進口疫苗。他們不掌握資訊,也沒有在互聯網上的表達權,他們可能在危機的中心,但卻在危機的解決方案之外。

他寫道:「『尤其是偏遠的農村鄉鎮接種點』這個表態,隱含著極為讓人擔憂的內容,但是卻沒有看到在網上有太廣的傳播。這次疫苗危機,某種程度上是又一場和農村有關的危機。最近幾年,醫改一直都是人們的熱門話題,但是當人們談論醫改的時候,指的都是城市的醫改。農村的醫療,問題遠比城市嚴重得多,最集中的體現,就是鄉鎮衛生院的崩潰。」

農村醫療危機

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劉遠立長期從事有關中國農村醫療保健體制的研究,他說,中國農村目前實行的是家庭承包責任制,政府除了一些必要的硬件投資以外,基本上沒有採取有力的措施。因此,中國農村在醫療服務質量、行醫的規範、用藥的尺度和公共衛生等方面都存在嚴重問題。另外一個嚴峻的問題就是農民缺乏醫療保障。

《中國公共衛生系統面臨的挑戰》報告中顯示,中國醫療衛生資源分配嚴重不公,占總人口30%的城市人口享有80%的衛生資源配置,占總人口70%的農村人口則只享有20%的衛生資源配置,87%的農民是完全靠自費醫療的。

隨著農民工大量進城務工,造成農村人口銳減,鄉鎮一級的財稅改革,使鄉一級的經費大為減少,鄉鎮醫院不得不直面市場競爭,醫生不得不想辦法多掙點錢,衛生院不再是單純的公共衛生機構。

進入21世紀,這種狀態更加嚴重。許多有辦法、有能力的醫生都跑去縣城工作,留在衛生院的,往往是水平最低的。不少地方衛生院,甚至租給了私人經營,變成純粹的盈利機構。

張豐表示,在農村,兒童的各種防疫針,仍然由鄉衛生院來承擔,以鄉鎮衛生院這種處境,人們很難期待它會有規範的流程管理,因此,當問題疫苗流入「尤其是偏遠的農村鄉鎮接種點」時,不能不讓人觸目驚心。

「疫苗之殤」乃中共之罪

據美國之音報導,專欄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陳破空說,本次事件仍然說明了一個核心問題,這就是中國的司法有毒,監管有毒,制度有毒。中共當局對外的解釋仍然冠冕堂皇:中國是個發展中國家,存在漏洞情理之中。我們看到,中共喜好誇耀經濟總量,卻在出現問題時謙稱「發展中」;其實它根本是拒絕民主政治發展,禍害百姓,以大眾利益換取統治權貴的私利。

中共黨史學者、《晚年周恩來》一書作者高文謙說,這次黑疫苗案,是中國社會整體潰爛的一個縮影。雖然表面上問題出在疫苗批發、流通、監管環節,但根子在現行體制上,有權力尋租的制度環境,犯罪成本太低,獲利驚人。這樣,就會有人鋌而走險,形成政商勾結,錢權交易的利益鏈條——政府監管部門利用職權,壟斷市場,權力尋租,二級疫苗成了搖錢樹,給藥品批發商、藥販子可乘之機。

高文謙說,在中國,黨國的臉面大於天,老百姓的生命不值錢。官媒姓黨,一旦東窗事發,官媒集體捂嘴。當局則是動手處理提出問題的人,拘押律師、迫害記者。這說明,政府就是問題的根本所在。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03-28 10: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