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一家小咖啡館看澳門博彩業的興衰

澳門茶餐廳(余鋼/大紀元)

人氣: 168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3月29日訊】(大紀元秋麗綜合報導)如同中國境內的許多商業一樣,澳門的小咖啡館業正經歷著一個嚴酷的經濟寒冬。上週的一天,咖啡店主陳先生僅售出了兩杯咖啡。他指著空蕩的街道說:「你甚至連路人都看不到,生意太不景氣了。」

今天,行走在午後的澳門老城區,人們會有一種異常怪異的感覺:昔日熱鬧非凡的主廣場空無一人,將近三分之一的商店門窗緊閉,掛著「招租」的牌子。

作為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澳門去年經濟總量直降20%,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其支柱產業博彩業,在中國反腐運動和總體經濟低迷的形勢下遭受重創。而此前,澳門繁榮的博彩業曾為其贏得了「小拉斯維加斯」之稱。據澳門政府官方數據顯示,澳門去年博彩業收入總額下滑34%,創五年來最低,博彩及股市行情堪憂。

另外,據統計,在澳門2015年接待的共三千萬遊客中,賭博外的消費也遠低於往年。澳門旅遊主管官員瑪麗亞·海倫娜指出,除博彩外的旅遊收入較一年前·減少了17%。

澳門大學商業與經濟學教授瑞卡多·斯優則表示,博彩業佔了澳門經濟總體的60%,相關行業,如酒店和餐館,佔了11%。如此,澳門大小商業普遍面臨的壓力也就不難以想像了。

澳門鷺環海天渡假酒店總經理馬爾科姆·邁克拉夫蘭評論澳門經濟發展極端不平衡現象時說,「我們甚至沒有緩衝餘地——所有的雞蛋都在同一個籃子裡。」

往日繁華

坐落在中國南端一隅小島和半島上,澳門曾經是亞洲賭徒們的秘密後院,它的命運起落與賭徒們在牌桌上的悲喜緊緊相連。1847年,葡萄牙殖民者使賭博在澳門合法化,從賭場中收取一定的年利潤。

1999年,中國政府收回了對澳門的主權,並繼續促進其博彩業的發展,允許來自香港的巨頭以及拉斯維加斯的大佬們進駐。自2002年起,來自中國國內和美國拉斯維加斯的博彩集團競相在澳門開設賭場,包括澳門博彩控股(SJMHF),新濠博亞娛樂(MPEL),銀河(GXYEF),永利(WYNN),美高梅(MGM)、金沙娛樂(SCHYF)等。高端酒店、餐廳和商場也紛紛拔地而起,為那些來此尋求刺激的中國人和他們滾燙的錢包提供永不停歇的機會。

作為中國轄內唯一一個賭博合法的區域,澳門聲名日盛,成了人盡皆知的成年人的遊樂場。到2013年,澳門博彩業極速攀升450億美元,近乎拉斯維加斯的8倍之多。

但是巨量的金額流入掩蓋了被斯優教授稱為「非正常模式」的經濟活動。大多數在賭場中豪擲千金的主顧均涉嫌非法從資本控制嚴密的中國大陸挪移款項。

但是,隨著北京當局「反腐」,原本源源不斷的資金,突然轉向,大陸公費旅遊、公費賭博的現象得到了一定的遏制。

這些舉措使澳門博彩業行情急轉直下。酒店經理邁克拉夫蘭解釋說:「這僅僅是幾個月的事。」

然而在2014年,邁克拉夫蘭永遠也不會想到他的酒店會如今天一樣。遊客越來越少,即使他將酒店房價降低了近30%,仍然吸引不到更多的客戶。

漫長的恢復之路

澳門正經歷著適應現實的極端痛苦。然而在博彩業的黃金時期投資興建的工程仍在繼續。一座按一半體積復原的巴黎鐵塔即將竣工,這是金沙集團預計今年開張的新賭場「巴黎人」的一個景點。更多新建的酒店也開始開門迎客,然而不斷增多的房間迎來的卻只是空空如也的等待。

大客戶的流失給博彩巨頭們帶來的重創也許需要很多年才能恢復。他們將希望寄託於中小額度賭博的增長,來彌補一些損失。

賭場酒店相繼推出了一些面向家庭的演出。另外,在旅遊諮詢處發放的博物館和風景名勝指南中,也力圖將這些酒店塑造為一個渡假勝地,而非賭博中心。然而相關分析人士稱,這項轉變十分艱難。

在這突如其來的困境中,雖然某些公司相對沒有那麼窘迫,比如受到遊客以及本地人士歡迎的福南多餐廳的年營業額只有些許下降,然而商業不景氣卻波及全城各行各業。

澳門本地居民蒂莫西表示,他以前很難訂到喜歡的餐廳的座位,但是現在餐廳空空蕩蕩的,「我們甚至都不需要提前訂座了,」他說。

澳門仲量聯行地產公司經理格雷戈里·庫稱,去年一年內,澳門居民私人以及商業所有資產價格減少了20%。而緊鄰美高梅和永利賭場的高端公寓的租金下跌了40%。

在咖啡店店主陳先生去年初決定開始他的生意時,沒有人會預料到這場巨大的經濟衰退。但是最近,他不得不靠打些零工來補貼咖啡店的支出,以防倒閉。陳先生指著店中一排排嶄新的家具,說,「這些東西該怎麼辦。我真的沒有回頭路,是輸是贏,說實話,我也在賭。」

責任編輯:黃小渝

評論
2016-03-29 1: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