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調查報導:專為謀殺而建的醫院(二)

【獨家】移植數據作為中共國家機密的背後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移植產業掩蓋下的屠殺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移植手術的實際數量比官方宣稱的多出許多倍,供體來源未公開。據調查,這些器官似來自中國勞教所裡的良心犯。(Rob Counts/Epoch Times)

人氣: 2815
【字號】    

【大紀元2016年03月30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羅宇(Matthew Robertson)、方雅報導,張小清編譯] 想要獲知中國這些年來實際做了多少器官移植是非常困難的,不說總數,就是一家醫院的數據都拿不到。在一個封閉的社會裡,這類信息具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

中共直到最近才宣稱建立了全國性的器官分配體系。長期以來,各醫院在爭搶業務、與器官中介做交易、攫取供體等方面的競爭激烈而又無秩序,著實一部《狂野西部》鬧劇。沒有人能在這場鬧劇中統計出完整數據。

(接上文

移植數據被視為「國家機密

在美國,要尋找器官移植手術的數量是非常簡單的事。美國衛生和公眾服務部下屬「器官獲取和移植網絡」(The Organ Procurement and Transplantation Network,簡稱OPTN)擁有一個數據庫,可換用數十種標準進行查詢。以2015年1至9月為例,數據庫顯示美國器官移植手術的總數為23,134例。

還有些數據庫可提供特定醫院的有關信息。美國器官移植受者科學登記系統(The Scientific Registry of Transplant Recipients,簡稱SRTR)可以提供任何一家移植中心有關手術的詳細信息。

以紐約州為例,在移植領域最活躍的醫院是紐約長老會醫院/哥倫比亞大學醫療中心。2015年4月的報告顯示,該院在前一年進行了110例肝臟移植手術,2013年則為142例。長達60頁的報告提供了有關排長隊的患者、所需供體類型及器官總移植率的豐富信息。而這樣的數據在中國是看不到的,因為那是「國家機密」。

代表中共宣布器官移植政策的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去年在接受大陸媒體記者採訪時,對移植數字為何難以確定給出了非常坦率的解釋。這次採訪是在中共急於公開表態時的舉措,黃潔夫稱,中國已不再使用來自死刑犯的器官,但後來謊言被揭穿

圖為黃潔夫2010年在台北出席會議。因黃涉中共活摘器官罪,同年香港大學授予其榮譽博士學位的舉動招致該校學生的批評。(宋碧龍/大紀元)

「死刑是國家秘密……」前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稱,「你器官的來源是死刑犯……那你從死,不是那你能夠做多少,那就不是都是知道你是國家的秘密了嗎?」(原話)

記者的追問下,黃又回應說:「你說這個太敏感,所以我不能跟你講得太清楚,你一想就想清楚了,一定這個事情,因為你國家沒有個透明的體現,這怎麼來的你也不知道,做多少也是秘密,那這樣的,實際上很多東西,都是一筆糊塗帳,是多少你不清晰。」

不過,還是會有些數字從龐大宣傳機器的漏洞透出來。獲取天津市一中心器官移植例數的方式有幾種,我們依次審視。

醫院網頁圖形顯示的數據到2004年戛然而止

第一組數據來自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已被刪除的網頁,存檔網頁中有一張條形圖顯示從1998年到2004年的肝移植總量,從中可推算出每年移植總量呈幾何數級增長,1998年9例,1999年24例,隨後是78例、129例、272例、289例,一直到2004年的800例。

同一網頁中還說,肝臟移植的等待時間為兩個星期。即便在有器官自願捐獻系統的國家,這麼短的等待時間也聞所未聞。

肝臟移植數量是計算需要多少供體的重要指標,因為做一個全肝移植必然導致一個供體的死亡。鑑於死刑犯曾是中國宣稱的器官移植手術的唯一供體來源,移植數量的問題就更顯突出。

下面這個圖表的問題在於,數據在2004年戛然而止。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下屬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網站的圖表。(視頻截圖)

媒體報導提供的數據到2006年之後突然靜音

另一種數據來源於媒體報導。《科技日報》一篇為沈中陽塗脂抹粉的報導題為「他把肝移植技術帶入世界醫學巔峰」,文中提到沈中陽團隊在2000年完成肝移植78例,這個數字與上面的醫院網站圖形上的數字一致。

2001年,據《中國醫學百科全書》收錄的數據及新聞報導,該院全年的肝臟和腎移植數量分別為109例和80例。

2002年,沒有年度數據,不過,沈中陽的個人資料網頁顯示,截至2002年底歷年肝移植總數為300例。

2003年的歷年肝移植總數達到645例。另據官方報導,還有400例是該院醫生在中國其它地方的醫院完成的。當年天津一中心的手術總數為253例。這一突飛猛進的成果,促成了前面提到的天津政府投資新建17層移植大樓的決定。

2004年,沒有當年的移植量,醫學教育網(醫學百科全書式的大型網站)透露歷年移植總量已達1000例。

2005年,媒體沒有公布歷年移植總量,但2014年發表的謳歌沈中陽的文章稱2005年的移植數量為647例。

2006年,有關沈中陽的官方報導及其本人發表的一篇醫學論文均稱當年移植總數為655例。論文中,沈中陽稱該中心進行肝移植手術的數量已打破由美國匹茲堡大學保持10年的世界紀錄。

2006年後,媒體和醫院同時靜音。

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於2006年9月1日正式開業,為甚麼在移植數字即將攀升之時,大大小小的中共喉舌媒體和醫院本身都停止發布移植數據呢?

2006年3月,開始有證人和相關報告指證被囚禁的法輪功學員是中國猛增的器官移植的主要供體來源。中共官員批駁有關報導和報告為惡毒的宣傳,但從未拿出任何理由加以反駁。這與醫院和媒體的靜音是巧合嗎?

在公開的數字中,2006年之後只有兩個數字,均來自天津宣傳部門吹噓沈中陽的資料性報導。從中可見,該年後的兩個移植總數呈整齊的線性增長,這可信嗎?

2014年官方製作的沈中陽簡介見於ttwj.gov.cn,該網站由天津市政府人力資源領導小組辦公室管理。網站的「關於我們」部分這樣寫道:「天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人才工作。」網頁中對沈中陽的成功大書特書,稱頌他為中國移植產業「努力攀登」的精神,並列出了一些移植數字。比如,「本院……連續兩年成為全世界單中心完成肝移植年例數最多的器官移植中心,使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成為亞洲規模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後面還說,截至2013年年底,該中心的手術例數連續16年排在全中國首位,一些技術指標已「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而更重要的是兩個數字:到2010年該院總共進行了5,000例肝移植手術,見中共統戰部網站報導《農工黨黨員沈中陽:攻堅克難 勇攀醫學之巔》;另據百度百科對沈中陽的介紹,沈中陽到2014年累計完成近萬例肝移植手術,是全國總量的四分之一。

把通過上述途徑獲得的歷年移植總數做成柱狀圖是這樣的:

圖表2: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器官移植總數逐年增長示意圖。(大紀元製圖)

這些數字高得令人擔憂,而且與器官來自死刑犯的官方說法完全對不上號。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移植大樓建成後不再公布每年手術例數的原因仍然是個謎。後來公布的兩個工整的數字,可信度有多大呢?

從其它資料分析,實際的移植數量可能要高得多。有三個明顯跡象可證實這種可能:大量韓國人來中國做移植;沈中陽團隊醫生完成移植手術數量巨大;天津市一中心改造工程報告透露的高床位利用率。

天津是韓國移植病人的理想去處

「一中心」護士長李蓮今告訴媒體,2002年開始,韓國移植患者開始湧入中國,去天津的尤其多,因為從首爾飛到天津只需要90分鐘。2002至2006年間,該院共為韓國患者做了500多例器官移植手術。

李蓮今是在接受《鳳凰週刊》(隸屬於總部在香港的中共喉舌鳳凰衛視)時說這番話的,報導題為「數萬外國人赴華移植器官調查」。

所有這些活動都發生在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大樓2006年9月投入使用之前。

為了這些遠道而來的患者,醫院進行了臨時調整,將12層醫院大樓的三分之一(4~7層)改為專門的移植患者病房;還借用了天津經濟開發區的國際心血管醫院的8層作為韓國患者的住院區,同時將附近酒店的24和25層改為韓國患者等待器官移植的病房,並專門安排了兩名護士。李蓮今說,即便如此,床位仍舊緊張。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航拍圖。(大紀元)

對於韓國的器官旅遊者來說,「一中心」是個稱心如意的去處,因為在韓國,患者只能接受部份肝移植,即「活體移植」;而在天津,他們可以接受「全肝移植」,「且被用來移植的器官品質極佳」。

外國人赴津手術的程序十分簡單:外國患者只需要將在本國的病歷資料及檢查報告傳真到醫院,得到院方通知後,即可入住醫院等待供體,等待時間與國際慣例相比短得出奇。李蓮今透露,「原來,患者等待的時間大概在一星期左右。但現在,由於排隊等候供體的人越來越多,等待的時間也越來越長,最長的時候要等上三個多月。」

而要找到「捐贈人」的組織兼容性抗原與患者相匹配的肝,即便是等待三個月,也是非常短的時間。

《鳳凰週刊》文章援引韓國《朝鮮日報》報導說,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在2004年12月的一週內就進行了44例肝移植手術。另有患者家屬向該刊透露,該中心一天之內最多做過24例肝臟和腎臟移植手術。

除了韓國人外,該院還有來自日本、馬來西亞、埃及、巴基斯坦、印度、沙特阿拉伯、阿曼和港澳台等亞洲近20個國家和地區的患者前去就診。報導中說,醫院四樓「病區中心的咖啡廳儼然成了『國際會議俱樂部』,……不同種族的患者在此交流看病心得」。

還有這樣的生動記述:「該醫院移植外科學部的醫生成天忙碌地穿梭於病房和手術室之間,彼此顧不上打招呼,他們嘴上總掛著這樣一句話——『這幾天特忙,一天十幾台手術』。有的醫生甚至連夜趕手術,一宿沒合眼。」

文章沒有給出手術數量,但至少證實天津一中心移植部的醫務人員在新樓落成前忙到甚麼程度。

沈中陽團隊成員的業績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世界組織(WOIPFG,簡稱追查國際)調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參與肝臟和腎臟移植的醫生共有110位,其中包括46名主任醫師和醫師、13名主治醫師。(「追查國際」調查了數百家中國醫院的醫生編制,對其進行了編目。)

媒體報導、沈中陽同事的發言、該院網站及其它來源的信息均表明,許多醫生都做了大量的移植手術。

比如,「掛號網」資料顯示,截至2011年,「一中心」副院長朱志軍「已主刀完成肝移植1400餘例,其中包括活體肝移植手術100例」。

截至2006年7月,副主任醫師潘澄獨立完成全肝移植1000多例、活體肝移植100多例。

潘澄醫生。(追查國際)

「好大夫在線」網站未標明時間的網頁資料也顯示,該院主任醫師高偉在十年的臨床實踐中完成了800多例肝移植;腎移植科的主任醫師宋文利進行了2,000多例腎移植(其中活體腎移植80餘例),副主任醫師莫春柏完成腎移植1,500餘例。

主治醫師高偉。(追查國際)

沈中陽、朱志軍、潘澄等七人聯合署名的醫學論文《供肝快速切取術中應注意的相關問題分析》透露,東方器官移植中心2004年1月至2008年8月間完成了1,600例供肝切取手術。

以上數字中,大部分供體為全肝(屍肝,以供者死亡為條件),活體肝移植只占很小一部分,後者只移植活體的部分肝臟,據稱均為親屬捐獻。

如果這些外科醫生的平均移植量可以推及其他醫生(當然這不一定可靠),截至2014年,移植總量就會高出該院官方數字(1萬例)好幾倍。實際上,僅只是將幾位醫生資料頁的數據相加,就已接近醫院宣稱的總數。

當然,有資料可查的醫生可能只是特例。或許他們也會誇大成績或者合作手術,有各種可能。不過,任何情況下,即便是大打折扣,外科醫生自己公布的手術數量都遠遠超過官方的統計。

該院建築工程資料則顯示,實際的移植量可能比上述估計高得多。@*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6-04-02 9: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