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留守兒童恐釀巨大危機 學者:前景可怕

人氣: 498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6年03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慧心綜合報導)近日,中共民政部表示,中國今年將首次摸清留守兒童底數。學者表示只了解數量解決不了問題。這些長大的留守兒童將被邊緣化,這個龐大的群體恐成為社會的隱患,前景非常可怕。

大陸官媒報導,中共民政部社會事務司副司長倪春霞3月26日在天津大學的研討會上透露,大陸今年將首次摸清留守兒童底數,從而實現精准幫扶。

從2005年留守兒童就已經成為中國社會倍受關注的社會問題,到今天這一現像的嚴重性和延伸的負效應愈加嚴重。

經濟學者王思想在香港東網刊發評論文章,他表示對倪春霞透露的消息感到詫異。王思想質疑,留守兒童並不是新鮮事物,已經出現多年,為何民政部到現在才想到要去摸清人數?王思想表示,中共公布的統計數字一貫摻雜水分,將來公布的留守兒童的數字有多大可信度,也值得懷疑。

中國有多少留守兒童

自上世紀80年代起,越來越多的農村勞動力湧入城市。由於受到戶籍政策和經濟條件的限制,進城務工的農民只能將子女留在老家,「留守兒童」這一特殊人群由此產生。這些兒童只能跟祖父母一起生活,有些孩子甚至無人照顧。

3月26日,北京師範大學法學院教授宋英輝在天津的一次會議上估計,留守兒童總數為1億人,其中6000多萬被留在農村老家,3600多萬與父母一同進城,但卻可能沒與父母同住。《中國青年報》的文章稱,中國民政部社會事務司副司長倪春霞在研討會上表示,她無法證實這些數字,不過它們突顯了掌握准確數據的必要性。

之前,各媒體在報導留守兒童話題時,引用最多的數字就是6100萬。這是2013年5月,中共婦聯發布的《我國農村留守兒童、城鄉流動兒童狀況研究報告》中提出的數據。報告顯示,根據2010年第6次人口普查的樣本數據推算,中國有農村留守兒童(0-17歲)6102.55萬,占農村兒童37.7%,占大陸兒童21.88%。這意味著,大陸每5名兒童中,就有1名農村留守兒童。

留守兒童 倍受傷害的群體

實際上,媒體早就有長篇累牘的報導,群團組織、學術界和民間組織也發布過報告、書籍和紀錄片,披露了令人觸目驚心的故事和數字:

2014年的調查數據顯示,49.2%的留守兒童在過去一年中遭遇過不同程度的意外傷害;

2013-2014年間,媒體曝光的女童性侵案件高達192起,其中留守女童受侵害案件占55.2%;

2015年6月,大陸首部留守兒童心靈狀況白皮書顯示,近1000萬留守兒童一年到頭見不到父母。

留守兒童,這些沒有父母保護的孩子是被傷害最多的人群:

「你不是我爸爸,我沒有爸爸,你快走吧。」這是8歲的留守女童在見到久未謀面的父親後,說的第一句話。

10月26日,據大陸媒體報導,山東省蒼山縣一8歲女童遭同村一個鰥夫性侵,女孩父親得到消息,放下上海的蔬菜生意匆匆趕回家,見到床上縮成一團的女兒,想靠近抱一下,卻聽到了女兒那句「趕他走」的哭喊。絕望的父親拿起農藥灌進嘴裡,所幸被人及時發現,被緊急送醫院搶救過來。

2015年6月9日,貴州省畢節市七星關區田坎鄉4名兒童在家中疑用農藥自殺身亡。這4個孩子是親兄妹,也是留守兒童,他們的父母在千裡之外的城市打工掙錢。家裡沒有大人照顧,13歲的哥哥照看三個妹妹年齡分別為5歲、8歲和9歲。

2014年4月21日,貴州畢節市七星關區公安分局小吉場派出所接到報案,稱小吉場鎮南豐村發生一起強奸案。民警趕到現場並於當日將嫌疑人黎某抓獲。30歲的黎某是畢節某小學四年級班主任、語文老師。據統計,他強奸了至少12名女學生,最大的12歲,最小的僅8歲。這些受害女孩中有11名是留守兒童。

2012年11月16日清晨,一名拾垃圾的老太太發現,5名男童在畢節市七星關區一處拆遷工地旁邊的垃圾箱內死亡。這5名男童最大的13歲,最小的9歲。他們都是留守兒童,因躲在垃圾箱裡生火取暖,造成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留守兒童犯罪率居高不下

作為留守兒童,他們遭受意外傷害的概率、產生負面情緒的程度都高於非留守兒童。這些孩子大部分都會產生被遺棄感,從而導致心理畸形:自閉、孤獨、心理異常脆弱、怪癖、易走極端。

中共最高法院的統計數據顯示,近年來,未成年人犯罪率平均每年上升13%左右,其中留守兒童犯罪率約占未成年人犯罪的70%,而且還有逐年上升的趨勢。

2015年10月18日,湖南邵陽邵東縣三名在校學生,入室搶劫當地小學宿舍,持木棒毆打一名看守宿舍的女教師並致其死亡,搶走其手機及2,000元人民幣。案發後,三人並未逃跑,他們拿著搶劫來的錢,到縣城網吧打了一個通宵的游戲。被捕時一個在上學,而另兩個則仍在網吧玩。

2015年6月10日下午,湖南省衡陽市衡陽縣一個名為界牌的小鎮上,兩個小姐妹在放學路上被人投毒致死,後經警方調查,凶手是鎮上12歲的留守女孩陳曉雯。

陳曉雯不知道「殺人需要付出代價」,她在交代了自己投毒殺死兩個女孩的過程後,還多次詢問陪同的老師:「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去上學?」

相關警察表示,12歲的孩子對於生命、犯罪、法律全然沒有概念,換言之,在最該被好好教育的年紀,沒有人告訴他們,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這些事例的主角都是留守兒童。在6,100多萬這樣的孩子中至少有200萬無大人撫養。他們遭到虐待、販賣或自殺的情況數不勝數。這顯然不是一個人的悲劇,而是偌大一個群體的悲劇。

「留守兒童」這個具有中國特色的詞彙,這個是只有在中國大陸才有的特殊人群。隨著這個人群不斷的擴大,相應地帶來許多社會問題,在他們身上發生的傷害與被傷害成為當今最沉重的話題之一。

留守兒童被邊緣化 恐成社會隱患

經濟學者王思想在香港東網刊發評論文章《留守兒童 中國的危機》中談到,現在絕大多數人沒有意識到,留守兒童的問題有多麼嚴重。目前大約6100萬的留守兒童,他們長大後,其後代又會成為新一代留守兒童,這將是一個龐大的人群。

留守兒童的人格形成環境缺乏親情,其心理不健康的可能性遠超其他人。他預計,這樣長大的留守兒童成人時,很難成為社會的中堅,很可能是被邊緣化,成為社會的隱患。

他說:「試想,有幾千萬人、甚至累積上億人,在缺失的環境中形成有缺陷的人格,成年後還繼續被邊緣化,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前景。」

他在文章中寫道:「留守兒童,需要的不是廉價的照顧。不要以為我們送幾個書包、幾支鉛筆過去,不要以為我們給孩子的午飯加幾塊肉就能改變什麼。廉價的施捨,除了讓施捨者本人獲得一點自欺欺人的滿足,並沒有其他任何作用。體制的問題必須從體制上解決。對於留守兒童,唯一有效的幫助,就是讓他們與父母團聚。讓他們在親情完備的環境中成長。」

中共體制是禍源

留守兒童的具體數字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形成留守兒童的根本原因。

中國經濟在發展過程中造成了巨大貧富差距,致使數百萬農民工離開農村來到城市。他們無法把自己的孩子帶在身邊。中國的戶籍制度使農民工無法享受部分城市的福利,孩子也是一樣。孩子的教育、醫療都是擺在他們面前無法逾越的難題。他們只好寄錢回家解決孩子的衣食住行,但是,失去他們庇護的孩子,正經歷著比他們更為艱難的童年和青少年。等待這些農民工的往往是一個絕望的循環,他們從留守兒童的父母,變成下一代留守兒童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

諸葛明陽認為產生留守兒童的表面原因是大量農民工去遙遠的城市打工,無法回家造成,實際上農村、城鎮的貧富差異、戶籍制度才是造成留守兒童的根本原因。他說:「中共體制根本無法解決任何問題,因為這個制度充滿死結。留守兒童只是整個兒童問題的一個突出方面,非留守兒童、城裡的孩子同樣存在很大問題,同樣是這個制度的犧牲品。」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03-31 10: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