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謝田:中國人為什麼很難氣定神閒(下)

中國人很難氣定神閒,是因為離神太遠。圖為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修煉法輪佛法的西方弟子恬 靜、優雅的表演。(Getty Images)

人氣: 8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3月08日訊】 (新紀元週刊468期,作者謝田)那麼,對於人們來說,怎樣才能做到「氣定神閒」呢?怎樣才能達到這美妙而自如的境地呢?

其實,中華民族的先祖,早在秉承天地神明的意志而留下神傳文化的一部分、造出漢字的時候,就已經把這些天機和謎底洩漏給了我們!所謂的「氣定神閒」這四個字描述的狀態,是一種超出常人、超出平凡的美好境界,它是跟「氣」和「神」相關的。人表面的「氣」安定、鎮定下來了,人體中的「神」或「元神」才會悠閒無憂,是不是呢?但是,怎麼才能定「氣」呢?當然就是煉氣功打坐、內修自己嘍。唯有這樣,「神」的狀態才會浮現,人才會氣定神閒,才會進入那種超凡入聖、異常美妙的境界。

所以,讓人們可以氣定神閒的方法,就是打坐、靜坐、修佛修道。勤修正法,才可能讓國人恢復到氣定神閒的狀態。我們中國人的祖先用心真是良苦,漢字裡處處蘊含著天機。有人說,氣定神閒其實是功夫,是一種定力,是人的內心修為的結果。這話很有道理。在中國歷史上,不乏能夠氣定神閒的世外高人,他們也都是修行之人。比如,諸葛孔明在長江上草船借箭之時,在西城以五千士兵面對司馬懿的十五萬大軍,焚香撫琴、實施空城計之刻,那都是真正的氣定神閒。

縱觀今天的世界,如果說有哪一批人最接近「氣定神閒」的狀態,在筆者看來,非神韻的女舞蹈藝術家們莫屬。神韻的演出在浮躁、不安的當今社會,恰如一股清流、一席清風。看過神韻的人,都說神韻有一種「使人寧靜的力量」。「寧靜」和「力量」這兩個詞彙,本來就是相對立的;人們形容力量時,用爆發性、突破性、強有力的等等,跟寧靜是不搭邊的。觀賞了中國古典舞《唐宮侍女》和《滿清格格》的人知道,那種淡定、恬靜與平和,簡直無與倫比,是真正的天人天韻、神曲神音。其音,和緩妙音如雷貫耳;其舞,翩翩仙姿世人驚歎;其色,衣分五色清麗脫俗;其人,身如彩鳳位列仙班。傳世仙曲聲聲入耳,人間辭賦難能抒懷。真正的氣定神閒,真正的舉止若定,就在這裡!

而且,這種氣定神閒,是任何其他人學也學不像,裝也裝不出來的,除非你也修煉!有幾次,曾有機會近距離觀察這些年輕的藝術家,她們那種悠閒恬靜、心無旁騖和心神若定的狀態,是發自內心的,就像漢語詞彙中的「靜如處子、動如脫兔」。對這樣一群人,你給她們一大堆錢,她們也不會像大媽式的那樣去瘋狂購物、瞎拼和張揚,也完全不會瘋狂。這,其實是人的定力和修為所決定的。

人們所指的「神」是什麼呢?當然不是說我們肉眼凡胎、凡夫俗子的臭皮囊是「神」,那是對神的褻瀆。我們當然不是神,但是我們可以修煉,可以通過修佛修道,通過按真法修煉去接近神、接近神的境界、甚至最後修煉成功成為神的世界的生命。所以,「氣定神閒」中的「神」,指的是我們人的「主元神」和「副元神」,是指的我們可以借用非常難得的人身進行返本歸真的主體——那個真正的自我。

至於說「定氣」,一般的人,根本就不能定下來、不能靜下來,除非閣下的根基非常好,否則根本就定不下來。如果這個人真能定得下來,靜得下來,那一定是這個人的定力很深、功力很好,他的層次到那裡了。當然,大覺者告訴我們,氣功在低層次,只是祛病健身的;而到了高層次,就是真正的修煉了。

做不到氣定神閒,就會神不守舍、心慌意亂。神不守舍,就是你的元神,不能好好待在你的泥丸宮裡。修煉界把人的大腦的中間、松果體的位置,叫做泥丸宮,那是人的主元神、或者靈魂,待的地方。神不待在泥丸宮,就是神在離你遠去,那可就危險了。而從本質上講,神離你去了,其實是你遠離了神,才會神不守舍。神不守舍,自然不能氣定神閒。而要氣定神閒,則必須親近神、靠近神、敬仰神。所以,中國人為什麼很難氣定神閒呢,就是因為我們一度度的離神太遠!

最近網上有個段子,是一名年輕中國女性,在目睹了臺灣的小護士體貼入微的照顧病人的過程後,唯妙唯肖的模仿了整個過程。比如應該怎麼打針,怎麼安慰,怎麼說等一小會兒就好了,非常耐心,非常體貼,非常親切。末了,她也生動的演示了北京護士的粗暴和無禮,橫眉冷對,大聲呵斥。你看這個女性學到前半部分的、人類好的東西的時候,會發現她學得真是非常的像,簡直就是她自己能夠做出來的一樣。就是說,她自己如果願意,她也能夠做到和臺灣護士一樣的好。但是,在大陸,北京的護士就不會這麼做。這說明什麼呢?這說明,從人們內心,大陸人也是可以氣定神閒、安靜平和的。顯然,是外在的不好的東西,不好的影響和薰陶,其實就是中共黨文化的粗俗和暴戾及無神論的灌輸,讓許多人偏離了那種優秀的為人處事的狀態,讓我們偏離了氣定神閒的境界。

如前所述,當代中國人群體有強烈的焦慮感和憂慮感。那麼,中國人隱隱約約、期待之中的事,那個不能讓許多人氣定神閒的等待,究竟是因為什麼呢?在筆者看來,其實就是我們先天的自我、在生命的深處,對於我們自己的未來,對人類的未來,甚至宇宙的未來的一種預感和預見!我們從內心深處都知道,我們的元神也很清醒,我們在期待著改朝換代,期待著紅朝的滅亡,期待著新紀元的到來,也期待著新宇宙的誕生!

真正認識到我們焦慮、等待的原因之後,我們就很容易變得氣定神閒了。
(全文完)◇

責任編輯:劉菁

本文轉自第468期【新紀元週刊】「商管智慧」欄目
想提前看到新紀元更多精彩文章嗎?請訪問新紀元周刊網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評論
2016-03-08 9: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