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愚人的節:請拒絕每天都是愚人節的時代

作者:墨黑紙白

人氣: 28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4月01日訊】從某個角度來說,欺騙是一種行為藝術,說謊是一種辦事風格,偽裝是一種自我保護,這個角度可以宏觀到一個國家一個社會的大環境,也可以微觀到每個人因為社會的大環境每天所產出的生活方式。當你習慣了每天都是愚人節的日子,當年在哥哥張國榮跳樓的那天,你還會以為這是愚人節搞怪的,以為這是狗仔隊們炒作的,當你明白過來的時候,這件讓人痛心的事的的確確發生了。生活不是娛樂炒作,生活不是無所謂的,生活是需要反思的,生活是需要拒絕每天都是愚人節的。

新聞事件

鳳凰網:雖然在西方出現時間很早,愚人節在國內開始流行的時間卻應該已經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前後的事情,「那時,中國人(尤其是年輕人)一般是出於好奇參與一下,但至今並未形成特別的習慣,更未真正進入中國人的生活。在國內,愚人節並不算太受歡迎,比較小眾」。

王小波:我小的時候,有一段很特別的時期。有一天,我父親對我姥姥說,一畝地裡能打三十萬斤糧食,而我的外祖母——一位農村來的老太大,跳著小腳叫了起來:「殺了俺俺也不信。」她還算了一本細帳,說一畝地上堆三十萬斤糧,大概平地有兩尺厚的一層。當時我們家裏的人都攻擊我姥姥覺悟太低,不明事理。我當時只有六歲,但也得出了自己的結論:我姥姥是錯誤的。事隔三十年,回頭一想,發現我姥姥還是明白事理的。

事件評論

人生沒有娛樂是不是痛苦的?我認為是的。人生沒有幽默是不是痛苦的?我認為是的。生活沒有偶爾的小玩笑是不是無趣的?我認為是的。但這些都是有節制的,人們消費娛樂,要知道自己是消費者,而不是崇拜者,這會讓你少一些盲目的崇拜,多一些主人翁的意識。人們消費幽默,要知道自己是幽默的產生者,而不是權威部門是幽默的產生者,這很可怕。人生多的是各種各樣的小玩笑,有時候小到我們竟然不知道它存在了那麼大的錯誤。

譬如,某大炮曾經說:「中國房價還要漲,這才是某國特色的某某主義。」我們以為是一個玩笑,這去庫存叫了一年多了,突然戛然而止了,北上廣又開始瘋狂漲房價了,一開始以為是忽悠農民工和農村人的,沒想到城市人在偷著樂的時候,發現自己又被狠狠的套了一下。於是,有人說:「房價漲了是正常的,某大炮不是都閉嘴了?別跟著他瞎得瑟,那貨就是個攪屎棍,人東京房價平均4.2萬人民幣每平米,上海平均6萬每平米是正常的,畢竟我們的上都比他們那高端多了。」有人看了這種說法,笑了笑說:「哥們,能不能別這麼幽默?人家東京的GDP是上海的10倍。」不過,在這些讓人看了忍俊不禁的社會玩笑面前,還有一個更大的社會玩笑在等著我們,7億平方米商品房庫存難消耗,說明了我們的市場經濟已經超越了市場應該有的規律,即便沒人買得起,也要端得高高在上的?這個幽默應該比愚人節任何一個玩笑都有意思。

據傳聞,2020年中國要全民奔小康了,據說,2020年中國人要全面脫貧了,我很喜歡這些豪言壯語,我也特別期望這個豪言壯語能夠在2020年實現。但是這不是一個口號,就像某老爺說:「霧霾治理不了,提頭來見。」當時我都特佩服這個老爺,但是後來我的佩服化作了雲煙,因為霧霾還在,他的頭也還在,下次說這話的時候一定要在4月1日說,以顯示絕對不是「胡言亂語」。能不能全民小康,全面脫貧我不是很關心,我關心的甚麼算奔小康?甚麼算脫貧?至少,中國人能夠住有所居,病有所醫,育有所學,這三點如果做到了,我想中國人已經是小康+脫貧了,而且可以真正的積極的拉動內需,為中國的經濟三駕馬車貢獻自己的一份力,而不是被各種稅收強迫的貢獻力量。

上述我關心的是我所心有嚮往,心有期待的,但當我想起當年的那句:「中國人看不起病,讀不起書,買不起房,我心痛啊!」時,我突然感覺到,其實並不是上層建築沒有這份心,只是上層建築無法撼動固化的利益,更不可能走向他們曾經許諾給國人的美好時代,這可能怪不了一兩個權力者,要怪我覺得應該怪每一個不善於去思考的中國人吧,畢竟中國是我們每一個人的中國。在解決不了新三座大山的時候,所謂小康,所謂脫貧,怕只能說愚人節的一個小玩笑吧。

從春天走向夏天,需要的不是三個月,需要的是一張床,那時候有一首歌唱徹中國大地,說明了甚麼?中國人說不得,說不得上層建築的好賴,只能拿戲子來說事,你從春天給偉人立了一塊貞節牌坊,卻把自己的貞節牌坊送到了某個商人的床上,這是否宣示著我們的變法還遙不可及?還需要更加深入的,更加透徹的,更加全面的進行下去?當然,還有一種可以替代人們所希望的,有更深入的變法的思維,這種思維據說被稱為「新權威主義」。

我們目前的變法遇到了一個根本性問題的瓶頸,這個瓶頸是, 人們不再像變法之初那麼淳樸和無知,三十多年來的物是人非,三十多年來的突飛猛進,再傻的人也會去思考,這是我們想要的變法嗎?改變了荒誕的同時,我們還要多久才能走進真實的生活,這個真實的生活是甚麼?是人們不再是廉價勞動力,是人們不再是一個隨意擺放的物件,是人們不再是一個國家口號就能夠讓你俯首稱臣的覺醒。那麼問題來了,高稅收國度轉型到高福利社會,管理型鄭虎轉型到服務型鄭虎是必然無法繞過的變法口,如果不進行則變法失敗,人們會憎恨那個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人,甚至會牽扯更廣泛的層面。當然,這種憎恨決然不是以回到某十年為追求的,誰想回到那十年的,歡迎去移民槽縣,感受現在還要吃草根的生活,那是他們嚮往的烏托邦。

如果說,我們現在的生活還有每天都是愚人節的影子,那麼曾經那個年代基本上已經是連每天都是愚人節都無法形容的。我們現在的「新權威主義」雖然比那個年代還相差甚遠,但畢竟已經有些神似了。這讓我想起了愚人節的一些傳說,我們以為愚人節只是大家相互騙人玩的一天,真的沒有這麼膚淺。首先愚人節是法國革新派對守舊派的欺騙,以宣示他們的守舊在影響時代的進步,那麼守舊派到底有沒有影響時代的進步?陽曆,我們現在也在沿用的世界性紀年方式,其實已經說明了,我們現在的生活無時無刻的不在受著西方的影響,這種影響可能會讓我們產生民族自卑感,但這種影響如果僅僅是產生這種影響,那麼我們的民族是否應該反思,當年我們為甚麼能讓少數民族學習我們的文化?學習我們當時相較於他們先進的制度?民族自豪感不會解決歷史的腳步,我們除了儘可能多的學習西方人精粹的一面,拋棄我們自身糟粕的一面,才能奮起趕上那些發達的國家,否則只能繼續被他們無時無刻的影響,閉關鎖國是甚麼後果,相信我們每一個人都知道相關的歷史。

愚人節還有一種說法,英人百科全書裡面則是記載著:「愚人節」乃是公元十五世紀宗教革命之後始出現的一個說謊節日。那時西班牙王腓力二世曾經建立一個「異端裁判所」,只要不是天主教徒就被視為異端,在每年四月一日處以極刑,也就是死刑。臣民們感到非常恐怖,於是每天以說謊取笑為樂,來沖淡對統治者之恐懼與憎恨。其後,沿用日久,演變為今日之「愚人節」。我們為甚麼要堤防那個荒誕的年代回歸?因為我們不想在恐懼和憎恨中成為一個個必須的愚人。我們為甚麼也要提防「新權威主義」?因為我們更不想在我們奮起追擊西方列強的時候,被這種王朝式的思維再次打破我們走向文明的腳步。中國歷史有這麼一種說法:「進一步,退三步,以至於中國先秦時代的文明不屬於西方文明,但因為思想的禁錮,言論的抹滅,我們有的只是虛胖的經濟,卻沒有實實在在的制度和文化能夠抗衡他們逐漸個人價值最大化的進程。」

我個人認為,中國的個人崇拜意識,絕對沒有被打破,一個明星,一個地域,一個鄭智明星能夠讓千千萬萬的人臣服,追逐,為之歇斯底里,這很容易製造出禁錮思想,抹滅言論的大環境,就像曾經的德國,他們為甚麼會產生希特勒?不僅僅因為希特勒善於忽悠,更關鍵的是德國人本身就有崇拜權威,崇拜紀律的意識。我是不相信,一旦有其他國家入侵中國,中國人還會像清末那樣麻木不敢反抗的,但不麻煩敢於反抗有一個前提,這個前提是你首先知道你是一個人,其次你知道有一個愛你的國產生的你愛的國,這個國的文化和科技都是為你的存在而積極前進著的,被侵略時,需要你為之拋灑熱血,而不是被「抓壯丁」(抗戰期間,抓壯丁分兩種,一種是肉體壯丁,一種是宣傳壯丁,為防止和諧,此處不多做說明)。

我們如果不想每天都是愚人節,那麼至少應該給自己的腦子裡灌輸一個意識,沒有畝產萬斤的土地,即便是有,你敢種這樣的土地嗎?不怕被這個怪物土地吞噬了?沒有夠全國人吃半年的豬,即便是有,你敢殺這樣的豬嗎?沒有比主人們過的好的奴僕,這是古代人都已經有的觀念,而我們現在,還會有些人說:「人家是當官的,有車有房是正常的,我要是當官了我也有。」你是納稅人,是他們的衣食父母,是這個社會真正的主人,你是一個國家的國家公民,你不是愚人。

每當我寫出這樣不同於社會意識大環境的文字,總會有一些五mao們趕來嘲笑我說:「抹黑直白,你不適合在中國生活,你趕緊移民吧,去你說的那些文明的國家生活吧,我們中國放不下你這座像。」每當我看到這些腦殘的人說的這些無厘頭的 話,我就在想,今天是愚人節嗎?難道這些五mao們要給我辦理移民?這實在是待遇夠高的,當然他們是辦不起的,他們也就是賺賺五mao錢,甚至不賺錢的讓一些思考的人閉嘴。那麼聰明的讀者諸君,你看到思考的價值了嗎?你看到民主並不是不能當飯吃的價值了嗎?如果每一個人都可以這樣思考了,這些五mao們得讓他們的主子花多少錢才能讓所有思考的人都移民呢?今天是愚人節,我就愚弄一下五mao們吧,嘿嘿。

其實移民對一個能思考的人來說,無疑是一個很好的事,畢竟你的思維和大多數人的思維不同,還有一群老爺們的奴才們追著你咬,走也就走了,省得操粹了心,還被懷疑是敵對勢力派來的逗比。但問題是,即便我能走,我還是會選擇不走,至少目前沒有走的想法,因為我熱愛中國這片熱土,我熱愛它千年來的堅毅,我熱愛它可愛的方塊字,我熱愛它曾經璀璨的思想,我希望我的家鄉,我的熱土能夠重新展示它無論是在文化上,還是在經濟上讓世界為之側目的一面,而我能做的就是一些奴才們看來沒有半毛錢作用的思考,我們大多數人能做的也是思考,為爭取每一個進步。這種說法似乎有點愚人節的意思,但我們的先祖們告訴我們,水滴石穿。我們的典故告訴我們,愚公移山。當然,還有一個典故,我就不說了,相信大家能想到,曾經這個典故是光榮的,現在這個典故是和諧的。

拒絕每天都是愚人節,拒絕那些官媒們臉不紅耳不赤的說謊話,拒絕那些老爺們寡廉鮮恥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他信了,拒絕那些投機倒把成為一個社會的大環境,需要我們每個人的意識有所進步,愚人不是所有人的節,愚人是愚人們的節,你我是不是愚人?需要我們好好捫心自問,以個人的進步來爭取這個社會的進步,請切記愚人節在中國並不是某天小眾化的,而是曾經每天全民化過的。與諸君共勉。

2016—4—1落筆於墨辯閣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6-04-01 9: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