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舞蹈團團長阮玫芳。(李賢珍/大紀元)

飛鳳獎得主:完美 盼神韻有無數個十年

2016年04月11日 | 07:53 AM

【大紀元2016年04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董憓陵台灣台中報導)「非常非常感動,非常非常愛,覺得真的非常好。」曾獲得2006年飛鳳獎的鳳凰舞蹈團團長阮玫芳感動地表示神韻演出完美!她希望神韻有無數個十年,還希望神韻到大陸去演出。

2016年4月10日下午,美國的神韻世界藝術團在台中市中山堂展開在台中的最後一場演出,門票早早售罄,全場再度大爆滿。神韻超凡入聖的演出,將中華神傳文化重現舞台,令觀眾如臨仙境、如癡如醉。

「想跟著演員一起呼吸一起跳舞」

阮玫芳從小習舞,獲獎無數,她是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科班出身的舞蹈家,擁有英國皇家芭蕾舞學院(RAD)的教師執照,熱心推廣舞蹈教育。

阮玫芳今年是第三度觀賞神韻,她表示幾年後再觀賞神韻還是很感動。「她們(舞蹈演員)的基本功特別好,舞蹈的力道與節奏,光是舞蹈的部份就讓我們很悸動,他們在跳的時候,會讓人家想跟著一起呼吸一起跳舞,很少有演出讓人有這樣的感覺。」她說。

她進一步說明:「她(神韻演員)把中國古典舞的精髓表現得很好,除了翻滾、跳躍之外,她還有內在的身形、身韻、氣息,各方面都能讓人由內心感動,有渲染力。加上有現場音樂,那渲染力就更大。」

阮玫芳表示,一般的舞蹈演員可能著重在動作的技巧上去訓練,「神韻跟別的團體不一樣之處,除了她動作整齊之外,每一位演員都真心地演繹那個角色,那是非常不容易的。」

「神韻的舞蹈演員,她更投入在身體的呼吸跟氣息,才可以把很高難度的技巧動作,再配合現場的音樂,完全不失誤,我覺得那個才是真的令人感動。」

「舞蹈演員由內而外 演活了每一個角色」

中國古典舞除了身法與技巧外,更講究身韻,身韻展現舞蹈演員的內在修行,要求形諸於外,發之於內,阮玫芳大為讚賞:「神韻藝術家們將人物的角色詮釋得惟妙惟肖,她們把每一個角色融入到自己的身體細胞裡面,他們演活了每一個角色。」

「像《擒鰲拜》裡面每一個角色都演得很貼切,男演員表現得相當好。康熙的角色,他雖然年紀很小,可是他把舞蹈的精氣神,全部都融入在裡面,還有他的思想通過動作傳達出來,我覺得是更大的感染力。」

阮玫芳表示神韻演員們有別於一般的舞蹈表現形式,特別強調整體的配合與協調,她陶醉地說:「她(神韻)在意每一位舞蹈演員,她由心內發的舞蹈動作,跟音樂的配合度,這是非常困難的。」

她舉例說:「像手絹舞(《絹花鄉情》)特別的巧、特別的好,整個隊型的變化、視覺的感官特別好。還有蒙古(《草原曠鼓》)的鼓舞、歡慶的感覺,節奏上的到位、精神上的到位。」

「現場音樂伴奏挑動心裡的每一個點」

神韻樂團將東西方樂器完美結合,獨創的音樂旋律讓阮玫芳心馳神往,她讚歎:「感覺心裡面更澎湃,更激動,有現場音樂的感覺,更挑動人的情緒跟心態,除了視覺感官之外,我覺得還有音樂的激動,讓你心裡的每一個點都被挑動出來。」

阮玫芳進一步說:「舞蹈跟音樂是有很密切關係的,合為一體,必須融合在一起。」「有音樂的伴奏時,舞蹈的生命力就更強,舞動力跟生命力就更能夠表現出來,高低的節奏由舞蹈演員把她每一個點都表現出來,那就是情感裡的渲染跟生命的吶喊在那裡激盪著。」

「色彩美學耳目一新」

阮玫芳表示舞蹈的服裝配色在舞台的表現上非常重要,她讚賞神韻的色彩美學獨樹一格,配色發揮得淋漓盡致。她說:「她們的服裝特別講究,顏色都是很鮮明的,視覺上的感動更多,我覺得總監對於色彩的感動特別敏銳。就像格格的服裝,紫色的背心配粉色的裙襬,我覺得好亮眼,讓人耳目一新。」

阮玫芳表示沒想過這樣的配色,神韻啟發了她在配色的創作表現:「創意很好看,真的很巧,舞蹈的感覺也出來了,很輕盈。感覺不一樣,很美。神韻的創作概念跟元素,可以引發別人的想法。」

「神韻藉由舞蹈、音樂、服裝的表現,是很多聲光色的層次感,是一種深層的感動,你可以看到很深的,除了表象,比如視覺的感官、聽覺的感官,我覺得她深層的部忿是可以去探討出來的。」

「真善忍內涵 傳遞正面能量

阮玫芳表示很幸運在台灣自由的土地上,可以觀賞到神韻這麼美的音樂與舞蹈,「神韻讓大家都知道真善忍,給人正面的能量,不管信奉的是甚麼,給人們就是很正面的能量。」

「神韻的藝術總監,他很有智慧,他給世人一個正面能量,現在正面能量太少了,也很難傳遞,一定有一個無形的力量在幫助他,有一個很深的、很堅持的信仰,所以他才可以堅持下去。他看的不是只有表象,他看的是比較深層的部份。」

她感謝神韻讓人們在精神上更豐富,「我覺得這種精神上的豐富是我們在這塊土地的人們真的很需要的。」

神韻巡演十周年,阮玫芳表示,從今天現場觀眾參與的熱情就知道神韻在未來一定會繼續發揚光大,她誠摯地獻上對神韻的祝福:「我希望神韻有無數個十年,還要把神韻帶到大陸去演出。」#

責任編輯:李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