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宋征時: 「薩德」系統是中國的可靠戰略屏障

(2016年4月《大紀元》首發)

人氣: 149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4月12日訊】內容提要

一、「兄弟鄰邦」還是「凶敵鄰邦」?
二、薑春雲探路,鄧小平決心繞過「戰略屏障」
三、江澤民重扯「戰略屏障」;習近平拍板「山東歸北」
四、「薩德」系統是中國的可靠戰略屏障
五、北京的「面子」和「裡子」
六、習近平當務之急:打掉「內外連環炮」

一、「兄弟鄰邦」還是「凶敵鄰邦」?

2016年初以來,朝鮮半島風雲突變。金正恩獨裁政權公然違背聯合國安理會關於朝鮮半島非核化的決議,肆意破壞「六方(朝鮮、韓國、中國、美國、俄國、日本)會談」的宗旨,接連不斷地進行了一系列核武器、導彈發射試驗。

與此同時,平壤不斷對韓國、美國和日本發出「實施核打擊」的戰爭叫囂。更有甚者,朝鮮勞動黨2016年3月10日黨內檔稱,還要對中國進行核威脅,施加「核打擊的壓力」,甚至用「核暴風」粉碎中國。可見這個所謂「兄弟鄰邦」實際上已經完全成了「凶敵鄰邦」。

中華民族已經面臨危在旦夕的非常時刻,而中國大陸官方與民間有不少人卻仍然一廂情願地認為,金正恩這一招僅僅是沖著美、韓、日三國去的,對中國不過是心懷不滿、發洩一下而已。因此他們對金家王朝繼續持容忍態度。中共江澤民集團控制的某些媒體至今還或明或暗地蠱惑人們對平壤持讚賞態度。由於中共官方媒體宣傳的長期誤導,有些人依然認為朝鮮是所謂的「兄弟鄰邦」而為之辯解,還一再聲稱朝鮮是與美、韓、日同盟對壘的「戰略屏障」。在美軍「薩德」反導彈系統進駐韓國的問題上,這些持「戰略屏障」說的人反對尤其激烈。

二、姜春雲探路,鄧小平決心繞過「戰略屏障」

所謂「戰略屏障」,原先指的是冷戰時期意識形態體系互相對峙的社會主義陣營大國蘇聯、中國與資本主義陣營主要國家如美國之間的中間地帶即戰略緩衝區域。1950年至1953年朝鮮戰爭(中共官方稱「抗美援朝戰爭」)之後的(北)朝鮮多年來曾經是一個典型「戰略屏障」。

1950年代末期開始,中、蘇兩個社會主義大國政治路線上的分化使這道「戰略屏障」不再具有其傳統意義上的意識形態典型性,只是在軍事上還保留著「屏障」作用。

1970年代末期中國開始改革開放,與西方國家的關係日益密切,雙方在戰略上聯手對付蘇聯這個共同敵人。1980年代,中國與韓國(南朝鮮)這個西方盟友的關係也大幅改善。

1989年「六四」血腥鎮壓北京天安門民主運動之後,中共政權受到國際制裁,亟需打開外交局面。這時,主政中國山東省的薑春雲在對韓貿易、籌辦中韓合資企業等對韓交易處理方面搞了一些突破性的大膽措施,深得鄧小平讚賞和支持。北京最終下決心繞過朝鮮這個過時的「戰略屏障」,於1992年8月與韓國正式建立了外交關係。薑春雲因有此功,所以于同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四大上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員。

當時山東省政府眾多官員稱,「早就該與韓國建交了!」甚至有山東省高官私下表示:如果山東省處於遼寧省的地理位置,南朝鮮處於北朝鮮的地理位置,兩家隔鴨綠江相望,那就更好了!當年山東高幹子弟私人聚會時,有人感慨:可惜山東省不與韓國接壤。一句話在席間引發眾人共鳴。凡此種種,皆可見所謂「戰略屏障」,當時已經被棄之如敝履。

除此之外,「山東與韓國接壤」這一根據願望而作出的假設固然無法成為現實,但卻展現了現實無法直接提供的一個思維角度,人們可以由此思考、推論,從而得出以下頗具參考價值的結論:如果韓國統一朝鮮而與中國接壤,對中國的經濟發展益處大,對中國不構成核負擔、核污染、核威脅,睦鄰指數相對較高;如果朝鮮統一韓國,情況則正好相反。

三、江澤民重扯「戰略屏障」;習近平拍板「山東歸北」

但是江澤民集團出於其內政外交的邪惡目的,需要重新扯起或建立已經被中共自己一度廢棄的「戰略屏障」。具體措施之一就是向朝鮮進行核擴散,為朝鮮提供核軍備。除了1950年代蘇聯提供的民用核技術中若干可移作軍用的部分,金家王朝的核武裝幾乎全部是在中共江澤民集團的策劃和援助下建立和發展起來的。

根據《維琪解密》,中共前外交部長錢其琛向美國提供的情報表明,1990年代初期朝鮮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核軍備與核部隊。1996年台海危機之後,朝鮮的核子試驗都是秘密越境入朝的中共原二炮部隊在操作,目標是牽制美國,以反制美國承擔防衛臺灣的舉措。朝鮮真正擁有核軍備的標誌應當是2006年10月首次原子彈爆炸核子試驗。從各種跡象判斷,當時朝鮮已初步擁有核技術。而核技術的來源及背景中,有著江派的幽影。至於為什麼偏偏事出2006年,可以回顧一下當年的歷史。

2006年最令中共江澤民集團驚恐懼怕的事件就是:當年3月,活摘人體器官(尤其是數量巨大的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一「我們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首度曝光。為了轉移國際社會的注意力、掩蓋駭人聽聞的反人類罪行,江派迅即加速了為平壤提供核軍備的進程,使朝鮮能夠在2006當年就啟動「獨立自主」的首次核子試驗,以儘快造成轟動效應,吸引全球媒體的視線。而現有資訊也印證了這一點。此其一。
其二,正是為了要掩蓋活摘人體器官這一震驚環球的彌天大

罪,江澤民對繼任的胡錦濤沒有參與鎮壓法輪功始終放心不下,必欲除之而後已,「江胡鬥」遂趨於激烈。而2006年中國政壇形勢使江派感到更為恐懼。1999年就開始的「遠華集團特大走私案」在2006年延燒至江澤民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和中央軍委辦公廳內的親信。2003年9月開始的上海首富周正毅案,2006年繼續起伏跌盪,並在同年9月,導致江的親信、上海市委一把手陳良宇落馬。江派中僅次於江澤民、曾慶紅的第三號人物黃菊患癌症進入晚期,2006年初就住院治療,無法繼續工作(並於次年去世),其權力由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內閣」中的女性副總理吳儀全面接管。正是開明派「鐵娘子」吳儀當年的成功阻擊,使江澤民屬意的薄熙來被迫於次年(2007年)外放地處大西南的直轄市重慶。

2006年也是江澤民與胡錦濤之間在中共軍隊內部廝殺日趨白熱化的一年。在2006年來臨前夕的2005年12月,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賈廷安的同鄉和親信、海軍副司令王守業最終被「雙規」。而賈廷安正是替江澤民處理軍委日常事務的「大秘」。同樣是2005年12月,出身軍方的團派大將宋德福向胡錦濤推薦的時任海軍政治部主任童世平等一批將領首次進入當時江派主導的總政治部、總參謀部、總後勤部領導層任職。江澤民被迫辭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職務之後,便一直指使其親信、海軍司令員張定發暗殺時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進入2006年後的第一個月,張定發因性病惡性發作而突然暈倒,死期臨近(後於當年12月病逝),遂決意鋌而走險。同年5月海軍北海艦隊演習之際,張定發策劃、組織並實施在黃海上暗殺胡錦濤。暗殺未果、陰謀敗露後,「江胡鬥」更是愈演愈烈。

其三,江派由此不得不面對內鬥失敗的可能性,朝鮮、緬甸和一些中亞國家(皆為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因此而被選作為出逃境外預留的三條退路。西北-中亞退路毗鄰原蘭州軍區,屬「西北狼」郭伯雄的地盤;東北-朝鮮退路與原瀋陽軍區接壤,位於「東北虎」徐才厚的勢力範圍;西南-緬甸退路與原成都軍區交界,自有「西南王」薄熙來看守。時至今日,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被先後拿下,當年的三條退路也只剩下朝鮮一條。

2012年2月薄去駐雲南昆明第14集團軍「喂鴿子」時,顯然斟酌過是否啟用西南退路。緬甸民主化進程當時已經歷時數年(後在2015年11月以全國舉行大選為其成功標誌),或許正是這一進程使薄熙來感到2012年的緬甸已並非昔日可用之退路而有所忌憚,故而當時未敢貿然在大西南舉兵起事。

中亞國家本身的專制歷史殘留影響也在逐步消退,另外隨著習近平當局推出「一路一帶」的外交政策逐漸產生影響,中亞退路也已經基本消失。

朝鮮因此已經成為江派剩下的唯一退路。如果江派內鬥敗北而出逃朝鮮,北京方面要求平壤交出江澤民等人,並且以各種方式(包括軍事壓力)提出警告,朝鮮能頂得住嗎?因此,對江派而言,以非常規軍備即核軍備武裝朝鮮,便成了外交上的優先選項甚至性命攸關的頭等大事。因為只有核武器,才能使朝鮮有條件和手段來對北京實施核訛詐。

但出人意料的是,目前江派成員出逃朝鮮之類的情況還沒有出現,平壤卻已經開始用手中的核武器來威脅、「警告」北京了。

至此,誰再蓄意鼓吹「戰略屏障」說,就將會淪為無恥罪人!

對此,誰再執意盲從「戰略屏障」說,就可能成為無知蠢人!

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劉雲山等江派人馬多年來頻頻訪問朝鮮,力圖重建意識形態「血盟」、重新扯起「戰略屏障」。為了確保金家王朝的江山「永不變色」,江派大幅度增加各領域援助朝鮮的力度,持續為平壤提供核技術、核裝備,以致造成目前北京遭受核威脅的危難局面。

同時,為了確保自身的退路,江派刻意不讓朝鮮走上民主之路而成為「第二個緬甸」;甚至阻撓朝鮮走上經濟改革之路,以防止其成為「七十年代的韓國」。為此,江派「政法王」周永康甚至不惜出賣中共外交的頂級核心機密,致使主張學習中國、力倡經濟改革的「知華派」,朝鮮前二號人物張成澤於2013年被金正恩處死,成為祭獻於「戰略屏障」的又一冤魂。

自2015年9月3日北京大閱兵之後,北京與首爾之間早已正常化的外交關係進一步改善。江派與金家對此驚恐不已,加速勾結。金家政權正是在江派各方面支持下,從2016年1月初開始連續幾個月不斷進行導彈、核武器試驗,其節奏之密集為世界核武器發展史上所罕見甚至僅見,並最終導致目前對習近平當局施以核威脅、核訛詐。可以假設,如果北京就朝鮮停止核子試驗及核訛詐問題而與平壤展開秘密談判,金家會直接干涉中國內政,在談判桌上提出有利於江派、甚至保護江澤民之類的無理要求。「戰略屏障」業已成為不折不扣的「戰略魔障」、「戰略孽障」。

習近平當局於2015年秋季正式啟動大規模的軍隊改革,並於2016年初將原有的七大軍區劃分為五大戰區。其中北部戰區的地理格局尤為引人注目:該戰區除海域外,由兩個互不相連的陸塊組成,一為遼寧-吉林-黑龍江-內蒙古陸塊,一為山東陸塊。之所以將山東劃入北部戰區,是因為這一戰區設置就是重點針對朝鮮半島這一戰略方向的。戰區的地理劃分原來在中共軍隊高層內部有好幾種方案,因有眾多因素需要權衡,一度議而未決。2016年1月6日,朝鮮完全不顧北京的一再勸阻,悍然違背聯合國安理會決議,進行了號稱「氫彈」爆炸的核子試驗。鑒於這一事態的發展已經大幅超出了2015年9月3日軍改決定正式宣佈之前對周邊安全形勢及戰略態勢的評估,傳說中共中央軍委隨即對調整戰區劃分重新作了研判和評估,最終習近平拍板決定:山東「歸北」(歸入北部戰區)而不「屬中」(隸屬中部戰區),以有利於加強朝鮮半島戰略方向,換言之,就是要重點針對金家王朝這個「戰略孽障」的。

四、「薩德」系統是中國的可靠戰略屏障

金正恩在2016年2月23日稱,如果美國和韓國為回應朝鮮的核武器、導彈試驗而進行兩國聯合軍事演習的話,朝鮮將會「實施先發制人的打擊」,並不惜動用「實戰佈署的核武器」。金正恩後來又再度聲稱要「依次對敵人採取先發制人的核打擊」。

金正恩企圖打擊的物件當然包括美、韓兩國軍隊,以及東北亞地區的美、日、韓軍事目標與設施。但根據平壤多年來把對方「陷入火海與灰燼」的叫囂,韓國、日本兩國的人民和包括城市在內的非軍事設施,顯然也同樣屬於攻擊目標。金正恩甚至還發出用核武器「打擊美國本土」的瘋狂叫囂。

在這種情況下,美、韓兩國考慮在朝鮮半島佈署美軍的「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實在是出於迫不得已的反侵略需要,完全符合人類的道義與國際法準則。

不過,美、韓兩國佈署「薩德」系統的考慮,卻遭到了來自北京的反對。與美、韓兩國一樣,北京自身也遭到平壤「核打擊的壓力」與「核暴風」的威脅,卻不可思議地反對別人用「薩德」系統來自衛,哪怕這種自衛方式同時也能讓北京從中受益。

韓國首當其衝地面臨「陷入火海與灰燼」的大規模毀滅性威脅,比日本、中國更直接,不得已而合法自衛,也有權選擇正當防衛的各種手段(其中包括「薩德」系統)。北京實在沒有理由對人家的自衛手段橫加干涉和阻攔。人家考慮自衛的方式、手段既正當又合法,而且人家事先跟你又打招呼又商量,更不用說人家保衛的對象中還包括你。不管怎麼說,人家總不能坐等金三胖的導彈打過來啊,不用「薩德」用什麼自衛?用你的反導系統嗎?人家信得過你的武器系統嗎?假設人家信得過你的反導系統,你準備用你的反導系統「抗朝援韓」嗎?

其實,面對金正恩以核武器相威脅、相訛詐、相要脅,包括北京在內的大部分中國領土也已經同樣籠罩在核陰影下,而中共軍隊攔截核導彈的軍械裝備、技術水準、作戰能力等幾乎所有指標均明顯甚至大幅低於美軍的「薩德」系統。即便假設中共軍隊擁有足夠的反導彈實力,並能有效完成攔截朝鮮導彈的任務的話(姑且暫作這種假設),為進一步提高中華民族的生存概率計,為進一步確保北京、上海、瀋陽等大城市及重大戰略目標(如勝利油田、大連軍港等)免遭核打擊之安全計,同時為了進一步確保包括火箭軍在內的各部隊的戰略、戰役反擊能力,也還是應當及時同意美、韓兩國佈署「薩德」系統為宜。

即使在這次朝鮮半島危機中,中、美兩軍尚無法在反導彈行動上協同作戰,至少還可以互相配合,從而為中國領空多提供一道封阻朝鮮導彈的攔截網,即可以事實上構成兩道攔截網:第一道為美軍佈署在韓國境內的「薩德」系統,第二道為佈署在中國境內的中國火箭軍部隊反導彈系統。

在這個意義上完全可以說,「薩德」系統才是中國最可靠的戰略屏障。

五、北京的「面子」和「裡子」

事實明擺著,事態又在惡化,為什麼北京表現得如此舉措失據、自我矛盾,甚至不辨好歹呢?北京憂的、愁的又是什麼呢?憂的是「面子」,愁的是「裡子」。

「裡子」就是中共官方一再聲稱的,一旦在韓國佈署「薩德」系統,美軍雖然能遏制朝鮮導彈,但同時也會使中國導彈的威懾能力降低。

顯然,問題就在於:「中國導彈的威懾能力」要針對、要「威懾」的是誰?會不會「降低」?

你的導彈要「威懾」朝鮮嗎?「薩德」系統決不會讓你的這一威懾能力有所「降低」,反過來還會配合你,甚至有可能幫助你提高這種威懾能力。

你要「威懾」韓國嗎?「薩德」系統當然會設法「降低」這種威懾能力。因為你一個擁核大國憑什麼去「威懾」一個與你同樣遭到核威脅(而且更為直接)的無核鄰國?而且是一個多年來與你關係一直不錯、現在又客觀上處於同一陣營的鄰國?

你要「威懾」日本嗎?「薩德」系統當然也會設法「降低」這種威懾能力。但憑什麼去「威懾」一個與你遭到同一核威脅的無核鄰國?甚至是一個(至少在法理上)不擁有正規軍的國家?僅僅是由於釣魚島、歷史教科書、靖國神社之類的問題嗎?

你要「威懾」俄羅斯嗎?「薩德」系統固然不見得會出手「降低」這種威懾能力,因為俄羅斯自有其完善的反導彈系統,更有其強有力的核反擊能力。但你總不致於想招惹北極熊的「反威懾」吧?更何況北極熊也多少受到了金三狼「依次打擊」的間接性核威脅!

你要「威懾」美國嗎?「薩德」系統理所當然要「降低」這種威懾能力。或許,你要說你只不過是想對美國保持某種程度的「潛在威懾」。且不說你的「潛在威懾」事實上存在已久,難道你還想強化這種「威懾」?有這個必要嗎?

20世紀初年,列強要瓜分中國,美國提出「門戶開放」政策,幫了中國(及清朝政府)。二戰期間,美國大規模援助中國抗擊日軍,幫了中國(及國民黨)。1969年春至1970年秋,蘇聯計畫摧毀中國的核武裝,甚至計畫大規模地面入侵中國,美國制止了蘇聯的計畫,幫了中國(及共產黨)。2012年2月,王立軍、薄熙來事件驟發突至,美國向習近平披露了江澤民集團的政變計畫,幫了中國(及習近平、胡錦濤、溫家寶)。縱而觀之、總而言之,每逢重大歷史關頭,美國總是幫助中國。為什麼總跟美國過不去呢?

也許你要提起1950年至1953年的「抗美援朝」。當年是你自己好歹不辨、「跨過鴨綠江」去與侵略韓國的朝鮮侵略者「並肩作戰」,助紂為虐,肩負聯合國使命的美軍只能給你以迎頭痛擊作為教訓。那唯一的例外不正是你自找的嗎?除此之外,每當歷史關頭,美國有哪次對不起你?

如果信不過美國,你就信得過朝鮮?你能斷定金正恩只是撒撒野就罷了?你就認定金正恩肯定不會對中國發動核打擊?(據香港《紫荊》雜誌2016年3月號刊登的專訪)中共軍隊少將喬良今年2月警告平壤:中國並不想主動地去改變朝鮮什麼,朝鮮的制度選擇也是朝鮮自己的事,但是中國絕不會容忍朝鮮現在對待中國的態度。喬良的「超限戰」專家身份其實已經間接地告訴了人們,北京至遲在2月期間已經感受到了平壤毫無底線、準備進行軍事核冒險的瘋狂勁,並對此「絕不會容忍」,所以才「以毒攻毒」,讓喬良放話,其潛臺詞就是:平壤若對中國進行核攻擊,北京就將以「超限戰」全面回敬。而平壤在3月10日朝鮮勞動黨內一份傳達到基層(顯然不考慮保密而打算擴散)的文件中似乎對此作了回應:要對中國施加「核打擊的壓力」,用「核暴風」粉碎中國。對於這種戰爭狂人,用美軍的「薩德」來遏制其核冒險,不是比共軍用「超限戰」出手更有利於保護中國及東北亞地區免遭核浩劫,而且預警更早、效果更好、成本更低、損失更少、風險也更小嗎?

北京當下的戰略處境與國防安全態勢實際上非常被動:朝鮮核武器在握,中共軍隊北部、中部、東部三個戰區的軍事佈署就必須在很大程度上圍著朝鮮轉,不得安寧地整日提防。而對方又近在咫尺,一旦以常規導彈(且不說核導彈)偷襲開始進行軍事冒險,共軍的預警時間接近于零,連還手招架、後發制人都成問題。北海艦隊和東海艦隊都在朝鮮導彈射程之內,很難放手發展。「藍水海軍」的夢,看來只有留給南海艦隊單獨來做了。且援引「遼寧號」航空母艦為例,若面臨平壤發出核威脅(且不說核偷襲),如果不依靠外交斡旋,「遼寧號」實際上只有三個選項:一、呆在渤海、黃海或東海當朝鮮導彈的活靶艦;二、主動出擊朝鮮;三、遠避於南海或外洋。這三個顯然都不是好選項。

只要有朝鮮核導彈這個「戰略魔障」存在,就別指望這種被動、尷尬的基本戰略格局會有改觀。「薩德」駐韓,至少客觀上有助於遏制朝鮮對中國的核威脅,有助於降低北京在戰略處境上的被動程度。

如果北京終究還是信不過美國,並且最終阻止了「薩德」駐韓,但你阻止得了朝鮮的核叫囂甚至核冒險嗎?如果朝鮮總算不打算動用核武器了,人們得以僥倖度過這一次核危機,且不說下一次核危機仍然難以避免,但接下來你還有什麼理由阻止韓國、日本從事軍事性核開發、組建核武裝呢?整個東北亞成為核競技場,究竟有利於還是不利於你的國防、經濟建設、生態環境保護?「六方會談」一旦成為核俱樂部會議,究竟符合還是不符合你自己的外交利益?如果你在外交上極盡縱橫捭闔之能事,最終還能阻止得了韓、日兩國發展核武裝,那麼朝鮮此後進行軍事冒險的可能性就隨之而成倍增加了,你自己將要遭受的核威脅也就隨之而成倍放大了。

如果只是認定「薩德」系統肯定要利用進駐韓國、抵近中國的地理條件來監測中共軍事動向,那麼俄國的這種地理條件豈不是優越得多嗎?俄國的這類監測行動豈不是頻繁得多、而且至今從未間斷嗎?為什麼從來沒有看到過你表現得更為擔憂或至少同樣擔憂呢?

平心而論,「薩德」系統的確會有助於美軍獲取中共軍隊的某些動向和情報,但面對北京、上海、瀋陽、濟南等大城市遭受朝鮮核打擊的風險,以及包括火箭軍在內的北部、中部、東部戰區各部隊遭受朝鮮核打擊的風險,難道不應兩害相衡取其輕嗎?

其實,美軍要瞭解中共軍事動向,手段遠不止「薩德」系統。美國盡可利用每天飛越中國上空的衛星來收集情報,你說那只是遠距離的。美軍航空母艦遊弋黃海,「西安以東」的動向盡收眼底,你說那只是不定期的。美軍在日本、關島有陸基反導彈系統,你又說它們的監測範圍不是「西安以東」而不過是「洛陽以東」……但「薩德」系統要進駐韓國,只不過變「洛陽以東」為「西安以東」,你就竟然覺得比北京城遭受「核暴風」打擊還要性命攸關。這是什麼邏輯!

中國抗日戰爭時期的1937年至1941年,蘇聯空軍的志願航空隊投入中國戰場與日本空軍作戰期間,曾對中國領土作過大面積航空攝影。1950年代中、蘇社會主義兩大國蜜月期,蘇聯幫助中國作了地理座標航空測量、地球物理勘探等,同時還掌握了中共大量的其他「國家機密」。中共軍隊的若干技術兵種(甚至軍種)就是蘇軍幫助組建的。但在1969年中蘇反目對峙,莫斯科準備對中國實施「外科手術式的打擊」以一舉摘除中共軍隊的核基地、核設施之際,上述具有高度軍事價值的情報雖然遠未陳舊過時,但卻並沒有起到關鍵性、決定性作用。所以,對「薩德」有可能獲取一點兒機密,完全不必大驚小怪。

抗戰期間,美國空軍志願人員也曾組成「飛虎隊」赴華參戰,重創日本空軍。該部隊後編入國民黨空軍,正式番號為「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他們也曾對中國領土作過大面積航空攝影。1950年代初至1970年代初,美軍的雷達站等各類武器系統就佈署於臺灣,比韓國還靠近中國大陸;國民黨空軍還不時飛進大陸上空,甚至長期握有福建、廣東兩省的制空權,中共軍隊的動向盡收眼底。(據中國大陸公開出版發行的《中國空軍戰史》一書,中共空軍直至1958年7月才獲得福建、粵東上空的制空權。)更有甚者,(據香港《鳳凰衛視》2009年12月3日報導)1980年代,中、美兩國蜜月期間,兩國軍隊作為友軍攜手合作,共同對付蘇聯紅軍入侵阿富汗。美軍的電子監聽站設置于中國新疆腹地,運行多年。美軍監聽站監測阿富汗境內蘇軍各部隊動向的同時,亦可監測蘇聯境內土耳其斯坦軍區、中亞軍區、西伯利亞軍區的蘇軍各部隊,以及駐蒙(古)蘇軍集群的動向。美軍監聽站的監測範圍還覆蓋了中國境內新疆核子試驗基地等諸多軍事目標,並可監測當年新疆軍區、西藏軍區、蘭州軍區、成都軍區所轄地域(現在均屬西部戰區)範圍內中共二炮部隊和其他部隊的動向(那可不是「西安以東」,而是「西安以西」了)。遙想當年美國、臺灣長期獲取的海量情報,再對照今天「薩德」或許會獲得的那麼一點兒機密,有必要小題大作嗎?

誠然,北京還有一個「面子」問題:堂堂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對付區區一個小國寡民又窮困陋兵的流氓政權,竟然無法確保國土安全,需要借助美軍的「薩德」系統才能不辱使命,這豈不太有辱「面子」了嗎?

這樣的想法完全可以理解。但其實只要通過媒體等途徑稍加解釋,人們也就不難理解:對一國的正規軍而言,遭受核威脅之時切實保護好國土安全、核戰爭或將來臨之際真正把廣大國民的安全和利益放在首位,比什麼「面子」都重要。而履行這些職責和使命,遠比常規戰爭中單純的對敵「戰而勝之」困難得多、複雜得多、艱巨得多。正是為了更加切實有效地保衛國土和人民的安全,所以軍方才應當考慮與外國友軍協同作戰,並讓「薩德」系統前來助陣。這不僅根本談不上有辱「面子」,相反還能體現軍方的責任感。當然,這樣的解釋不能襲用中共媒體一貫的宣傳手法來糊弄人。相反,應當及時告之以實情,應當作實事求是的解釋,應當真正信守承諾,還應當始終相信:老百姓是通情達理的。

抗日戰爭期間,國民黨空軍尚不能獨力抗擊日本空軍、捍衛中國領空,需要並且邀請了美國「飛虎隊」和蘇聯航空志願隊前來自己的領空助戰。老百姓沒有認為他們保衛不了自己的領空,丟了國軍的「面子」、丟了中國的「面子」。1969年至1970年,莫斯科準備對中國的核力量實施「外科手術式的打擊」並大規模地面入侵中國之際,是美國制止了蘇聯的計畫。老百姓並沒有因此而責怪中共軍隊「震懾」不了莫斯科、捍衛不了本國領土,還得靠大洋彼岸的美國人來「不戰而卻人之兵」。老百姓同樣沒有認為共軍丟了自己的「面子」、丟了中國的「面子」。

縱觀歷史,中國老百姓始終是通情達理的。中共官方尤其是軍方某些人不應該覺得「薩德」駐韓就有失臉面,那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自己不給自己「面子」。

應當相信,中國老百姓決不會因為「薩德」系統進駐韓國而指責軍方、怪罪中南海、批評習近平。恰恰相反,他們中的絕大多數都會贊同、歡迎甚至翹首以待美軍「薩德」系統進駐韓國。中國的絕大部分知識份子都會殷切期望中國人民解放軍與美利堅軍隊並肩作戰、抗朝援韓!如果不信,可以搞民意測驗嘛!你別說中國大陸從未搞過全國性的民意測驗,那就不妨開創性地搞個第一次,何況習近平也並不是喜歡總是按常規出牌的領導人,民意測驗或許還會成為他手中的一張好牌。

六、習近平當務之急:打掉「內外連環炮」

習近平的當務之急可用三句話來概括:拿下江澤民,以除內憂;聯合美、韓、日,以去外患;軍改不停步,以圖未來。

江派與金家內外勾結,如不儘早除之,國將終無寧日。如果不拘泥於意識形態,而是根據史實來考察問題,就可以看到:1936年12月「西安事變」時,蔣介石迫於日本侵華之外患而與毛澤東「共赴國難」,最終喪失大陸、飲恨臺灣。習近平當局如果因為金家王朝弄出核危機而只禦外患,對內停止反腐敗鬥爭和軍隊改革等既定目標,與江澤民、曾慶紅集團言和折衷,搞什麼「黨內團結」之類,則必步蔣介石敗亡之後塵無疑。且不說當前的核外患本來就是江派蓄意搞出來對付習近平陣營的。

金正恩向北京叫板之前,先「三下五除二」幹掉張成澤,其手段極其殘忍邪惡。不過金正恩在步驟、策略方面卻算得上是「對路」的:內憂外患,先去一半。

在面對核戰火欲起未燃之際,習近平必須先行抓捕江澤民、曾慶紅,並且正式昭告天下。「攘外必先安內」,不去內憂,怎解外患?何況拿下江澤民,就是對金正恩的最大震懾!

下象棋的人,大多知道「連環炮」的厲害:雙炮相守則可互保,兩路夾攻或能擒將。江派和金家正是威脅習近平當局的「內外連環炮」。打掉「內外連環炮」,是全域關鍵所在。拿下江澤民,「內外連環炮」則「內炮」去除而僅剩「外炮」,「連環炮」就「連」不成其「環」。拿下江澤民,金正恩就先輸了第一回合!

與此同時,北京應當儘快下決心,聯合美國、韓國、日本(以及俄國),共同制服金家流氓政權。此舉也有利於安定國內民心,防止江派趁機煽起社會動亂,與金家裡應外合,從中破壞。北京應當堅定不移地與秉持正義、切實負責任、始終遵守聯合國憲章的國家攜手結盟,為東北亞地區開創一個長期和平穩定、共同繁榮發展的新局面、新時期。與此同時,北京還應當進一步實現外交政策的重大轉變,以便與內政方面的反腐敗鬥爭、軍隊改革、依法治國、政治體制改革等統籌運作、配套推進。

在聯合美國、韓國、日本這個問題上,實在不用擔心「政策變化太突然,老百姓思想上轉不過彎來怎麼辦」之類的問題。老百姓明辨是非,過去「思想上轉彎」就遠比你痛快。1972年2月21日,美國時任總統尼克森不計北京「抗美援朝」、對抗聯合國之前嫌,以解除蘇聯對中國的核威脅為主要使命,歷史性地首度訪華。當時全球處於「冷戰」格局,中國大陸也正值「文化大革命」閉關鎖國之際,「美帝」多年來被北京官方長期宣傳為「頭號敵人」,「抗美援朝」、「打擊美帝」之類題材的文藝作品(嚴格說來其中多半只是「文藝宣傳品」)充斥耳目。然而,絕大多數老百姓當年都沒有囿於上述原因而「思想上轉不過彎來」。他們對尼克森本人不反感、對他作為美國總統到訪也不反感、對美利堅民族更不反感,有些人甚至對作為政治上「頭號敵人」的「美帝」也從未有過反感。當時上海有一位下放農村「五七幹校」的大學教授就說,「(中南海)知道找美國人,總算想走正道了,但不知道能不能一直走下去」。現在資訊時代,老百姓成了「明白人」,你都不用做宣傳、解釋工作了,老百姓平時就沒有什麼思想上的「彎」可「轉」,更何況他們直接受到了核威脅!

習近平當局還應當繼續堅定不移地推進軍隊改革,不為任何干擾所左右,不因任何事變而遲滯,不因任何形勢而動搖。江派與金家勾結的眾多目的之一,就是欲以朝鮮半島的緊張局勢,來迫使中共軍隊進入臨戰狀態,從而暫緩軍改步伐,使一批江派軍官得以任職延續至中共十九大,以便進入或繼續留在中央委員會內。從這個意義上可以說,美軍在韓國佈署「薩德」系統,客觀上有利於習近平為首的中央軍委既排除江派干擾、推進軍隊改革,同時又獲勝算於朝鮮半島。

極而言之,如果中共火箭軍內有江派勢力與金家王朝內外呼應、發動叛亂,屆時或有某核基地或某核導彈旅將導彈瞄準北京城,與朝鮮導彈構成「內外連環炮」,並向中南海當局提出「徹底糾正對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同志的違規處理與非法審判」、「強烈要求罷免習近平的一切現任職務」、「強烈要求江澤民、曾慶紅等老同志站出來為黨和國家掌舵領航」、「堅決清算王歧山借反腐敗之名搞政治迫害的罪行」、「李克強必須為經濟失控辭職下臺」、「堅決糾正在朝鮮問題上的右傾外交政策」等諸如此類的要求,企圖用一彈擾全域、靠老鼠降大象、以四兩撥千斤。面臨如此亂局、危局之時,還真只有靠美軍的「薩德「系統才壓得住陣腳、制得了叛亂,至少它幫得上忙。

江派要習近平下臺,決不會僅僅在「無界」之類的網站發幾份公開信、叫囂幾聲就了事。江派最後的「殺手鐧」肯定是「武的」,而不是「文的」。有道是「圖窮匕首見」,誰聽說「圖窮筆桿見」?與其到時候「一從叛亂起門戶,內外交困清門戶」,還不如現在「且讓美軍守門戶,自己抓緊清門戶」。一言以蔽之,「薩德」進駐韓國,利遠大於弊。

筆者在此緊急呼籲習近平為首的中共中央軍委,以及火箭軍軍政主官魏鳳和、王家勝:迅速就此擬定防範對策和應急預案,切莫給潛在的叛亂分子留下可乘之機!

縱觀歷史,凡與美國友好、結盟之時,中國就發展、就受益;凡與美國為敵、對抗之際,中國就倒退、就生亂,就受困、受累或受罪。筆者在此還想指出:1979年至1989年是中美關係史上的十年蜜月期,相對而言,也是中國改革開放事業路子最正、成效最大的良性發展時期。可惜「六四」槍聲打斷了這一良性進程,結束了兩國結盟關係,同時促成了江澤民集團上臺掌權,為製造「我們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提供了罪犯人選,還強化了「養狼遺患」(養白眼狼,留核禍患)的外交政策,直至今天舉國受到前所未有之核威脅,整個國家走了二十多年彎路、邪路(或許還是絕路),錯失了來之不易的絕好歷史機遇,也錯失了健康發展的大好歷史時機。這是中國近代史和現代史上最大的遺憾、最令人扼腕的錯失。中南海必須「以措糾錯」,以實際措施來糾正世紀錯失。
錯了,總不該一錯再錯!

失了,總不能失而複失!

但願中美兩國有望借此歷史契機,再度結盟!

但願中美兩軍能夠在此歷史關頭,並肩作戰!

(全文完)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4-13 2: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