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器官移植黑幕在TEDx大會上曝光

《血腥的活摘器官》一書的作者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 )近期受邀在TEDx演講大會上進行了題為「兩個大衛戰紅魔」的聯合演講,揭示中國器官移植瘋狂的秘密。(視頻截圖)

人氣: 445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4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辰報導)《血腥的活摘器官》一書的作者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 )近期受邀在TEDx演講大會上進行了題為「兩個大衛戰紅魔」的聯合演講,揭秘中國器官移植瘋狂現狀與受迫害的法輪功群體之間的關係。

麥塔斯是加拿大人權律師,2008年加拿大勳章得主及2009年國際人權協會人權獎得主,2010年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喬高曾當選七屆加拿大國會議員、本人也是一位律師,前皇家檢察官,他於1997~2002負責加拿大政府拉美與非洲事務,2002~2003出任亞太事務的國務部長,201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TED(指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在英語中的縮寫,即技術、娛樂、設計)是美國的一家私有非營利機構,該機構以它組織的TED大會著稱。TED大會是一項國際性的演講活動,從2002年起開始風靡全球。每年3月,TED大會在美國召集眾多科學、設計、文學、音樂等領域的傑出人物,分享他們關於技術、社會、人的思考和探索。

2009年,TED的組織者們推出了TEDx,將TED演講地方化。TED的宗旨是——「用思想的力量來改變世界」。

中國器官移植數量飆升至一年達1萬例之謎

麥塔斯在演講的開始提出:「21世紀初,中國的器官移植數量飆升1萬例,至世界首位,僅次美國之後。」

「對於這些器官的來源,中共的解釋是:來自捐獻。但是那時候,中國沒有捐獻系統。 2006年,中共改變了說辭表示,器官主要來自被執行死刑的犯人。中國有多少死刑犯被槍決?中共政權不願透露這個數字。」

「中國醫院網站廣告向器官移植旅遊的遊客承諾,等待器官的時間短。我們採訪了一些到中國進行移植手術的病人。他們說,他們可以選擇手術的時間,對關鍵臟器亦是如此,比如心臟、肝臟和肺。全世界其它國家的病人需要等待數月或數年來獲得器官;而在中國,醫院和監獄是在等待病人,囚犯因器官而被殺戮。」

中國沒有10萬名死刑犯來滿足1萬例的器官移植需求

麥塔斯說:「並不是每一個囚犯可以成為每一位病人的器官來源,器官移植需要驗血配型,甚至是理想的組織配型。」

「器官和捐獻人必須和換器官患者的形體大小大概一致。中國刑事囚犯患B型肝炎比例高,大約占60%。這使得很多被判處和執行死刑的犯人器官不能用於器官移植。中國那個時候沒有器官分配系統,這意味著器官從本地進行移植手術的醫院附近的監獄獲得。」

「中國法律規定被判死刑的犯人在判刑7天後行刑。這意味不存在等待病人抵達而執行死刑的死刑犯群(pool)。」

「綜合所有這些因素, 我們估計中共進行1萬例移植手術需要對10萬名死刑犯行刑。 10萬名死刑犯,這是一個不合情理的數字。非政府機構估計高峰期中國每年處死5,000名死刑犯,這一數字已經遠高於其它國家。」

「隨著時間推移,死刑犯數量下降,但是器官移植數量保持不變或者甚至上升。 這些器官從何而來?捐獻不是答案,被執行死刑的刑事犯也不是答案,那麼答案是甚麼?」

獨立調查結果令人不安:這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聯合演講人大衛喬高( David Kilgour)表示:「共產黨每隔10年左右對少數群體進行迫害, 向民眾灌輸恐懼。20世紀50年代的大躍進,估計有4千萬人被餓死;估計有2百萬人在1966~1976年文化大革命中死亡;之後是1989年的天安門大屠殺。」

「現在,有數萬無辜的人被投進中國勞教所。他們不是生產出口的奴工產品,而是遭受酷刑,被驗血。不幸者按器官需求被殺戮而有人獲得利益。」

「10年前,我們被邀請對中共強摘器官指控進行調查。我和麥塔斯試圖找尋大屠殺的教訓。我們同意對這些指控進行獨立的、義務的調查。調查結果非常令人不安,我們將之稱作『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器官主要來自法輪功修煉者

麥塔斯介紹,調查結果顯示,器官主要來自法輪功學員。「這些器官來自囚犯,但是,不僅僅來自被判處和執行死刑的犯人。這些囚犯主要是良心犯,主要是法輪功修煉者。在共產黨鎮壓法輪功以前,中共官方數字顯示,法輪功修煉者人數達到7千萬~1億人。」

他說:「出於對法輪功廣受歡迎程度的妒忌以及恐懼其意識形態最高地位受到威脅,中共發動鎮壓法輪功。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監禁。一些法輪功學員釋放出獄後出國,我們在全世界範圍內對他們訪問, 發現所有被拘押的法輪功學員被系統地進行驗血和器官檢查。這些體檢不是以健康為目的,因為他們都遭受酷刑以被迫放棄信仰。但是體檢對器官移植是必要的,因為需要血型配型和理想的組織配型。」

「調查員假裝成需要移植的病患親屬向醫院打電話,問詢他們是否有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他們在電話中表示,因為他們煉法輪功所以身體健康。調查結果顯示,全中國範圍內的醫生和醫院表示,他們有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來了就可做移植手術。這些電話有錄音記錄,然後聽打翻譯。雖然法輪功修煉者是完全無辜的,中共在媒體宣傳上詆譭法輪功,將這個群體妖魔化、非人性化。拘押者認為任意殺戮法輪功學員不算甚麼,因為他們不把法輪功學員當人看待。這個群體解釋了死刑犯所無法解釋的移植數量。」

強摘器官罪惡源頭是江澤民

喬高說:「  對法輪功的鎮壓開始的時候,前中共黨魁江澤民誓言對法輪功施行『名譽上搞臭, 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政策。中國法輪功學員遍布社會各個階層,從士兵到共產黨官員。這是一個草根精神運動,在20世紀90年代以倍數速度增長。」

他以一部影片來舉例法輪功學員在中國所遭受的迫害,「《自由中國》這部獲獎影片參加2014年奧斯卡最佳記錄片角逐。該片主要人物是這場迫害的兩位倖存者。人物之一Jennifer 女士在逃離中國後,她撰寫了這段迫害經歷發表出版,並成為最佳暢銷書作者。她不僅僅被監禁或遭受酷刑,她在證詞中表示,她在關押期間被驗血。也許是在生孩子期間染上了B型肝炎的經歷,她幸運逃脫,免於成為所謂的「器官捐獻者」。另一位主人翁是一位美籍華人醫生李祥春,他回中國後被監禁了3年,在未經過公平庭審的情況下,他被判刑和勞教。」

中共應該以行動證明器官來自哪裡 ?

麥塔斯表示: 「中共政權不准備承認移植的器官來自良心犯,但是他們承認器官來自被判死刑和執行死刑的犯人。這糟糕透了。中國器官移植行業人士被禁止參加海外培訓、發表論文,在國際會議上交流。」

中共繼續強摘囚犯器官。「中共官員表示,囚犯可以捐獻器官。如果如此,那麼囚犯繼續成為器官移植來源。目前對法輪功迫害的妖魔化迫害沒有消減。中共繼續迫害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的抽血驗血還在繼續。」

「官方有關已經結束摘取囚犯器官的說辭不一致。有一些人說,這將會結束,目前處於過渡時期。中共目前有兩個系統,一個稱為捐獻系統,一個被稱為非捐獻系統。一些醫院繼續他們之前通常所做的,不過不像以前那般招搖。我們質詢中共的問題依然存在,移植的器官來自哪裡?中共官員表示,現在一切很好,具備審查的透明度、問責度和開放度。 我們的回應是:不要口頭告訴我們器官的來源,而是展示給我們看。」

32項證據顯示中共大規模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喬高表示:  「過去10年來, 中共強摘器官的證據已經具壓倒性。我們目前有32項證據。外科醫生Enver Tohti 作證說,90年代,他被強迫從活著的維吾爾族政治犯身上摘取器官。器官攫取的對象很可能包括西藏人、維吾爾人、家庭教會成員,然後大規模針對法輪功群體。」

2013年,歐洲議會通過一項決議,「深切關注從眾多法輪功學員身上進行系統的、政權認可的強摘器官的持久的可靠報告。」

「2014年, 葛特曼 (Ethan Gutmann )出了一本書《大屠殺》。8年間,他訪問了100多人,收集了新的證據。他估計,在一段特定時間內,監獄和勞教所中至少有4萬5千名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殺戮攫取器官;從2000年到2008年,約有6萬5千名法輪功學員,2000~4000維吾爾人、藏人、基督教人士因器官被殺戮。他的估算和麥塔斯與我的計算相似。」

「醫院收取腎移植價格為6萬2千元,心臟移植的價格為16萬元。主流媒體對這些暴行關注甚少。真相正在被逐漸揭開。」

你我可以做甚麼

喬高在演講的最後部分放映了今年獲得著名的皮博迪獎的反對器官活摘的記錄片的片段。這些片段顯示,歐洲議員在歐洲議會、美國議員在美國國會和公開場合呼籲制止中共強摘器官。

喬高說:今天的TED演講主題是「隱藏的珍寶」, 我想我們所有人心中都隱藏著珍寶,這是克服恐懼,不論付出甚麼代價堅持真理的勇氣。這是一個艱巨的挑戰,需要大家的幫助,大家可以做3件事:

1,用「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關鍵詞在谷歌上查詢。

2,告訴你的朋友們你獲取的信息。

3,請在臉書等社交媒體上分享這一信息。

他最後說:「希望能夠激發很多人採取行動來拯救生命,制止人體器官販賣。人體器官販賣這也是反人類罪。」#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04-15 6: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