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樹倒黨員散」(完整版)

12月28日下午,中共國防部舉行例行記者會,中共官方明確說,習近平當局收回武警部隊的指揮權,是為了「確保政治安全」。外界認為,這是當局間接承認了一個事實,就是中共武警部隊參與了針對習近平的政變。(FREDERIC J. BROWN/AFP)

人氣: 2645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4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惠報導)羞於提中共黨員身份的時代到來了。

目前大陸網路上,「黨員」一詞已普遍成貶義詞。「你黨員啊!」「你才黨員呢!」「你全家都黨員!」這些話正變成貶義的用法,甚至被有些人認為是「最惡毒的話」。

近期,中紀委機關報自曝黨員羞於承認自己的黨員身份引來外界熱議。「黨員」二字在當今中國社會老百姓的眼裡如同「瘟疫」,很多人都避而遠之。

隨著中共邪惡政權的巨大黑幕越來越多地被外界曝光,中共已成為民眾眼中的異類。眼看「朝廷」危機四起,中共的黨員們越來越不敢、也不願意承認自己是中共黨徒了。

一、「黨員」成貶義詞 中共黨員羞於表露身份

3 月24日,中紀委機關報以「有大學生應聘時羞於提黨員身份」為標題引述《湖北日報》的報導,稱該省某市一個鎮政府的王某某等8名黨員幹部為了出入境方便, 隱瞞真實情況,將政治面貌填為「非黨員」,工作單位填的是「個體戶」或「無業」,可一遊玩歸來,他們又重新撿起黨員幹部身份,將旅遊費用在鎮財政報銷。

文章進一步說,實在有一些人和上面這8人一樣,打心底裡不拿黨員身份當回事。

文章還提到,有大學生黨員畢業應聘時,羞於提自己的黨員身份;有的黨員幹部,在幹工作需要往前衝的時候,向後轉、靠邊站,一到提拔任用時,擠破頭地往前衝,一點點能力和成績都會說破天。總之,要不要把黨員身份亮出來,完全以自己的利益為標準。

該文被大陸媒體廣泛轉載後,在新浪微博上不到半天就有3萬多網民參與討論。

針對學生為何羞提黨員身份,廣東惠州網民說:「在高校的招聘會上,有企業公開說明不招黨員。」浙江杭州網民說:「大學的時候都知道入黨的人的目的,大部分是為去考公務員,得到領導看重,企業老闆才不信這個。」

而針對有官員以自己的利益衡量是否承認黨員身份,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表示:「我加入共產黨,後來我發現共產黨是這樣,就不願意再承認自己是共產黨員了。這是一種潮流了。世界上來講,或者從中國來講,都是一種歷史潮流。大家認為共產主義帶來災難,應該拋棄。」

大學生不願亮出黨員身份

早在2011年5月中旬,微博上就曾流傳這麼一條信息:「一個女大學生來公司面試,經理看了看簡歷抬頭問她:『你是黨員?』那個女生頓時緊張了起來,激動地說:『黨員也有好人啊!』」

就 此事,上海交通大學國際與公共事務學院大四學生的某黨支部還特意進行了一場信仰危機的討論。這個主題針對的是當前的社會現狀──「現在很多同學對自己的黨 員身份主觀上蠻淡漠的,不會主動說自己是黨員,當有一些是非爭辯的時候,他們也不願意亮出自己的黨員身份,表明自己應該持有的立場」。

或許意識到中共的危機正在大學蔓延,2011年6月20日下午,時任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為此還特意去了上海交大上了一堂「黨課」。

今 年4月2日,專欄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陳破空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共黨員在民眾眼裡的形象早已經不再純潔,而是告密、背叛和『壞人』的同義詞;眾所 周知,『入黨』的動機本身就是不純潔的、是為了謀取利益和特權的。總之,越來越多的黨員在某些時刻選擇隱瞞自己的身份,這本身就是不經意的自我否定。」

「黨員」一詞已成為貶義詞

目前,大陸瀰漫著一種反共、厭共的情緒,在網路上「黨員」一詞已成為貶義詞,甚至成為罵人的話,例如:「你黨員啊!」「你才黨員呢!」「你全家都黨員!」。

有網民甚至稱:「你才是共產黨員,你們全家都是共產黨員」,在正常人類裡這應算是最惡毒的話了。

「黨員」在大陸社會已風光不再,而如同「瘟疫」一般成了人們躲避的對象。

近 年,江蘇衛視的相親節目《非誠勿擾》中,一男嘉賓當時自我介紹說:「我做PHP的」(注:PHP是一種編程語言),話音未落,女嘉賓全部滅燈。但是,這條 消息在網絡上傳開後,有人將這個男主角的身份改成「黨員」,變成男嘉賓開口說自己是黨員,馬上遭到了女嘉賓們的集體滅燈。這樣一改後馬上在網絡上引起強烈 的反響。

黨員遭滅燈
網絡流傳的版本說,在一個相親節目中,當這個男子說出自己的中共黨員身份時,所有女嘉賓一同滅燈。(網絡圖片)
image1
江蘇衛視的相親節目《非誠勿擾》中,這位男嘉賓當時自我介紹說:「我做PHP的」(注:PHP是一種編程語言),話音未落,女嘉賓全部滅燈。(網絡圖片)

無獨有偶,陸媒曾報導2012年10月,四川閬中天宮鄉副鄉長戴彬曾一度成為網絡的「焦點」。他在參加《非誠勿擾》的相親節目中,被24名女嘉賓全部「滅燈」。真正讓戴彬紅極一時的不是他相親場上遭遇的尷尬,而是因他的「副鄉長」的頭銜被滅燈。

對此,網名為「TeYu Hou」的網民表示:「在社會大眾的心目中,年輕人加入共產黨,要麼是傻子,要麼是騙子。社會就是這種刻板的印象。傻子少,騙子多。」

「TeYu Hou」 還舉例說:「豈止姑娘看不起黨員,民間企業和外資企業招聘,一聽說是中共黨員,馬上就說不下話了。有一次一個老鄉給我電話,得意洋洋地說:我女兒是黨員。 我說:你小聲說,畢業後找工作時小心一點。的確,以前推薦朋友去面試,一切順利,最後對方看到履歷表上一個中共黨員的身份,馬上被用人單位拒絕了。一個收 入不菲的工作機會就這樣失去了。」

網民:樹倒猢猻散

中共在意識形態上早已徹底破產,政治信用也喪失殆盡,已經陷於嚴重的信任危機與合法性危機。民眾不再相信共產主義已是不爭的事實。

2015年10月1日,天安門廣場北側一棵古樹被大風吹斷,一時民眾紛紛議論:「在特殊的日子、在敏感的地點,大樹轟然倒塌,有何預兆?」「這樹根徹底爛了,就像中國共產黨」「翻翻《推背圖》看看就知道了」「樹倒猢猻散,猢猻散,猢猻散,重要的事說三遍」。

從民眾的各種討論中可見,大多數人都認為中共氣數已盡。相對應的,「黨員」在中國社會也越來越被邊緣化。事實上,中共自己也知道危機越來越嚴重,外媒的報導也直言「真正信仰共產主義的共產黨員已經很少了」。

和頤酒店女生遇襲 民眾拿黨員「開涮」

近期,民眾對「黨員」的看法越來越負面。

針對近日發生的北京和頤酒店女生遇襲事件,《中國紀檢監察報》於4月8日發表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說,假如「和頤酒店女生遇襲」事件發生時,有一名或數名中共黨員就在現場,他(們)是否可以對暴行聽之任之、對呼救無動於衷呢?答案是『不』」。

此後,一些大陸媒體和網站將中紀委的這篇文章,換了一個吸引眼球的標題《中紀委機關報:女生酒店遇襲,黨員若在場「不允許」當看客》。但這篇文章再次一石激起千層浪,遭到大陸網民的調侃與諷刺。

網民們挖苦道:黨員在現場啊,都在隔壁房間做按摩呢;確實不能袖手旁觀,應該立即撤退;不能當看客,要當嫖客⋯⋯等等。

由此可見,中共「黨員」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已醜陋到何等地步。

中紀委兩次發文的背後

4月2日,《中國紀檢監察》雜誌就繳納黨費的事,發文「提醒」黨員。文章稱,2015年年底,中央巡視組在總結巡視央企發現的問題時承認,一些央企存在「有的黨員幹部拿著高薪卻不按規定交納黨費」的現象。

中紀委監察部網站在第二天,即4月3日晚上又更新了「學思踐悟」欄目,刊文稱黨員幹部要「相信組織、忠誠組織,多大的事都主動找組織講清楚」。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中共的話一直要反過來看。它們提甚麼,通常意味它們缺少甚麼。中紀委的文章,實際是說明,中共的黨員不交黨費,不參加其組織活動的情況已經很嚴重了。

香 港《爭鳴》雜誌4月號的消息似乎佐證了些許情況。據報,中共中組部、中辦3月16日發文敦促退離休黨員老幹部(除患病、行動不便外)必須履行中共黨章規 定,按時每月參加組織生活,如有事不能參加需辦理請假獲准手續。據悉,副省部級離退休幹部參加組織生活的僅55%,地廳級45%。

中共已故大將羅瑞卿次子羅宇曾發表看法說:「今天的中國共產黨根本不是有任何信仰,或是有任何理想。今天的中國共產黨,要入黨的人,就是為了利益。甚麼利益呢?實際上就是要去當官,要去貪污,貪污夠了以後就跑掉。」

「三退」人數與日俱增

據英國《金融時報》消息,2013年中共新黨員為240萬人,與2012年相比減少了25%。是自2003年以來中共新黨員人數最少的一年。與之同步的是,大陸參加公務員考試的人數也出現急劇下降的趨勢,參加地方公務員考試人數減少了12.3%。

與此同時,大紀元退黨網站數據則顯示,中國人退出中共組織的人數與日俱增。從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以來,在退黨網站聲明退黨的海內外華人與日俱增。截至2016年4月12日,已有超過2.3億的中國人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中共黨史學者、《晚年周恩來》一書作者高文謙表示,黨員羞於提自己的身份,這也是當今「盛世中國」的一大景觀。網友們開玩笑說:這是「遺傳了革命先烈地下黨的基因」。

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程曉農認為,這說明共產黨的名聲已經臭了,入黨已不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原因在於共產黨說了太多的好話,做了太多的壞事,已經砸了自己的牌子,早已是掛羊頭賣狗肉。中共口口聲聲說「為人民服務」,整個黨已經墮落成專為自己謀私的利益集團。

兩會期間北京保安系統升級,中國各地從機場到車站,從地面到地下,遍布北京各個角落的安保防護網,並非要防恐怖分子,而是訪民。圖為2016年03月02日,北京天安門廣場一名特警站在警車前。(大紀元資料室)

二、中共現狀與大清朝滅亡前驚人相似

現今中國社會問題層出不窮,經濟下行壓力巨大、金融市場波動加劇、意外事故群體事件頻發。社會危機處於爆發、蔓延、惡化狀態。人民的怒氣如同乾柴烈火,一觸即發。

翻看歷史發現,中共的現狀與大清朝滅亡前的景象竟驚人相似。目前,越來越多的中共體制內人士以借古喻今的方式,暗示中國正處於大變局的前夜。中共滅亡的命運無法逃避。

大清朝滅亡前的諸多神秘預兆

2011年10月10日,《中國經營報》發表的大陸自由撰稿人傅國湧的文章《1911,大清朝完蛋的前夜》近期在網絡被熱傳。

傅 國湧作為民國史研究專家,對清朝末年的景象在文章中做了描述。文章開始便給大家展現出大清朝完蛋前的情景:「進入1911年,北京所有掌權的人們,沒有一 個想到他們快完蛋了。我看到那個時代掌握大權的人留下來的日記,包括他們的回憶、他們的書信,沒有一個人在10月10日之前想過大清朝快完蛋了,從上到下 都沒有。他們的日記整天記錄的就是吃飯送禮,看上去似乎真是繁華的『盛世』。」

但是在大清朝垮臺之前,其實出現了很多神秘的預兆,文章舉例說,「老百姓中紛紛傳說天上將會出現一顆慧星,慧星現,朝代變。從1908年到1911年,短短的兩三年間,民間到處傳言大清朝要完結了。」

傅國湧說,在當時人們的日記裡發現,至少有三個不同地方的人看到了彗星滑落的現象。綜合當時報紙的記載,好多人的日記和回憶可以確認,那個時代《燒餅歌》《推背圖》是最流行的讀物,是中國人改朝換代時的一個心理寄托。

傅國湧分析說,大清朝為何脫軌?第一個因素就來自這些神秘預兆,其背後是人心的變動,人心思變。

1909年至1910年連年大雨,南方多地因水成災,糧食欠收。糧食危機帶來金融危機,多家銀行被擠兌關門。米價、房價急劇攀升,貴得驚人。

有意思的是,文章還提到「很多人當時的日記裡每天都是不同的謠言記錄,但過了幾天,謠言統統都變成了事實。比如說今天寫的『太原淪陷』,明天寫的『西安淪陷』,過後一個星期都變成事實。」這景象與當今中國社會「謠言是遙遙領先的預言」竟如出一轍。

文章還描述說,大清朝之所以脫軌,不光金融有問題,銀行要關門,國庫也沒錢,這是財政困難。一個天朝大國,到了國庫山窮水盡的時候就一天也混不下去了。錢都到哪裡去了?毫無疑問是落到私人的口袋裡了,許多親王、貝勒和大臣家裡都很有錢,唯獨大清朝的國庫沒錢。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也在重複週期性的規律。傅國湧的這篇文章在2016年再次被熱傳,與現在中國出現的諸多問題似乎有了某種契合。

「癸酉之變」大清朝由搖晃走向垮塌

去年網絡熱傳的中紀委官員習驊的文章《官員都在坐等出事》,講述了清朝由盛轉衰過程中的標誌性事件「癸酉之變」。

該文介紹了發生在1813年秋天的一次未遂民眾起義——「癸酉之變」。文章稱,當時一些直白的民謠早已家喻戶曉,而在中國歷史上,民謠一貫具有政治風向標的意義。但各級官員早就知道要出事,卻都像請客一樣,把問題迎進了紫禁城。嘉慶皇帝差一點兒就成了大清的末代君主。

文章說,「癸酉之變」是大清重複歷史週期律的不祥之兆。正當整個官場鼾聲一片時,國情和世情發生了巨大變化,清朝進入加速下墜通道,災禍接踵而至。「帝國大廈由搖晃走向垮塌,癸酉之變只是第一步——費正清找到了原因:官員們都在坐等出事!」

《清明上河圖》裡隱藏的危機

今年清明節前夕,4月3日,大陸官媒《人民日報》海外網旗下微信公號「俠客島」以「眼看著朝廷危機四起,他只能向皇上隱晦地畫點實情」為題推薦了《人民日報》的署名文章「《清明上河圖》裡的黑色幽默」。

據悉,「《清明上河圖》裡的黑色幽默」這篇文章是由故宮博物院研究員餘暉所寫,他認為北宋著名畫家張擇端為宋徽宗繪制了風俗畫長卷《清明上河圖》,表面展現商貿繁忙的開封城,其實是警示宋徽宗種種亂象:占道經營、船橋相撞、城牆失修、私糧控市、官員儀態等。

文章最後表示,宋徽宗不願理會畫中描繪的一系列不祥之兆:「歷史給予宋徽宗的一次重要機會就這樣白白地流逝了」。

對此,北京時局觀察員華頗向大紀元記者分析,《清明上河圖》表面是繁華景象,背後卻是危機四起,和現在的形勢非常相似,這是作者以古諷今,現在同樣也是表面繁華,內部卻是暗潮湧動、危機四伏。

華頗強調,中共體制的弊端所造成的現在的社會現狀,習近平無法解決,除非習近平走民主憲政、普世價值這條路。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眼看著朝廷危機四起,他只能向皇上隱晦地畫點實情」,單看這標題,作者要表達的意思已很明顯。

人們只看到了「清明上河圖」所描繪的繁榮,而沒有看到其背後的危機。(清明上河圖局部,故宮博物院提供)

習近平「文膽」暗指中共處於生死關頭

今 年4月3日,財經網在微信再次刊出前中央黨校副校長李書磊於2014年為戊戌變法百年寫的祭文《說甚麼激進》。文章談道:「變法(或稱改革、維新、改良) 歷來是一個政權在不得已的情況下以非革命的方式自求生路的措施,是統治集團在對政權覆滅的畏懼感、對國家存亡的責任感支配下採取的一種自我抑制與自我更 新。或者是由於環境的突變,或者是由於弊惡的長期積累,總之到了生變法之思的時候政權已經是面對危亡了。」

文章還放出重話,「能否變法是對一個政權素質嚴峻的考驗,沒有比這種考驗更真實、更惱人的了,通過則生,通不過則死。」

官媒引用清華教授的話說明中共處境

今 年4月4日,中共黨媒《學習時報》引述學者、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孫立平對改革的看法:改革開放之初,中共想到的改革,不外乎就是從某個起點走向某個終點, 起點是舊體制,終點是新體制。這個過程的結果會怎樣呢?按照當時的邏輯來說,只能想到兩種結果,一個是成功,一個是失敗:如果最後走到終點,改革就成功 了;如果又回到原來的起點,改革就失敗了。

孫立平表示,但是,其實還有第三種可能性,就是走到半路的時候,它不走了,不動了。它不但不動,還把這種狀態定型為一種相對穩定的體制。

改革出現了一種停滯,「有人不願意往下走了」,換句話說,下半場有人不願意接著踢了。

中共體制內專家破禁忌公開提總統制

4月2日,中共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在接受聯合早報網專訪時分析,中國正走在「歷史大變革的前沿」,它正在重新尋找國際關係、經濟發展和政治價值的三大定格,在目前仍「未定格」的不確定過程中,對內對外「必然引起很多緊張」。

汪玉凱認為,如何找出能夠真正被人民認可、被國際社會大體認同的制度設計和有效的制度架構,這才是高層必須要做的。

汪玉凱提到,至於有人說,中國未來可以由國家主席制變為總統制,他認為形式並不是最主要的問題,關鍵是制度設計的科學性和合理性。即使中國的政治體制變為總統制,從目前中國的政治生態看,必須是「系統性改革」。

汪玉凱說:「如果再回到文革的價值形態上,中國肯定沒有前途。」歷史潮流是向著民主和法治方向演進。

時事評論員石九天認為,通篇來看,儘管汪玉凱的看法仍有局限性,也可能他沒有說出真心想法,但是這已是中共體制內人士重大的突破,開始公開討論總統制的問題了。

反腐專家承認現行體制架構存在問題

同樣談到體制問題的還有中共紀檢監察學院前副院長、制度反腐專家李永忠。

李永忠在今年3月10日發表的文章《反腐終極目標不只是抓貪官》中語出驚人:「只要不搞政治體制改革,不搞政改試點,只要黨委不分權,任何一個紀委都不可能對同級黨委進行有效監督。」

「黨 委只要把決策、執行、監督三個權拿在一起,不管是中紀委、省紀委、市紀委、縣紀委,都不可能『對同級黨委特別是常委會成員』(十八屆三中全會語)進行有效 的監督。黨委的權力結構不改,案子難查處,監督難實現,紀委的監督責任也很難落實。最多是揚湯止沸,而非釜底抽薪!」

李永忠說:「一兩個高官落馬,是個人素質問題,上百個高官落馬,是權力結構問題。素質不高自然是貪腐的原因之一,但是權力結構在裡面起的作用更大。」

2015年4月23日下午,王岐山在中南海會見了政治哲學家弗朗西斯‧福山、比較經濟學家青木昌彥和成長於北京的日本人中信證券董事總經理德地立人等日本裔的政治經濟學者,談及反腐、改革、法治等具體問題。

王歧山在對話中承認,「難啊!自己監督自己啊!我自己也在考慮這個問題。醫學上有自己給自己開刀的唯一例子,可以在網上查到,俄國的西伯利亞的一位外科醫生給自己割過闌尾。這是唯一的病例,說明自我更新、自我淨化很難。」

體制內人士紛紛反省

今年4月初,中共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嶸在談到廣東省委常委、珠海市委書記李嘉落馬一事時,不無感慨地說:「這些不受民眾監督的權力,會使他變得不認識自己。在這種意義上,李嘉等人,是這種體制的受益人,又是這種體制的受害者。」

于建嶸呼籲(中共)該反省那些製造腐敗的制度了。

曾供職於中共中央黨校學習時報社,任職副編審的鄧聿文在3月28日發表了評論文章《政改一刻也不能耽誤》。

文 中說:「內地最近爆出的疫苗問題已經說明這個體制不可救藥了,表面上看這是個監管問題,實際上它是政治問題,出現這種事,不是監管不嚴而導致的,而是這個 體制一定會出現的,所以要改的不只是監管,而是重構體制,這就需要改革,改革不是小打小鬧,而是從根上改,這個根只能是政治。」

民眾一刻未停在問責中共

今年以來,「問題疫苗」、「女子酒店遇襲」、「海關新稅制」等多起民生問題都遭到民眾的強烈反彈,問責中共的聲浪一次高過一次。

最近,一女子在北京和頤酒店走廊遭陌生男子拖拽、險遭強姦的事件引發民眾強烈關注,在短短一天一夜,閱讀量達到13億之多,網絡、微信、微博連續十幾個小時被刷屏。有網民留帖說:「北京首都的派出所都這樣,這個社會這個國家沒救了。」

4月7日,時事評論員東步亮在東網發表評論文章《民生熱點裡透露的仍是政治輿情》說:「看起來,這好像是一個社會新聞,是一個民生熱點事件,但是,實際上這仍然反映的是政治輿情。」

文章最後說,有關部門也許禁得了明顯涉及敏感話題的政治新聞,但禁不了的民生和社會新聞裡,仍時刻暴露著這個腐爛體制的政治膿瘡。

同時,法輪功學員在海內外不斷講述著遭受迫害的真相,並揭露中共的邪惡。江澤民等一系列中共高官也都被告上了國際法庭。目前,國際上對於追究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呼聲越來越大,使得中共面臨更大壓力。#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6-04-18 7: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