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似文革再現 四川朱宗蓉遭一百多公里遊街侮辱

人氣: 412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6年04月18日訊】明慧網近日報導,四川古藺縣六十八歲的朱宗蓉女士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她投書表示,過去十六年來,她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強制關押洗腦一次、非法拘留二次、判刑入冤獄二次(分別為三年,四年),曾被武警五花大綁全程一百多公里遊街侮辱。

以下是她在控告書中的部份自述:

我於一九九八年七月十二日開始修煉法輪功,我原來所患有的神經衰弱、頭痛、失眠、眩暈、胃竇炎、腎盂腎炎、子宮瘤、關節炎等疾病不翼而飛。親身經歷使我認識到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做一個真正的好人,煉功後身心受益,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

全程一百多公里遊街侮辱

二零零一年三月,武警將我們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用棕繩五花大綁,押上幾輛大貨車,在我們胸前強行掛上污蔑法輪大法的牌子,從古藺公安局出發,經過縣城鬧市區後到古藺縣體育廣場開「公捕大會」。當時有個六十多歲的老年法輪功學員大聲講真相,有的法輪功學員喊「法輪大法好」、「修煉無罪」,當場就被警察勒脖子,時任古藺縣委委的曾紅宣布逮捕令後再次將我們拉上大貨車,繞縣城遊行後又沿著永樂鎮—太平鎮—石亮河—石屏鄉—龍山鎮—護家鄉—古藺縣城的路線,全程一百多公里遊行侮辱。

演示(明慧網)
遊街演示(明慧網)

到太平鎮時,縣「610」(中共專職迫害法輪功的組織)還要求太平中小學組織學生在搞所謂「反對邪教崇尚科學」的簽字儀式,我們大聲告訴孩子們「不能簽」、「不要簽」,遭到隨行押送的武警打、勒脖子等。那天太陽很大,我們站在敞篷的大貨車暴曬,警察不給我們飯吃、不給水喝。路況很差,灰塵很大,三十多個同修也不顧這些,大聲喊「做好人無罪」、「煉法輪功無罪」、「法輪大法好」,走一路喊一路。

遭野蠻灌食

被非法逮捕後我絕食抵制迫害。他們先是將我強行按倒在死囚床上,然後用大腳鐐將我的雙手、雙腳分開銬在死囚床的四個角上,肚子部位用鐵鏈子套在死囚床的兩邊,脖子也用鐵鏈子套在死囚床的頂端橫木上。然後強行將大膠管插進我們的鼻孔野蠻灌食。我有一次被膠管插進了氣管,不能說話不能呼吸,臉漲得通紅、眼淚直流,非常難受。我出現窒息狀況後,他們才住了手,後來我吐了好幾天血絲,咽喉腫痛得說話和吞嚥都很困難。

經濟迫害

他們無故扣發了我一九九九年一月至十月底擔任支書應得的工資和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擔任街道居委會主任的工資,另外在職期間,我個人墊付、用於工作的一千多元宣傳費用也拒絕還給我,從經濟上迫害我。

丈夫不堪重壓去世

我丈夫原來患有嚴重的風濕性心臟病,修煉後就沒再犯過,但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經常遭到騷擾、擔驚受怕,不得安寧,承受不住長期的精神迫害,就在我被第一次抄家和兩次拘留後的二零零零年二月離世了。

兒子請律師無罪辯護 當局非法判刑

我的兒子在我第一次非法判刑後,由於沒有得到任何通知和消息,請假到處尋找我,當時幾乎找遍了半個省,經濟上、精神上遭受了重大傷害;第二次我被綁架後兒子請了律師為我作無罪辯護,律師當庭將檢察院公訴人員辯得啞口無言,可最後法院還是依舊強行判了我的刑。

二女兒晉級和評優受影響

二女兒親眼看著我在家被綁架,當場嚇得直哭,茶飯不思、噩夢連連、失眠很久,並在以後的工作中受到「株連」影響,不能晉級晉陞、評優選先,嚴重影響了工作和生活,對其思想、精神造成了深重傷害!

當局搞株連 小女兒被迫離婚

我的小女婿是公務員,因為不堪承受政法委、公安局三天兩頭的談話,要求、威脅他監視、報告我的行蹤,同時因為「610」宣布的法輪功修煉者的親屬不能考國家公務員、不能陞遷、不能當兵甚至不能上大學等株連規定,小女婿逼迫我的小女兒離了婚,原本好好的家庭被拆散,不滿十歲的外孫女成了單親家庭的孩子。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04-19 3: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