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南男子無辜「被艾滋」中共治下亂象多

近日大陸又發生一起「被愛滋」事件,有評論指「被愛滋」事件再度折射出大陸無法無天的事實,很多弱勢群體面對強勢的地方當局,只能像麵糰隨意被玩弄擺布。(網絡圖片)

人氣: 128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4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慧心綜合報導)中國網絡上頻頻出現「被自殺」、「被自願」、「被就業」等荒謬的句式。有網民戲言,中國已經進入「被時代」。近日大陸又發生一起「被艾滋」事件,有評論指「被艾滋」事件再度折射出大陸官員無法無天的事實,很多弱勢群體面對強勢的地方當局,只能像麵糰隨意被玩弄擺布。

被艾滋」者與真愛滋病人關在一起

據大陸媒體4月20日報導,劉建國是河南洛陽新安縣人,2005年因犯罪在三門峽監獄服刑,服刑期間,其血清經三門峽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檢測是陽性,疑為艾滋病。隨後,2010年和另一名艾滋病人關押在一起。之後轉到另一所監獄,開始服用艾滋病藥物。

直到2012年3月,駐馬店疾控中心再次對其檢測,劉建國HIV-1型抗體陰性,沒有患上艾滋病。

劉建國說,他沒有艾滋病,為何檢測結果是陽性,並和艾滋病人關押一起,服用艾滋病藥物。2015年1月出獄後,劉建國先後多次找到三門峽監獄和三門峽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討說法未果。劉建國說,兩個單位都是回避、逃避責任,三門峽監獄稱,報告是三門峽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出具,與他們無關;而三門峽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稱,血樣是三門峽監獄采集送檢的,他們只對血樣負責。

三門峽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接受陸媒記者采訪時表示,他們否認誤診,並稱對其檢測結果負責,但不敢保證中間的環節有其他因素。目前就此事,河南省三門峽監獄暫未回復。

劉建國表示,在「被患艾滋病」期間,疑為艾滋病這件事給劉建國及家人生活造成了嚴重影響,劉建國出現了皰疹、脫發等症狀;其父親也因此臥床不起,含羞而死;妻子患了抑郁症,兒子婚事告吹。

中國大陸進入「被」字時代

東方日報評論文章《百姓無辜被愛滋 荒唐時代荒唐事》中寫道,這宗「被艾滋」醜聞,再度折射出內地官員無法無天的事實,很多弱勢群體面對強勢的地方當局,只能像麵糰隨意被玩弄擺布。

類似事件在中國大陸屢見不鮮,如「被自殺」,曾多次進京舉報原阜陽市潁泉區區委書記張治安違法占用耕地、修建豪華辦公樓「白宮」等問題的舉報人李國福,在監獄醫院內莫名其妙死亡。檢察機關出具的調查顯示李屬於自縊身亡,輿論為之嘩然,認為其「被自殺」。

被喻為「六四鐵漢」的李旺陽是「八九」民運人士,曾因政治罪先後被判入獄22年。李旺陽在獄中被迫害致瞎、致聾。2012年6月6日,李旺陽在湖南邵陽市一家醫院被人發現「上吊」死亡。官方稱其「自殺」,但外界則一直質疑其死因,指其是「被自殺」。

被就業」,有應屆大學畢業生在網上發帖稱,自己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突然就業了,就業協議書上赫然是一個從沒聽說過的公司名稱和該公司的公章。他「太興奮了」,發帖慶祝自己「被就業」。找不到工作的學生都「被就業」了,所以才有了教育部「高校畢業生就業率已達68%,同比持平」的荒誕結論。

「被自願」,重慶市某小學要孩子們交9000元「教師節慰問金」,引起家長不滿。然而,縣教育局局長卻說,此費系家長「自願」繳納。此舉被稱為「被自願」。

「被小康」,江蘇南通市要進行小康達標情況調查,地方政府要求受訪民眾按統一下發的標准答案回答。於是,生活在小康水平之下的群眾,一夜之間就「被小康」了。

「被增長」,國家統計局公布,上半年城鎮單位在崗職工平均工資較上年增長了12.9%。在金融危機和企業盈利大降的形勢下,職工人均工資還能增長兩位數,被網民調侃為收入「被增長」。

「被長大」,武漢江夏13歲女孩「被長大」10歲,一家四口有三人戶口信息出錯,明明錯得離譜,派出所6年就是不給改,如今上初中,以後找工作結婚都將成為問題。

「被車禍」,在重慶市,「被自殺」又有姊妹版本。一妙齡女子橫屍於轎車內,身邊還有一張神秘的紙條,上面寫著「我是出車禍死的」,「被車禍」昭然若揭。

「被代表」,洛陽水價聽證會上,包括消費者、經營者及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和專家等,本是不同利益的訴求博弈,最後卻形成了17比1的「聽漲會」,群眾稱自己「被代表」了。

「被微笑」,杭州賣魚橋小學一條最新校規規定,所有小學生進入學校大門敬禮時必須面帶微笑,沒有微笑的學生,會被扣分,並會影響全班的優秀班級評比。有報導批評說,虛假的笑和皮笑肉不笑,本來是成人世界的專利,現在也要「從娃娃抓起」,令人嘆息。

⋯⋯⋯⋯

網民「活著好難」表示,「被」時代中國荒誕的事情數不勝數、不勝枚舉,又極具中國特色。審慎分析,那些 「被如何」的人基本都是社會或單位中的弱勢群體,或相對弱勢群體,沒有發言權,更沒有決定權。一個社會的弱勢群體不但沒有受到應有的呵護,反而要受到強勢一方的強迫,我們又豈能只有無奈?長此以往,內心積聚的憤慨終會將那無奈的問號拉成了可怕的嘆號,將會有什麼後果呢?

東方日報評論文章中寫道: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一件又一件荒謬之事,中國似乎進入到荒唐的「被時代」,若「被」字繼續一語風行下去,不知道還有多少後來人會扛上「被」的枷鎖、戴著「被」的鐐銬。

一個簡單的「被」字,道盡了弱勢群體的無奈與辛酸,他們無法按照自己的意願行事,精神上處於被動扭曲的狀態,陷於失落與憤懣之中,不得不逆來順受。這種失落與憤懣愈積愈多,民間的怒火噴薄而出,揭竿而起,當局還能穩坐釣魚船嗎?#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6-04-22 2: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