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天定嗎?(110)陌生異人告災

作者:泰源

(Jack Dykinga/Getty Images)

    人氣: 1362
【字號】    
   標籤: tags: , ,

異人告災

唐寧王的師傅袁嘉祚,為人正直不阿,能夠奉行大節,敢於直言犯上,雖死也不迴避。後來成為鹽州刺使,因出奇的清白而聞名。

當時,岑羲與蕭至忠當宰相,嘉祚被貶為開州刺史。嘉祚心裡對他們有恨,一再聲明自己委屈。二相大為惱怒,辱罵嘉祚說:「純粹是個笨蛋,把他趕出朝廷!」

嘉祚正惆悵生氣,一天他去義井飲馬,有個人背對井坐著,用水洗手,故意濺起水來幾次驚嚇嘉祚的馬。嘉祚氣壞了,罵道:「臭當兵的,為什麼驚嚇我的馬!」

那人看了看嘉祚說:「眼看你就要出使去蠮蠛國,不知道將來死在什麼地方,還對我發火呢!」嘉祚想來想去感到他的話不能理解,對此大為驚異。

第二天嘉祚又上了朝,果然被兩個宰相所召見,二相迎上前來對他說:「我們知道您的行為功績向來很高,所以讓您帶上朝廷的使命去充當使節。現在以您為衛尉少卿,前往蠮蠛國報到上任,可以嗎?」

嘉祚以自己沒有能力為由極力推辭,兩位宰相便在當天下達了行文命令。

嘉祚非常恐懼,他走到義井,又遇見昨天驚嚇他馬的那個人,那人對嘉祚說:「昨天我就知道宰相要命令你出使遙遠的國家,果然如此吧?」

嘉祚下馬向他行禮,這個異人說:「您不用擔憂,只管拖著不上路就是了。那兩個宰相的腦袋已經懸掛在槍刃上了,哪裡還能對您發火呢?」說完,便不知去向了。

隔了一天,兩個宰相都被殺死了,果然像那個異人所說的一樣。那個蠮蠛國遠在大秦國以西數千里,自古以來未曾溝通過,兩個宰相既然死了,嘉祚也就一直沒有去。(資料來源:《太平廣記》)

附八字實例分析 五行變理

紫斑蝶越冬遷徙是大自然界的是界奇觀。在越冬的溫暖山谷中,幾百萬隻紫斑蝶群聚等待天地清明的節氣一動展開北返行動。(視頻擷圖/台灣行政院農委會)
(視頻擷圖/台灣行政院農委會)

男命:
  時    
  日主             
甲木    壬水    壬水  丁火
辰土    
申金   子水  
卯木

運(6運程由右至左):
  丙火 丁火 戊土 己土 庚金 辛金
 午火 未土 申金 酉金 戌土 亥水

前面文章所舉的例子,大都是用五行的正理來推算,因為初學者入門,從容易開始,方有興趣學下去。但論命者不能只談五行之正理,須知五行隨四時之氣而進退,本無常道。故論命者亦必須隨氣之進退而抑揚之,方能斷準其吉凶也。

此造壬水命,生十一月水旺之時,地支更見申子辰三合水局,天干再透一壬,水多無疑,旺者喜剋,或洩,使其中和為貴。

此造見甲木透出,卯木為根,必以為取木洩旺水生火為用,大運喜木、火、土,忌金、水。這是依照以前寫的,用五行的正理的推算方法,然後套入大運中去批算。

初運四十年西北金水之地,必備受艱辛,一事無成。須四旬外方運入南方火運,奮而有為,丁財並茂,可享晚景。但與其人真實經歷相對照後,發現錯!剛好相反,少,青,中年四十幾年,富甲一方,出身官家,丁財並茂。反而在丁未之後,資財暗耗;丙午更是老境頹唐,乙運逝世。

莫非命理無驗乎?非也,此仍氣之進退,有可用不可用之別。此造雖甲木透干,年逢丁卯,無如生於十一月,天寒地凍,木氣休囚,枯木無用也。

丁壬一合,丁為爐火,被壬合去,寒木失向陽之用。枯木無生意,不能洩水之氣。加以卯木在年,甲木在時,相隔太遠,氣勢不接,凍木無炎,故不能用木火也。可見冬木以火為生,以水為剋,這是反生反剋之理。

現看來以甲木洩水生火是不成了,那這麼多的旺水,唯有順其旺水沖奔之性,以「從旺格」的特殊格局來處理。行運只能順其氣勢,可順不可逆。大運喜金、水,忌木、火也。

這是因氣之進退(這裡是木氣已退),而不可用之理。故深一層次的論命,更須細察時令進退與干支配合,可用與否?才能決人之禍福災祥。八字易學難精,前面部分正五行論命易學,現講的五行變理方面難精也@*#(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