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預言的歸宿──預言中的今天

預言中的今天(24)聖經《啟示錄》中的警示

在流傳的諸多預言中沒有一部預言比聖經《啟示錄》更觸目驚心了,它用種種鮮明的異象完整地構畫出人類最終將面對的現實:恐怖的天災、瘟疫和殘酷的戰爭,神(上帝)最後的審判,這一切對邪惡的懲罰是駭人的,對整個世界是驚天動地的。同時它也告訴人們,正義終將戰勝魔鬼撒旦。(Getty Images)

    人氣: 3614
【字號】    
   標籤: tags: , ,

諸世紀》中的1999年

幾百年來《諸世紀》一直受到人們的關注,除了預言在歷史上屢屢應驗之外,更重要的是因為它描述了發生在千年之交的可怕的災難。諾查丹瑪斯在《諸世紀》中這樣說:
1999年7月
為使安哥魯亞王復活
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
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
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

這是《諸世紀》預言中最重要的一段,也是最著名的一段。一是因為這是唯一一首明確點明時間的預言詩。和許多預言一樣,諾氏的預言詩不但大量使用暗示手法和各種典故,而且還有意打亂時間順序,但是這一首詩卻是破天荒地、明確地點出了時間,可見諾氏對此事的關注。

曾有人認為這段講的是各種顯而易見的世界性大災難,如瘟疫、戰爭、饑荒等,甚至有人認為是世界末日。但事實上,諾查丹瑪斯用「屆時前後」一詞說明1999年7月並非世界末日,911事件以後,許多人猜想這段講的是紐約的恐怖襲擊。但諾氏明確講時間是1999年7月,對此目前仍沒有令人信服的解釋。

那麼,恐怖大王指的又是什麼呢?還是讓我們回顧一下歷史上的1999年7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根據《2000世界年鑒》(The World Almanac and Book of Facts 2000),1999年7月發生的大事中和災難、衝突、死亡有關的有以下這些事件:

1)美國小甘乃迪夫婦姐妹三人空難。

2)7月19日至8月1日,美東地區遭受前所未有的高溫和乾旱,造成至少二百人死亡,其中八十多人在伊利諾州,受災經濟損失達11億美元。

3)7月29日,美國亞特蘭大一名在股票市場損失慘重的男子絕望之中射殺9人,傷13人後自殺。

4)科索沃戰火繼續。

5)印巴喀什米爾地區衝突繼續造成人員傷亡,7月26日印度軍方宣佈巴方已撤離該地區。

6)巴拉克就任以色列總理。

7)塞拉里昂內戰雙方達成和平協定。

8)伊朗學生和警方發生衝突。

9)多國簽訂剛果和平協定。

10)江澤民政治集團開始對上億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全面鎮壓。

11)摩洛哥國王哈桑去世。

比較一下這些事件,我們認為《諸世紀》這一段是指法輪功遭鎮壓。1999年7月20日,江氏調動整部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進行全國範圍的鎮壓。進而,又發動全國的宣傳機器對法輪功進行誹謗,並向全世界灌輸謊言。這就是「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的意思。

「為使安哥魯亞王復活」,諾氏指出這一切是為其王復活。對於「安哥魯亞」(Anglos),人們也是眾說紛紜。有人認為這是「Monglos」,指蒙古大王(成吉思汗)復活,發動戰爭。而我們認為這裡的「安哥魯亞王」並非是人間的什麼王,可能另有所指。

「屆時前後瑪爾斯(Mars)將統治天下,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這裡的「瑪爾斯」與火星沒有關係,而是「馬克思」(Marx)的異化表現,暗指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將統治世界。為什麼這麼說呢?共產主義不是在上個世紀已經證明失敗了嗎?其實那只是講究階級鬥爭、暴力革命的共產主義失敗了。而當今西方國家搞的高稅收社會福利和各種社會保險制度也是冠上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共產主義。多少來到歐美的中國人都感慨,好像歐美比中國更「社會主義」。

對法輪功的鎮壓,表面上是迫害法輪功,實質上在過程中毀掉的是人類良知,所以說真正迫害的是人心中的良知。過程中,它們逼著媒體造謠說謊,教唆公安關押好人,迫使學校對孩子灌輸仇恨,甚至通過利益誘惑和外交威脅強拉西方民主國家參與迫害,迫害面積比一個中國還大。為了自己的一點權力,不惜摧毀保證人類社會能夠存在與繁榮的所有美德。這也許便是預言家為什麼把這件事情看得這麼嚴重的原因之一吧!

聖經《啟示錄》

聖經《啟示錄》是西方影響最大的預言,除了因為西方文明的基督教信仰背景外,《啟示錄》對「最後的審判」的預言也一直是人們猜測和談論的主題。《啟示錄》預言中談到了龍、獸、羔羊等角色,當然了,現在關於《啟示錄》的各種解釋很多,對於其他持各種不同理解的人士,我們是尊重的。

社會上往往把預言中所講的末世將出現的「邪惡」勢力,無論是《啟示錄》中的「獸」、「反基督」,還是《諸世紀》中的「恐怖大王」,與恐怖分子極端勢力聯繫在一起,這是可以理解的。這也許是為什麼西方人,尤其是美國人總把目光投向中東的原因之一。

但是與預言中的具體描述相比較,這樣的認識又不太相符。也有許多人理解「邪惡」勢力可能指共產黨。共產運動在20世紀給人類造成的災難可以說史無前例。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開宗明義第一句話就是:「一個可怕的幽靈在歐洲上空遊蕩……」,看來共產勢力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在歷史上是個惡劣角色。尤其是中共,它除了用欺騙和暴力統治中國人民,而且是當前世上唯一以「無神論」進行統治的專制政權。因此,當我們跳出目前在中東的宗教、民族衝突問題時,會發現共產黨才是真正的「反基督」。在已經進入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沒有一個國家像中共那樣有系統地剷除與迫害包括幾乎所有的「有神論」信仰,從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手段,可以看出已是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程度。這個奉「無神論」為國教的中國共產黨,才是最徹底的「反基督」,中共用暴力和思想改造(洗腦)強行毀掉人們的傳統文化和信仰,是歷史上任何政權都無法與之相比的。(有關共產邪教本質推薦讀者參閱:大紀元系列社論之《九評共產黨》, 2004年博大出版社出版)

要理解聖經《啟示錄》的關鍵在於裡面的三個大象徵:赤龍、獸、大淫婦。下面就讓我們分析一下《啟示錄》中所提到的部分內容。

赤龍

聖經《啟示錄》有關赤龍出現在第十二章:「天上又現出異象來。有一條大紅龍,七頭十角,七頭上戴著七個冠冕。他的尾巴拖拉著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啟示錄》12﹕3-4)「在天上就有了爭戰。米迦勒同他的使者與龍爭戰。龍也同他的使者去爭戰。並沒有得勝,天上再沒有它們的地方。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啟示錄》12﹕7-9)

讓我們回顧一下被稱為「赤匪」的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的黨旗、黨徽一切標記均是鮮紅的赤色,從開張起家之日,便旗幟鮮明地宣佈自己是紅色革命、擁有紅色的軍隊、奪取紅色的政權,「文化大革命」全國出現的紅海洋,使紅色祟拜到達了頂峰。而幾千年炎黃子孫創造出來的屹立於世界文化之林的中華文化被這條惡邪赤龍摧殘殆盡,沒有一個民族所遭受的劫難可以和今天的中國大陸相比。

毫無疑問,能有這麼大能量、製造這麼大劫難的「赤龍」只能是今天的「中國共產黨」了。其實不僅聖經《啟示錄》談起赤龍,《梅花詩》也預言了赤龍及其挑起的血腥事件:「火龍蟄起燕門秋,原壁應難趙氏收」。火龍與赤龍相同,中共這條惡龍屠殺「六四」請願的學生和民眾。「燕門」即北京天安門,「秋」有肅殺之意。五千年歷史的中國應了這一難,同情學生的趙氏(當時的總書記趙紫陽)被打壓了下去。

回想共產黨近代大半個世紀統治了半個地球,用無神論及殘酷的手段對人民洗腦,所有共產黨國家的人民無不生活在國家暴力和謊言之中。當蘇聯及東歐的共產黨解體以後,現在可以和西方民主社會抗衡的僅剩下中國共產黨。它擁有的國土、軍隊是世界其他任何一個邪惡勢力都不可與之相提並論的,所以當今世界能「用尾巴拖拉著天上三分之一的星辰」者只有中共了。

關於獸

聖經《啟示錄》緊接「赤龍」之後繼續寫道:「我又看見一個獸從海中上來,有十角七頭,在十角上戴著十個冠冕,七頭上有褻瀆的名號。」(《啟示錄》13:1)「全地的人,都希奇跟從那獸;又拜那龍,因為它將自己的權柄給了獸。也拜獸說,誰能比這獸,誰能與它交戰呢?又賜給它說誇大褻瀆話的口。又有權柄賜給它,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個月。獸就開口向神說褻瀆的話,褻瀆神的名,並它的帳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又任憑它與聖徒爭戰,並且得勝。也把權柄賜給它,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國。」(《啟示錄》13:4-7)。這是一隻可憎而又握有重權的獸,它象徵什麼呢?且看「赤龍把自己的能力、王座和大權都交給了獸」:當天安門大屠殺事件之後,世界的最大的共產黨頭子就是集「黨、政、軍」三權於一體的江澤民了。再往下看這個「獸從海中上來」,當「赤龍」屠殺「六四」民眾時,江氏正是中國上海市的第一把手,「六四」後,江氏踏著民眾的鮮血從上海到了中央,成為共黨的新主,故獸「從海中上來」,即指江氏從上海爬到了中央。「全地的人,都希奇跟從那獸」,當時的中國上下還演出一幕「緊密團結在以江澤民為首的黨中央周圍」的活劇。這就是《啟示錄》所說的:「又拜那龍,因為它將自己的權柄給了獸。也拜獸……。」

《啟示錄》第十三章中講:「又賜給它說誇大褻瀆話的口。又有權柄賜給它,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個月。獸就開口向神說褻瀆的話,褻瀆神的名,並他的帳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這裡的「42個月」在《啟示錄》中出現過不止一次。大家知道對法輪功的大範圍誣衊是始於1999年7月,全國的媒體突然開始了長達三年的攻擊「法輪功」,攻擊、造謠、誣陷、欺世謊言鋪天蓋地,到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江澤民失去總書記之職是40個月;而到2003年3月中共人大,失去國家主席位子為44個月。在這段時間後,江澤民才在名義上漸漸失去了為所欲為的條件。所以「可以任意而行」,用「獸就開口向神說褻瀆的話,褻瀆神的名」的時間為「42個月」,這一點基本上是吻合。對於那些騙不了、嚇不倒也收買不了的人,就只好兇殘地鎮壓。這就是第十三章第十五節所說的:「所有不拜獸像的人都被殺害。」

關於獸記

聖經《啟示錄》說:「它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啟示錄》13:16)那麼這右手和額上的印記是什麼?加入中共時右手必須握拳上舉,對著那面血紅的黨旗宣誓。無論大小,包括加入少先隊、共青團都要握右拳上舉宣誓。而這些中共的公、檢、法、司、軍、警,都戴著一頂帶著紅色徽章的大沿帽,正象徵著前額的印記。

在中國的社會裡,一個人要想進入中上階層,在仕途上有所作為,就必須加入中共的組織。即使在學校裡,品性好的學生很小就被要求加入中共的預備組織少先隊和共青團。不入隊、團的往往就是壞孩子,在這樣的環境下,很少有孩子能夠完全不與少先隊和共青團沾上邊。目前在中國,基層的中共組織已名存實亡,而殘存的高層只不過在維護最後的統治,從極權中撈取利益。面對當今的退黨大潮(註1),中共內部發文恐嚇,要求對退黨者開除公職。在高等院校,目前學生成批集體被拉入黨內,有的研究生被校方強迫整班入黨,若學生不從,不予畢業,甚至連中學生都不放過。例如黑龍江某中學動員年滿16歲的高一學生入黨,每個班上有五個名額,由老師挑選,把名報上,直接讓當事人寫個申請就批。不管當事人的意願,硬是把名字報上。因此,對於中國人來說,「無論大小貧富」,被中共打上印記就成了在社會上得以生存的通行證。然而,不論他是自願的、還是被迫的(自主的、為奴的),一旦被打上印記,在神的眼裡就是中共的一分子了。(註1:2004年底,大紀元時報推出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系統的剖析了中共的本質,極具震撼力,隨之引發中國大陸籍華人退黨潮。目前大紀元新聞網上的退黨、退團聲明如滾雪球般增加,形成了退黨潮。)

《啟示錄》中還講了一個獸的數目︰「它的數目是666。」(第13章第18節)關於「666」的解釋也是眾說紛紜,我們提供一種新解釋:666是指中共,它有六千萬黨員,六百萬武裝力量,以及用以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

聖經《啟示錄》還說:「若有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純一不雜。它要在聖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些拜獸和獸像受它名之印記的,晝夜不得安寧。」(《啟示錄》14:9-11),也許真實的結局比這個景象更慘不忍睹!

大淫婦與大巴比倫

關於《啟示錄》中的那個「大淫婦」和將被神毀滅的「大巴比倫」罪惡的城市,裡面是這樣描述的:「地上的君王與它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它淫亂的酒。」「你所看見的那女人,就是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啟示錄》17:2)「巴比倫大城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汙穢之靈的巢穴,並各樣汙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因為列國都被它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地上的君王與它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它奢華太過就發了財。」(《啟示錄》18:2),「我又看見那女人喝醉了聖徒的血」。(《啟示錄》17:6)

象徵中共政權的北京,毫無疑問是當今世界最具權勢和財富的城市。西方雖富,但是西方民主國家財富是以私有制為主體、權力是分權而治。而在極權的中國有權即有錢,代表擁有一切。北京是中國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大地的權力操縱中心,世界大國之中沒有一個城市可以與之相比,它實際上等於擁有十三億人口大國的一切權力和財富。

《啟示錄》中說:「我又看見那女人喝醉了聖徒的血」(《啟示錄》17:6),縱觀中共統治的五十多年來,多少無辜百姓、仁人志士的血在這個城市流淌過。如今,法輪功學員的鮮血再一次灑滿在這個罪孽深重的城市,它成為一個邪惡聚集的總部。也就是這個北京政權,它可以處處用商業、貿易為名脅迫一些國家、甚至民主國家就範,如臺灣問題、民主問題、法輪功問題,北京均以利益為脅誘,迫使小國、窮國、民主國家、大財團、大公司,甚至聯合國的機構就範。其中的骯髒交易實與最淫蕩的娼妓無異,處處充滿了出賣,而北京政府四處出擊,無疑應驗了《啟示錄》中的:「地上的君王與它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它淫亂的酒。」(《啟示錄》17:2)。以經濟好處為名,實則試探民主國家道德底線,拉其下水,是為打下獸的印記。

最後的大審判

當一切罪惡已是惡貫滿盈的時候,神就將以天災人禍警告人們了,聖經《啟示錄》中描述的最後時刻是令人顫慄的。二千多年來,知道這段預言的人無不為這最後的景象憂心忡忡。

《啟示錄》中描述的最後七個大的災難,亦是神再一次慈悲於人,給人醒悟的機會。人是該珍惜這最後的時間!神的警示正在發生,正在兌現之中:「我又看見另一位天使飛在空中,有永遠的福音要傳給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國各族各方各民。」「又有第二位天使,接著說,叫萬民喝邪淫大怒之酒的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啟示錄》14:6-8)這個大巴比倫就是那個罪惡之城,在不到一個鐘頭,灰飛煙滅,那曾經與之有過骯臟交易的地上諸國諸王痛苦哀號,那些世上最有勢力的商人眼見著自己的財富化為灰燼。之後大城被一塊大石壓到了海底永不再現。據說人們將再也見不到能工巧匠的工藝品,再也看不到絲竹管樂的歌舞昇平了。

「第四位天使把碗倒在日頭上,叫日頭能用火烤人。人被大熱所烤,就褻瀆那有權掌管這些災的神之名,並不悔改將榮耀歸給神。」(《啟示錄》16:8)「第五位天使把碗倒在獸的座位上,獸的國就黑暗了。人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頭。又因所受的疼痛,和生的瘡,就褻瀆天上的神。並不悔改所行的。」(《啟示錄》16:10)

「第一位天使便去,把碗倒在地上,就有惡而且毒的瘡,生在那些有獸印記,拜獸像的人身上。第二位天使把碗倒在海裏,海就變成血,好像死人的血,海中的活物都死了。第三位天使把碗倒在江河與眾水的泉源裏,水就變成血了。」(《啟示錄》16:2-4)

這僅僅是一個開頭,更大的災難將接踵而至。「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河水就乾了,要給那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預備道路。」「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就有大聲音從殿中的寶座上出來,說,成了。又有閃電、聲音、雷轟、大地震,自從地上有人以來,沒有這樣大這樣利害的地震。那大城裂為三段,列國的城也都倒塌了。神也想起巴比倫大城來,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遞給他。各海島都逃避了,眾山也不見了。」(《啟示錄》16:12-20)

在流傳的諸多預言中沒有一部預言比聖經《啟示錄》更觸目驚心了,它用種種鮮明的異象完整地構畫出人類最終將面對的現實:恐怖的天災、瘟疫和殘酷的戰爭,神(上帝)最後的審判,這一切對邪惡的懲罰是駭人的,對整個世界是驚天動地的。同時它也告訴人們,正義終將戰勝魔鬼撒旦。《啟示錄》描繪了不同人的不同結局,尤其是那些與邪惡的獸、龍為伍的、被打上獸的印記的人將面臨審判和淘汰。

大紀元時報2005年1月13日發表了一個鄭重聲明,文中說:「廣大的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這個邪惡的黨(魔教)在歷史上卻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類的誰對共產黨清算時,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些所謂堅定的邪惡黨徒。我們鄭重聲明: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他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其他組織的人作證。」

太陽每天還是照舊的升起落下,人們還是在忙忙碌碌中消磨了時光,繁華的都市依舊歌舞昇平,而更多的民眾還在為生存、為最後一點人的尊嚴而掙扎、奮鬥。多少人會去思考,會去相信歷史上神靈的預言?南亞海嘯中,多少生命在最後一刻還在享受著陽光、海灘和甜蜜的夢鄉。有了提前警示,其實災難也許不可怕,神只看人心,所以禍福也許就在人的一念之間……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南風

點閱【預言中的今天】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格庵遺錄》預言的法輪功第三次高潮是「朱雀之鳥三次鳴」。「朱雀鳥」即「丁酉」。指2017丁酉年。「昏衢長夜開東來」,長夜破曉,新的歷史就要開始了。
  • 中國預言大多是按時間順序講的,因此歷史上的事就比較容易對號入座。對於現代和未來,大部分中國預言都講到了中共的興衰,講到中共就已經接近預言的最後部分了。許多預言預測中共會在二十一世紀初走向毀滅。
  • 夠在這個時候生活在地球上的人是最幸運的,此時一切物質都處在淘汰淨化期。雖然會是十分的艱難,可是能生存在這個時代並見證這一切,卻是無比榮耀的。值得一提的是,霍比人所說的「生命大淘汰更新期」,這是諸預言的共同點,其中以瑪雅預言最特別,因為連年代都明確表示。
  • 在西方,諾查丹瑪斯是最具影響力的預言家,到現在還有許多人們仍津津樂道的預言,並不斷地為那些還沒有應驗的部分尋找答案。
  • 人類社會的演進是依照陰陽的相互回轉的,「似轉輪」一般。而天數茫茫,宇宙的真理又豈是一般人能知道的。
  • 第五章 步虛大師預言 步虛大師預言詩,是清光緒年間一位佛家居士意外得於北京西山碧雲寺。據傳步虛原為隋朝大將,歷見隋末腐敗亂世,出家避難到天臺山中。其預言對近代約一個世紀的歷史講的十分詳細,最後一段描述了一個承平盛世,但卻語言隱晦。詩曰: 昔因隋亂采菩提,誤入天臺石寶西。 朝飲流霞且止渴,夜餐玉露略充饑。 面壁九年垂大道,指彈十代換新儀。 欲我辟途途誤我,天機難洩洩禪機。
  • 《馬前課》非常簡潔明瞭,只有十四課,每一課預言一個歷史時代,而且每一課都按順序排列。每一個歷史時代過去後,人們回頭一看就會發現諸葛亮的預言準確得驚人,其中,《馬前課》的前十課已經發生。
  • 第四節 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與 《諸世紀》

  • 邵雍,字堯夫,諡號康節,生於北宋真宗四年,即西元1011年,卒於神宗十年,即西元1077年,享年67歲。邵雍生於河北范陽,後隨父移居共城,晚年隱居在洛陽。由於邵雍長期隱居,名氣不若三國的諸葛孔明那樣家喻戶曉,但是,無論從才幹和品德來說,都與諸葛亮不相上下。宋朝理學鼻祖之一的程顥曾在與邵雍切磋之後讚歎道:「堯夫,內聖外王之學也!」
  • 俗話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從帝王將相到文人墨客,從綠林好漢到才子佳人,無論是怎樣叱咤風雲的人物,沒有誰敢說能夠主宰自己的命運,沒有誰敢說不是時勢造英雄,命運沒有固定的模式,絕對的規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