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千年風雲第一人」 成吉思汗

作者:皇甫容

成吉思汗征戰歸來。蒙古伊兒汗國時期著名史學家拉施特.勿丁所著《史集》中的插圖。(公有領域)

  人氣: 610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在倡導「全球化」的今天,世人用新世紀的角度和視野去回顧歷史進程,追本溯源,可以追溯到近代文明和全球化體系的真正的開拓者。

1995年12月31日,美國《華盛頓郵報》公布了該報「千年風雲人物」(Man of the Millennium)的最終人選——成吉思汗。入選理由是:成吉思汗以其「全球化」的眼光,建立了橫跨歐亞大陸的自由貿易圈。在網絡還未出現的七百多年前,成吉思汗就打開了全球信息交流通道,他是拉近世界各國的最偉大的人。

1999年12月,美國《時代週刊》也把成吉思汗列為「千年人物」第一位。現代人對於文化的反思也逐漸衝破近代科學造成的思想藩籬,重新衡量成吉思汗和他的蒙古帝國的歷史定位及對後世的影響。

據美國學者威澤弗德的研究,成吉思汗為現代世界建立了幾個重要的架構,包括國際法準則、全球商貿、專業化戰爭等。蒙元時代實際上就是第一個全球化時代,蒙古帝國所實行的世俗政治、法律面前無論貴賤、貿易自由、知識共享、宗教寬容、外交豁免權、國際法、國際郵政體系等構成了近代世界體系的基礎。

在威澤弗德眼中,成吉思汗是用帝國的形式創造了和平的世紀,歐洲的近代文明實際上受益於蒙古的征服,且不用說印刷術、指南針、火藥這些經蒙古人傳播到歐洲的技術,「歐洲人生活的每個方面——科技、戰爭、衣著、商業、飲食、藝術、文學和音樂——都由於蒙古人的影響,而在文藝復興時期發生了改變」。

蒙元帝國全盛時期四大汗國與帝國本部疆土圖。(海遠網誌)
蒙古帝國疆域的擴大演變(1206-1294)(Astrokey44, modified by Sting/維基百科)
蒙古帝國疆域的擴大演變(1206-1294)(User:Astrokey44/Wikimedia Commons)

傳遞文明的重要載體——商貿

蒙古是遊牧民族,自身不善於生產和耕種。他們所需物品多以商品交易來獲取,也因商貿是傳遞文明的重要載體,因此成吉思汗在征伐過程中,非常注意保護商業和商人。1218年春,花剌子模在布哈拉接見蒙古使者,同意成吉思汗的提議,雙方締結通商協議。

成吉思汗根據兩國達成的通商協議,派出由450人組成的大商團,用500峰駱駝載著金、銀、絲綢、駝毛織品、貂皮等貴重商品前往花剌子模。成吉思汗在給花剌子模國王的書信中寫道:「我們應使常行和荒廢的道路平安開放,以便商人可以安全、自由地來往。」

但此行蒙古商團在訛答剌城幾乎全部被殺害,只有一人逃出生天。成吉思汗聽聞大為震驚,但他還是希望能通過使節交涉解決紛爭。於是又派出三名使者前往花剌子模詢問肇因,並向國王轉達他的原話:「君與我約定,保證不虐待任何商人。今即違約,枉為一國之主。虐殺商人,若非君命,就請將訛答剌城守將交付於我,否則即將備戰。」

但花剌子模國王置若罔聞,再殺一名蒙古使者,引得成吉思汗震怒,也成為蒙古大軍第一次西征的原因。不過,成吉思汗在西征過程中,向來都是先派出使者進行交涉,或者進行勸降,在以和平手段溝通無效後,才會採取武力攻伐。

在成吉思汗征服的城市中,都會進行詳細的人口調查,以人口為基準徵收賦稅,只要按時繳納稅金,蒙古一概不會過問都市的內政。據文獻記載,成吉思汗唯一進入的城市是花剌子模的布哈拉(Bukhara,今烏茲別克斯坦布哈拉市)。而在其它城市,成吉思汗多是將軍隊移到城外,將都市管理權交給當地的伊斯蘭人。

相比花剌子模時代,當地的居民可以更自由地買賣交易。加之商道、驛站的活絡和安全,使得絲綢之路上重要的樞紐城市撒馬爾罕更為富庶。元朝人周致中在《異域志》中講到,撒馬爾罕(今烏茲別克斯坦市)極為富麗堂皇,此地城郭房屋皆與中國相同。繁華程度類似中國,很多商人到了這裡竟長年居住不思還鄉。

在今天撒馬爾罕出土的金幣,正面烙印著「成吉思汗」的名號,並以波斯語寫著「偉大的世界統治者」。對於功績顯赫的商人,成吉思汗就賜予他們金幣作為獎勵。

成吉思汗金幣,背面銘文為「618年(伊斯蘭歷、公元1221年)於伽茲那,汗中之汗,最偉大的,最公正的,成吉思汗」。這種署有成吉思汗全名和製造地、年份的金幣世所罕見。展出於上海博物館。(烏拉跨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締造「全球化」的第一人

當時的中國、波斯和阿拉伯國家較於蒙古,在文化技術上都比較發達。但因路途的不暢、各自文化的限制、洲際之間的壁壘阻礙了新技術的傳遞。當時的國際商貿往來,規模相對也都較小。

蒙古帝國在攻打西夏、金國的過程中,不斷地將中原文明和各種技術,跨越種族在各區域之間傳播。印刷術、紙幣、火器、自由貿易、外交豁免權等原本只存在於個別區域,後經蒙古帝國、元朝的推廣使之構成了類似現代全球經貿體系的雛形。其繼任者創建四大汗國,以及日後的貼木兒帝國、莫臥兒帝國,形成容納多元文化和文明的時代。

成吉思汗打開東土中原的疆域界限,引軍走向世界。古代亞歐大陸交通因漢朝和羅馬帝國的衰亡,曾經中斷過,蒙古大軍的西征重新恢復並拓寬了亞歐大陸通道,擴大了貿易路線的輻射範圍。在成吉思汗的引領下,「在思想與知識方面,有意識地為世界打開了一個全新的經貿開放之門」(《成吉思汗與今日世界之形成》)。

由成吉思汗頒布的法典《大札撒》(意為「大法令」),把蒙古帝國帶向了民主制,帝國內官職雖然是世襲的,但在法典的約束下,帝國的民主氛圍超越了古希臘雅典民主政治的黃金時代——伯利克里時代的民主制度(伯利克里:Pericles,約公元前495年-公元前429年)。

現代社會文明的標誌包括人民的平等自由、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在信仰自由方面,成吉思汗的法典對待宗教有著十分開明寬容的態度,法典規定,對當時流行的各種宗教予以自由信奉、平等對待的態度。各宗派的教師、教士還可以根據情況免除賦稅和徭役。

有學者認為「全球化起源於成吉思汗的大一統」,成吉思汗是締造全球化世界的第一人。「大一統」的環境改變了當時世界的格局和發展方向,形成「今日世界的誕生」。

成吉思汗祖孫三代一統蒙古、統一中原、統一歐亞大陸,這三個「一統」大業隨著中原文明的西傳載入史冊,其功勳彪炳千秋,成為世界史上的一大奇蹟。

當時光流轉至倡導全球化的今天,回顧八百年前由成吉思汗建造的蒙古帝國,由他傳播的東方文化和思想引發日後世界格局的劇變。或許之前,今人的思維方式受進化論的誤導,再加上實證科學的影響,人們一直低估了那個氣勢磅礴的蒙古帝國的黃金時代,也一直低估了成吉思汗應享有的榮譽和歷史地位。@#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韓信打下漢室天下,享受戰果卻詭計多端厚顏無恥的劉邦,將叱吒風雲功高蓋世的一代戰神蒙上「謀反」的罪名冤死在長樂宮中,留下一段千古遺恨。
  • 齊國地大人多,實力雄厚。楚漢相持,齊國保持中立,坐山觀虎鬥。趙國被破後,齊國為防止韓信進攻,派了二十萬大軍在邊境嚴陣以待。儘管劉邦陰險狡詐,又奪韓信兵權,韓信對漢仍然忠誠如初。他馬上招兵買馬,重組了一支新軍,為攻打齊國做準備。韓信治軍有方,招募的新軍經過短時間的訓練就成了善於作戰的精兵。劉邦擔心新軍人數不足以對抗齊軍,調曹參和灌嬰來幫忙,順便監視韓信。
  • 韓信,史稱「國士無雙,兵仙戰神」。他創造了一個歷史,五年之內結束了秦朝末年天下群雄逐鹿的混亂局面,中原大地再次統一。漢得天下,皆他之功。他成就了一段神話,戰必勝、功必克,千古無二的霸王項羽亦是其手下敗將。他乃歷史上多少年不遇的大根器之人,懷王霸之志,忍胯下之辱,無故加之而不怒,完美詮釋大忍之心。
  • 大漢天朝,經三百餘年,奠定該朝留予千秋萬代之「內道外儒」、「天人合一」漢文化本質,並傳播大中華文化於域外。盛極而衰,帝綱不振,宦官為患,權臣作亂,天災人禍,民不聊生。大漢天朝氣數已盡。天意當此,遂有一代英雄轉生世間,成就後續大業。曹操為政於亂世則獨擔大任,不屈權勢,為政清正,正邪分明,匡正世風。
  • 人生百年,相比人類長河之歷史,微不足道!即使較之這人類最後五千年文明史,亦不過白駒過隙。然欲造就人類辨真偽、識善惡及應對各種世事之思想、能力、行為,則是漫長、巨大之靈魂加工工程,非一朝一夕所成,非一生一世可就。創世主通過漫長歲月對具有神佛體形卻無神佛思想及能力之人類一點一點注入思想內涵,培養諸方面能力及行為,包括讓人類所稱之「自然現象」——風、雨、雷、電等成熟亦需要時間過程。很多人類應有之思想情操、文化底蘊、修養內涵,皆通過幾代人或一整個朝代,多少眾生參與所完成。
  • 後世很多人一提及秦始皇,便想到「焚書坑儒」,並將其當作秦始皇殘暴,毀壞歷史、文化之所謂依據,不知真正準確史實。為正視聽,還原歷史真貌,本節將細述「焚書坑儒」史實、原委及意義。
  • 秦王嬴政(後為秦始皇),順天時、應地利、符人和、治百亂於一瞬,興百廢於一時,一統江山,正本清源,為華夏千古保正道、固良基,樹萬古豐碑。
  • 鐵木真騎著鎖兒罕失刺送的馬,順著人畜在草地上留下的蹤跡,一路向斡難河下游尋找,終於在豁兒出恢山附近與母親和兄弟們重逢。久別重逢的喜悅也降臨在這個小小的部落,為其凝聚了新的氣息。這股新的氣息,是命運的氣息,也是王者之路的氣息。
  • 歷史的天空迴盪著一首波瀾壯闊的史歌,既有金戈鐵馬一路西征的動人心魄,又有娓娓道來的花絮和插曲。這部宏偉樂章,由成吉思汗「有度量,能容眾,敬天地,重信義」的德行交織譜成,詠頌著蒙古王「深沉有大略,用兵如有神」的凱歌。
  • 賢才是國家之瑰寶,事業之中堅和骨幹,關乎國運盛衰興亡。元太祖成吉思汗不僅以赫赫戰功彪炳史冊,他的善於用人之道也一直被後世稱道。他採用知人善任、恪守誠信、愛惜人才的策略, 以誠信責人,更以誠信律己,唯才是舉、不分貴賤,使得他麾下聚集著眾多能臣、勇士,出現「猛將如雲」、「謀臣如雨」的場景,為其日後大業奠定基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