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魏武大帝曹操

【千古英雄人物】曹操(9) 築銅雀 興建安

千古英雄人物——魏武大帝曹操。(大紀元製圖)

  人氣: 23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建安十四年(公元209年)春三月,曹操軍至譙,作輕舟,治水軍。秋七月,自渦入淮,出肥水,軍合肥,開芍陂屯田。辛未,令曰:「自頃已來,軍數征行,或遇疫氣,吏士死亡不歸,家室怨曠,百姓流離,而仁者豈樂之哉?不得已也。其令死者家無基業不能自存者,縣官勿絕廩,長吏存恤撫循,以稱吾意。」

赤壁戰後,周瑜進攻江陵曹仁,耗時一年多,曹仁棄江陵走,操軍退守襄、樊。在此期間,劉備除以少數兵力協周瑜攻江陵,主力則南下攻占荊州長江以南武陵、長沙、桂陽、零陵四郡。原廬江營帥雷緒率領部曲數萬口歸備,荊州原有吏士歸備亦不少。東吳孫權以周瑜領南郡太守,屯據江陵;程普領江夏太守,治沙羨;呂范領彭澤太守;呂蒙領尋陽令。劉備表權行車騎將軍,領徐州牧。劉備表劉琦為荊州刺史。會劉琦卒,群下及孫權以備領荊州牧,周瑜分南岸地以給備。備立營於油口,改名公安。孫權嫁妹於劉備,鞏固同劉備之盟好關係。

蘇州桃花塢年畫:曹操大宴銅雀台。(維基共享資源)

 

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冬,曹操作銅爵台(聖天銅雀台)於鄴,高十丈,分三台,各相距六十步遠,中間各架飛橋相連,有殿屋百餘間,大銅雀棲於台巔,舒翼若飛。建安十七年(212年)曹操率諸子登銅雀台,使各為賦。曹植「援筆立成」作《銅雀台賦》,歌銅雀台「浮雙闕乎太清」,讚太祖「揚仁化於宇內」,頌聖德「同天地之規量兮,齊日月之暉光」。其辭曰:

從明後而嬉遊兮,登層台以娛情。
見太府之廣開兮,觀聖德之所營。
建高門之嵯峨兮,浮雙闕乎太清。
立中天之華觀兮,連飛閣乎西城。
臨漳水之長流兮,望園果之滋榮。
仰春風之和穆兮,聽百鳥之悲鳴。
天雲垣其既立兮,家願得而獲逞。
揚仁化於宇內兮,盡肅恭於上京。
惟桓文之為盛兮,豈足方乎聖明!
休矣美矣!惠澤遠揚。
翼佐我皇家兮,寧彼四方。
同天地之規量兮,齊日月之暉光。
永貴尊而無極兮,等年壽於東王。

曹操所建之鄴城以宮城為中心規劃,並改進宮城與閭里相參、布局鬆散狀況。鄴城功能分區明確、結構嚴謹,主要道路正對城門,幹道丁字形相交於宮門前,把中國古代一般建築群之中軸線對稱布局手法擴大應用於整個城市。

河北鄴城三台遺址中的鄴城復原圖。(大紀元資料室)

 

此時之鄴城不僅是國事、軍事中心,在曹操、曹丕、曹植直接參與帶動下,更成為當時文化中心,創建歷史上聞名遐邇之建安文學。與此同時,曹操杜絕官民淫祀(指越份之祭與未列入祀典之祭),剷除低靈亂鬼,政教大行,確保神傳正統文化不受干擾,讓世人保持正信。曹操將全國各地方士招致鄴城,各種方術爭奇鬥勝,鄴城遂成為當時方術文化中心。魏國上下習道成風,推動道教之興盛、發展。

十二月,曹操作《讓縣自明本志令》。

「孤始舉孝廉年少,自以本非巖穴知名之士,恐為海內人之所見凡愚,欲為一郡守,好作政教以建立名譽,使世士明知之。故在濟南,始除殘去穢,平心選舉,違迕諸常侍,以為強豪所忿,恐致家禍,故以病還。去官之後,年紀尚少,顧視同歲中,年有五十,未名為老,內自圖之,從此卻去二十年,待天下清,乃與同歲中始舉者等耳。故以四時歸鄉里,於譙東五十里築精舍,欲秋夏讀書,冬春射獵,求底下之地,欲以泥水自蔽,絕賓客往來之望。然不能得如意。後征為都尉,遷典軍校尉,意遂更欲為國家討賊立功,欲望封侯作征西將軍,然後題墓道盲『漢故征西將軍曹侯之墓』,此其志也。而遭值董卓之難,興舉義兵。是時合兵能多得耳,然常自損,不欲多之,所以然者,兵多意盛,與強敵爭,倘更為禍始。故汴水之戰數千,後還到揚州更募,亦復不過三千人,此其本志有限也。後領兗州,破降黃巾三十萬眾。又袁術僭號於九江,下皆稱臣,名門曰建號門,衣被皆為天子之制,兩婦預爭為皇后。志計已定,人有勸術使遂即帝位,露布天下。答言『曹公尚在,未可也』。後孤討禽其四將,獲其人眾,遂使術窮亡解沮,發病而死。及至袁紹據河北,兵勢強盛。弧自度勢,實不敵之;但計投死為國,以義滅身,足垂於後。幸而破紹,梟其二子。又劉表自以為宗室,包藏奸心,乍前乍卻,以觀世事,據有當州,孤復定之,遂平天下。身為宰相,人臣之貴已極,意望已過矣。今孤言此,若為自大,欲人言盡,故無諱耳。設使國家無有孤,不知當幾人稱帝,幾人稱王。或者人見孤強盛,又性不信天命之事,恐私心相評,言有不遜之志,妄相忖度,每用耿耿。齊桓、晉文所以垂稱至今日者,以其兵勢廣大,猶能奉事周室也。《論語》云:『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可謂至德矣。』夫能以大事小也。昔樂毅走趙,趙王欲與之圖燕。樂毅伏而垂泣。對曰:『臣事昭王,猶事大王;臣若獲戾,放在他國,沒世然後已,不忍謀趙之徒隸,況燕後嗣乎!』胡亥之殺蒙恬也,恬曰:『自吾先人及至子孫,積信於秦三世矣。今臣將兵三十餘萬,其勢足以背叛,然自知必死而守義者,不敢辱先人之教以忘先王也。』孤每讀此二人書,未嘗不愴然流涕也。孤祖、父以至孤身,皆當親重之任,可謂見信者矣,以及子桓兄弟,過於三世矣。孤非徒對諸君說此也,常以語妻妾,皆令深知此意。孤謂之言:『顧我萬年之後,汝曹皆當出嫁,欲令傳道我心,使他人皆知之。』孤此言皆肝鬲之要也。所以勤勤懇懇敘心腹者,見周公有《金滕》之書以自明,恐人不信之故。然欲孤便爾委捐所典兵眾以還執事,歸就武平侯國,實不可也。何者?誠恐已離兵為人所禍也。既為子孫計,又己敗則國家傾危,是以不得慕虛名而處實禍,此所不得為也。前朝思封三子為侯,固辭不受;今更欲受之,非欲復以為榮,欲以為外援為萬安計。孤聞介推之避晉封,申胥之逃楚賞,未嘗不捨書而嘆,有以自省也。奉國威靈,仗鉞征伐,推弱以克強,處小而禽大。意之所圖,動無違事;心之所慮,何向不濟,遂蕩平天下,不願主命,可謂天助漢室,非人力也。然封兼四縣,食戶三萬,何德堪之!江湖未靜,不可讓位;至於邑土,可得而辭。今上還陽夏、柘、苦三縣戶二萬,但食武平萬戶,且以分損謗議,少減孤之責也。」

該文出自曹操肺腑,敘述出道以來,舉義旗,討董卓,破黃巾,誅二袁,忠心耿耿,不顧誹語,死而守義。是時,赤壁新敗,鼎足之勢初成,朝野誹議四起。曹操借退還漢獻帝加封三縣之機講清「設使國家無有孤,不知當幾人稱帝,幾人稱王」,「己敗則國家傾危」之真相;表明「不得慕虛名而處實禍」、「江湖未靜不可讓位」之立場。曹操定中原,清腐儒,扶正道,濟蒼生,匡正漢室,漢祚因曹操而又得以延續幾十年。此令足以讓後人明瞭曹操大忠大義、視天下為己任,真歷史中之曹操而非文藝作品中之曹操。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

點閱【千古英雄人物之曹操】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關羽西保麥城。孫權使硃然、潘璋斷其徑路。十二月,潘璋之司馬馬忠俘獲關羽及其子關平於章鄉,斬之,遂定荊州。孫權傳關羽首級於曹操,曹操以侯禮葬之,亦了結一段千古傳唱之曹操與關羽,惜英雄、識英雄,英雄結草、湧泉相報所結之「義」緣。
  • 古潼關居十大名關第二位。曹操於建安元年(公元196年)始設潼關,並同時廢棄函谷關。《水經註》載:「河在關內南流潼激關山,因謂之潼關。」南有秦嶺屏障,北有黃河天險,東有年頭原踞高臨下,中有禁溝、原望溝、滿洛川等橫斷東西之天然防線,勢成「關門扼九州,飛鳥不能逾」。
  • 赤壁新敗,鼎足之勢初成,朝野誹議四起。曹操借退還漢獻帝加封三縣之機講清「設使國家無有孤,不知當幾人稱帝,幾人稱王」,「己敗則國家傾危」之真相;表明「不得慕虛名而處實禍」,「江湖未靜不可讓位」之立場。曹操定中原,清腐儒,扶正道,濟蒼生,匡正漢室,漢祚因曹操而又得以延續幾十年。此令足以讓後人明瞭真歷史中之曹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