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張越是中央三級指揮鏈倒下的最後一環

人氣: 51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4月26日訊】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落馬是最近比較熱門的話題,落馬的消息是4月16日公布的,到現在已經一個星期了,大家關注的熱度一直都沒有降低。要是按官銜來說,張越是副省級,習近平反腐以來,這個級別的老虎倒下的已經一百多個了,這類消息可以說大家已經看到麻木了。但為什麼張越案會引起這麼大的關注?張越他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呢?我們請橫河先生來給我們點評一下。

橫河先生,我記得您去年就講過,不知道張越什麼時候倒台?現在等了一年了,這個第二支靴子終於掉下來了。張越他是河北省倒台的第四個常委以上的官員,要是全國副省級官員倒台的老虎,按這個級別來算,他是第172名。但是大陸媒體對張越案的爆料的力度和挖掘的深度都遠遠的超出了大部分同級別倒台的官員。這個張越案它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您跟我們講一下好嗎?

橫河:張越案它有兩條線,一條是明線,一條是暗線,這幾條線都跟別人不太一樣。首先在政治這個明線上,在政治上他是屬於「河北幫」的,這次有人提到,因為「河北幫」倒了四個嘛,他本人捲入了周本順所搞的一個《河北政情通報》,這個就是所謂的「北戴河政變」。就在北戴河會議之前,周本順秘密起草的一個文件,叫《河北政情通報》,由張越呈送給曾慶紅,再轉給江澤民,這個當時就曝光了。

這份秘密報告的內容主要是說,習近平和王岐山反腐走上了一條邪路,現在所有的問題都是跟這個反腐有關的。這份通報據說就是由張越操辦和組織人力撰寫的,這個給了江澤民曾慶紅準備在北戴河上發難提供了彈藥。從那時候開始,張越被問話、被調查,和甚至自殺的傳言就一直沒有斷過,但是直到4月16日都沒有真正發生什麼事情。

另外一方面,他是在政商勾結方面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案例,這是大陸媒體報導最多也是最詳細的。他這個集團就和他的政治上的「河北幫」是另外一回事了,就是由馬建、張越、車峰和郭文貴組成了一個政商勾結的團體,在另外三個人被抓的時候,這個案子已經在大陸很有名了,只是說沒有點他的名,就說是政法系統的一個官員。你想想看,他們都是屬於國家安全部門的,馬建和張越屬於國家安全部門的,這兩個重要的成員,一個是國家安全部的副部長、一個公安部的一個局長,後來又成為所謂河北的「政法王」,實際上是「河北王」,他們直接動用國家機器去為一個商人消滅對手,這種情況在中共倒台的官員當中非常少的。而且這個商人居然在被調查之前,順利的脫身逃到美國去了,沒被抓住,這個就更少了。除了賴昌星逃到加拿大以外,還沒看到第二例,要抓他的時候就逃掉了,這個在以前公布的大案當中非常少聽到。這是明線。

在暗線上,大陸媒體點到為止的就是他屬於國保和610系統。這三條線實際上是相互獨立的,雖然它們可能有交集,就是說他的權力來源可能是一致的,但是它都是獨立的。也就是說張越雖然只是省部級官員,但是他涉案的面非常非常廣,而且每個系統都有它的特殊意義,這就是張越案跟以前倒台的省部級官員不同的地方。

主持人:您剛才講的每一條線的信息量都非常大,那我們一條一條來看一下。先看明線,張越他是政治上的「河北幫」。那中共的高官其實大多都是有幫派的,比如令計劃他就有個「山西幫」,這個張越和這些高官相比,他有什麼不同呢?

橫河:張越剛才我們講的就是他涉入北戴河政變,以前倒台的高官他們被查,大部分是因為十八大以前的貪腐,或者說到了十八大還沒有收手的;即使是令計劃他培養自己的勢力,也主要是在胡錦濤時期,就是當中辦主任的時候。後來他和周永康正式結盟還很可能是跟一個偶然事件,就跟車禍有關係,就是說多少有一點被動自保的意思,不是說主動參與了這場政變。

而張越就比較特殊了,如果外面說的張越在北戴河事件當中所擔負的角色是真的話,一般來說,這類傳說的真實性,在過去三年當中至少是準確性超過90%的,所以這可能性很大,那麼就是說他是在十八大以後主動參與了跟江澤民、曾慶紅有關的一場針對習近平、王岐山的政變。在各個派系當中,這個情況很少見。

另外一條明線就是權錢交易。一般的官員,我們知道以前的行政官員也好,黨的官員也好,哪怕他是這個省或者這個市的一把手,他如果說要幫助商人去消滅對手的話,他自己一般不動手,都是由別人出面的,而別人出面往往是通過司法系統出面;而張越他本人就是司法系統,他不要經過第二手,直接就可以插手。他就屬於利用國家機器的力量直接用抓捕和判刑的方式去幫助郭文貴消滅對手。已經曝光的案例當中,像這麼赤裸裸的動用國家機器的,那也是很罕見的。

你比如說在民族證券的併購案當中,張越直接就找到不願意出讓股權的第二大股東石家莊商業銀行,就直接說你這個商業銀行的頭,現在我們就可以送你進監牢,所以他沒有辦法,只能把他的股份讓出來。當然被他威脅的人都不是什麼好人啦,但是至少他是用這種方式來把對手消滅掉的。另外,第一大股東首都機場集團董事長居然就被抓起來判了刑,你想想看,首都機場集團也是一個大型國企啊。

主持人:他們也是有人的。

橫河:對,能當到董事長,後面肯定有人的,居然就被抓起來判了刑。另外一個,就像打掉郭文貴的前商業夥伴曲龍,那就是直接去攔下車子,然後把車砸開,把人抓出來。在這整個調查和判刑過程當中,張越就是直接打電話的,要判多少年。那這種情況,就像這個權錢交易的赤裸裸的程度也是非常特別的。

主持人:那您剛才分析了兩條明線,我們再看一下暗線,就是說張越和周永康的關係,大陸媒體報導是說,張越是通過自己的妻子和周永康的第二個妻子有關係,這樣子跟周永康搭上線的。但是周永康和張越的真實關係到底怎麼樣?大陸媒體在這方面只是蜻蜓點水一下。那您能不能具體的說明一下張越和610的關係?

橫河:這是一個大陸媒體可能不便說,但實際上是有一點出來了,只是沒有具體的說。首先看一下張越和國保的關係,因為他是從國保發家的,就根據官方公布他的個人簡歷的話,他至少從1988年開始就一直在北京市國保,從副科長當到副處長、當到處長,最後是國保總隊的總隊長,這是他在北京市國保這一條路,也就是說他就是北京市公安局的「國保王」。

國保是什麼呢?國保是一個迫害宗教信仰和人權的專職機構,它的來源就是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以後,軍事管制委員會裡面負責鎮壓敵人的那一部分,成立了公安局。後來公安局有了服務功能以後,這部分就一直保留在公安的系統裡面的第一個單位,就是說在公安部它就是一局,在各個省市它就是一處,就一直留在這個位置。它跟別的區別就是,它沒有任何服務功能,它只有鎮壓功能。有人說610辦公室很像德國的蓋世太保,其實和蓋世太保更接近的就是國保這個系統。當然它改過名字了,最早的是叫「敵偵」,後來叫「政保」,最後叫「國保」,但它的性質一直沒有變,它是屬於政治警察,屬於專事鎮壓的這麼一個機構。

他在國保裡面,最近有人就曝光出來了,89學生運動被鎮壓以後,北京市國保抓學生、抓市民,其中審訊的很積極的就是張越,張越後來因為這個提升上去了,當了副處長。這是張越和國保之間的鎮壓的關係。

到了迫害法輪功開始以後,就成立610辦公室。因為610辦公室它是一個黨內的機構,610自己沒有警察,它最終實現是要通過公安系統的警察來抓人,來拷打、酷刑,抓人的任務就落到了國保的身上,所以從一開始那時候聽到的就是政保處又抓人了。後來江澤民對公安部的工作還是不滿意,雖然公安部已經鎮壓很殘酷了,他還是不滿意,當時就做了兩件事情,一件事情把周永康從四川調到北京去當公安部長,替換賈春旺。

第二件事情就是公安部的內部設立610辦公室。原來610成立的時候,公安系統裡面沒有設。在部一級就是成立了二十六局,二十六局就是公安部的610辦公室,這個二十六局準確的成立時間官方沒有公布過,而張越是到現在為止唯一一個曾經公開過的二十六局的局長。我們沒有理由認為在他之前曾經有過局長,如果二十六局成立的比張越2003年當局長時間更早的話,那就是說這個局成立以後一直沒有局長,等到張越來的時候才有一個局長的。

很可能是張越通過他的妻子和周永康的妻子拉上關係以後,周永康就需要一個信得過的人在公安部裡面當610辦公室的負責人。這就像江澤民需要周永康到公安部去當部長一樣的,周永康也是需要一個他信得過的人在二十六局當一個負責人,等於是要他成為他的親信。

大陸媒體所謂起底的話,它都是僅僅講了這個所謂「夫人路線」。「夫人路線」可能是張越被周永康信任以後,當上公安部二十六局局長的原因,但是他一旦擔任起那個職務以後,張越和周永康就不僅僅是私人關係了,而成為政治上的死黨,這是他們兩個之間真正的關係。

主持人:剛才我們三條線上分析到的人,除了張越之外,其他人都很久以前就出事了,比如說周永康,周本順也是,周本順出事之後,就傳說張越也遇到麻煩了。在周本順出事之前,馬建、車峰都落馬了,郭文貴是因為逃到美國了,但是他也被放在檯面上很長一段時間了。但是張越這個落馬,所謂的「第二支靴子」卻是拖了八個多月才掉下來。為什麼會拖那麼久呢?是證據不足?還是有其它原因呢?

橫河:我覺得證據不是一個問題。因為當郭文貴和馬建出事的時候,大陸媒體沒有點名的報導張越的事情的時候,對於中紀委而言,馬建交待的東西就足以把他抓起來了,就知道證據多得不得了!抓起來以後要判他刑的話,已經有足夠證據了。所以我認為顯然是有別的原因。

就從他的級別來看的話,他沒有大到需要讓中紀委去三思而行的程度,不就是個副部級嘛!根據亞洲協會的統計,剛才我們講的他是第172名副省部以上落馬的官員。只能從他的後台和職務上分析了。從職務上,他是政法系統的,他的直接上司是孟建柱。孟建柱自己只不過是中央委員,他連常委都不是,而他在政法系的資格還比不上張越,他既沒有必要、也沒有能力去保護張越。另外一個更有資格做他保護傘的是周永康,不過周永康比他先倒台,也幫不上忙。

從個人關係上,張越顯然沒有顯赫的家族背景,至少外界不知道,如果說他有的話,大陸媒體早就挖出來了。只剩下最後一個可能,就是政治上的背景,就是支持他的人並不是因為私人關係,而是政治上的死黨,必須保他。

我們剛才講了,就從他的國保到610辦公室,到2007年以後到河北省任政法委書記,這條線就很清楚了。無論是現任還是前任,他的支持者至少應該是在常委或者是常委以上的,屬於迫害法輪功的「血債幫」的主要成員,其中有個可能性就是曾慶紅。現在沒有披露太多他跟曾慶紅直接的關係。從披露的北戴河政變的消息來看的話,周本順要和曾慶紅聯繫上,還要通過張越去把《河北政情通報》交給曾慶紅,作為省委書記都不能直接曾慶紅見面,所以就要看張越和曾慶紅他們兩個有什麼關係了。

從他們兩個人的履歷來看的話,張越當北京市國保總隊總隊長期間,和曾慶紅級別相差太遠,他們不可能有交集。你不要看一個國保總隊,對於常委級別的人來說,他是級別太低了。張越擔任公安部二十六局局長是2003年到2007年,而這段時間曾慶紅正好是政治局常委和中央書記處書記,是從2002年到2007年,幾乎完全重合。當然這兩個位置級別還是差得很遠,一般情況下他們沒有接觸的可能性。

但是你要想想看,2002年曾慶紅任常委和中央書記處書記的時候,正好是江澤民退休的時候,江澤民退休以後,就是為了繼續迫害法輪功的政策,他在政治局做了特定的安排,因此,政治局裡面安排的人,政治局的常委就是要能夠繼續他的政策的。在這個常委裡面和老一屆的有關的,就是曾慶紅了。曾慶紅個人和江澤民的關係,和曾慶紅在江澤民制訂政策當中所起的作用來看的話,以及張越在這項政策執行當中所擔任的職務和特別作用的話,在他們兩個人交集的這四年當中,如果說他們兩個人沒有建立起特殊的關係,反而是很難想像的。就是說,要直接布置迫害法輪功的事情,如果是從中央要一條線布置下去,在中央這個級別的話,所有的會議張越都會參加,曾慶紅也都會參加,這就是說他們已經建立了特殊的關係了。

另外一方面就是曾慶紅對「隱蔽戰線」的作用。所謂「隱蔽戰線」指的就是國家安全部門,在這方面,國保和國安幾乎就是一家人,這也是為什麼張越跟馬建會結成一派。國家安全部當年組建的時候,它最大的一部分就是國保,當時叫政保,後來的工作也是完全一樣的,只是說一個注重國內、一個注重國外,它們都屬於「隱蔽戰線」,所以都是屬於曾慶紅的嫡系。

當然現任常委當中也有江派的人馬,他們同樣在迫害法輪功當中和張越有共同的罪行,和共同的利益,也許為張越出頭的不只一個人,儘管有可能關鍵人物只有一個,但是想保他的可能就不只一個了。因為這裡牽涉到一個共同罪行的問題,就是說這個系統裡面能保一個算一個,周永康保不了了,那就把罪責都推到周永康身上去,其他人就不要再動了,這是這個派系人的主要的想法,這也是為什麼張越一個級別並不高的人,但看上去卻有人在死保他的原因。

主持人:那大陸媒體披露出來的細節裡面,我們注意到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就是郭文貴,他可以因為打賭,讓張越兩個小時之內從河北趕到北京郭的辦公室,給人的感覺就是張越、可能還有馬建,好像不是郭文貴的靠山,而更像是郭文貴的馬仔。這兩個人其實都是副部級的官員,一般來說,在中國應該是商人聽官員的,但是在這個郭文貴跟張越的關係裡面,卻是沒有任何黨政職務的郭文貴去指揮張越,張越對郭是言聽計從,這個就違背了我們所知道的權錢之間的依附關係。

橫河:這個是一個最特殊的地方,我覺得有這四個可能性,第一個可能性就是郭文貴掌握了張越和馬建過多的證據,足以毀掉他們,而張越和馬建並沒有力量把郭文貴悄悄的搞掉,因為搞他不能公開搞,他的社會關係面太廣,他們沒有力量把他悄悄搞掉。這是第一。

第二就是郭文貴摸透了中共內部運作的規律,他知道怎麼樣利用中共的內部力量去消滅對手,你想想看,他甚至能夠把北京市副市長劉志華搞掉,北京市是首都,副市長那是個什麼級別啊?他能夠輕易的就把他搞下台。在這之前,很少有商人報復行動能夠把這麼高位的中共官員拉下馬的。

第三個就是太多的利益糾葛。張越和馬建幫郭文貴獲取的利益是在百億級的這個水平上,那他們自己得到的利益至少應該在億級,其他的商人可能沒有辦法給他們得到這麼大的利益,因此他們就聽他話了。

再一個可能性就是郭文貴有更大的後台。因為從郭文貴本身的經歷來看的話,他絕不會滿足於僅僅把自己的靠山定在副部級官員上,只要到了副部級,他一定會利用這個跳板再去接觸更大的後台。從這幾點來看的話,為什麼政法的副部級官員成為郭文貴的馬仔。

主持人:那從這裡頭反映出來的直接用安全的力量獲取利益,或者消滅對手這樣的現象,您覺得在中共內部它很普遍嗎?

橫河:這應該是一個普遍現象,但是被曝光的沒有這麼普遍。就拿張越案當中有一個經常出現的人物舉例子,這個人叫林強,財新網說張越和郭文貴之間的關係是林強牽線的。那林強是什麼人呢?林強原來是公安部一局的副局長,2001年因為賴昌星案和李紀周一起倒台了。好聽的說法就是說他沒被判刑,說他下海了。公安部一局副局長下什麼海嘛!這個林強後來看上了胡煒升的一個市場,他就用了各種辦法,最後就把胡煒升直接抓起來拷打問罪,天天酷刑。

你要知道這個胡煒升也不是個等閒之輩啊,他是美國公民,是大洛杉磯地區統促會的主席,就是所謂的親共僑領當中還是拔尖的人物。統促會是中共統戰的最主要的工具之一,統促會直屬賈慶林,統促會的主席就是賈慶林,統促會又直接歸統戰部管。你想,連統戰部都保不住他!

林強的哥哥是什麼呢?是現任國家安全部的一局局長。你看這種關係,他居然就能把統戰部的一個大紅人抓起來就拷打!從這件事情我們也可以看到,海外的所謂親共僑領在中共的權力和利益集團眼裡,他們什麼都不是!是隨時可以扔掉的垃圾。胡煒升的事件我覺得應該讓海外這些人好好的清醒清醒。

主持人:根據媒體的爆料,張越利用權力尋租勾結不法商家已經很久了,其實是早在他在北京市公安局任職期間就開始了,那個時候他也不是什麼重要人物,為什麼拖到現在他才犯事呢?

主持人:這裡頭一個就是我們剛才講的,他的靠山很可能是周永康,甚至可能是曾慶紅,曾慶紅我們講的是後來的事情了,已經是(張越)離開北京市公安局的事情了。另外一個就是,他一直任職的這個部分是迫害法輪功這個系統的核心部分,就是政保(國保)這個迫害人權的主要部分,那就是中共專政機構的主要部分。所以對於中共來說的話,這個系統是它們最重要的國家機器,鎮壓不同政見者的工具,等於這個系統本來就是中共系統裡面上了保險的;再加上參與迫害法輪功以後,又擔任了二十六局局長以後,那這個保險就上得更大了。

也就是說我們可以看到有這麼幾層意思,一個就是迫害法輪功曾經是中共官員免罪、免責的保護傘;或者是縱容這些迫害法輪功的官員犯罪的交換條件:只要你參與迫害法輪功,交換條件就是犯什麼事都免責免罪;或者是什麼呢?是縱容犯罪的必要條件,就是說你必須犯罪,才能夠放心讓你去擔任迫害法輪功的打手的任務,也就是說用是不是腐敗來看是不是可靠,以保證留在這個系統裡的都是最壞的人渣!這是第一層意思。

第二層意思是當時這個保護傘是很靈的,我們可以看到在十八大以前,所有這個系統的人不管犯多大的罪行,都沒有人犯過事被抓起來,至少沒有被公布過。但是這個保護傘現在不靈了。

第三層意思就是報應。善惡有報是一個天理。我們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建立了一個指揮系統,這個指揮鏈在中央這一級有三層,第一層是領導小組,組長是周永康;第二層是中央610辦公室,主任是李東生;第三層是公安部的610辦公室,主任是張越,就是二十六局局長。在中央這三層鏈的主要負責人,無一例外,都遭報了!這就充分說明問題了。

有人會說這不是因為這件事情報的。和李東生一樣,張越的權力的來源也是來自迫害法輪功和迫害廣泛的人權,這兩者是密切相關的,一個是因,一個是果。從表面看這是反腐,就是反腐執行對他們懲罰的人也未必知道真實的原因,報應是神的報應,執行的人不一定知道他在執行誰的旨意。但是從李東生和張越倒台的時候,官方公佈他們的職務,李東生當時就說他是610辦公室主任,張越就說他是二十六局局長,也可以看出他們的罪行,甚至他們被懲罰是跟迫害法輪功直接相關的。

這裡我也想跟中共繼續還在迫害法輪功的這些官員們說幾句話,儘管現在迫害還在繼續,而且政策並沒有改變,但是實際上從中央到基層曾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從周永康到李東生、到張越,再到底下省、市級的政法官員,一個接一個的倒台,其實也可以看到迫害法輪功最終是要受報應的,不能等到最後被抓起來以後,那時候再去想辦法贖罪,已經沒有機會了,就趁現在迫害還在繼續的時候,爭取立功贖罪,這是最好的;如果做不到的話,那也可以想辦法不再參與迫害,你可以調離。

實在不行的,可以怠政。現在不是很流行怠政嗎?就中共官員現在都不做事。其實最值得怠政的是參與迫害法輪功和迫害其他人權的,這種政是理所當然的應該怠政,這是最最起碼應該做到的。要是繼續一條道走到黑的話,那麼周永康、李東生和張越的下場就是這些人的下場。

主持人:您剛才第一層意思的時候講到,他們要保證在迫害法輪功這個系統裡面,留在這個系統裡面的都是最壞的人渣,為什麼要用最壞的人渣來做一件事情呢?

橫河:因為這件事情是要迫害好人,只要是正常的人是沒有辦法這樣做下去的,人只要有善惡是非之分的話,這個任務是完成不了的,不能去做,所以必須這個人是沒有善惡是非,而且是甘心做壞人的人,所以他必須在這方面一定要是最壞的人渣才能做下去。

周永康曾經在迫害早期的時候,接受採訪的時候有個錄音,其中談到共產黨和法輪功的鬥爭是意識形態的鬥爭,這就說明中共對法輪功所有的污衊,說犯這個罪、犯那個罪都是造謠!實質上這就是中國傳統文化和西方馬列邪教黨文化的衝突,是人類對正神信仰和中共無神論政教合一的衝突,再說清楚一點,就是正邪之爭。

主持人:好,因為時間問題,我們這次節目就討論到這裡。從張越落馬引發的震盪,我們現在看到其實是還遠遠沒有結束,雖然他在官場上是一路快車,一個平民出身的孩子能爬到這麼高的位子上,肯定是很多人羨慕的。但是根據媒體報料的很多細節,也說明他後幾年過著的其實是一種提心吊膽的日子,那麼現在保張越的那個後台也應該是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吧!有人評論說張越的下場,他是自己玩火自焚的結果;那麼和張越一樣玩火的人其實不在少數,這些人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從張越的命運裡頭學到一些教訓呢?

責任編輯:方凡

評論
2016-04-27 12: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