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敘事性非虛構文學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五

流淚的併蒂蓮(下)

撰文:俞曉薇

宋彥群和宋冰兩姐妹。左為宋彥群。(大紀元合成圖)

宋彥群和宋冰兩姐妹。左為宋彥群。(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33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6年04月10日訊】我要上訴

2003年11月28日一早,舒蘭市公安局副局長辛河帶著檢察院和北城派出所的人來了。一進屋,辛河衝著宋冰大聲喊道:「宋冰,你大禍臨頭了,這一次你最低也得十年。檢察院來人了,你說說吧,你到底怎麼回事?」

宋冰很鎮靜地說:「你們昨晚對我刑訊逼供來的!給我灌芥末油來的!」辛河一聽氣得火冒三丈,歇斯底里地罵道:「像你這樣打死你都活該!打死你都不解恨!誰讓你不說話,問你為甚麼不說話?」宋冰說:「我有想法!」辛河說:「你有甚麼想法?」宋冰鎮定地說:「你們是因為法輪功抓我的,法輪功屬於思想信仰,在國際社會沒有思想犯罪!」

辛河猛地一驚,一下子沒了精神,檢察院的人一聽樂了,開門走了。後來辛河搖著腦袋、擺著手說:「你犯罪不犯罪咱不說這事,你把這事兒給我說清楚,你不說也可以,我們通過其它渠道一樣可以給你定罪。」

公安局最初遞到檢察院的材料被退了回來。公安局又重新編造材料,再次送到檢察院。不久,起訴書下來了,裡面的內容幾乎是天方夜譚。他們憑藉假想推理,把所有法輪功學員能做到的事差不多都套在宋家姐妹身上了。一個月後,非法開庭,公安局長辛河向公訴人楊廣友擺手,示意繞開法律。公訴人領會,便在法庭上說:「我們不談這個。」法官劉勇阻止宋彥群說話。宋冰當庭揭露李甲哲刑訊逼供的事實,李甲哲在後面罵開了,回去後又給宋冰和宋彥群湊了足有三萬份真相材料作偽證。判決結果是:宋彥群和宋冰分別被判刑十二年和十四年。兩人立刻提出上訴,李甲哲怕再一次曝光他的罪證,讓看守所的同行捎話威脅說:「上訴還給你們加刑!」

在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非法審訊時,宋冰當場提出異議,說:「判決書所寫的都是假的,是編造出來的!」法院的人聽著覺得有道理,又問:「那你現在對法輪功怎麼認識?你還煉不煉?」宋冰說:「煉不煉屬於鍛鍊身體;信不信、怎麼認識是屬於思想範疇,這和法律沒有關係,不屬於法律管轄範圍,拿這個給人定不了罪,是違法的!」宋冰又說:「我骨髓有病,做過刮骨手術,我是在生命都面臨危機和終生殘疾的情況下學的法輪功,難道甚麼能有比挽救生命更重要?」法院的人點點頭,宋冰接著說:「你們現在對法輪功的制裁根本就不講法律,甚麼『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拖垮』『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這講法律嗎?而且你們對法輪功制裁的這些秘密文件正在上交和銷毀。」法院的人點頭說是。

在送判決書的時候,法院的人說:「共產黨不讓你幹的,你就不能幹,幹了就要治你罪,不管對錯。」宋冰說:「共產黨也得講法律呀,它在讓中國人互相殘殺。你們天天喊:深挖余案、深挖人命案,如果把法輪大法網站公布於世,那將揪出一千多名殺人犯!那裡記錄了一千多名大法弟子因信仰被活活殘酷折磨致死的案例,上面有名有姓,還有具體事件的全部過程,都是執法人員幹的。」對方表示,我們管不了那麼多⋯⋯後來,公安局的人說,那三萬份傳單不是在宋冰姐妹的住處發現的,是⋯⋯

消逝在風中

2004年5月25日,宋冰和宋彥群被劫持往吉林省女子監獄。在體檢時,發現宋冰患有肺結核,監獄拒絕接收。舒蘭市公安局及看守所不相信,6月份又拉著宋冰到吉林醫院複查,再次確診為肺結核。看守所把宋冰的情況報到法院,法院把材料退了回來。這時本應立即放人,可是副局長辛河就是不批。

2004年7月,宋冰的病情快速惡化,CT照片可見肺部的空洞發展為3.4cm×3.6cm。宋冰身體極度虛弱,發燒、咳嗽、胸悶,喘不上來氣、吃不下飯,心力衰竭。看守所將她的病情上報,而辛河還是堅決不放人。

2004年8月11日,在辛河的指派下,看守所的副所長孫廣玉及幹警張雲井一起將宋冰騙到舒蘭市中心醫院作假診斷,給她抽血、做假化驗、拍X光片子。片子拍出來了,右肺部的大型空洞清晰可見,比先前又擴大了許多,很嚇人。可是縣醫院一名叫「趙五」的大夫言不由衷地說已經鈣化了。宋冰發現病灶在迅速擴大,向大夫詢問病情,大夫嚇得連連擺手說不知道,一再解釋這事跟他沒有任何關係。

那天,宋冰是一步一步地挪出醫務室的,她的身子沉得根本抬不起腿。一個看過宋冰X光片子的女大夫焦急地對她說:「姑娘啊!你得趕快治了,再不治就要有生命危險了!」從醫院檢查回來,看守所的孫所長告訴值班幹警:「大夫說,宋冰的病已經好了,診斷為陳舊性肺結核鈣化。」聽到此話,在場的人誰也沒有言語。

當晚在看守所,宋冰吃力地拿起筆,簡單地寫下自己的遭遇。由於心力衰竭,手不好使,她寫寫停停,一會兒就累得不行了。值班幹警看見她在寫東西,看了好長時間也沒有阻擋,還很理解地說:「等你的自傳寫完了,人還有沒有了都說不上了。」

第二天,宋冰連續三次昏迷不醒,把號裡的人都嚇哭了。看守所內外,從幹警到犯人全都指責這次醫院做的診斷。舒蘭市公安局及看守所迅速形成一致口徑,當天上午,孫所長匆匆去醫院把假診斷改了過來。眼看宋冰的病情急劇惡化,四肢失靈,公安局為了隱瞞罪責,讓監管女號的幹警張雲井告訴宋冰:這是不配合治療造成的,屬於自傷自殘。

宋冰的父母聽說女兒生命垂危,多次找到舒蘭市公安局要求立即放人,但是副局長辛河說,如果放了宋冰,他的工作就得丟。兩位老人又找到舒蘭市「610」辦公室,「610」辦公室主任李璞說,宋冰死了他負責,就是不能放人。

在確定宋冰沒有搶救價值的情況下,辛河欺騙宋冰父母,答應把她送到新站結核醫院治療。到了新站,他們不肯承擔昂貴的醫藥費,於是馬上辦了監外執行手續,將癱瘓在床的宋冰向家屬一丟,逃之夭夭。宋冰的肺結核是在看守所得的,有大夫確診為證,而在辦理手續時,舒蘭市公安局竟然向宋冰的父母索要十四萬元,被他們拒絕。後來,舒蘭市看守所所長以醫藥費為名,無理勒索了家人三千元。

回家後,宋冰在父母的精心照顧下,漸漸地能夠學法煉功了,身體狀況有所好轉。可是,公安警察卻仍然沒有放過她,長期在她家裡蹲坑,企圖再次抓捕。特別是到了所謂的敏感日,他們就更加得寸進尺,逼得宋冰幾次出走、流離失所。由於長期的迫害和壓抑,宋冰的精神壓力極大,致使她的身體無法恢復正常。2009年7月30日半夜2點鐘,宋冰含冤離世,終年36歲。

「文明監獄」

吉林省女子監獄曾被命名為現代化的文明監獄。來到此地,宋彥群才深深領教了何為「文明」管理:強制洗腦、強制轉化,強制灌食、強制就醫,阻止煉功、辱罵、體罰、毆打和酷刑,每一天上演的都是人身和精神的雙重迫害。多少善良的心被扭曲,多少健康的軀體被殘害。哀號、控訴、抗爭,從未停止。

「我為甚麼會在這裡?」在監獄裡的每一天,宋彥群都在心裡問這個問題。宋彥群從小就懂事、聽話,學習成績好,擔任班幹部。她為人謙和、厚道、正真,從不爭強好勝,接觸過她的人都喜歡她。大學畢業後,宋彥群先後兩次參加了舒蘭市的公務員考試,並兩次獲得筆試全市第一名,但是由於她沒找關係,不走後門,兩次落選。對於這個結果,宋彥群沒有抱怨和憤恨,而是平靜地一笑了之。她說,修煉的人,對別人無怨無恨,隨其自然。

宋彥群曾經在舒蘭郵政儲蓄所工作過很短的時間,所裡的人都高度評價她的業務水平和人品。後來她在哈爾濱大德日語學校任教三年,當時她每個月能掙數千元,卻對自己十分節儉。每個月她都拿出兩千多元資助經濟困難的學生。先後有數十位學生接受過她的資助。在宋彥群被非法關押的早期,她曾經幫助過的學生從日本、韓國等地經常打電話到家中,詢問她的情況。

每當回想起那時的情景,宋彥群總是感到欣慰愉快。她按照大法的要求,無私地對待他人,讓更多的人認識了法輪大法的美好。而如今,她被迫離開講台,變成了任人打罵的囚徒,何等荒唐和悲哀!法律是一紙空文。年過七旬的雙親在外面為她和宋冰的案子奔走呼籲,四處碰壁。甚麼時候,惡人會得到懲處?好人能獲得自由和尊嚴?

宋彥群選擇了修煉的路,也選擇了為之付出。在監獄裡,她長期被酷刑折磨,比如:上大掛,蹲小號。管教曾經安排四個「包夾」全天監控迫害,不讓她睡覺,經常謾罵、毒打。宋彥群曾經被綁在「死人床」上,像「五馬分屍」一樣。隨後又有「抻刑」:在「抻床」上,把四肢用繩子分別固定,然後撤去床板,只讓腰部支撐在中間一根半寸粗的鐵管上,其餘身體部位懸空。每天24小時都綁著,大小便也不允許下床。「抻刑」造成她腿部毫無知覺,終日冰涼,血脈不通,整個右臂骨頭疼痛難忍,手抖動得特別厲害,不能寫字。大腦反應遲鈍,兩肋和肺部疼痛難忍,兩個肺上都長滿了病灶,肺結核已明顯地迅速惡化。酷刑迫害,使得宋彥群骨瘦如柴,體重僅剩60來斤。而時任副監獄長的武則雲聲稱:「因為怕她死,所以才給她綁『死人床』施『抻刑』的。」宋彥群的身體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獄方和監獄醫院不僅不放人,還互相推卸責任。監獄獄警說:「那是她在醫院打肺結核藥打的,那藥毒副作用特大,跟我們沒關係。」

父母來探視了,獄方有時阻止母親和女兒見面,只讓宋彥群的父親和她見面十多分鐘,甚至只有區區七分鐘,而按規定是三十分鐘。迫害宋彥群的「包夾」還經常占用接見的時間,出來說,監獄是人性化管理,執行國家法律,獄警比親人還親。

2012年4月,宋彥群的非法刑期將滿,教育大隊的警察強迫她寫「五書」,威脅不寫的話到期不釋放她,並將她關押在嚴管班進行迫害。宋彥群絕食反迫害,沙某給她打針,她不配合,拔針頭,又被強行灌食、灌鹽水。4月12日接見時,宋彥群告訴父母,前一晚,四個包夾在管教的唆使下,把她的衣服扒光,一頓毒打,還往她的身上、腿上、腳上猛踩。有一個包夾天天打她的嘴巴。2012年5月16日,宋彥群的父親去探監時,看見宋彥群的目光呆滯、語言遲鈍、雙臂殭直、兩腿浮腫。她行走困難,小便失禁。

2012年12月16日,宋彥群被釋放。回到家後,從2013年到2015年6月,宋彥群又歷經了幾次劫持和非法抄家、拘留,又遭受了毆打、灌食,並且在灌食時被放入不明藥物,導致她四肢麻木,思維近乎喪失。昔日風華正茂的女教師被折磨得虛弱不堪、蒼老變形。

2015年7月28日,宋彥群向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滅絕性迫害。她寫道:「大法洪傳二十三年了,大法使無數人身心健康、道德高尚,大法和修煉者被迫害十六年了,十六年來,大法修煉者頂著迫害和壓力,向世人講清真相:法輪功是被迫害的,在揭露迫害、制止迫害。法輪大法是佛法。十六年來,我只是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中的一個,對我的迫害罄竹難書,對法輪功這個信仰群體的迫害更是天理難容!我們就是相信真理必勝。」

尾聲

在中國大陸,億萬名普通的百姓,只求擁有平淡如水的日子,踏實地工作和生活。然而,在暴政強權下,這種最基本的願望竟成了一種奢求。十七年來,狂風和暴雨,捲走了多少鮮豔的花朵,壓碎了數不清的幸福和夢想。暗夜裡,浸著漫漫淚水,傳來聲聲呼喊。控告江澤民的狀紙,字字血淚。迫害元凶的罪行,必將被清算。邪惡縱然猖狂,卻奪不走自由的意志,撲不滅對真理的追求。宋彥群和宋冰這兩名東北女子,堅守信念,以不凡的勇氣寫下了動人的詩篇。她們心中的浩然正氣,將孕育出最絢爛的生命之花,在宇宙間永遠綻放。#

參考資料:
1.《十二年冤獄慘遭酷刑 妹妹被迫害含冤而死》,2015年12月10日,發表於法輪大法明慧網,美國。
2.《吉林省舒蘭市宋氏姐妹十年生死經歷》,2012年5月29日,發表於法輪大法明慧網,美國。
3.《遭野蠻摧殘 宋冰流離失所五年後去世》,2009年8月8日,發表於法輪大法明慧網,美國。
4.《吉林舒蘭公安迫害宋冰、宋彥群兩姐妹的事實》,2005年2月6日,發表於法輪大法明慧網,美國。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6-04-10 3: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