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萬代始皇帝

【千古英雄人物】秦始皇(5) 敬天信神

泰山的碑碣石刻。(Rolf Müller/維基百科)

泰山的碑碣石刻。(Rolf Müller/維基百科)

      人氣: 379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九、封禪祭天,敬天信神

秦始皇五次東巡,在最後一次東巡中歸天。秦始皇封禪祭祀,敬天信神

封禪是古代帝王祭告天地的一種儀式。《史記‧封禪書》《論衡》和《韓詩外傳》等典籍均記載了自炎帝以來七十二王封泰山的事實,伏羲、神農、炎帝、黃帝、顓頊、帝嚳、堯、舜、禹、湯、周成王等, 都曾到泰山封禪。史載黃帝曾至泰山封禪。在大戰蚩尤於涿鹿之前,黃帝也是選在泰山腳下,大聚眾神。《史記‧封禪書》說,「每世之隆,則封禪答焉,及衰而息」。帝王當政期間要功勳卓著,使得天下太平、民生安康才可封禪、向天報功。

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率領文武大臣及儒生博士七十人,到泰山舉行隆重的封禪大典。「封」,指築土壇祭天;「禪」,指祭地,即在泰山下小山之平地上祭地。並刻石(泰山刻石)立碑:
皇帝臨位,作制明法,臣下修飭。二十有六年,初併天下,罔不賓服。親巡遠方黎民,登茲泰山,周覽東極。從臣思跡,本原事業,祗誦功德。治道運行,諸產得宜,皆有法式。大義休明,垂於後世,順承勿革。皇帝躬聖,既平天下,不懈於治。夙興夜寐,建設長利,專隆教誨。訓經宣達,遠近畢理,咸承聖志。貴賤分明,男女禮順,慎遵職事。昭隔內外,靡不清淨,施於後嗣。化及無窮,遵奉遺詔,永承重戒。

秦始皇出巡,曾於九疑山(又名蒼梧山,在今湖南寧遠縣南)對虞舜行遙望而祭之禮,相傳虞舜死後葬於此山。秦始皇還登上會稽山(在今浙江省中部紹興、嵊縣、諸暨、東陽間),相傳大禹當年在這裡大會諸侯,始名「會稽」。秦始皇登此山以望南海,故又名「秦望山」。

十、巡視天下,刻石頌德

秦始皇二十八年東巡(公元前219年),《史記‧秦始皇本紀》載:「南登琅邪,大樂之,留三月。乃徙黔首三萬戶琅邪台下,復十二歲。作琅邪台,立石刻(琅邪刻石),頌秦德,明得意。」曰:

維二十八年,皇帝作始。端平法度,萬物之紀。以明人事,合同父子。聖智仁義,顯白道理。東撫東土,以省卒士。事已大畢,乃臨於海。皇帝之功,勸勞本事。上農除末,黔首是富。普天之下,摶心揖志。器械一量,同書文字。日月所照,舟輿所載。皆終其命,莫不得意。應時動事,是維皇帝。匡飭異俗,陵水經地。憂恤黔首,朝夕不懈。除疑定法,咸知所辟。方伯分職,諸治經易。舉錯必當,莫不如畫。皇帝之明,臨察四方。尊卑貴賤,不逾次行。姦邪不容,皆務貞良。細大盡力,莫敢怠荒。遠邇辟隱,專務肅莊。端直敦忠,事業有常。皇帝之德,存定四極。誅亂除害,興利致福。節事以時,諸產繁殖。黔首安寧,不用兵革。六親相保,終無寇賊。歡欣奉教,盡知法式。六合之內,皇帝之土。西涉流沙,南盡北戶。東有東海,北過大夏。人跡所至,無不臣者。功蓋五帝,澤及牛馬。莫不受德,各安其宇。維秦王兼有天下,立名為皇帝,乃撫東土,至於琅邪。列侯武城侯王離、列侯通武侯王賁、倫侯建成侯趙亥、倫侯昌武侯成、倫侯武信侯馮毋擇、丞相隗林、丞相王綰、卿李斯、卿王戊、五大夫趙嬰、五大夫楊樛從,與議於海上。曰:古之帝者,地不過千里,諸侯各守其封域,或朝或否,相侵暴亂,殘伐不止,猶刻金石,以自為紀。古之五帝三王,知教不同,法度不明,假威鬼神,以欺遠方,實不稱名,故不久長。其身未歿,諸侯倍叛,法令不行。今皇帝併一海內,以為郡縣,天下和平。昭明宗廟,體道行德,尊號大成。群臣相與誦皇帝功德,刻於金石,以為表經。

其大意為:二十八年,皇帝登基。端正法度,整治萬物綱紀。彰明人事之理,老幼皆適。聖智仁義,宣明道理。親撫東土,慰勞兵士。諸事完畢,巡行濱海。皇帝之功,操勞根本大事。重農抑商,百姓始富。普天之下,眾志成城。統一度量,書字同文。日月照耀之處,車船所到之地,無不遵奉皇命,人人得志滿意。順時行事,惟有皇帝。整惡治俗,跋山涉水。憐惜百姓,日夜不息。除疑定法,人人守紀。欽定各級職位,自負其則治理。舉措得當,整齊劃一。皇帝聖明,視察四方。無論尊卑貴賤,不得違越規章。姦邪不容,務求貞良。事情不分大小,皆應努力不怠。無論遠近,務求嚴肅端莊。正直敦厚忠誠,事業方能久長。皇帝恩德,四方安定。誅亂除害。興利致福。適時勞役,百業繁足。黎民安居,不動兵戈。六親相保,盜寇盡除。歡欣受教,法規盡知。天地四方,盡為皇土。西越沙漠,南達北戶。東起東海,北越大夏。人跡所至,無不臣服。功過五帝,恩澤馬牛。無人不受其德,家家安寧和睦。秦王兼有天下,立名而稱皇帝,親撫東土,到達琅邪。列侯武城侯王離、列侯通武侯王賁、倫侯建成侯趙亥、倫侯昌武侯成、倫侯武信侯馮毋擇、丞相隗林、丞相王綰、卿李斯、卿王戊、五大夫趙嬰、五大夫楊樛從,與議於海上。曰:「古代帝王,土地不過千里,諸侯各守受封之土,朝見與否各異。互相攻伐,亂殺不止,猶刻金石,立碑炫耀。古代五帝三王,知識教育不同,法令制度不明,藉助鬼神,欺凌遠方,實不稱其名,故不能久長。他們尚未死去,諸侯業已背叛,法令名存實亡。今皇帝統一海內,設立郡縣,天下太平。顯明宗廟,施行公道德政,皇帝尊號大成。群臣齊頌皇帝,刻於金石,永作典範。」

「皇」,《說文解字注》「大也;從自;自,始也。」後簡從「白」。「王」之上冠「白」(王頭上戴個「白」冠的意思),輝煌之王,以區別於一般「王」。始皇者,三皇,大君也。《尚書·序疏》稱皇者,以皇是美大之名,言大於帝也。 「皇」,亦指神話中的神。

中國「皇帝」稱號始於秦始皇,秦以後天子延用此稱號。創世主既然安排秦始皇成為開元第一「始·皇·帝」,所賦予其傲視天地之榮耀與威風不言而喻。更者,人類道德總體趨勢是下滑的,每個「千古英雄」有自己的上天授命。至秦時,人的道德已遠不如堯、舜時代,引用當年治理亦不能奏效,始皇帝更需有大秦新皇朝治理天下,教化子民之律法措施。如此,秦始皇功績甚巨,恩德甚大,不在三皇五帝下之情懷躍然石刻之上。

keshi
宋摹刻「琅琊台刻石」局部(公有領域)

 

秦始皇在東巡琅邪之中,在嶗山與「千歲翁」安期生相見。安期生師從河上公。安期生與秦始皇「語三日夜」,暢談修煉養生之道,還為始皇留書而去,並說千年後「求吾於蓬萊山」(漢‧劉向《列仙傳》,晉皇甫謐《高士傳》)。

第二年,秦始皇再次東巡琅邪、之罘一帶,在登之罘後,亦刻石(之罘刻石)。其辭曰:維二十九年,時在中春,陽和方起。皇帝東遊,巡登之罘,臨照於海。從臣嘉觀,原念休烈,追誦本始。大聖作治,建定法度,顯箸綱紀。外教諸侯,光施文惠,明以義理。六國回辟,貪戾無厭,虐殺不已。皇帝哀眾,遂發討師,奮揚武德。義誅信行,威燀旁達,莫不賓服。烹滅強暴,振救黔首,周定四極。普施明法,經緯天下,永為儀則。大矣哉!宇縣之中,承順聖意。群臣誦功,請刻於石,表垂於常式。

大意為:始皇東遊。追溯感懷功業,追誦大業根源。聖理國家,建立法度,突出綱紀。對外施教於諸侯與文惠,使其明達義理。六國之眾,貪婪凶暴無已,殘殺不停。皇帝憐憫百姓,派師討伐,奮發武德。以正義誅之,以正信行之,威德遠及,使其皆賓服。消滅強悍,拯救百姓,安定宇內。普施法律,治理天下,成為永遠之準則。

「東觀刻石」曰:維二十九年,皇帝春遊,覽省遠方。逮於海隅,遂登之罘,昭臨朝陽。觀望廣麗,從臣咸念,原道至明。聖法初興,清理疆內,外誅暴強。武威旁暢,振動四極,禽滅六王。闡併天下,甾害絕息,永偃戎兵。皇帝明德,經理宇內,視聽不怠。作立大義,昭設備器,咸有章旗。職臣遵分,各知所行,事無嫌疑。黔首改化,遠邇同度,臨古絕尤。常職既定,後嗣循業,長承聖治。群臣嘉德,祗誦聖烈,請刻之罘。

大意為:始皇春遊。從臣皆感治國之道英明。聖法初興,內治本疆,外誅暴強。軍威通暢,震撼寰宇,終滅六國。一統天下,滅災絕害,永停征戰。皇帝明德,經理宇內,視聽不怠。制定大義,明設規矩,有章可循。職臣遵分,各知所行,事無嫌疑。百姓改化,遠近皆尊同法,自古絕無僅有。常職既定,後嗣循業,永保聖治。

為紀念道家修煉飛昇之茅濛,秦始皇將每年十二月之臘祭改名為嘉平,南朝宋裴駰《史記集解》引《太原真人茅盈內紀》曰:

始皇三十一年九月庚子,(茅)盈曾祖父(茅)濛,乃於華山之中,乘雲駕龍,白日昇天。先是其邑謠歌曰「神仙得者茅初成,駕龍上升入泰清,時下玄洲戲赤城,繼世而往在我盈,帝若學之臘嘉平」。始皇聞謠歌而問其故,父老具對此仙人之謠歌,勸帝求長生之術。⋯⋯因改臘曰「嘉平」。

茅濛之子在秦始皇身邊做侍從,故始皇帝對茅濛於華山之中乘雲駕龍、白日昇天之事瞭如指掌。茅濛後代,茅盈、茅固、茅衷皆修煉成仙,即道家歷代所尊崇之三茅真君。

秦始皇三十二年(公元前215年),第四次出巡,從上郡(今陝西榆林)過九原,經雲中、雁門、上谷、漁陽、右北平,至碣石,並且刻有著名的《碣石門辭》。

其辭曰:「遂興師旅,誅戮無道,為逆滅息。武殄暴逆,文復無罪,庶心咸服。惠論功勞,賞及牛馬,恩肥土域。皇帝奮威,德並諸侯,初一泰平。墮壞城郭,決通川防,夷去險阻。地勢既定,黎庶無徭,天下咸撫。男樂其疇,女修其業,事各有序。惠被諸產,久併來田,莫不安所。群臣誦烈,請刻此石,垂著儀矩。」

其大意為:興師用兵,誅滅無道,反叛平息。武力滅暴,平反無罪,民心歸服。論功行賞,惠澤牛馬,恩遍全國。皇帝奮威,德並諸侯,天下太平。拆除舊城,挖通川防,夷平險阻。地勢既平,民不服徭,天下安撫。男喜耕作,女修其業,事事井然。恩蓋百業,合力耕田,無不安居。群臣敬頌偉業,敬刻此石,永留典範規矩。

十一、身體力行,弘揚修煉

上古時代,人神同在,神跡常顯。人們信神、修煉、得道成仙,並非罕見之事;名山大川之中,修煉得道長命數千歲者大有人在。古代聖皇們,如堯、舜、禹、黃帝等,治理天下的同時,會仙訪道,修身養性,被認為是自然之事。他們在人間的使命完成之後,修煉成功、圓滿飛昇,也非個例。

後世之人,禮崩樂壞,道德下滑,人們離神靈越走越遠,神也越來越不向世人展示神跡,修煉成仙逐漸成為出世修煉人之「秘」事,甚至漸漸被世人視為「神話」、幾乎不可能之事。

然而創世主沒有放棄其子民,因此不斷派使者來提醒人們修煉提升、回歸天堂是人生真正的目的和最好歸宿。修身養性、返本歸真之修煉文化,乃是中華神傳文化中最值得珍惜、保護之一部分。

道家修煉法門多為密傳單傳,不示外人。修煉乃修煉者個人之事,不修煉者豈知個中神妙?很多著史之人,不懂得修煉,以自己的狹隘觀念取捨史實,使得很多真實修煉之神跡不能被記在史書中流傳。很多史書中對秦始皇與神仙交往、談道不記敘,認為是無稽之談;對秦始皇身體力行,廣傳修煉、返本歸真、成仙之道誤認為貪生怕死,一心尋求長生不老之藥。引出一系列荒謬結論,誤導後世若干代人。

其實始皇帝每次東巡皆留下許多神跡傳說。

秦始皇對修煉之士十分尊重,也常和他們一起討論神仙、真人、長生、修煉之理。始皇曾說:「吾慕真人,自謂『真人』,不稱『朕』。」(《史記.秦始皇本紀》)他不只自己潛心修煉,身體力行,還為弘揚修煉、光大正道不遺餘力。不僅在華夏本土民間、宮廷提倡,還多次派遣助手出海弘揚。

東晉王嘉《拾遺記》記載秦始皇和宛渠異人相見之事:⋯⋯有宛渠之民,乘螺舟而至。舟形似螺,沉行海底,而水不浸入,一名「淪波舟」。其國人長十丈,編鳥獸之毛以蔽形。始皇與之語,及天地初開之時,了如親睹。曰:「臣少時躡虛卻行,日遊萬里。及其老朽也,坐見天地之外事。臣國在咸池日沒之所九萬里,以萬歲為一日。俗多陰霧,遇其晴日,則天豁然雲裂,耿若江漢。則有玄龍黑鳳,翻翔而下。及夜,燃石以繼日光。此石出燃山,其土石皆自光澈,扣之則碎,狀如粟,一粒輝映一堂。昔炎帝始變生食,用此火也。國人今獻此石。或有投其石於溪澗中,則沸沫流於數十里,名其水為焦淵。臣國去軒轅之丘十萬里,少典之子采首山之銅,鑄為大鼎。臣先望其國有金火氣動,奔而往視之,三鼎已成。又見冀州有異氣,應有聖人生,果有慶都生堯。又見赤雲入於酆鎬,走而往視,果有丹雀瑞昌之符。」始皇曰:「此神人也。」

秦始皇當年在碣石派遣韓終(又名韓眾,韓種)等出海求仙尋藥,並弘揚華夏修煉文化。今秦皇島市即以秦始皇命名,蓋因當年秦始皇曾巡遊此處。韓終修煉成神,有很多歷史記載,唐代司馬承禎《洞天福地記》載︰「第二十三洞真墟——在潭州長沙縣,西嶽真人韓終所治之處。」韓國辰(秦)韓之國名即來源於韓終。古代朝鮮半島新羅國亦是在辰韓基礎上發展而來。李延壽《北史》列傳記錄:「新羅者,其先本辰(秦)韓種也。」

秦始皇東巡遊榮成山為後世亦留下很多遺蹟、傳說。秦橋遺蹟又名秦皇橋,在成山頭南側大海中,由海中四塊巨石天然構成。由於礁石嵯峨,若斷若連,隨潮漲落,出沒海面,其形如橋,似人工架設。

十六國時期《三齊略記》云:「始皇造石橋,渡海觀日出處,有神人召石下,城陽一十三山,岌岌相隨而行,石去不駛,神人鞭之見血,今召石山石色皆赤。」「始皇造橋觀日,海神為之驅石豎柱。始皇感其惠,求見。神曰:『我醜,莫圖我形,當與帝會。』始皇入海四十里,與神見。左右有巧者,潛畫其像,神怒曰:『帝負約,可速去。』始皇轉馬前腳才立,後腳遂崩,僅得登岸。」

這一段記敘山神趕石為秦始皇造橋與海神相見所用,而海神更為秦始皇驅石豎柱,建成石橋。但秦始皇之隨從者卻偷畫海神之像,惹得海神生氣毀橋,因為海神有言在先,不圖其形,如不畫像,則和始皇相見。

當年,秦始皇調轉馬頭回到岸邊,身後修好之石橋開始崩塌,秦始皇剛登上岸,石橋便全部沉入海底,只剩下近岸邊四個橋墩在波濤中乍出乍沒,時隱時現,一直保存至今。直到現在,成山頭之紅色岩石上布滿道道溝壑,為當年山神鞭撻出血所致。榮成山礁石因秦始皇而聲名遠播,被列入榮成八景之一,流傳至今。

秦始皇第五次東巡,再至琅邪時來到當年與安期生相見處,並為安期生立祠阜鄉亭並海邊十數處,將天台山中湯谷改名為望仙澗。當年始皇帝所建安期公祠之遺蹟至今可見。

近千年後,唐代大詩人、詩仙李白為秦始皇圓了千年後再見安期生之宿願,並在《寄王屋山人孟大融》中說到安期生,詩云:「我昔東海上,勞山餐紫霞。親見安期公,食棗大如瓜。中年謁漢主,不愜還歸家。朱顏謝春輝,白髮見生涯。所期就金液,飛步登雲車。願隨夫子天壇上,閒與仙人掃落花」。李白還在《古風之七》中描述見到安期公之場景:「五鶴西北來,飛飛凌太清。仙人綠雲上,自道安期名。兩兩白玉童,雙吹紫鸞笙。去影忽不見,迴風送天聲。我欲一問之,飄然若流星。願餐金光草,壽與天齊傾。」

李白《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先期汗漫九垓上,願接盧敖遊太清。」詩中所指之盧敖即是當年秦始皇身邊的一位博士。盧敖當年深受始皇帝影響,辭官隱居,尋遇真人,授以仙訣,遂遠遁深山修煉,道成飛昇。後世之漢武帝於元鼎四年,還為紀念盧敖,在河南設盧氏縣。

秦始皇在琅邪又遣徐市(音福)等東渡大海求仙尋藥並廣傳中華修煉之道。秦始皇時,「大宛中多枉死者橫道,有鳥御草以覆死人面,遂活。有司上聞,始皇遣使賚草以問(鬼谷子)先生。先生曰:『巨海之中有十洲,曰祖洲、瀛洲、玄洲、炎洲、長洲、元洲、流洲、光生洲、鳳麟洲、聚窟洲,此草是祖洲不死草也。生在瓊田中,亦名養神芝。其葉似菰,不叢生,一株可活千人耳。』」(《太平廣記》)「秦始皇聞鬼谷先生言,因遣徐市入求玉蔬金菜,並一寸葚。」(梁‧蕭繹《金樓子‧箴戒篇》)相傳徐市是鬼谷子之徒,故秦始皇遣徐市等東渡大海相訪。在日本,徐市被尊稱為農神、蠶桑神、醫藥神。日本歷史研究確認徐市即是日本之神武天皇。

韓終、徐市等不光帶去中華文字及各種技術,更把中華神傳文化帶到韓國、日本,遂使中華神傳文化在多個鄰國紮根。韓國、日本等至今仍有許多當年韓終、徐市等東渡大海,及所留修煉文化及遺蹟,為這些國家人民在日後得正法、修大道開啟良好之端。

後世許多明君聖主也和秦始皇一樣,不光自己敬神修煉,採藥煉丹,也派遣手下飄洋過海,將中華文明、信神修煉之道傳給周邊國家及人民, 實是對其人民最大善行及最好給予。

另外,求仙尋道,煉丹採藥,為修煉養生的重要部分。很多道家門派中,服藥吞丹,將體內廢物、毒素排出體外,身輕體健,繼之後續其它修煉步驟,乃修煉基理。只是後世,特別是近代之人,深受無神論之害,遠離神靈,道德敗壞,不光不信神敬天,反而癡笑古人。#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

點閱【千古英雄人物之秦始皇】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大紀元製圖)
    戰國時期,各國文字、貨幣和度量衡各不相同。齊、燕等國發行刀幣,趙、魏、韓等國則通用鏟形布幣,秦和東周流通圓形方孔錢,楚國卻使用貝幣。秦始皇下令規定:在全國統一發行使用圓形方孔錢,禁止使用六國各自的龜、貝、玉等幣。規定全國統一使用金、銅兩種圓形貨幣,其中金為上幣,銅為下幣。這種銅錢沿用到兩千多年後的清朝。
  • 修築萬里長城是秦始皇最重要的豐功偉績之一。(新唐人《笑談風雲》提供)
    秦始皇是一位富有雄心壯志之明君,一生勤政。史書稱秦始皇「晝判獄而夜理書」,夜以繼日,辛勤工作。據載,每天批閱各種奏請簡札達一百三十多斤重。
  • 秦始皇在十幾年征服六國、完成統一霸業的屢次征戰中,從不見有關其坑卒、屠城的記載,實為中國歷代最仁慈君王之一。(新唐人《笑談風雲》提供)
    公元前361年秦孝公繼位後,求賢若渴,一時天下人才西流。秦國所用丞相及主要謀士,多來自他國「客卿」,如范睢、呂不韋、李斯等人。他們在本國雖不被重用,入秦卻成為名相或上卿。
  • 秦始皇嬴政畫像。(新唐人《笑談風雲》提供)
    秦王嬴政(後為秦始皇),順天時、應地利、符人和、治百亂於一瞬,興百廢於一時,一統江山,正本清源,為華夏千古保正道、固良基,樹萬古豐碑。
  • 右:堯奉天命,以其仁慈博愛推赤心於天下,德被蒼生。左:禹治水土,以定九州,從此天地合數,宇宙有序,建立天地運行新秩序,最終完成了神州的創立過程。(大紀元合成圖)
    帝舜歸天後,服喪三年完畢,禹為了把帝位讓給舜的兒子商均,躲避到陽城。但天下諸侯都不去朝拜商均而來朝拜禹。禹繼天子之位,國號夏。
  •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大紀元製圖)
    舜被舉用掌管政事二十年,堯讓他代行天子的政務,攝政八年。堯帝崩後,舜守孝三年。舜讓位給堯帝的兒子丹朱,自己退避到南河之南。但天下諸侯都去朝見舜,有事不找丹朱而找舜。舜覺得天意所歸,於是,舜乃於正月初一祭文廟登天子位,建都蒲阪,國號有虞,崇尚紅色。
  • 禹貢九州圖(公共領域)
    按計劃治理徐州一帶,包括徐州、揚州和豫州的一部份。徐州東起大海,南至淮河北岸,北到泰山。河流有黃河、淮河及沂水;山系有蒙山、羽山。向東治理泗水、沂蒙水,向南治理淮水,從桐柏山開始疏導淮河,向東和泗水、沂水會合,東流入大海。沂蒙山、羽山可以種植了。
  •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大紀元製圖)
    久遠年代以前,黃河上下游不是連通的,距今一百萬年以前的「黃河運動」,使黃河上游切開積石峽流入臨夏——蘭州盆地,與下游貫通。距今十五萬年的「共和運動」,使黃河上游溯源侵蝕到龍羊峽以上,下游切開三門峽東流入海。
  • 千百年來,大禹治水的故事深入人心、膾炙人口,三過家門而不入,更顯出大禹為天下黎民公而忘私的博大胸懷。圖為大禹手持耒耜治水圖,出山東嘉祥武氏祠漢代畫像石。(公有領域)
    共工孔壬採用「壅防百川,墮高埋卑」的治水策略,歷時多年,徒耗巨款,沒有成效。加之孔壬「虞於湛樂,淫失其身」,最終治水失敗,無功免職。
  •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大紀元製圖)
    堯清楚自己的兒子丹朱德才不足以繼承帝位,他時常注意尋訪繼承自己帝位的人。《呂氏春秋》記述,堯以天下讓於子州支父,子州之父婉言謝絕。《高土傳》記載,帝堯讓位給許由,他不接受,說自己要「修身養性,不問世事。」堯欲以天下讓巢父,巢父也不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