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州華裔律師兄妹雙出道 選中「刑事辯護」

圖:華裔律師本不多,華裔刑事辯護律師更是鳳毛麟角。加州聖地亞哥華裔律師兄妹王緯展(Thomas Wang)和王庭祤(Ariel Chiu)雙雙出道刑事辯護律師,引人注目。(楊婕/大紀元)

人氣: 169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4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楊婕美國聖地亞哥報導)華裔律師本來就少之又少,中文流利的華裔刑事辯護律師更是鳳毛麟角。加州聖地亞哥華裔律師新秀中,有一對親兄妹,哥哥王緯展(Thomas Wang),妹妹王庭祤(Ariel Chiu),雙雙出道刑事辯護律師。哥哥的律師行已經開業一年,妹妹的律師行也新近開張。

近日兄妹倆接受《大紀元》採訪,娓娓道來「機緣湊巧」走入律師這一行的經歷。倆人對辯護律師的熱情溢於言表,他們並表示,走到這一步,最要感謝的是媽媽。

「刑法課」一聽鍾情

王緯展從北加州考入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UCSD),期間「一直換了幾個專業,總是感覺不很合意。」直到三年級,「機緣湊巧,選修了一門刑法課」,讓他一「聽」鍾情。

他打趣地說:「沒找到興趣之前,如果老師說要看一遍書,我通常就看個3/4遍,大概考試能夠應付過去就好。」

「可是學習這堂法律課時完全反過來,我通常都是看2、3遍,甚至3、4遍,直到理解為止。」

「那門課我的成績不錯,教授告訴我可以考慮去法學院。恰巧有一門暑期課,是給已經被錄取了的法學院的新生開的介紹課,我就去了,上完了成績不錯。」

妹妹插話說:「他說不錯,其實是很好,他是第一。他真是太謙虛了!」兄妹情深略見一斑。

尋尋覓覓 「劈哩啦」進了法學院

王庭祤說:「我和哥哥很不一樣,哥哥從小口才很好,反應很快,大人都說他應該去做律師。可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當律師,大家都認為我適合當老師,當醫生,做不會和別人爭論的職業。」

大學畢業後,她在餐飲店當了一年多的領位,期間也在尋覓日後的出路。她參加了不少考試,想當老師,考了GRE,想當眼鏡師,考了OAT,又想還是當醫師吧,還準備去考MCAT。

「這時哥哥說,考這些東西,要花很多時間背。不如去考法學院入學考LSAT,不用背,就是考邏輯,」她回憶,當時哥哥已經上了法學院,一回家就大談特談法學院是多麼有趣。

於是,她決定去試一試。當時最近的一個LSAT考試是一個半月後,她報名了。

「沒想到,劈哩啪啦的,幾個月後,我就進法學院上課了。」王庭祤說。

兄妹倆以全程全獎或3/4獎讀完了加西法學院(California Western School of Law)。

形影不離 直至開業

兄妹倆感情非常好,倆人相差一歲,從小學,中學,高中,大學,直至法學院,都是同樣的學校。

哥哥說:「我去哪她跟到哪,包括實習的地方,隔一年,她又跟去了!」妹妹在一旁笑到:「我們很聊得來,想法也很類似。不過他說話不在意,我有時就要做他的代理人,告訴他有些話是不該說的。」

一路走來,兄妹倆形影不離。不過,哥哥開的律師事務所,妹妹決定不跟去了,要自己開業。「讓我自己也出去試試看吧。」她說。

出門靠朋友。王緯展說:「我們身後有一群大學時候認識的好朋友,一聽說我要開業,立刻有人幫我建網頁,有人幫我設計,有人幫我寫文稿,非常好的朋友團隊。」這個團隊也是王庭祤律師事務所的堅強後盾。

圖:聖地亞哥華裔律師王偉展(Thomas Wang)和王庭祤(Ariel Chiu)兄妹雙雙出道刑事辯護律師。(楊婕/大紀元)
圖:聖地亞哥華裔律師王緯展(Thomas Wang)和王庭祤(Ariel Chiu)兄妹雙雙出道刑事辯護律師。(楊婕/大紀元)

 

法學院的快樂時光

兄妹倆都表示,在法學院度過了快樂的時光。從來沒想到當律師的王庭祤,更是快樂,「因為每天都在學習新的東西。」

他們介紹,法律教學方式就是教以前的案例,每學習一個案例,都要重演一下,如何辯護,如何提告,每個案子都不一樣,處理方式不一樣,所以一點都不感覺枯燥,而是非常有趣。

王庭祤說,「剛進法學院,他們就告訴我們:『我們要做的就是打破你的思維,然後重建。』聽了之後,我就感到很興奮。讀完法學院,朋友們都說我們變了。看問題的方法真的是不一樣了,你很清楚,在讀法學院之前,對事情的看法不是這樣的。」

王緯展說,「其實也看到有的同學確實沒有興趣,也許是家裡的期望或其他原因,來了法學院,但可以看到沒有興趣讀起來真的很辛苦。」

在公辯律師樓的高強度實習

兄妹倆都先後在公辯律師樓實習。他們介紹,那裡的工作方式,強度高,速度快。實習第二天就要上法庭。給你一個7-8頁的案子,半個小時後,就要和法官溝通,和客戶(被告)溝通。

王緯展說,「有些客戶如果是常犯罪的,他可能比你還清楚那些程序。可你還懵裏懵懂的,法官就叫你了。」

他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第一次」好笑的故事。但那個環境就是那樣,把你丟進去,你自己要學著怎麼應對。在那樣高強度高速度高壓力也很刺激的情境下,也鍛練出來了。能挺過來的,就過來了,但也有很多人受不了。

公辯律師樓通常三個律師加一個實習生,四個人團隊從早上8點到下午4點半,可以做100多個案例。王庭祤說,「當然多做少做也看自己,如果你抱著來學習的態度,那你就會努力做,因為每個案子都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倆人都有這樣的經歷:碰上週末,各自帶了7、8個案子回家,每個人坐在飯桌的一端,也不說話,只是埋頭看案。

不過,倆人也表示,不管怎樣,還是應該「生活第一,律師第二」。

辯護律師的責任感

王緯展說:「刑事律師最吸引我們的,是成就和責任感。當然最累的,也是這一點。當客戶付了錢,簽了字,要你去幫他打官司的時候,他就把他命中的一段時間交給你了,你就會感到責任,希望能把事情做好。」

王庭祤談到實習期間為青少年嫌犯辯護的經歷,「那是花最多時間,到了最後,也是回報最多的,因為那些孩子,他們就會向你敞開心扉。」

「在那個地方,你覺得他們的命運會因你而改變,因為他們還很小,所以那個時候,我們都會花很多時間和精力,更多地去了解他們,看怎樣能最好地幫助他們。」

她說,「曾經有一個小孩對我說:『謝謝你為我抗爭。』那真是讓我感動。你讓一個小孩子覺得,有人在關心他。」

王緯展表示:「有的小孩因為父母吸毒,他們生出來就有毒癮。他們從小就犯案,到大了,犯了大案。他們做了不好的事,是應該被關起來,但這並沒有甚麼好慶祝的,這是一個悲劇,這裡沒有贏家。他們不知道還有另外一種生活。」

激勵更多年輕人進入律師行業

王緯展現在是聖地亞哥華人律師協會副會長,他想做的一件事就是為有興趣當律師的年輕學生提供諮詢,激勵更多人包括華人學生進入律師行業。

王庭祤也在協會擔任理事。她說,「其實當律師並不是甚麼高不可攀、遙不可及的目標,法庭上也不是電視裏看到的那樣嚴肅、氣氛都很凝固的樣子,那是好萊塢想像出來的。」

她以自己的經歷說,內向的人一樣可以當律師,其實很多律師都是很內向的。「就像我和哥哥,性格不一樣,但結果是一樣的。法學院會改變人。」

兄妹倆對有意選擇律師行業的年輕人建議:去法學院旁聽一堂課,感覺一下是否喜歡;去法庭旁聽一次,看看那些律師在做甚麼。

他們表示,幫助年輕華人了解法律行業責無旁貸,他們自己,包括華人律師協會和聖地亞哥法律界的很多人,都非常願意幫忙引導新生步入法律行業。

王緯展說,「如果你對法律可能有興趣,鼓勵你和我們聯繫,我們會以學長的身分告訴你,律師到底長甚麼樣子,你可以決定到底有沒有興趣,只是『不要對自己說不,要等到別人對你說不。』」(王偉展律師行網頁:www.thomaswanglaw.com)

百善孝為先 最感謝媽媽

兄妹雙雙出道律師,他們一再表示,最要感謝的人是媽媽。

王緯展說,「我一歲多的時候,爸爸病逝,媽媽也沒上過大學,就是高中畢業,那時才20出頭,她就帶著我們倆個孩子,如果今天你要我一個人帶兩個孩子,我覺得做不了。所以不知道媽媽是怎麼挺過來的。」

他9歲那年,全家到了美國。「媽媽一人做兩份工作,每天工作16個小時,沒有時間照顧我們的學業。」媽媽難得關心過他們學業的一次,還錯過了時間。王庭祤笑著回憶:「高中畢業那年,有一天媽媽去上班前,突然問我,『小心肝,別人都去補習考SAT,妳有沒有聽說過,要不要去補習?』我告訴她:『我大學都申請完了,錄取通知都收到了!』」

但兄妹倆感激的是媽媽給予他們的關心和做人的教導。

「媽媽早班回來本來該休息的時間,正好也是我們下課的時間。所以媽媽都不會睡覺,而是開車帶我們去各種活動,媽媽真的很辛苦。我們不管做甚麼事情,都能感受到媽媽心靈上的支持,」王庭祤說。

「媽媽基本就是讓我們自由發展,但告訴我們,最重要的是學習一技之長。而且媽媽對我們要做的事,都很支持,都是說好,也讓我們很有信心。而且媽媽總說,不管遇到什麼事,家門永遠為你們開著,」她補充。

「媽媽的教育讓我們受益無窮」

王緯展說,「媽媽灌輸給我們的很多觀念,讓我們到現在都受益無窮。」

「從小媽媽就告訴我們,要對自己負責任,」王庭祤說,「那時媽媽把零錢放在一個罐子裏,我們每天就從罐子裏拿錢到學校買午飯,她從來不數,只是告訴我們,要誠實,要對自己負責。」

他表示,「媽媽的教育真的很厲害,對自己負責、誠信,讓我們也養成一種習慣,就是很多事情要自己搞清楚,不要等著別人替你處理。如果換了另外一個家庭環境,我們未必能像這樣把很多事情處理好。」

兄妹倆的律師之路走到創業階段,他們還是記著媽媽的教導。王庭祤說:「媽媽說:不用計畫太多,計畫趕不上變化。每個時候都有自己該做的事,比如小學時就是把小學讀好,慢慢長大了,該負責的東西會改變,現在我們畢業了,該負責的就是創業了。所以我們就專注把我們的事業做好。」#

責任編輯:白槿

評論
2016-04-11 1: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