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雷洋案關鍵證據消失 官媒抓住「嫖娼」不放

在“魏則西事件”之後,又一個失去生命的年輕人引起了輿論關注。大多數網民質疑警方暴力執法。圖為雷洋送醫醫院急診室。(網絡圖片)

人氣: 1559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5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慧心綜合報導)近日,北京市昌平區的一名29歲男子雷洋在警方押回審查期間突然死亡,引起大陸輿論的關注和質疑。就在各方呼籲警方提供監控證據時,關鍵證據卻罕見「缺失」,當人們都在對該案疑竇叢生時,警方卻反覆證明雷洋是如何嫖娼,而官方媒體也攻其一點對雷洋開始污名化報導。

輿論質疑:雷洋是怎麼死的?

北京市昌平區警方5月9日通報稱,7日晚8點許,在該區霍營街道某小區足療店,查獲涉嫌賣淫嫖娼人員6人,雷洋抗拒執法,並試圖逃跑,被採取強制約束措施,在帶回公安機關途中,雷洋突然身體不適,送醫不治死亡。

9日晚上,一篇題為《剛為人父的人大碩士,為何一小時內離奇死亡?》的帖子在網上傳播,引起大陸網民對該事件的廣泛關注和質疑。

11日中午,涉事足療店一女性涉案嫌疑人接受了北京電視台採訪。在視頻中,提問者問道:「憑你的經驗,是不是類似的場所,他應該去過或經常去?」

澎湃新聞在隨後發表的社評文章《雷洋是怎麼死的》中說,這種誘導性提問有轉移視線、混淆是非的嫌疑。人們都在質疑雷洋是怎麼死的,警方卻集中精力反覆證明雷洋嫖娼了,除了增加死者身上的污名,與雷洋之死的真相和責任認定毫無關係。在家屬和公眾汲汲以求真相,警方急需回應公眾疑惑的時候,對死者進行污名化只會讓真相更加遙不可及。

文章說,雷洋案的核心是警方在抓嫖過程中有無粗暴執法的行為,以及粗暴執法與雷洋死亡之間的因果關係。真相需要證據,現在關鍵的視頻證據缺失,民警稱拍攝設備「碰巧」打落摔壞,已經讓人疑竇叢生。昌平警方作為直接相關方,不但沒有迴避案件調查,反而一直掌握著信息和公佈信息的節奏,更讓人對此案辦案程序是否正當合法,產生懷疑和焦慮。

一系列證據罕見「缺失」

雷洋的離奇死亡引起各方輿論關注。雷洋的家屬對此事提出多個疑問:他在哪個足療店嫖娼?具體甚麼時間?誰在執法?開甚麼車?執法的過程是甚麼情況?死亡的最主要因素是甚麼?身上留有的傷疤怎麼解釋?口裡流血怎麼回事?為甚麼死亡後沒有及時通知家屬?

各界輿論認為,事件最好的證據就是視頻。

中共官媒《人民日報》11日採訪了北京昌平分局東小口派出所副所長邢永瑞,邢永瑞在回答為甚麼沒有執法記錄儀時解釋說,因為是便衣打擊,執法記錄儀都是掛式的,當時便衣民警穿的都比較單薄,執法記錄儀沒辦法外掛,如果手拿會非常明顯。他說「便衣打擊可不用配戴。」

在沒有記錄儀的情況下,邢永瑞說當時用手機進行了記錄,在制服過程中,場面混亂,手機掉地摔壞。

另外,當雷洋家屬去事發小區提取監視視頻時,得到的答覆是監視器的攝像頭壞了。

對於警方執法視頻設備的說法也有矛盾之處,警方在其第二份聲明說「視頻設備被雷洋打落摔壞」。搜狐特約評論員令狐卿在其文章中表示,輿論正在強化一種懷疑的心理,人們翻出警方的採購公示,顯示執法記錄儀有抗摔功能。並且,從這個前提出發,質疑機器被摔壞,儲存卡也會有記錄。儘管通報中是「視頻拍攝設備」,不一定就是公示的執法記錄儀,但輿論有意無意地忽視區別,以加強質疑的力度。

他說:「此事件歸納起來,足療店外的這場致命遭遇,已經缺失了雷洋本人的說法,現在又缺乏執法視頻設備的證據,再次缺乏現場監控視頻的物證,剩下的,都只是昌平警方的說法。這種說法缺少關鍵物證,缺少可信口供,容易變成一家之言,而且又是直接相關方,其可信度難以服眾。」

「嫖娼」與死亡是兩個問題

在警方的陳述中,都是側重強調雷洋「涉嫖」證據確鑿,而對雷洋猝死之事則只是「身體不適」。輿論認為警方是在避重就輕、轉移視線。

大陸網路上一篇題為《證明雷洋嫖娼不等於執法沒有過失》的評論文章認為,「如果人仍然活著,嫖沒嫖當然是一個問題,但一旦人死了,問題的核心在於執法過程是否存在問題。而這恰是所有人都不該迴避的問題,因為這牽涉公權力是否被濫用,牽涉我們是否可以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牽涉我們是否生活在一個可以不用想下一個會不會是我的國度裡。」

文章說,一個人死了,當然不能白死,不能稀里糊塗地死。即便死者真是嫖客,在這樣的故事中死去,也應該追問警方在事情中的責任。而有媒體卻轉移話題或視線方向,比如坐實死者的嫖客身份、用污名化死者來洗地。

中共警方熱衷「掃黃」的動因

雷洋「嫖娼死亡」事件引發社會各界廣泛關注。 有網民引述了具有卓越見解的西方政治學裡的定律之一的「塔西佗陷阱」,即是指當政府失去公信力時,無論說真話還是假話,做好事還是壞事,都會被認為是說假話做壞事。

還有大陸網民認為,JC(警察)抓嫖本質上不是為了掃黃,他們才不管黃色氾濫對社會會造成怎樣的惡劣影響,他們盼的就是遍地黃色,那樣才能發財。他們抓嫖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罰款,其熱衷於掃黃,一為罰款(交公是指標 )二為敲詐(私了拿錢則為目的)三為享受人為魚肉、我為刀俎的權力快感,居高臨下、虐待他人,享有陰暗的優越感,他們是黃色資源的最大受益者!

時事評論員酈劍鋒在其《人民為何不信任政府?》中表示,中共是甚麼,雖然中國人不一定完全說得清楚,但貪污腐敗、魚肉人民、無惡不作中國人都是深知的。除了暴政,中共的最大特點就是撒謊的本領。在一整套謊言機制的作用下,中共撒下了許多彌天大謊。謊言,也貫穿中共的全部歷史,充斥著整個中國社會。

他說,「人民對中共的不信任,並不是『懷疑一切』,它反映了中國人民對中共本質的深刻認識和對中共的拋棄,體現了中國人民的日益覺醒,這個潮流誰也阻擋不了。它也標誌著中共謊言欺騙的徹底破產,徹底失去了執政的合法性,必將從根本上動搖中共的統治,最終解體中共。」

責任編輯:李明宇

評論
2016-05-11 11: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