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羽戈:魏則西事件 一場沒有贏家的戰爭

人氣: 32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5月15日訊】魏則西之死似乎塵埃落定了。

我們只能說「似乎」。因為這起由年僅22歲的青年魏則西之死所激起的社會衝突,並未得到根本解決,甚至並未出現一個明確的說法,以使死者瞑目、觀者安心,涉事各方或者沉默,或者推諉,或者含糊其辭,或者欲蓋彌彰。然而,如果不出意外,此事已經迎來了傳播效應的臨界點,「魏則西」、「莆田系」等關鍵詞將漸漸退出喧嘩與騷動的公共視野,也許一週之後,不會再有人關注魏則西的命運;一月之後,不會再有人記起魏則西的名字;一年之後,天地依舊沉寂,街市依舊太平,彷彿魏則西事件從未發生過一般。

魏則西事件的收場,正應了中國特色的傳播學規律:「化解一場危機最便捷的路徑,不是從正面應對,而是盡快出現或製造下一場危機。」一個叫雷洋的年輕人的非正常死亡,使國人迅速忘卻了魏則西的悲劇。

退潮之後,才能發現誰在裸奔。現在正是反思的時刻:倘把魏則西事件比作一場戰爭,那麼誰是最後的贏家?

這是最殘酷的戰爭,沒有一個贏家,包括那些自以為在下棋的棋手,其實只是棋子。

顯而易見,魏則西及其家庭都輸了。一個人死了,一個家庭破裂了,甚至連一個令死者靈魂安息的說法都未討到。

百度也是輸家,儘管李彥宏十分強項,終未道歉。說起來百度可惡、可憐而可悲,魏則西事件當中,它的罪責並不像輿論所渲染的那麼大,卻不得不扮演出氣筒的角色,人人皆欲踩一腳而後快。這一面源於這些年來(從谷歌退出中國算起)百度所積累的纍纍惡名,另一面,難道不是因為,魏則西之死,譴責百度最省事、最安全、最政治正確?如刀爾登先生所云:「他們只有在安全的時候才是勇敢的、在免費的時候才是慷慨的、在淺薄的時候才是動情的、在愚蠢的時候才是真誠的。」

百度一樣,落在莆田系醫院頭上的罵名,構成了其生命所不能承受之重。說白了,莆田系其實是替中國醫療體制挨罵,它們既是醫療體制的果實,也是敵人,既是受益者,也是破壞者。如果醫療市場不予放開,莆田系斷無滋生的可能;如果醫療市場充分開放,莆田系斷無行騙的可能。這個怪胎的誕生與風靡,恰恰證實了中國醫療體制正是一個巨大的怪胎。這麼說自然不是為莆田系辯護,我想指出的是,莆田系貌似惡因,實則只是惡果。

最大的輸家,我以為乃是輿論與民意,這也是魏則西事件當中表現最令人失望的一元。自魏則西之死被提上公共議程,輿論與民意的棍子便打錯了方向。豺狼當道,卻打狐狸,不問首惡而追討百度和莆田系,這樣的錯位,僅僅是小節;更根本的問題在於,它們把大惡當成了大善,把病毒當成了藥方,此即呼籲政府出手,管制百度,整頓莆田系。殊不知,百度作惡也好,莆田系作惡也罷,究其病源,不是因為政府管制不足,恰是因為政府管制過度,譬如驅逐谷歌,剩下百度一家獨大,缺乏制約,缺乏競爭,為所欲為,正可想見。基於此,不去提醒政府縮手,反而支持它們伸手,結果只可能火上澆油,雪上加霜,非但解決不了危機,反而將強化危機。

由此浮現了一重詭異的悖論。許多批評者,平時常常把羅納德‧里根的名言掛在嘴邊:「政府不是解決問題的答案,而是問題本身。」事到臨頭,第一反應卻是求助於政府,視其為救命稻草、靈丹妙藥。這與其說是精神與人格分裂,不如認為,這些人心中,還是潛伏了大政府情結,視政府為天使而非魔鬼;他們對權力的態度,不是警惕,而是膜拜,正如對市場的態度,不是信任,而是狐疑。就此而言,哪怕他們在批評政府,無論主觀與客觀,都是在強化政府的統治。

這背後,還有一個眼光或者說策略的問題。誠然,現實之中,要對付百度和莆田系,最有效的辦法,就是請政府出手。不過,一來有效並不等於正當,二來,我們有沒有想過,政府可以整治百度和莆田系,甚至可以扼殺百度和莆田系,轉過臉來,他們則可製造另一家百度或莆田系。所謂以毒攻毒,未必能解毒,反而使毒瘤愈發壯大。

那麼,政府是魏則西事件的最大贏家麼?有人會說,按照你的分析,魏家、百度與莆田系都輸了,唯有政府得利了,不僅實現了權力擴張,還順應了人心,在輿論和民意的千呼萬喚之中,過了一把救世主的癮。可惜這只是表象。打個比方,政府好似一個肥胖症患者,你餵他一塊蛋糕,固然一時大快朵頤,終究還是加劇了它的病情。當務之急,政府不該饕餮,而當節食,不該擴權,而當限權,不該伸手,而當收手,壯士斷腕,正當其時。

說到收手,不由想起陳淮先生的話:過去十年,市場那隻看不見的手,越來越看不見,政府那隻閒不住的手,越來越閒不住。對此局面,除了譴責權力的貪婪本性,那些動輒跪求政府出手管制市場的聲音,能夠免責麼?

當那隻閒不住的手遮蔽了市場,每個人都是魏則西,使用被指定的工具,得到被過濾的答案,食用被分配的藥方,等待被宰割的命運。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6-05-15 9: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