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珍事】周武帝教子的嚴重教訓

作者:秦如初

家教珍事:周武帝教子的嚴重教訓。(Fotolia)

  人氣: 5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教育人的工程,實在是極其複雜的。一般地說,要求嚴格一些,總是有好處的。但世事常有例外,有時一味嚴格,卻反而不能教育好人。

在封建時代,皇帝對冊立太子之事,都極為重視。北周建德元年(572周武帝宇文邕,親自祭告祖廟後,立其子魯國公宇文贇(讀暈)為太子。宇文邕身為皇帝,卻崇尚節儉,常身穿布袍,蓋布被子,毫無金銀飾物之類。宮殿也極為樸素,原有的雕樑畫棟,也下令全都換掉,連臺階也命令改成土的。後宮中的嬪妃等一共也不過十來個。

而且許多事情,宇文邕都親自勞作,平時操練軍士,他都身體力行。跋山涉水、艱苦操練他都帶頭去做,手下的軍士都感到吃不消,他卻能夠承受。打起仗來,他親自在陣中指揮,平時也很關心軍士。有一次看到一個士兵赤腳走路,他便脫下自己的靴子送給那個士兵。作為一個封建時代的皇帝,能夠做到這樣實在是十分難能可貴的了。

宇文贇被立為太子後,周武帝擔心他將來不能擔當起繼承皇位的重任,所以對他要求極為嚴格。宇文邕本來就生性嚴厲,再加這一層擔心,所以對待宇文贇的嚴格管教就可想而知了。平時宇文贇必須像其他朝臣一樣上朝下朝,即使是寒冬臘月、炎夏酷暑,也不准休息。

本來宇文贇生性嗜酒,但周武帝認為喝酒不好,便嚴禁他喝酒。每當宇文贇犯了過錯,周武帝便毫不姑息,總要加以責打。他告誡兒子道:「自古以來,太子被廢的很多,難道你就不堪立為太子嗎?為了更好地督促兒子,周武帝又派負責太子事務的官員,每天如實記錄太子的言行,按月向他彙報。

周武帝認為這樣一來,就可保證宇文贇行為端正,能夠擔當起繼承皇位、興盛北周的重任。萬萬沒有料到事與願違,他如此嚴格地要求兒子卻收到了完全相反的效果。宇文贇害怕父親的威嚴,不思循守規矩,反而只是刻意修飾自己的言行,把真正的壞品性掩蓋起來不讓父親知道,背地裡照樣改不了他的壞毛病。周武帝聽到的都是兒子的好言行,認為兒子果然品性端正,便十分放心。

等到周武帝一死,宇文贇繼承了皇帝之位,便肆無忌憚地為所欲為起來。他一改其父親的節儉,恣情聲色,廣選天下美女,以充實自己的後宮。宇文贇又十分狂妄自大,根本就不願聽臣下的諫言。他擔心群臣加以規諫,使他不得自行其樂,便常常將身邊的人,派出去充當特務,監視群臣的一言一行。臣僚只要稍有違拗,便給他加上罪名,施以重重的責罰。朝臣從公卿以下,幾乎人人都曾被他鞭撻示懲。每次鞭撻,都以一百二十下為度,還美其名曰「天杖」。連被他所寵幸的后妃嬪御等,只要稍有過錯或不如他意,也照樣杖責不誤。鞭撻尚是其次,很多朝臣甚至為他所誅殺罷免。由於宇文贇這樣任性而為,完全不守禮儀律令,搞得朝廷上下人人自危,大臣們個個都無心於朝政,只希望能夠倖免於宇文贇的迫害。

終其一生宇文贇都算不上一個好皇帝。周武帝對兒子的一番苦心教育,可說是不但毫無成效,反而還養成了宇文贇文過飾非的惡劣品性。唉!教育子女,真是應該細緻週到一些為好,不可僅是威嚴責打而己。

《北史·周武帝紀》、《北史·周宣帝紀》)@#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盧懷慎,唐代滑州靈昌(今河南滑縣西南)人。他早年以進士及第,累官監察御史、吏部員外郎、禦史中丞等。在任時,見時政多弊,曾多次上書,請朝廷整頓吏治,任用人才,治理貪贓枉法等腐敗現象,惜多未被朝廷所採用。唐玄宗開元初年,他和姚崇同時為相。姚崇是唐朝著名宰相,盧懷慎自已覺得才能不如姚崇,於是事事推讓。當時人因他無甚政績,譏他為「伴食宰相」。不過他倒是很善於推薦人才,臨終之時,還上表推薦宋璟、李傑、李朝隱等人,後來他們均是當時廉政的傑出人物。
  • 郭守敬根據自己治水和修訂曆法的實踐,完成大量著作,如《五量細行考》《新測無名諸星》等,給後人留下了巨大的科學財富。
  • 韓億,字宗魏,開封雍丘(今河南杞縣)人。他是宋真宗咸平五年(1002)進士,歷任大理寺丞、參知政事等。韓億為官很有才能,剛開始任州縣官時,就以善於判決疑案而著名。他當永城縣令時,不僅將本縣案件審理得清清楚楚,而且太守皇甫選,還常請他代審別縣疑難案件。
  • 由於金世宗治世有方,使得金朝社會得到了比較好的發展。歷史上有人把他稱為「小堯舜」。
  • 大紀元每天為讀者梳理翻墻必讀的文章:
  • 費宏之所以能夠中狀元,並入朝為宰相,應該說與他父親費璠,對他極為嚴格的教育分不開。費璠對兒子要求之嚴格,從下面所敘的這件事情中,可以略見一斑。
  • 韓延徽走的時候,太祖像失魂落魄了似的,連作夢都夢見韓延徽,所以韓延徽的歸來,使他非常興奮。他還賜給韓延徽一個名子叫匣列,在契丹語中,是歸來的意思。還封他為魯國公。太祖把他視為佐命的功臣。他助遼農墾,惠民播益,當時的百姓,都很感戴他!
  • 陳寔,字仲弓,東漢潁川許(今河南許昌)人。他為官以寬厚待人著稱,時人說:「他有善,則歸於別人;有過,則歸於自己。」他少時作縣吏時,有次地方上殺了人,同縣有位吏員,懷疑是陳寔所殺,將他抓起來加以刑訊,陳寔吃了不少苦頭, 好不容易才獲釋放。後來陳寔當了督郵,卻並沒有報復這位當年抓他、拷問他的吏員 ,而是請縣令許某禮遇他。遠近之人,聽說此事,均極為欽佩他的雅量。史書記載: 「他代人受過之事,甚多。」可見其性格之寬厚。
  • 傅山是明未的秀才,明朝滅亡以後,他便「改黃冠裝,衣朱衣,居土穴以養母」,隱居不出,自稱居士、道人。順治十一年(1654),他因河南一個案子牽連,被捕入獄,便開始絕食。一連九天,幾乎要死,被他的一個學生,用奇計救出。但傅山卻深以為憾,認為不如死了痛快。清朝開博學鴻詞科,實是要以此招攬人才,傅 山拒絕別人的推薦,不肯入京城應試。去徵召他的官員強迫他,以至於將他連床抬著走。到離京城二十里時,他死也不肯入京。別人無法,只好代他向朝廷稱老病。 他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表示他「不事二主」的民族氣節。在當時的歷史背景下,表現了一種十分可貴的精神。 傅山博通經史、諸子、佛道、醫藥等學問,也能詩文、書畫、金石,尤其以音韻學見長,是一個多才多藝的人物,對後人很有影響。 傅山從小就是個神童,很小就開始讀十三經等經史典籍,後來其書法和繪畫又非常有名。傅山對待傅眉等幾個兒子,要求十分嚴格。他常常周遊四方,出遊時,總是叫兒子們,拉著他乘的車子行走。晚上到了旅舍中,他就點上燈,督促兒子讀經史等書籍。晚上誦讀過後,要求兒子們第二天早上,一定要能夠背出來。如果傅眉等背不出來,傅山便用杖責打他們,絲毫也不姑息。
  • 清代阿克敦,章佳氏,字仲和,滿州正藍旗人。他於康熙四十八年(1709)考中進士,入朝為官,一直做到工部侍郎、刑部尚書、鑲白旗漢軍都統兼翰林院掌院學士、協辦大學士,加太子少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