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珍事】韓億為公事當筵責子

作者:秦如初

家教珍事:韓億為公事當筵責子。(fotolia)

  人氣: 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韓億,字宗魏,開封雍丘(今河南杞縣)人。他是宋真宗咸平五年(1002)進士,歷任大理寺丞、參知政事等。韓億為官很有才能,剛開始任州縣官時,就以善於判決疑案而著名。他當永城縣令時,不僅將本縣案件審理得清清楚楚,而且太守皇甫選還常請他代審別縣疑難案件。

遇到災荒,韓億總是竭力賑濟災民,又很注意興修水利,所以每到一處,官聲都很好。到京城當官後,韓億更是表現得剛直不阿,任大理寺丞時,執法不避權貴。後來當參知政事,同樣政聲很好。

據史載,韓億「性方重,治家嚴飭。」雖平時在家閒居,也從不肯馬虎隨便。親戚朋友中,有孤苦貧窮者,他常常幫助他們解決婚喪等大事上的困難。

韓億共有八個兒子,他對兒子們要求很嚴,常告誡其子道:「一個人的窮通禍福,上蒼是有定數的。如果你不擇手段地去求飛黃騰達、求福祿,只能是白白喪失自己的志節,千萬不可這樣做!我平生只知忠信處事,從來不去拉關係、奉承人,而朝廷卻也十分信任我。現在我身為宰相,所依靠的也只是以公心辦事和神明保佑而已。」韓億要兒子敬信神佛,教他們要走正道,保持自己的志節,不可為了達到個人目的,而不擇手段。

韓億在毫(讀博)州(今安徽毫縣)任太守時,一次,在京城任中書舍人的第二個兒子回家探望他。又正逢韓億的好友及侄子都考中科第回來,他心中十分高興,便設酒席招待他們,讓自己的兒子坐在下首相陪。

大家喝酒喝得正高興,韓億忽然問當中書舍人的二兒子道:「我聽說京城中有件大案因有疑問,要請皇上審處,詳細情況到底怎麼樣?」他的二兒子想了半天,想不起是什麼事情,韓億將他訓斥了一頓。

再問兒子,兒子仍然答不上來。韓億怒火中燒,把飯桌一推,找來一根棍棒,大罵兒子道:「你吃朝廷的俸祿,負責一個方面的事務,就該不管事情的大小,處處留心才是。如今該當殺頭的大案,你都不清楚,對小事情也就可想而知了!我在千里之外,跟這件事情毫不相干,都能知道這事。你真是白白享受國家的俸祿,就這樣來報答國家?」說著,非要當場揍兒子一頓不可。眾賓客都竭力相勸,總算才甘休。

韓億的家法如此嚴厲,所以其子孫大多賢孝。他的八個兒子都很有出息,其中韓絳韓縝兩個兒子都當到宰相,韓維也官至門下侍郎。

(《宋史·韓億傳》、《蘇氏家訓》、《群書類編故事》卷七)@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盧懷慎,唐代滑州靈昌(今河南滑縣西南)人。他早年以進士及第,累官監察御史、吏部員外郎、禦史中丞等。在任時,見時政多弊,曾多次上書,請朝廷整頓吏治,任用人才,治理貪贓枉法等腐敗現象,惜多未被朝廷所採用。唐玄宗開元初年,他和姚崇同時為相。姚崇是唐朝著名宰相,盧懷慎自已覺得才能不如姚崇,於是事事推讓。當時人因他無甚政績,譏他為「伴食宰相」。不過他倒是很善於推薦人才,臨終之時,還上表推薦宋璟、李傑、李朝隱等人,後來他們均是當時廉政的傑出人物。
  • 由於金世宗治世有方,使得金朝社會得到了比較好的發展。歷史上有人把他稱為「小堯舜」。
  • 韓延徽走的時候,太祖像失魂落魄了似的,連作夢都夢見韓延徽,所以韓延徽的歸來,使他非常興奮。他還賜給韓延徽一個名子叫匣列,在契丹語中,是歸來的意思。還封他為魯國公。太祖把他視為佐命的功臣。他助遼農墾,惠民播益,當時的百姓,都很感戴他!
  • 陳寔,字仲弓,東漢潁川許(今河南許昌)人。他為官以寬厚待人著稱,時人說:「他有善,則歸於別人;有過,則歸於自己。」他少時作縣吏時,有次地方上殺了人,同縣有位吏員,懷疑是陳寔所殺,將他抓起來加以刑訊,陳寔吃了不少苦頭, 好不容易才獲釋放。後來陳寔當了督郵,卻並沒有報復這位當年抓他、拷問他的吏員 ,而是請縣令許某禮遇他。遠近之人,聽說此事,均極為欽佩他的雅量。史書記載: 「他代人受過之事,甚多。」可見其性格之寬厚。
  • 傅山是明未的秀才,明朝滅亡以後,他便「改黃冠裝,衣朱衣,居土穴以養母」,隱居不出,自稱居士、道人。順治十一年(1654),他因河南一個案子牽連,被捕入獄,便開始絕食。一連九天,幾乎要死,被他的一個學生,用奇計救出。但傅山卻深以為憾,認為不如死了痛快。清朝開博學鴻詞科,實是要以此招攬人才,傅 山拒絕別人的推薦,不肯入京城應試。去徵召他的官員強迫他,以至於將他連床抬著走。到離京城二十里時,他死也不肯入京。別人無法,只好代他向朝廷稱老病。 他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表示他「不事二主」的民族氣節。在當時的歷史背景下,表現了一種十分可貴的精神。 傅山博通經史、諸子、佛道、醫藥等學問,也能詩文、書畫、金石,尤其以音韻學見長,是一個多才多藝的人物,對後人很有影響。 傅山從小就是個神童,很小就開始讀十三經等經史典籍,後來其書法和繪畫又非常有名。傅山對待傅眉等幾個兒子,要求十分嚴格。他常常周遊四方,出遊時,總是叫兒子們,拉著他乘的車子行走。晚上到了旅舍中,他就點上燈,督促兒子讀經史等書籍。晚上誦讀過後,要求兒子們第二天早上,一定要能夠背出來。如果傅眉等背不出來,傅山便用杖責打他們,絲毫也不姑息。
  • 清代阿克敦,章佳氏,字仲和,滿州正藍旗人。他於康熙四十八年(1709)考中進士,入朝為官,一直做到工部侍郎、刑部尚書、鑲白旗漢軍都統兼翰林院掌院學士、協辦大學士,加太子少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