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劉青:魏則西悲劇展示了大陸社會的無奈現實

人氣: 45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5月24日訊】陝西青年魏則西不幸患癌去世了。去世前他在網上撰文表示,他極為強烈地想要活下去,還有許多未了的夢想和願望,十分害怕作為獨生子的自己死後,孤寂年邁的雙親情何以堪。而魏則西特別怨恨的是,在他生死之際遭遇的欺騙和傷害。魏則西不幸患上的是滑膜肉瘤,一種人類尚無有效療法的癌症。但是他通過百度搜索得到的第一條信息,便是武警二醫院的腫瘤生物免疫療法,對此療法的介紹讓魏則西和父母喜出望外,慶幸找到了救命途徑。趕到北京武警二院被告知,這是美國斯坦福研發的技術,有效率達到百分之八九十,並告訴魏則西父母,此療法保魏則西二十年沒問題。在魏則西家欠下一屁股債花費二十多萬後,病情反而嚴重數月便擴散到肺部,並被告知只可維持一二個月的生命了。後來魏則西從一個留美的學生處得知,生物免疫療法早被美國宣布無效停止使用。

魏則西的去世引發了大陸輿論空前關注,網絡上都是鋪天蓋地對百度、武警第二醫院和醫療制度的聲討。因為百度信息是不負責任的競價排名,就是誰給百度出錢多便搜尋排名在前,完全是一分錢一分貨不論內容如何虛假的。而在百度搜尋醫療信息排名中,被稱為莆田系的醫院基本排在頭幾名,因莆田系僅僅每天交百度的排名費高達數千萬。而莆田系是源起莆田的一幫江湖郎中打出的天下,靠偏方和欺詐在性病氾濫中崛起。從醫療中嘗到甜頭的莆田系坐大後,除了性病更大大拓展出癌症等重症疾病,這類病關係生死是可以掏空患者家庭錢包的。莆田系的老闆逼迫屬下醫生照潛規則辦,那就是無病說有病小病說大病,一次可治的病要分十次以上治,用藥不僅用貴藥更為市場價的數倍數十倍,總之送上門的肥貨不掏光吃淨絕不歇手。

如此惡的莆田系何以能夠在大陸招攬患者大發橫財,一個地級小市居然占有大陸民營醫療百分之八十份額?除了上面所提到的百度收受驚人排名費,將虛假的醫療信息排放百度首位,莆田系還有其它大量瞞天過海的忽悠人的狠招。其一是租借中共那些國字號的名頭,例如魏則西前往就醫的北京武警第二醫院,就是莆田系保底數以百萬計的錢財,外加營收抽成而獲得入住醫療收錢的資格。另一忽悠人的手段就是請中共權勢人物為其站台,例如中共政治局委員劉延東便是公開站台者之一,再如中共前國務委員陳至立是莆田系的總顧問。再有便是鬧到中共央視等地方採訪報導,上電視台大肆宣傳這些莆田系的醫療神效。當然所有這些都是莆田系以金錢開路,讓難以接觸世界真實信息的大陸人,如魏則西一樣認為「百度、三甲醫院、中央台、斯坦福的技術,這些應該沒有問題了吧。」

魏則西臨死前在網絡撰文說,「當時根本不知道有多麼邪惡」。這是魏則西在回答知乎「你認為人性最大的惡」時,談及自己以百度搜尋結果求醫,花盡錢財欠下一屁股債,結果癌症反而快速轉移之後,以沉甸甸生命代價得出的結論。對於在印度只需五千元可買的維持生命的藥,大陸海關不許從印度購買郵寄進關,只可從香港購買但要花四萬四千元,吃不起香港藥的魏則西說「難道我等死」?魏則西的網上信息向世人刻畫出的是,身患重症卻慘遭欺騙愚弄耗盡錢財,面對死亡時的那種悲憤怨恨而又無奈。魏則西死後他的父母接受採訪時說,他們不怨恨百度不怨恨武警二院,這極為慘痛的話的後面所隱含的則是,大陸良善民眾的無奈和愚盲。不怨恨豈不是說接受武警二院和百度所為,沒有認為其中有什麼欺騙和傷害了他們的東西。這種善良和猥瑣其實不僅僅是放棄了自身對邪惡的追究,也是大陸之所以普遍公然為惡的根源之一。然而大陸社會狀況的現實就是如此,絕非魏則西一家如此遭受欺騙壓榨,大陸民眾普遍活在這陰霾中,而且看不到消除改變這狀況的一絲光亮。

不錯,魏則西之死引起空前的關注和憤慨後,中共也做出了一系列的反饋和處罰處理,但是所有這一切與其說是要消除魏則西死亡暴露出的弊端,不如說是消減社會的強烈憤慨避免引發社會運動。為什麼說中共於魏則西死後所作一切,僅僅是搪塞並非根除弊端保障未來?首先可以看看魏則西也是社會最憤恨的百度。百度本身先是輕飄飄的推託魏則西之死的責任,稱自家完全合法查驗過武警二院是資質齊全的公立三甲醫院。百度繼而將負責醫療廣告的副總裁王湛開除,顯然是找一頭替罪羊推卸責任消除影響隱瞞真相。事實上百度不僅是以競價排名為騙子作廣告,還違反《醫療廣告管理辦法》的諸多規定,如違反不准為某個醫院所屬的科室作廣告,違反醫療廣告「不得說明治癒率」的規定,違反「不得涉及診療方法」的規定等等難以詳舉。但是中共相關機構在約談百度老董李彥宏後,對百度出台的處理內容是「百度競價排名機制存在付費競價權重過高、商業推廣標識不清等問題」「必須立即改正」。這裡不僅對百度諸多違反有關規定一字不提,甚至連一個像樣的處罰也沒有,包括可以讓為錢害人的幫凶肉疼的重罰也沒有。如此丟下西瓜撿起芝麻的所謂處理,百度如何會接受教訓今後不再財癮大發重蹈害人發財老路。

再如借名給莆田系來撈取保底分成的武警二院,中共的處理是二名主要官員行政撤職,六名負有責任的人員行政記過或是記大過,二名涉嫌違法犯罪的地方人員移交司法機關處理。並立即終止與上海柯萊遜生物技術公司的合作,整頓武警二院的其它合作項目,停止發布虛假信息、各類廣告和不實報導等。然而在魏則西事件的處理中,作為首惡的莆田系卻似乎全身而退了。江湖郎中專治花柳病起家的莆田系,是醫療為名謀財害命一系列為惡者中的源頭。他們肆無忌憚打虛假廣告忽悠患者上當,千方百計無病當有病醫治,小病當大病醫治一次分十次百次治,一定要將人醫死錢掏空為止。這已經不是什麼醫療問題而是謀財害命犯罪,而且早已經被報人將莆田系揭露的體無完膚,然而十年前揭露這問題的記者曹開林卻只好養豬去了,揭露的記者說「資本的力量是多麼強大,記者的吶喊是多麼無力」。

這無疑是莆田系有劉延東陳至立這樣的中共權貴站台,還有加入莆田系參與謀財害命的億萬富豪,曾為首富的劉永好及馮侖和難見真面目的投資公司等,以及莆田系大肆散錢在大陸培植起的權勢關係。莆田系在魏則西一案中毫髮無傷,至少眼前看又如十幾年前一樣,不論是記者還是參與揭露莆田系的諸多有名人士,如經濟學家郎咸平打假名人王海及上海女醫生陳驍蘭,儘管提供了大量莆田系謀錢害命的真憑實據,莆田系不但撼不動反而日益發展幾乎壟斷大陸民營醫療。這正是大陸社會的無奈現實,魏則西的死不過是一陣很快散去的青煙,人們看不到逃脫這種欺騙和傷害陰霾的絲毫希望。#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6-05-24 9: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